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星之海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修订版第一卷 忘忧学园(前、后) 第十二章 被告白(上)

星之海洋 charlesp 3073 2016.08.02 12:00

  这份作业的威力甚至远远超过我的想象。在这个南北关系最紧张的时刻,它起到了一个导火索的作用。北都GDI对南都方全面开火,被无视多年的华夏GDI纪律监察委员会也再也不能装聋作哑,在北都GDI的极力主张下派驻了工作组进驻南都。而北外分校则立即把我隔离了,不让我出大门一步。我虽然不想上课,但这么干有种被软禁的感觉,气愤不已。还好老段来给我做工作,说组织是信任我爱护我,怕我在这段时间遇什么危险。

  我因此给变相禁闭在宿舍里不准出去,前景似乎不妙。寒寒和龙二轮着守在我身边,怕我一个人遇到危险。他俩都是正宗家学的武术,比我有用得多。好在学校还没有关闭我的网络连接,我整天就是上网络教学,再在黑猫论坛上胡混。上面的人都对这个事情比较乐观,基本都说我不会有问题的。只是身为当事人,心中难免惴惴不安。

  关了一周后,学校解除了对我的控制措施,楼下的哨兵也撤掉了。我在网上已经看到了这个事情的处理意见:北都GDI方为主体的工作组迅速收集了大量对南都不利的证据,解除了杜彪的职务,押回北都做进一步处理。南都GDI重要部门的一把手,特别是在华夏GDI中央任职的一把手几乎一网打尽,全部押到了北都的秘密地点审察。在此次事件中,南都GDI的势力一下从华夏GDI的半数巨减到三成左右,北都GDI享有了自大时代以来最强的势力。可是对我的处置意见一直不见消息,我心里实在不安。

  寒寒建议我们一起出去吃个饭,透透气。来到食堂跟前,忽然看见告示栏里有个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贴了个绝对不该贴在这里的告示。这个告示理应是全校广播的,可是贴在这个角落,只能证明学校不想大张旗鼓。

  是对我的处置意见:立二等功,积分加四百,军衔升中尉。另有奖金若干,用很小的字写在最下面的,叫我去领。

  真是份搞怪的告示!我们一行去找到班主任段有为,他证实了此事,另外还告诉我一件让我痛悔不已的事——这回分加得很高,要不是因为喝夜啤酒加发酒疯挨处分扣了五十分,就能直接升上尉了。这样的直升飞机建校以来坐过的不超过十人。他同时还嘱咐我们就不要太高调嚣张,学校里跟南都GDI高层关系密切的人不少,不是人人都愿意看到我立功发达。总之,闷声大发财就对了。

  这天我们班又转来个女转校生伊贺京。她的身份颇为特殊,公职身份是和国GDI天界局防卫本部的定向委陪生,私下里还是龙二家养的忍者家臣。我不过顺口与她调笑了两句,却引得寒寒大为发怒。她留话给龙二,要他通知我下午去射击场见她。

  我听了龙二的传达,第一反应便问:“你替我去如何?”

  当然不行,寒寒发怒时是比较可怕的,龙二虽然跟我很铁,也不肯替我出这个头。我饱食一顿,又好生睡了一觉,在身体重要部位装了些防御措施,确信自己抗打击能力已经够强之后才跑去射击场见寒寒。她意外地迟到了,我便抽空找来枪练了一会枪法,成绩不错。洋洋得意地取下耳罩转身清理弹夹时,才发现寒寒已经站在我面前。她眼眶红红的,直盯着我。这正是我最不擅长的场面,不由的手足无措,抓抓脑袋说了声:“对不起。”

  这一句话出口,她眼中立即涌出了泪水。我更加不知所措了,慌忙掏出手绢给她擦,唯恐给别人看到了以为我是在上演抛弃怀孕女友的伦理戏桥段,那还怎么混得下去。她抽泣了一阵,低声说:“我真的很介意,可是你根本不跟我解释,什么都不跟我说。今天你遇到了别的女孩子又那么轻浮!”

  我才搞清楚当日谭康给我整的台风暴雨还远没熄灭,只是潜伏至今。心中不住打鼓,口中支支吾吾道:“这个,这个嘛……”

  寒寒一下憋住了呼吸,突然猛地叫起来:“算了,你以前有什么事情我都不过问了,你可不可以对我真诚一点!”

