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我家二哈会修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2章、无毛虎

我家二哈会修真 好辣辣辣辣辣 2093 2019.09.11 21:40

  “唯有杀了魔餮才能告慰我族死去的英魂。”

  此话一出,现场的气氛瞬间紧张到极点。

  尽管正值酷热的炎夏,所有兽却犹如身在刺骨的寒冬中一般,空气也跟着凝固了。

  天狐族因为有楚浪撑腰,理也直气也壮,似乎魔餮以及它的手下可以任由它们宰割一般。

  一道道嗜血的目光从天狐族眼中爆射而出,直指魔餮和它的手下。

  只要楚浪一声令下,这些天狐肯定马上会扑上去。

  魔餮见状再次开口:“慕容大人,我以我王名义起誓,我绝无灭天狐全族之意,天狐族是死了不少天狐,可我虎族也伤亡惨重啊。”

  如果兽王还在,魔餮根本不会将雪剑的话放在心上,甚至都懒得的去为自己辩解。

  魔餮心里十分清楚,就拿天狐族这件事来说,它虽然有罪,但却罪不至死,最多受点惩罚而已。

  可如今兽王失踪多日,魔餮担心慕容澈新账旧账一起算,不再顾忌兽王脸面直接杀了它。

  因此事到如今,魔餮只能放低姿态极力为自己辩解,同时在心里祈祷慕容澈还会顾忌兽王脸面。

  “你这什么谬论,如果不是你,我们天狐族怎么会沦落至此,如果不是你,你们虎族又怎么会死那么多同伴,一切都是因为你,你这个罪魁祸首。”

  雪剑不依不饶,将这口锅牢牢扣在了魔餮身上,上锁!焊死!扣不下来的那种!

  “我看你说的才是谬论,我们虎族可是吃肉的,难道你们天狐族这么些年一直吃素?你就敢说你没杀过其他兽?”魔餮反驳。

  “强词夺理!你这是偷换概念!”

  雪剑气急败坏的怒视着魔餮:“秩使大人,还请为我们天狐族做主,杀了这个祸端。”

  “杀了魔餮!为我族报仇!”

  “杀了魔餮!为我族报仇!”

  “杀了魔餮!为我族报仇!”

  ...

  天狐族的呼声一声比一声高,颇有一点逼宫的意思。

  魔餮和它的手下恨的牙直痒痒,但在楚浪面前却不敢有半点造次,只能老老实实的匍匐在地上。

  听着天狐族一声高过一声的呼声,楚浪不禁皱起了眉头,提起锁龙剑开始轻轻敲击地面。

  锁龙剑敲击在地面上发出‘咣咣咣’的清脆声音。

  刹那间。

  天狐族的呼声戛然而止,只留下锁龙敲击地面的声音,所有的兽静静等待着楚浪的审判。

  如果依照人类的观念,雪剑的要求一点也不过分,因为魔餮的行为已经属于故意为之。

  套用一句俗话: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但这句话并不是任何时候都适用,还要看什么性质的杀人,而魔餮明显属于故意杀人的范畴。

  但魔餮毕竟不是人类啊。

  天狐族也不是人类。

  在兽界,几乎每时每刻都在上演着狼吃羊,老鹰吃小鸡的戏码,如果都找秩序使者报仇,那秩序使者岂不是要忙死。

  在车上的时候,豆包将秩序使者和兽王签订的协议内容大致给楚浪说了一遍。

  其中就有一条:在兽与兽厮杀过程中只要没有灭族之意,秩序使者便不可以轻易出手阻挠。

  现在站在楚浪面前的天狐族起码还有几十只,魔餮虽然有灭族的嫌疑,但只要它不承认也没办法。

  然而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现在站在这里的是他楚浪,而不是慕容澈。

  慕容澈修为高深,如果他在这里,那是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但楚浪不行啊。

  “主人,如果是慕容大人,魔餮的尸体已经不知道凉多久了,以前是看在兽王面子上不杀它,但现在这件事性质实在有些恶劣。

  魔餮口口声声说什么以兽王的名义起誓,明显就是在拿兽王做挡箭牌,如果不是主人的出现,天狐族存活不了多久。”

  听完耳机中传出的声音,楚浪停止了敲击动作,默默的在口袋中拿出手机,旁若无兽的给豆包发去一条信息。

  “可我不是慕容澈,就算慕容澈要杀魔餮,魔餮肯定也会在临死前做最后的挣扎,到时候就全露馅了。”

  发完这条信息后,楚浪的目光扫过魔餮和雪剑。

  【化羽境三重】

  【化羽境两重】

  楚浪面不改色的将目光收回,再次看向自己的手机,而看似平静的神情下早已震惊不已。

  不是说好的化羽境二重吗,怎么多了一重。

  难道魔餮说的是真的?

  它真的没想灭天狐全族?

  楚浪能有这样的想法,并不是说他的智商有问题,而是他根本不了解魔餮,毕竟他们这是第一次碰面。

  只是楚浪不知道是,魔餮刚刚才突破化羽境三重。

  如果不是魔餮突然感受到锁龙气息,此时这里的天狐族除了雪球外,已经全凉凉。

  豆包:“反正不能便宜了魔餮,慕容大人曾经为了惩罚魔餮,让它喝过辣椒水,睡过冰洞,走过火海,剃光过毛发...”

  等等!

  递光毛发?

  岂不成了无毛虎?

  楚浪嘴角情不自禁的抽了抽,同时他偷偷看了一眼匍匐在地的魔餮,脑海中脑补了一下它无毛的样子。

  那画面...好美!!!

  这个慕容澈还真是有够恶趣味的。

  楚浪:“你难道是想让我把这些都在魔餮身上再来一遍?”

  豆包:“当然不是,慕容大人玩过的从来不会玩第二次,我只是在帮你排除,既然不能杀魔餮,就只能选择惩罚了,只是惩罚方式要主人自己想。”

  惩罚一只老虎?

  这还真有点难住楚浪了。

  将手机放回口袋,楚浪再次开始用锁龙敲击地面,这是慕容澈经常做的一个动作。

  一旦慕容澈开始用锁龙敲击地面,那就说明有兽要倒霉了。

  咣!

  咣!

  咣!

  ...

  每一声敲击都像是敲在魔餮心里,不知不觉中,魔餮已是一身冷汗,地下湿了一大片。

  像极了...吓尿了!

  与此同时魔餮一直注意着楚浪的一举一动,如果楚浪真要杀它,它不会坐以待毙。

  哪怕明知道不敌,死也要拼一把。

  咣!

  就在这时,锁龙突然停住了。

  楚浪缓缓说道:“大猫,看在兽王的面子上,你自断一条腿吧。”

  “秩使大...”

  唰!

  “你不同意我的决定?”

  雪剑话音还未落,楚浪忽然回头看向它,简单的一句话中充斥着不容置疑的语气,凌厉的目光更是让雪剑心中咯噔一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