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疯狂心理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疯狂心理师

弦森

  • 轻小说

    类型
  • 2019.08.21上架
  • 141.97

    连载(字)

7.29万位书友共同开启《疯狂心理师》的轻小说之旅

盟主粉粉的小恐龙 盟主Issam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这个任务没可能

疯狂心理师 弦森 2050 2019.08.20 13:34

  请查收一条来自弗洛伊德的警告:

  各种病情,请勿模仿;各种角色请勿强行代入人物关系,他们更可能是【病人】。

  此书非后—宫文,前期以故事形式表现案例,中期偏专业向,开头较慢。

  疯狂的不一定是医生,可能是病人。主角一:病人。主角二:沐春。

  (没有特别强调的,则为没有其他临床疾病的精神科病人。)

  第一章之后是第四章,第四章之后是第六章……第六章之后是第八章……这不是催眠!

  以下是正文。

  ---------不要凝视深渊---------

  世界是一片琉璃森林

  太阳照不到的角落里

  隐藏着幽暗的光

  遮住人类的双眼

  侵吞每一个明亮的灵魂

  ——《心理师笔记》第一百七十一条

  “要我怎么救啊,你想要救人你就去救,拉着我干什么?我就是个上不了手术台,拿不了手术刀,内科看不起,外科嫌弃,市民也不知道,警察都弄不清的身心科医生,而已。”

  说这话的人叫沐春,是个身穿白大褂的年轻医生,看样子刚下班或者刚完成了一项手术,衣襟很随意地任由它凌乱着。

  真实的情况是,他在医生中属于比较特殊…或者说,比较少数的存在,一种少有人知的职业。

  一名身心科医生,从专业角度来讲,用比较通俗易懂的话来说,主要工作就是治疗身心疾病。

  当然,医生嘛,不管是哪种医生,应该不至于特别穷吧,至少收入用以支出这方面还不算特别特别拮据吧。

  原本应该是这样,但现在的情况出了一点变化,他,一个病人都没有。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任务出来,一个从脑子里蹦出来的任务。

  拯救十亿人!

  说是拯救可能有些神话自己的意思,但治疗却是真真确确的,治疗,换一种角度来说何尝不是拯救?

  当然,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沐春感觉到这个脑子里的存在有点为难人的意思,让一个病人无一的医生去拯救十亿人?无论从何种角度来看都是在故意刁难自己。

  “我做的是这么一份工作,一天门诊数就这么几个,怎么让十亿个病人来找我?”

  沐春现在有种放弃挣扎,任由发展的意思。

  沐春也尝试过了拒绝脑子里的任务,但却仿佛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大声且无畏地喊道,“救一个是一个,救多少是多少!”

  卧~!真是蠢透了好不好!

  逞能一时爽,通关火葬场。

  身心科小医生救世界?

  醒醒吧!

  睁着半睡不睡的眼睛,姿势咸鱼地躺在室内的皮质沙发椅上,沐春有些怅然若失。

  他所拥有的全部就只有他自己和花园桥医院五楼,空空荡荡的身心科门诊室。

  连个病人都没有的地方。

  所以,如何拯救?

  想到这里,沐春用自己那昏昏欲睡的脑子打开了某个不久前出现在脑海中的面板。

  【装备数:0】

  【道具数:0】

  【体力值:1】

  【智力值:275】

  【天赋:无】

  【任务:救1000000000人】

  【任务限时:3650天】

  【任务结束方式:拯救完成或者失败。】

  尽管此前已经看过,但沐春仍然抱着某种心理,企图从中挖掘出特异功能来。

  结果,再一次失望。

  275的智力值,沐春猜测应该是指智商。

  这个系统任务是救人。

  救谁?

  当然是病人。

  可…

  就算这医院生意再好,也不可能一个医生一辈子就能拯救1000000000人。

  再看,更想发笑。

  一辈子?

  不存在的。

  任务时限是3650天,就是说只有十年,十年救十亿个人?沐春估摸着这系统可能刚出厂,涉世未深,又或者它只是想单纯的让自己高兴一下,让自己误以为自身天赋异禀,得天独厚,秉承天地之重任,当是不可一世的天才才能做到这事儿,好让自己小小虚荣一把?

