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星之海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修订版第一卷 忘忧学园(前、后) 第六章 南国院事件(下)

星之海洋 charlesp 5170 2016.07.30 17:00

  虽然受伤,但刚才的经历使我片刻不敢停留。往偏僻处逃了十来分钟,来到了学校最东的音乐厅一带。这里好像没什么人来过,空气中闻不到火药味。我心中稍微安定了些,不由产生了麻痹思想:以音乐厅为最终目标。在里面藏一阵就没事了吧?跟郭光和谭康约的也是在这里汇合,只要大家都平安就好,我来抢占有利地形了,哈哈……

  完全麻痹的我根本就没有按规程先警戒再进入的那一套。音乐厅里漆黑一团,我根本不看情况边大摇大摆地往里走。不料一进门,侧面便风声突起,一刀劈了过来。我丝毫没有准备,芳纶头盔被砍得飞了出去。头盔虽然替我承受了这力道极强的一刀,但透过来的力量仍使我头晕眼花,站立不稳。只见前面座位里跳出一个女孩,手持小太刀向我冲了过来。这时无论如何也反应不及了,而且没穿防弹衣……我心中直骂:“fuck,都走到这里了。冤啊~~~”

  我脑中一瞬间转过了无数念头,我立即想到了敌人的战术,旁边一个使大刀的给我第一打击,如果不成再以潜伏的给我正面第二次打击,很棒的肉搏战术啊!奇怪,我就是没有想到人生短暂什么的。眼看前面的刀光已经破袭至我胸腹间,突然侧面横过一刀来架住了。跟着传来熟悉的声音:“傻瓜!大黄你怎么招呼也不打就乱闯?”

  “寒寒,是你啊……”我一下子紧绷的精神彻底放松了,人软倒了下来。

  内藤小姐和她的两个女同学把我抬到后台去。刚才她砍我一刀力道过猛,臂上伤口又裂开了。她给我重新包扎了伤口,就坐一边照顾我。不敢开灯,只有一扇天窗透下的淡淡日光映在我们身上,带不来一点暖意。我的左臂衣服都沾满了血,伤口也很疼,可看着她双眉紧锁的样子,我想让她不那么紧张,便哀叹道:

  “我三百块的名牌运动服啊!”

  寒寒的思绪猛被打断,愣了一下,才卟哧一声笑了出来。边笑边问我:“你是心疼自己还是心疼衣服?”我叫道:“衣服才买的,可我是欠了一堆债的穷人,你说哪个值钱呢?”她忍住笑,说:“难怪大家都叫你傻瓜。”我嚷嚷道:“什么大家,就是你带头叫的。”

  她笑起来的面容在淡光照映下,简直有如天使一般。我不由觉得头晕目眩,警觉再这样会产生不应有的意淫情绪,将在精神上损坏与谭康的关系,我可不能犯这种错误啊。连忙岔开问:“你刚刚用太刀劈我的?”她点点头略一侧身,露出腰侧的太刀。我忘了自己刚从鬼门关回来,大言不惭地说:“这东西没用,手枪、手雷,那才有用。而且你应对火器时,非得抢地形一刀致敌死命,没有威胁的作用。”寒寒抽出短刀来在我头上比了一记,说:“我们有把握刚好把人打倒,不致命的。”我连忙说:“要是刚好致命了呢?”

  看来她是不想与我探讨她剑术深浅这一类的无聊问题了,反过来说她对自己是很有信心的。只有没信心的才会坚持与无知者论战。我们之间沉默了一会,她问:“外面现在可是乱得厉害?我们外教楼的值勤保安都给打伤了。”