  “我对你诚实得很,基本不打诳语的。”我分辩道。

  “你知道我的意思,不是说一般的聊天闲谈的!”寒寒终于失态了,一头扎在我胸口,双手紧抓住我的衣服,叫道:“你一定要逼我说得那么清楚吗?我对你怎样,你心里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她这句话让我的头脑迷茫了起来——我到底是在躲避什么?回神过来,我才发现寒寒的模样是在是楚楚可怜。她本来一直是我身边的班花和校花候补人选,不可否认是美丽动人的,更何况对我还那么好,我是否太贱了,不懂得珍惜眼前的幸福呢?

  “我那么令你讨厌吗?”寒寒在我胸口又哭了起来。

  那天我即将满二十岁。在十九年之多的日子里,没有遇到过特别喜欢我的女孩。当然,与我一贯的人品有关,街坊邻居们都认为我是有人品问题的,有好女孩都是哄得离我越远越好。自从两年前与寒寒相遇,她就一直对我很好,现在想来,在三兄弟中,她确实对我有种隐讳的特别的对待。那么我还在追寻什么呢?恋爱似乎也不是什么可怕的事,那么……

  我抱住了寒寒,吻了她。这是我的初吻,不过比想象中的更加慌乱。虽然我理论经验极其丰富,但这时充分表现出了大菜鸟的本性,吻了没到五秒钟,自己的腿都因发抖而软得撑不住身体了。那种感觉确实是此生不曾有过,突然一种幸福的感觉进入了我的心中。

  不知过了多久,我们才分开。寒寒的脸红红的,别开视线有些不敢看我的样子。我也做贼心虚,眼光流离不定,望着天花板说:“我不是故意想占你便宜,我只是觉得气氛蛮好,这个……那个……”

  寒寒扑哧一声笑,又把我抱住了,将脸埋在我胸口说:“那照片不对劲吧。”我头痛不已,心想怎么这个时候还会追问这些。她突然又说:“对不起,我说了不会再问了,对不起。”

  “不要再吃飞醋了,我这样的会有别人抢么?”我苦笑道。

  我就这样开始试探着和寒寒交往了,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准确的说,连考虑是否接受都只在几秒钟内决定。这是我人生第一次比较正规的恋爱,我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做到多好,可以和她发展到哪一步。谁知道呢?成长的过程中,总有这样一回吧。何况交往的对象寒寒是个好女孩呢?

  唯一可惜的是,我觉得我将失去一个最好的女性朋友。虽然我是菜鸟,但我一直坚信,男女之间的友谊很脆弱,除非不发生情感的来往——只要发生了,朋友是绝对没的做的。恋人和朋友关系永不兼容。

  这样意外的谈上了恋爱,我还真有些不好意思。但无论怎样不好意思,都得去给龙二说。伊贺京大为鼓舞雀跃,要求我请客。我虽然愚笨,却也明白在女人面前,尤其在新交的女朋友面前千万装不得穷。而且,要是真穷倒还好说,偏偏那一阵又因才升了职发了奖金比较有钱。唉,这么一折腾,看来换新电脑的时间又得延期了。

  学校地处偏僻,要找出租车都得提前一小时预订。这时已经接近下午五点,要等出租车来的话,到了北都要七点过了,那就太晚了点。公共汽车更是别想,那车每个村都停,要摇两个小时才能到。正这时,我们看到一群学生簇拥着上校车。龙二拦住认识的问了一下,兴冲冲地过来说:“走,我们上车,他们去参加大学生艺术节的,要进北都。”我一听正中下怀,提议道:“那我们干脆就一起去看好了,似乎要提供晚餐?”

  寒寒和伊贺京没听出我意图省钱的阴谋,觉得好玩便立即同意了。我们学校给分到的名额是三十人,加上我们四个,校车也不会显得拥挤。

  学校新买的大客车马力强劲,司机开得心情愉快,简直比出租车跑得还快,没到六点就进了城。此时因为召开大学生艺术节,各个学校的专车都拥到了国防大学来,现场十来个交警忙得不亦乐乎。从车辆上便看得出来,GDI属学校是比地方大学有钱得多。

  国防大学的大门装修过了,比上次我来时要美观许多。足有七八十个长腿妹子身披彩带在门口迎客,还有许多形迹可疑的多半是特工类的人物在周围闲晃,看来起码是二级警卫。

  寒寒不由担心起来,问龙二:“进得去吗?看来守得挺严的。咱们没有票,带队老师又不认得。”我失笑道:“别担心,这一车人,老师可能也就认得一个小队不到。”龙二说:“看我的,我跟我哥们说说,我们走队伍前面进去。他们不会看票的,只是数人数。数到不对也轮不到咱们了。”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