  那真是谢谢了啊。

  沐春很想心怀感激,然而现实揪得他蛋疼,虚荣心?自己是那样的人吗?你给我来一个全能医者系统还差不多?尽整这些花里胡哨的,差评!

  ————————————————

  最近几个星期以来,每到下午楚申明就觉得晕乎乎的,尤其是到了四点左右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了。

  查了baidu,查出一身毛病,最后他不得已关了所有网页,想着去医院看一下。

  如果继续坐在办公桌前随时有昏睡过去的危险。

  这危险当然还不至于是生命危险,但离职危险却是接近了。

  临近下午四点,楚申明拖着行尸走肉般的身体踏进了这家社区医院。

  原本他是想去大医院看的,但想想,也许也不是什么大问题,而且去大医院太费钱了,真的伤不起,于是兜兜装转,就来到这家公司距离不远的社区医院,很小的医院,但人还不少。

  楚申明偷看了几眼预诊台的护士,和公司里那些装扮过度的女人相比,护士真是亲切可人。

  楚申明想着要是找个护士做女朋友估计能高兴好一阵子。

  这样想着,楚申明行动上却有点畏畏缩缩,带着些许紧张地走向预诊台,和护士交谈了几句之后,其中一名护士开始询问楚申明的情况。

  楚申明看了她的工作牌一眼,原来叫刘田田啊。

  “哪里不舒服?”。

  “我头晕,喉咙也有点痒,肚子还胀。”楚申明说着下意识地用手捂着肚子。

  护士抬头淡淡地瞟了他一眼,撕拉一声撕下一张单子,也不做任何解释,“你去身心科找沐春医生。楼梯上去到五楼,最里面那间诊室。别搭电梯啊,电梯到不了五楼,只到四楼。”

  楚申明呆呆地接过单子,点点头,按照护士的话,不情不愿地踏上楼梯,走到三楼的时候就觉得身体愈发不对劲,走走台阶就开始喘粗气,好不容易走到五楼,楚申明已经和半个哮喘病人似的。

  这最后一层怎么有那么多台阶,早知道电梯坐到四层再走上来就是了。

  大夏天的折腾出一身汗,刚踏上走廊,肚子就闹起了脾气,一股真气乱窜,忍不住放了个p。

  还好五楼这地方前前后后空空荡荡的,和下面几层没法比,楼下中医科、理疗科、妇科、内科都热热闹闹的,这到了五楼怎么空空荡荡呢?

  一阵阵阴森恐怖之感掠上心头。

  那个叫刘田田的护士…不是坑我吧。

  医院凶铃……这五楼不会是停尸房吧,社区医院也会有停尸房的吗?

  楚申明牙齿有些打着颤地胡思乱想着。

  在楼梯口挣扎一番之后,楚申明想了想,既然来了就看看吧,也算是对得起自己的健康,要不然这一到下午就昏昏欲睡也不是办法。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来到护士所说的身心科,刚想找个人问问沐春医生在哪儿,刚好迎面走来了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

  好漂亮!

  楚申明的内心着实被惊艳了一下,但很快就感觉到了紧张,迈着不怎么稳重的脚步走上前,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斯文稳重一些,“你好,请问沐春医生在哪儿?”

  “你是沐春医生的病人?”楚思思有些迟疑地问道。

  “是的。”

  “有预约吗?”

  “额…没有。”面对这么漂亮的女医生楚申明有些尴尬和紧张。

  “你叫什么名字?”

  “楚申明。”

  “好的,那请你稍等一下,我去问一下沐春医生。”楚思思领着楚申明在门口停下,见到点头应是便转动门把手走了进去。

  房间内,沐春还在研究着脑子里的东西。

  见到楚思思开门进来,头也不抬一下,“什么事?”

  “来了个病人,找你的。”楚思思瞪了一眼像条咸鱼一样躺着的沐春。

  楚思思,毕业于夏东大学法律学专业,现在是研究生二年级,但是她不愿意在学校继续读书,也不去参加司法考试,偏偏要和沐春挤在这个五楼的门诊室里做身心科医生。

  能这么任性从法律专业变成一个实习医生全都仰赖着她的父亲,楚晓峰。

  这个乍看之下颇有武侠小说气质的名字在可是颇有名气的教授、医生、慈善家。

  这些事情本来沐春也不想了解,可是他来身心科上班时,楚思思就说自己是身心科的实习医生。

  开什么玩笑,法律专业转医生?不可能!

