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星之海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修订版第一卷 忘忧学园(前、后) 第七章 冰冷的繁华沙漠(下)

星之海洋 charlesp 3039 2016.07.31 12:00

  吃了早饭后,我和她下起象棋来。渚烟基础算比较好,当然年纪差距较大,还是下不过我。我赢了几盘,洋洋得意,说:“看这象棋有奥妙吧,一定要相互火力支援,其实很能体现军事理论的。”渚烟歪着脑袋想了想,说:“再下。”

  我们下了一整天棋,最后我不能再让她子了,她提高学习得很快。终于渚烟终于走出一步死棋来,拍拍手笑道:“你还有三步。”我根本不理她的攻势,一个车下底砍士将军:“你一步都没了。”

  渚烟发呆了,眼睛在棋盘和我脸上上下瞄。我呼出一口气,说:“你白砍了了我一炮两马。但我已把车顶到士位上,一将致命,我算了总会比你快。”渚烟不服气,问:“那这不成了‘杀敌八百,自损三千’,又是什么战法?”

  我沉默了,又掏出烟来,她又给我点上。相处不过一天,我们已达成了相当的默契。我看着棋盘,说:“这一手是不顾一切杀帅,为了达到目的不惜一切代价。军事上是有的,历史上各国都有过类似的敢死队等。而更广泛,更常见的则是特务战,就是我将来很可能会做的。”

  “你好象很不喜欢特务,那考这个学校干吗?”渚烟跳上床,抱起枕头问我。

  “我不想在混战中死去,起码要保全自己。”我在房内踱来踱去的想着怎么回答她的问题:“再说也不一定非当特务不可。GDI中有很多事可干:可以当外交官和商业情报收集人员等。我不喜欢进行体力方面和技巧方面的争斗,这可做不了一等的特务。”

  渚烟眨了眨眼,说:“不,我相信你,大黄哥。你一定什么都能做到的。”

  长这么大以来,甚少有人安慰我,我不由觉得:如果早很多年便有这样善解人意的妹妹该是多好一件事啊。

  小孩和老波的恶作剧说起来也不算什么,我的反应过激了。我给小孩和老波道了歉,那二人也假模三刀的给我道了歉,算是合了。我们四人白天基本一起打牌,晚上基本分头上网或者一起看碟子。日子混着还不快?很快就一周过去了,春节将至。

  六一年的春节,南都有两大好玩去处:展览馆有大型游园晚会,夫子庙河边则有风月大会。很明显,虽然我个人的意见是想和小孩他们一起去两千多年艳史(欧,又口误了,是历史)的秦淮河边去看看热闹,但渚烟的存在使我的良心有愧,不能带她去那样的地方啊!于是我俩选择去游园。Fuck,小孩家玩的地方,已经很久没去过了。

  我蹬着车带着渚烟来到新街口时,天上降下大雪来。再到鼓楼就封路了,我寄了车,和渚烟一起走到展览馆去,一路上滑个不停。

  这晚上的游园活动很有趣,虽然相当弱智,不过我也算拾起了失却已久的童真。渚烟在用筷子挟玻璃球活动处就得了五张奖券;而我穷极无聊,吹了三次蜡烛后,才发现有个巨弱的射击游戏!哈哈,我好歹还是个狙击手么,真是有那么一点点不好意思,打了半个晚上,把二十几张射击券尽收。最后我和渚烟每人都有三十多张奖券。大概游戏过于容易,有通货膨胀之嫌,兑奖处人满为患。我奋不顾身的挤了进去,兑了一个白狗、一条鳄鱼,都是那种毛绒绒的,可以拿来当枕头。渚烟喜欢狗,我就慷了一把慨,给了她。她忽然建议:“我们互相写字,送给对方好吗?”

  小女孩就喜欢这些。我笑着照做了,只是习惯了用键盘打字,写个字简直比钟馗还要丑十二分。渚烟用她直接得的小奖品,一支唇膏,在锷鱼肚上写“赠给亲爱的大黄哥哥––––小烟”。我看了不由爆笑:我写的是“赠给可爱的小烟妹妹––––大黄”。就不知道为什么如此同步。

  那天很冷。出了展览馆,便听见嘎吱嘎吱的响。先还没反映过来,仔细一看不由吃了一惊;地上已积满了半尺的雪,这下神仙也没法骑车回去了。我站在那里发呆,渚烟悄无声息走到我身后台阶上,把一串钥匙在我面前晃:“去我家吧,就在附近。”