  “没错。”我不打算给任何人提起刚才我看到的事,是为了保护自己还是保护他人,我也很难说得清楚。

  “如果有人要杀我,你会向他开枪吗?”她忽然这样问。

  “我竭尽所能。”我试着动了一下胳膊,现在左臂已经相当麻木了,狙击枪又相对沉重。看来是暂时丧失战斗力了。

  突然门口传来了那俩女生召唤内藤小姐的声音。她起身对我说:“别动,好好休息。”一边走出前台,向门口走去。我在幕布后一张望——这应该是一个无礼的举动,可我立即发觉剧场门口有一个拿着手枪的扎红头巾的人!紧接着传来了那两个女伴的惨叫,而内藤小姐没有来得及抽出刀来。她与那个拿手枪的距离10米,这已经不是冷兵器可以与火器对抗的距离了。

  “举起手来。”那拿着手枪的“红巾军”用浓重的南都腔命令了一声。内藤只有举起手来,那人立即拔出她的刀扔了,顺手捏了她一把,问:“里面还有人啊?!”

  她没有回答,那人便用枪顶着她,说:“向里面走!”

  我的心跳得非常快。我还有十几发子弹,但不知外面还有多少人。最紧迫的是怎么对付这个人。激光瞄准器在跌撞中损坏了,我已经把它拆了下来。剧场里很暗,我对自己的枪法虽然有点信心,但万一打中了内藤小姐呢?

  可我别无选择。只好蹲跪在幕布后,强忍着疼痛将枪架在膝盖上,用三点一线来瞄。但对手应该是三年级以上,相当老练。他躲闪的行进路线使得我投鼠忌器,那一枪无论如何也打不下去!忽然我看到了一个控制台——我可以打开灯,用灯光晃了他眼睛后再射击的!于是我轻手轻脚保持着射击姿势挪到一边去,伸手拉下了开关,可是……

  舞台上的灯全亮了,把我聚在光斑里!这下是大摆了乌龙,开错了灯。大厅的灯光没开上,却把照台子上的灯开了。没什么光比这盏聚光灯更带死亡气息的,那把我全部暴露了!我不敢再想了,那家伙也被吓了一跳,都立即仓促开枪。结果他击中了我的右臂,而狙击步枪的威力太大,集中了他的右膀还把他打得倒退开几步,几乎栽倒。内藤小姐趁机躲到了黑暗中。

  我们两个对面站着,我换先受伤的左臂持枪,他用左手。

  “好枪法。”他从牙缝里挤出一句。

  “你被动,而且用的是手枪。三十米距离,算你打得更准,我佩服你。”我针锋相对道:“但你认为手枪打得过我的步枪吗?而且你右手擅用,左手就未必行,而我左手如何,你可以试试。”

  他犹疑了,我又追加一句:“我还可以挨你三、四枪,你试试看再挨我一枪?”这句话很现实,威力差距很明显。集中他的一枪也伤他不轻,他于是没再说话就退了出去。内藤小姐这才溜了上来,说:“干嘛不缴了他的械?我们该救她俩的!”而我再也支持不住了,立即滚倒在地,说:“关上灯。”

  她关上了灯,我感觉才好了些。在这血腥疯狂的时刻,似乎只有黑暗才是给予安全、保护生命的唯一可信的朋友。我低声说:“枪卡壳了,而且左手本就有伤,又怎么开枪呢?”伤口很疼,不住地淌血。我额上全是冷汗,忍住痛从腰间抽出手枪来给她:“留着防身,走吧。”

  说了这话我就后悔了,如同下象棋时走了一步废棋一样沮丧。相处接近两个月,我也有些了解她了。这样的话说出去了,她怎么会走呢?而且还会大大的惹她生气。可不是,她立即眉头一皱,坐在一边不吭气了。过了一会,她拽过步枪,问:“怎么修这个笨家伙?”