  尽管常识上的事沐春很清楚,可怎么会有法律专业的学生要来做医生呢?沐春模模糊糊,想不明白,于是就开始费尽脑力去回忆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沐春知道自己是一个心理师,但是这个时代似乎没有心理师这样的职业。

  他猜测自己可能存在多重人格,但是多重人格之间又无法清晰认识到不同人格上线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如果不是多重人格,恐怕只能用多重宇宙解释了,沐春也很无奈,他可是个相信科学的人啊。

  身心疾病在这个时代仍然属于医院治疗系统的一部分,精神疾病都没有分类和定义,更没有《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这样的诊疗系统。

  沐春每天面对的困扰就是楚思思的妈妈三番五次善意提醒,不要让楚思思误入歧途。

  什么叫误入歧途?

  是法律专业转医生的脑洞过于歧途还是在身心科和沐春在一起工作算是误入歧途?

  前者沐春不确定楚思思是怎么想的,但是后半部分沐春认为张枚女士的担心是多余的。

  楚思思最多只能算是他的学生,或者是一名出于什么原因而出现在花园桥社区医院的实习医生。

  想到这里,沐春又想,这么好看的女孩自己竟然不喜欢,是不是不正常……

  不是,沐春很明白,如果楚思思要成为身心科医生,从法律专业跨到身心科,对她而言长路艰辛,而他最多只能尽好一个师长的责任。

  至于自己是否在这个世界有什么真正牵挂的人?

  沐春隐约觉得是有的,只是他们会以某种方式,在某个命定的场合重新相遇。

  楚思思妈妈常说思思不懂事,沐春总该明白道理吧?做律师赚钱还是做教授赚钱?

  沐春想说做教授其实挺赚钱的,总比做一个社区医生赚钱。

  说这些话的张枚女士是一名出色的律师,法庭上无人可以避其锋芒,这样的人在法庭上很难找到对手,在生活中也很难找到配偶。

  偏偏她找到了,果断带着女儿改嫁现在的老公,国际上赫赫有名的律师事务所负责人,Will陈,陈为为。

  弄清楚这些事之后沐春就只想躺在休息椅上,身心科已经够冷清了,还来个律师家族的实习医生,这分明是把任务难度越加越大啊。

  和其他科的医生整天从早忙到晚不一样,沐春这个身心科主任,整天想的是怎么能找到病人。

  别说十亿,每天能有一个病人,沐春都高兴了。

  但是,现在的情况又不同了,十亿,这个数字让沐春直接进入咸鱼状态。

  人的大脑就是这样,遇到特别困难和痛苦的事情时索性直接短路,就当没有发生过,或者拒绝相信。

  遇到危急状态时人会闭上眼睛,看恐怖片时人会闭上眼睛蒙住耳朵就是大脑拒绝改变安全状态,相信危险出现的自我短路机制。

  沐春现在可以说就是这种情况。

  现在【十亿】这座大山压在面前,他简直觉得一个病人都没有办法照顾了,除非…算了,还是等把一切理清楚了再说吧。

  沐春万分无奈地对楚思思说道:“请病人明天下午再来吧。”

  “唉。”楚思思叹了口气,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得到沐春的这句回复便踩着咔咔咔的脚步声离开了。

  在门口等待看病的楚申明感觉愈发糟糕,好不容易等到门再次打开,得到的却是只能问站在对面的女医生“什么时候可以看病?”

  问这话时楚申明强压着想上厕所呕吐的不适感。楚思思医生见到楚申明脸色骤变,不禁担心起来。

  这里是身心科,虽然看上去身心各占一半,但不管内科还是外科,沐春医生都是外行吧,术业有专攻,他要是连外科、内科都精通,那真是上天太优待他了。

  不止楚思思这样想,就连沐春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他除了【心理师】和【智力275】以外,别的什么也没有,最要命的是任务时间只有3650天,沐春几乎做了决定,好好过好眼下的日子算了。

  言归正传,要是楚申明突然晕倒或是出现什么紧急状况,还要送回内科,到时候非让内科取笑不可。

举报

作者感言

弦森

弦森

“楚思思不是女主,只是学生。千万不要代入女主!”   以上是来自弗洛伊德的警告!

2019-08-20 13:3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