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我家二哈会修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舒服的嘞

我家二哈会修真 好辣辣辣辣辣 2058 2019.08.28 20:00

  俗话说,趁人之危乃小人的行径。

  但楚浪可管不了那么多,而且雪球又不是人,最多只能算是趁天狐之危。

  趁天狐之危就没那么多讲究了不是。

  不过就算雪球是人,只要它是越过了楚浪的底线,楚浪都不会介意去做一次小人。

  楚浪转身刚要离开之际,突然一个恍然大悟,猛地拍了拍自己的脑门,高兴的他差点把正事给忘了。

  “二毛,这家伙喝了点啤酒,不会有事吧?”

  “它会有事?”

  二毛坚定的摇了摇头说道:“谁有事它也不会有事,天狐族的自愈能力超级强,据说只要不是一击毙命都可以恢复,更是拥有百毒不侵之体。”

  “这么强?”

  楚浪顿时被惊到了,若是真如二毛所说,这自愈力着实有点恐怖啊。

  万一这一消息被某些有心之人知道了,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去捕捉天狐,然后进行研究。

  想到这里,楚浪忽然想起了一个在心里憋了许久的问题,他问道:“我记得听你说,天狐族似乎有个什么秘密啊,是什么秘密?”

  “你不知道?”二毛反问。

  楚浪摇了摇头,“我知道也不会问你了,快给我说说。”

  在接受的秩序使者传承中,虽然有对天狐族的记忆,但并没有提到天狐族秘密之说。

  二毛微微诧异,随即如实说道。

  “天狐族之所以拥有超强的自愈能力,是因为它们的血液非常特殊,乃是一种天然的疗伤圣药,不仅如此,听说除了疗伤效果外还可以增进修为。”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后来天狐族突然消失了,大家都以为是被某个强大的族群给杀绝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它们只是躲起来了而已。”

  楚浪暗自心惊,

  这听着怎么有点像唐僧的意思,都说吃了唐僧的肉可以长生不老,所有众多妖怪想要杀之取肉。

  天狐族虽然没有夸张到可以令兽长生不老,但依然成为了众矢之的。

  这也就理解,雪球为什么因为一个身份就要杀他们灭口了。

  一旦天狐族还存在的消息泄露出去,肯定会在兽界掀起一场轩然大波,届时它们隐藏的再隐秘也难逃厄运。

  即使明白了这些,楚浪依旧没有彻底原谅雪球。

  你有你的坚持,我有我的原则和底线。

  返回卧室,楚浪第一时间将雪球已无大碍的事情告诉了肖然,说是睡一觉就好了,让他不要担心。

  尽管如此,肖然还是因为雪球这一插曲一直玩的心不在焉,时不时喝上一口闷酒,没一会儿就醉倒了。

  肖然不单单是害怕艾心诺会责怪他,让他过意不去的是,雪球怎么说也是一条生命。

  如果因为自己的一时贪玩而将雪球害死了,肖然会内疚很久。

  关成俊和庄墨到最后也没离开,直接留在了楚浪卧室睡觉,四人挤在一张床上,姿势东倒西歪,好不热闹。

  .....

  第二天一大早,众人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忽然被一声惨叫吵醒,每个人都不耐烦的翻了翻身子,继而继续睡。

  “嗷呜...”(毛爷爪下留情,小弟给你赔不是了,放过我吧,我知道错了。)

  楚浪眼睛还没睁开,嘴角却先扬了起来。

  今天肯定是非常愉快的一天啊。

  起床、开窗、散味、收拾垃圾,作为东道主,楚浪很自觉的收拾起昨晚的战场。

  当楚浪提着垃圾走出卧室时,眼前的一幕差点让他笑喷。

  只见雪球正在给二毛舔毛,每一下舔的都是那么的小心翼翼,唯恐弄疼了二毛似的,服务相当到位。

  然而就在昨天,二毛根本入不了雪球的眼睛,而今天他就在给二毛舔毛了,可以想象一下,二毛此时的心情有多爽。

  绝对爽到飞起啊。

  达到了狗生的巅峰。

  二毛心情愉悦的向楚浪打了声招呼,“铲屎的早啊,要不要让这家伙也给你舔舔毛,舒服的嘞。”

  舒服你大爷个鸡腿!

  留着自己舒服吧,这种服务太过高级,我可享受不来。

  楚浪苦笑一声,差点没忍住将手中的垃圾直接丢二毛脸上。

  亏你想的出来。

  这家伙的脑回路太过清奇,时不时给人一个惊喜或惊吓,典型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这种服务我可享受不来,还是留着你自己慢慢享受吧。”楚浪边走边笑骂道。

  突然,雪球丢下二毛跑到了楚浪脚边。

  “姓楚的,你果然骗了我,我求求你让我见秩使一面,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他说,求你了,求你了。”

  雪球前肢悬在空中合并在一起,对着楚浪不停的拱爪,有模有样的也不知道在哪学的。

  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中充满了歉意和无助的神色,像极了一个无助的孩子,惹人怜。

  如果不是昨天刚刚被雪球威胁过,楚浪绝对会对它产生怜悯之心。

  但现在,楚浪只是低眉淡淡瞥了雪球一眼,打开门将垃圾放到门外,然后反身回到客厅。

  雪球也不傻,它知道楚浪还在为昨天的事生气。

  可昨天的事根本不是一两句话就能消除怒火的,所以它只能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楚浪身边。

  这时有只狗就不乐意了。

  “小球球,是不是又皮痒了,用不用本汪帮帮你啊。”

  唰!

  雪球闻声马上飞奔到二毛面前,不过这次它并没有舔毛,而是歪着头看向楚浪,眼中满是祈求的神色。

  “姓楚的,我求...”

  啪!

  话还没说完,一只爪子毫不客气的拍在了它脑门上,力道之大,拍的它一个趔趄差点跌倒。

  “姓楚的?刚才本汪就觉得哪里不对,这名字你叫的挺顺嘛,姓楚的也是你能叫的?要叫楚哥,楚哥!明白吗,没大没小的东西。”

  楚浪顿时翻了个白眼。

  雪球管你叫毛爷,你让它管我叫楚哥,那我是不是得管你叫毛叔啊。

  二毛叔?

  我看你真的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啊。

  雪球可没时间去梳理这些关系,马上改口。

  “楚哥,楚哥,对不起,我一时口误,只要你能让我见到秩使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哪怕是喝光我的血也无所谓。”

  为了见到秩使雪球也是拼了,甚至命都可以不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