  我给她解释了一下,把枪拆开通了一下,倒没花多少时间就修好了。内藤小姐确实蛮爱面子的,不肯怎么问我。我看她连蒙带猜的野蛮拆卸我的宝贝短狙击,心中疼痛不已。好在现在还不是专属配枪,过后要上交的。要是自己的爱枪,可绝对不能给她这么折腾。

  这回倒是太平,一直都再没什么人来。躲到我饿得发昏直叫唤时,她才扶着我出去。寒寒个不算矮,不过扶我还是得费上全身力气,而且另一只胳膊还拎着六公斤的短狙击,负担是很重的。刚绕过音乐厅侧面,忽然一个缠红带的人出现了!她立即把我松开,蹲下开枪。我身体失去平衡,倒向地上。就在半空中时,我看清了那人是谁,惨叫道:“不要……”但寒寒已经开枪了。

  我才倒下,寒寒就倒在我身边了。她不知道狙击步枪的重量和后座力都与众不同,光参加军训时打的几枪的经验是无法运用自如的。而那个人也给吓得呆站在那儿了,头盔飞到了一边树梢上挂着,正是郭光。

  郭光给吓傻了,脸色煞白,牙齿上下打战。我挣扎着坐起来嚷道:“你戴这鸟红带子干嘛,换我就肯定把你打死了知道不知道?!”郭光才回过神来,摸摸头皮,说:“不戴更危险!大黄,你不知道,这伙红头巾的蛮狠的,我缠了这东西都没人敢接近我……”他边罗嗦边走过来,见我挂了,很感兴趣地问:“要送医院吗?一顿午饭就可以了,物美价廉,服务优质。”

  郭光把我送到医院时,校园里的暴乱已基本平息了,但三三两两还是有枪声传来。这大约是平时时结的仇家,趁此乱机互相猎杀。郭光和寒寒照看着我,可谭康仍是人影不见,我们提起都心中担忧。过了一会,角落里一个同班的被手榴弹炸晕的醒过来,说看见他坐上了外交部的车跑了。我和郭光先是庆幸他没事,还给寒寒祝贺一阵。等寒寒出去给我们打饭时,我们俩嘀咕起来了。

  郭光说:“这个鸟人,说是去救寒寒,居然甩了我们就跑了,fuck!”

  我心中也挺难受,勉强解释说:“这个说不清楚,没遇到也不知道他遇到了什么情况。我们见了他再说吧,别对寒寒说这些了。”

  到了晚上九点,学校里又清理出一批伤员来。医院床位不够了,象我这样的“轻”伤员得立即出院。郭光和寒寒同领导争了半天,就想让我继续住院。最后我听不得领导说我装死了,自已下床说:“走吧走吧。”郭光十分不平,因为他得把我从五楼背下去。

  校里乱糟糟的。我坐在电脑边,喝着寒寒煮的咖啡,与几个劫后余生的人聊天。因为受了伤,指法跟不上,聊了几句就出来了。转身对寒寒说:“还很乱,怎么办?寒寒,你们女生外四楼已经被炸平了,别担着危险走别的地方去了。俺们都还安分,你就住谭康他房间吧。”郭光附和道:“没错,寒寒,安全要紧啊。我会通宵不睡看紧这个姓黄的。”我大骂道:“是你比较危险吧?!”

  当天晚上,寒寒留了下来,她就隔墙躺在离我不到一米的地方。这一夜非常平稳的过去了,我们都很累,没怎么说话就都睡着了。郭光每晚的例会黄色笑话不好讲,于是睡得十分不舒服,不久即鼾声大作。第二天人家来串门,看见寒寒本来想笑话我们,可是给寒寒一瞪就哑了。对她那样一个正经的女孩,我们很难讲出难听的话吧。

  我本来以为这件流血事件会闹得无法收拾,也许我们这个学校会被解散。但是接下来的几天里,形势并不象我想象的那样。因为地处郊区,枪声被树林挡住,市区的人根本听不到。几天的报纸都未刊登有关文章或报道,新闻和通讯被严格封锁了。三天后开全校会议,校领导以几乎是恐吓的辞句威逼我们严守秘密。的确,开除学籍,定为反动分子都不是我们可承受的。

  “我想捅这件事。”会后,寒寒直言不讳地对我说,“我不怕他们。”

  以寒寒的世家出身是用不着怕他们.我也清楚她的性格,但还是力图劝阻她,说了许多她都听不进,最后我口不择言了,说:“那你就再也见不着我们了,见不着谭康了。”

  她的脚步停了下来,似乎真的被我说动了,最后展颜一笑,说:“你怕见不着我吗?那就算了吧。”

  我想被她误会了我有什么企图,脸上火辣辣地热。这样可不行,我立即转开了话题说:“这次流血,大概是与人性有关吧。但根源在于阻击怪物一战,还是天灾。唉,也不知何时才能不杞人忧天!”

