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我家二哈会修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7章、我今年三岁半了

我家二哈会修真 好辣辣辣辣辣 2070 2019.09.08 21:00

  手机屏幕上写着这样一段话。

  “小煌,你可知道身为秩序使者维护秩序是他的天职,有本事你劝我主人不要去救天狐族或者想出来一个更好的办法。

  再对我吼一句试试,屁股又痒了是吧。”

  江一煌看完‘嗖’的一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收起了手机,猛地向后退出几步,抬起一只手掌挡在身前。

  “豆包,咱们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容我想想,说好不许动手的啊。”

  做这一切的同时,江一煌不忘用余光偷偷看了一眼楚浪。

  然而楚浪也在看他,四目就这么尴尬的对上了。

  江一煌顿时像老鼠见了猫一样迅速收回目光,抬头望天,眼神中流出淡淡的忧桑。

  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楚浪笑意渐浓。

  这是个有故事的人啊!

  而豆包训完江一煌后对楚浪说道:“主人,你的计划虽然可行,但你首先要了解慕容大人才行,慕容大人他...”

  “等一下。”

  楚浪忍不住打断了豆包,他好奇的问道:“你为什么叫我主人,你和慕容澈又是什么关系?”

  “慕容大人也是我的主人啊。”

  话音未落,豆包一个闪身再次抱住了楚浪的腿,生怕他跑了似的。

  “慕容大人离开前告诉我,新的秩序使者是我的新主人,所以你就是我的新主人,你可不能跑。”

  楚浪苦笑一声。

  我跑的过你吗?

  再说了,我为什么要跑?

  白白多了一个开玄三重的小猴子,他高兴还来不及呢,这可是一名超级保镖啊。

  还是免费的那种。

  我要是跑,就是傻子好吗!

  话锋一转。

  楚浪回到刚才的正题,问道:“不说这个了,说回正题,你刚刚想说什么来着?”

  豆包紧紧抱着楚浪的腿,仰头说道:“我想说主人要装慕容大人必须先了解慕容大人,毕竟魔餮可不是那么容易骗的。”

  楚浪微微诧异:“我只要一直拿着锁龙剑不就行了吗?难不成魔餮还敢质疑我的身份?慕容澈不会这么没威严吧。”

  “非也非也。”

  豆包解释道:“我跟在慕容大人身边已经有八百多年了,最了解他的脾性,他...”

  “等一下。”

  楚浪再一次打断豆包,低头重新审视了一遍它:“你说你跟在慕容澈身边八百多年了,我没听错吧?”

  “没错呀,具体应该是八百六十八年,有什么问题吗?”豆包不以为然的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

  楚浪凝视着豆包天真无邪又纯真的眼神,差点就信了。

  有什么问题吗?

  太有问题了好吗?

  豆包的样子怎么看都只是一只没长大的小猴子模样,站起来还没楚浪膝盖高呢。

  而且不管是人还是兽,修炼出星旋便可以增加五十年寿元,之后每提升一个大境界,寿元都会增加五十年。

  豆包的修为是开玄三重,寿元最多增加二百五十年,加上本身的寿元,最多也就活个三百岁左右。

  怎么可能跟在慕容澈身边八百六十八年啊。

  再者说了,就是慕容澈也活不了那么久。

  “豆包,吹牛可不是好习惯哦,说实话,你到底多大了?”楚浪唬着一张脸,像是在吓唬小孩似的。

  见状,豆包的眼泪顿时开始在眼睛里打转,它以为楚浪真的生气了,怯怯的解释道:“我没有吹牛,我今年三岁半了。”

  噗!

  楚浪没忍住,笑出了声。

  你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样子,我差点就信了。

  你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呢!

  楚浪蹲下身子摸了摸豆包的头,柔声安慰道:“不哭,不哭,讲实话还是好孩子,棒棒哒!

  咱们接着说刚才的话题,你的意思好像是说,我单单拿着锁龙剑还不够,还需要了解慕容澈,这是什么意思?”

  主人夸了自己?

  还摸了自己的头?

  顷刻间,豆包的心情由阴转晴,速度之快令人忍俊不禁,像极了三岁半的孩子。

  擦拭掉眼中的泪花,豆包说道:“主人想要拯救天狐族,有很大几率会和魔餮碰面,如果它被锁龙气息吓得不敢出面那就最好了。

  但如果魔餮露面了,这时候主人拿着锁龙势必会被魔餮当成慕容大人,因为兽界还没兽知道慕容大人离开的消息,更不知道秩序使者已经换人。

  如果到了这个时候,主人你会怎么做?”

  豆包突然反问楚浪。

  楚浪不禁一怔,沉吟道:“我只要装成慕容澈,然后训斥魔餮几句让他离开不就行了吗?”

  然而豆包却摇了摇头:“如果主人真这样做了,魔餮肯定会怀疑主人的真实身份,加上此时兽界传闻四起,那时候主人就危险了。”

  “为什么?”楚浪万分不解。

  如果没遇到江一煌和豆包,说不定他现在已经和魔餮碰面了,按豆包所说,那自己岂不是死路一条?

  想到这里,楚浪不由惊出一身冷汗。

  豆包解释道:“如果是慕容大人见了魔餮,肯定不会轻易放它离开,然后念及它没有伤害人类的情况下,对它小施惩戒。

  魔餮是慕容大人最讨厌的一只兽,而魔餮也知道慕容大人很讨厌它,所以这个羞辱绝对不能草草了事,否则会适得其反。

  最了解你的人有时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敌人,魔餮就非常了解慕容大人,它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慕容大人肯定不会轻易放它离开。

  而慕容大人这一生始终贯彻着一个贱字,没有最贱,只有更贱,只有你想不到的贱,没有慕容大人做不到的贱,不信你问小煌。”

  豆包转身抢过江一煌手中的手机,打了一行字:慕容大人是不是特别贱?

  江一煌看完这行字后疯狂点头:“同意,同意,非常同意。”

  楚浪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好奇心一下子就被吊了起来。

  这慕容澈到底是有多贱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