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花路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九章 脱粒

花路少年 小狗夸夸 2352 2019.05.17 00:00

  当花朵和小娇再一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就发现了那群男孩儿,其中有泡泡雨、帅滒、山小谷、马萌和鲁果,他们是以偷袭的方式分割包围了那片水稻的。见此,小娇急急喊起:

  “小雨哥,谢谢你们!不过说好了,今天我们自己来,你们撤退吧!”

  奇怪的是,割了五天稻子的男孩们都暂时失聪了,他们不理不睬、自行其是……

  天黑了,一连的官兵排成长龙走在回营的路上。突然,一股凉风绕过泡泡雨,钻进了身后花朵汗透了的上衣里,这使她打了一个大大的寒战,又下意识地抛出了一句“小雨哥,我冷!”的娇语。结果,泡泡雨的衣服便披在了花朵的身上,这让花朵后悔莫及,还举起满是血泡的右手拍了一下自己的小嘴,“这个坏嘴嘴,谁要你撒娇的?”默念之后,她又拽着泡泡雨的腰带头,小跑着跟进。不久,到家了,迎接他们是静躺在夜幕中的一排排稻草房,是一盏连着一盏的煤油灯。当看到那一个个晃动着的小火苗时,花朵感叹的不行,她强烈地觉得,这不是灯火,而是欢迎她劳动归来的爸爸妈妈的灵魂,而且还是微笑的灵魂。

  回家第一件事一定是洗澡换衣,不将身上的汗、土、杂物洗去,待会怎么上床睡觉?睡不好觉,第二天哪有新力气去割稻子呢?几天的实践,已使泡泡雨和花朵他们深刻地认识到了洗澡的重要意义。不过,洗澡也是相对的,因为每个人只能分得半脸盆的热水,不分男女人人平等。冷水有的是,但此刻不可用,非但洗不净污垢,还可能受凉生病,所以连长下了死命令:谁用冷水洗澡,谁就退出秋收战斗。这会儿,泡泡雨端着半盆水,快步回到床边。趁热,他将水从头到脚走了一遍,而后穿上干净衣服。哇,爽极了!泡泡雨感到,这味道绝不比温泉玉洗逊色。这时,他又念起了花朵和小娇,姑娘们行吗?她们会有爽的享受吗?

  “嘀哒嘀哒——”开饭号响了,整洁的官兵们迅速集合,放声高歌,有序进入了饭香四溢的食堂。接着便是百名官兵共演一幕名叫“水中捞月”的哑剧,说白了,就是一个挨着一个地表演盛饭动作。十六个小时的弯腰割稻,使每个人的脊椎都有了断裂的感觉,所以,在此时此地,谁都不弯腰,谁都不低头,谁都是蹲着马步、眯着眼睛、伸着手臂从深深的“饭桶”中捞饭。虽然每个人的动作都极其诙谐、滑稽,但谁也不笑谁,因为大家都一样。不过女孩们觉得“此举不雅”,她们的饭就由泡泡雨和帅滒俩人代捞,帅滒负责快递,泡泡雨专职打捞,流水作业,专业化、效率真的很高。不久以后,老兵们就送给了泡泡雨一个“捞月能手”兼“哑剧明星”的绰号。

  ……

  日复一日,转眼已是秋收的第二十天了。这一天,一排和女兵班共同履行“稻谷脱粒”的程序。该程序的基本工具是“滚筒脱粒机”,说是“机械”,动力却来源于人的大腿。这时,泡泡雨正猛踏“动力板”使“滚筒”急速旋转,当滚筒的凸刺拉出了一圈圈闪光的时候,他便将一大把稻子摁在滚筒上,接下来就是“稻谷脱离稻杆——哗啦啦地从机口流出”的精彩表演了。十分有缘的是,为泡泡雨递稻子的是花朵,而在出口装稻谷的则是小娇。看到泡泡雨的动作如此大触,小娇笑着说:

  “小雨哥,你真是脱粒能手,一个抵俩!”

  “不,我只是力气大一点儿,谢谢帅班长夸奖。”

  “小雨哥,你小心点儿,不要打到自己的手指头了。”

  “知道了,谢谢朵朵提醒。”

  “小雨哥,让我们也试试好吗?”

  “嗯,好吧,不过要小心,每次少抓一些稻子。”

  “是!请大触放心!”

  接下来就是小娇和花朵轮流上岗过把瘾了。不过,在泡泡雨这里,这却是一个新的接受教育的良机——短短的实践使他再一次看到了女孩们的画面,她们柔弱却坚韧,娇痴却灵巧,真正的值得崇敬和怜爱。

  晚上回到营房,花朵和小娇急急打来热水,准备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清洗程序。

  “快快,痒死我了,痒死我了!”花朵惨惨地叫着,心急火燎地脱着衣裤。

  当遍体稻芒谷屑的花朵沉浸在“刺痒闹心”的苦海里的时候,小娇把镜子递到了花朵的面前。

  “朵朵,请你欣赏自己的尊容。”

  这下把花朵吓了一大跳,这?这镜子里的人是谁啊?眉毛头发都不见了,只剩下一头一脸的白毛、黄须和黑灰,刚才还笑小娇是白毛女,原来自己竟是个花脸妖精。同时,她也佩服起小娇的城府和埋怨起小雨哥的冷漠来了,之前,怎么谁都没有笑话自己呢?尤其是小雨哥哥,不笑我也该心疼我啊!怎么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呢?明天,朵朵一定要问问他!

  “明天”很快就到了,当黎明前的起床号角响起的时候,花朵坐起,揉眼,打哈气,还试探性地伸伸腰,接着就和虚拟的哥哥对话了,“小雨哥哥,你睡得香吗?朵朵休息得很好,今天又有力气战斗了,哥哥放心,朵朵一定努力。”显然,唯一没有做的事情,就是那个“问问”了。这也难怪,连心疼、爱惜、关心、依赖、撒娇和那个思念都来不及了,哪还有工夫“质问”呢?

  这天,一排在女兵班的协助下负责“晒场”工作,他们需要把稻谷摊薄在水泥场上晒太阳,还要翻晾、扬灰,等稻谷晒干杨净之后,就装包入库。晒干的标准是含水率“十三点”,即用牙齿咬出“嘣”的一声就行了。当太阳升起的时候,他们已开始作业了,四十个“大木樨”扬翻着成吨的稻谷,而飞扬起来谷粒就像喷泉生雾和金龙腾云一样,此起彼伏、蔚为壮观。

  这时,一排长林冲走到泡泡雨身边,用厚重的声音说:

  “小泡,好样的,速度快、技术好,都快赶上我们这些老农民了。”

  “排长,谢谢您的鼓励,我知道自己还差得远呢。”

  “小家伙,还怪谦虚。”林排长嘴里表扬泡泡雨,眼睛却看着一旁的花朵,接着他又说,“小花姑娘,你也不简单,小小年纪,能吃这么多苦,你爸爸妈妈舍得你吗?”

  花朵微笑着说:

  “谢谢一排长关心,不要紧的,我爸爸妈妈都支持我。”

  “好好,好孩子,好姑娘,好爸爸,好妈妈,好人,好人啊!”在对花朵的疼爱和赞赏方面,林排长是从来都不掩饰的。

  在林排长走开后,花朵和泡泡雨靠得更近了,除了互相协助翻晒稻谷,也会时不时看一眼对方。这会儿,花朵瞧了瞧满头大汗的泡泡雨,柔声地说:

  “小雨哥,你力气好大啊,一铲子可以翻这么多稻谷,比三个朵朵还厉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