  “你真认为是‘天灾’吗?”寒寒问。

  “怎么,你有别的看法?”我缩了缩脖子,太冷了。

  “我不知道。”她没回答我的话,伸出手去,接住一片雪花,轻声道:“下雪了,真想家啊!”

  为了她这一句,我与郭光请她吃了一顿东洋料理,花光了所有的钱。饭后一同送她回宿舍后,我与郭光才愁颜相对的商量生计问题:

  “怎么办?”我面色凝重地问小淫贼。

  “反正今天吃得够饱,咱们起码能挺两天吧。不,只要意志坚强,能挺一周!”小淫贼自信满满地说。

  “啊呸!”我重重地啐道:“你可知道咱们还剩多少钱了?就算我们能天天象前些天那样吃五块钱一顿的馒头夹烤鸭,也挺不了四天!马上就期末了,你的存折上已经没钱了,我的钱还要半个月才到,你说怎么办?”

  “有什么?五块钱一顿馒头夹烤鸭还带了谭康的,没了他,咱们五块钱能吃两顿。”小淫贼仍然很乐观地看待这个问题。

  管帐的我唯有独自面对现实,在脑中反复算着帐。就算顿顿吃素,都挺不到期末,这日子没法过了。难怪说女人是祸水,就连寒寒那样的好女孩,都害得我们沦落到饿死边缘!郭光看着我阴晴不定的脸色,终于收回嬉皮笑脸的神色,严肃地问:“只有那样了吗?”

  “大概……只有去……卖……了。”我艰难地吐出这几个字来。

  “卖?好啊!”郭光兴奋了起来:“又能得钱,又能爽,还有杂志看……”

  “等等!”我迅速止住他,问:“你想卖什么?我说的是卖血。”

  “还用说?卖精啊。”郭光笑嘻嘻地说。

  随即,喜乐餐厅后传来了小淫贼哭天喊地的叫声:“救命哪,大黄你疯了?不许打我英俊的face!啊~~~”

  我俩都已经没有明天了,动用暴力否定了小淫贼的卖精提议后,我还是与他慎重讨论了发动募捐到卖血行乞等所有赚钱行当,可又怕懒好面子不愿去干。好在用最后一点钱去买烟时,发现校内卡上已加了五百元,看来这是学校威吓后的收买。我们本已决定不战而降,见还有收买钱,立即毫无愧色地用了,省省地话还能相对充裕顿顿吃肉地过到放假。

  回到宿舍时,发现多了一台电视,还全新的。谭康回来了,正在调,还带来了HVD。见我们回来,冲我们笑道:“我们可以开演唱会了,怎么样?!”我和郭光都很高兴,一下把他的临战脱逃丢到九霄云外,不再追问。

  但席间我与郭光密议要拿帐单向谭康报销,却没提出来。我们两个穷鬼非常难得地打肿自己的脸充了一回胖子。

  此后我们常拉寒寒来看影碟和唱歌,这一学期也很快混到了头。寒假到了,才来两个月的和国留学生全部回国休假。谭康回淞沪家里去了;郭光回了苏北老家,他竭力邀请我去,我怕长达二十多多天的假期太打扰他家也没答应;我家太远,这时飞机票又贵又非常不好买,就独自留在了学校里。

  这个寒假会对我的人生方向有那么大的改变,我始料未及。如果我跟郭光去了苏北,自己的命运乃至人类历史(说得好大)会如何的改变呢?当回首往事时,发现这些细小的决定真是非常的奇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