  我们得了这么多奖品,兴高采烈地说笑打闹着来到一个大院前。渚烟去跟看院的哨兵说了两句,带了我进去。进入她家,目睹的GDI高官生活起居条件真的只能用“奢华”来形容,渚烟没受到影响,真是难得,我不由这样想。

  我们倒好了饮料,点上了蜡烛,等到新年的到来。这些天过得太愉快了,我不由有些飘飘欲仙的感觉,看着渚烟可爱的笑,真觉得世间无限美好。当然,我一直又有个晦气的想法——完美的总是不长久的,那么……

  忽然我的心猛地狂震了起来,就在同时,门“砰”一声被推开了。一个高瘦的中年人走了进来,双目炯炯地瞪着我。不巧的是,我在网上见过他的照片,他是南都GDI政治法律委员会的第二书记渚乃群,其位置在南都GDI中排行第四,渚烟的父亲竟然是这样的高官!虽然他只穿着便服,却让人觉得说不出的威严,一种排山倒海的气势充满了摧毁一切的气息向我涌来,顿时使我呼吸困难。

  我屏住呼吸,看到他的眼神,无由的产生了一种由衷的恐惧和想逃跑的念头。渚烟悄声说道:“我爸。”语音微微发颤。

  我站起来,用力呼吸了一口气,强抑住不安的心情向他问候道:“叔叔你好。”

  他没有理睬我,转脸冷冷地对渚烟说:“你总算还知道回来。也好,那我今天就饶了这小子。不然我已准备派人到南国院去抓你,另外顺便把他送进监狱。”

  渚烟身子微微颤抖着,什么话也不敢说。我实在忍不住了,他的气势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可我不是个可以轻易屈服的人。算被他那旁若无人的态度激怒了,也算是一种保护性的反击,我大声对他说:“渚烟是你的女儿,不是囚犯。她有权交朋友,而我,你已经把我的背景调查得很清楚,是吗?我是一个来路清白的正经学生,是真心实意和她交朋友,不是带她学坏。我做的一点也没有触犯道德、法律和校规,你凭什么逮捕我?”

  渚烟的脸更加苍白了。她父亲重重地哼了一声,说:“已经很久没人敢这样对我说话了,你有胆气!我说过今天饶了你,但以后绝不会!以后再让我知道你来找渚烟,你就准备卷铺盖回西川老家吧!我这里不欢迎你,你马上离开!”

  我哼了一声,向门口走去,渚烟忽然站了起来,抱着鳄鱼走过来送给我,轻声说:“对不起……”

  “没事的。”我拍拍她肩膀,特意提高嗓门说:“我们一定会再见的。”一边走出了门。

  外面风很大,雪也下得更大了。虽然如此,离开了渚烟父亲的气势重压,我却感觉轻松了很多。然而一边走,心中慢慢的积累出了一种沉重的类似屈辱的东西,渐渐加重,压得我透不过气来!

  我找到了自行车,费力地蹬着,一路不停地滑。快到学校时,终于重重地摔了一跤,摔得浑身疼痛,一时竟爬不起来。这时我终于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大概是受到极不公的对待吧,想着再见不到渚烟(我虽那样说,却是坚信她父亲的势力的),更是难受,竟缩在雪中痛哭起来。

  这时鼓楼传来了新年的钟声。一个美好快乐的年末与一个惨痛悲伤的新年仅仅相隔两个小时,对于我来说,这一切都来得过快了。

  回到宿舍后,我把鳄鱼烧了,试图避免再想起这一段悲惨的经历。但鳄鱼上的那行字却始终在脑子里挥之不去,我第一次觉得身为一个小人物之平凡的可悲、命运的无奈。以前,我深深唾弃民生凋敝的家乡,立志要逃离那种污泥一般的无望人生,混进体制内成为干干净净的、任谁都要竖大拇指的人上俊杰。来到南都后的这一个学期,目睹城市的繁华,我几乎以为自己成功了。现在才知道,在外人看来我也许已经走上了光辉发达之路,但在体制内我仍然是臭虫蟑螂一般不起眼的存在。这座城市虽然光鲜繁华,但根本不属于仍处于社会底层的我,它不是故乡,只是一座冰冷的繁华沙漠,只有站在这座沙漠顶峰的人才有资格欣赏它的美丽和繁荣。所以我还得爬,我得努力地往上爬,一刻时间也不能耽误地爬。直到……直到渚先生不敢以那种冷冷的鄙视目光看我为止!

  这种虚荣庸俗的人生目标一时还无从启动。我心情忧郁之余,整日在网上找人下象棋,得到了“象棋杀手”的称号:他们认为我杀气太重,非大师所为。其实我本来不是这样下的,但心本就不畅,跟人下慢棋,非下出神经病不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