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星之海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修订版第一卷 忘忧学园(前、后) 第十四章 主动的殷勤(下)

星之海洋 charlesp 2419 2016.08.04 09:00

  我听说过有些人是有教书的瘾,找一切机会当人家的老师,瞧来韦老头说不定也有这毛病。他只是GDI工作人员的家属,而且以他与GDI第一任领袖、传说中的英雄司徒王差不多的年龄,他有能力和精力学这语言时,大约在本世纪初。那时人间根本还没有研究出成型的天界语语法,按理是不可能学到的。这证明他一定是在胡扯。

  但事实证明一切,他说的天界语虽然不如教授那般抑扬顿挫,但是却柔顺好听得多,极小地方的日常用语更是特别熟练。我迅速收起狂妄之心,听他念完了一段我听得最熟的课文,已经决定要虚心跟他学了。

  念完后,韦元宝洋洋得意地问:“怎么样,不赖吧?”

  “那么,我们以后日常对话就用这个吧?好跟你用心的学。”我提议道。

  “没问题。”韦元宝改用天界语对我说了,我努力回忆分辩了一下,确认是这么说的,便立即跟着学了两遍。

  有些学科,看教科书和上大班课效果都不好,一对一专门教授效果不错。跟韦元宝学了三天,我就算把门入了,以前完全算是在门外闲晃。我也因此开始对韦元宝的真实身份有了一点点的怀疑。不过转念一想,我管这么多干什么呢?反正他对我只有付出,从来没要求回报。而且这样有趣的老人家,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韦老头说要教我武功,却迟迟不见行动。我也懒得催他,因为自己根本就没有主动求索的欲望。武力这样的东西,对我来说,只造成了十多年人生最大的失败而已,没有什么好追求的。和他混在一起,最先学会的就是象棋方面的天界语术语,然后慢慢的从生活上的日常口语开始。我的进步非常的快,不到一周,自己的程度已经达到了自己入学时不能想象的地步。如果能够多学些字,最终考试一定能轻松过关。

  生活过的紧凑,时间就过得非常快。转眼间二月便结束了。我虽然说天界语时还有点结巴,有时需要想,但口语已算基本达标了。韦老头对我的进展挺满意的,不让我再看官方教科书,把老段寄来的书全丢进了厕所里,改用天界语给我上正式课。我难得见他那么严肃,不由纳闷不已。

  “我现在要告诉你的,是一些你从来不认知的历史。也许和你的价值观根本违背,你先想想看是否能接受,我再给你讲。”韦元宝严肃地说。

  “来吧,我喜欢考证历史,同时绝对排斥教科书的。不过,我想是否采用我提问题的方式?这样会显得轻松一些。”我回答道。

  “可以。不过,完全用天界语对话。从现在开始不许说汉语了。”韦元宝作出一副很渊博的样子。

  我立即开始将自己研究大时代以来的很多疑问拎出来,一开始就向他提出GDI政教课本里关于GDI创始人的一个最最基本的问题:“司徒王是最伟大的英雄吗?”

  韦元宝答出了非标准答案:“不是,他算不得英雄,顶多一个人杰。”

  我非常怀疑地看着他问:“你不是因为成就不如他,羡慕他、嫉妒他,所以趁他现在死翘翘了便大肆诽谤他吧?”

  “你已经是两代之后的人了。大时代结束时的人口限制法案使得很多人都看不到自己的孙辈便去世了。”韦元宝摇了摇头,抬起眼来望向远处:“如果你能见到你的爷爷一辈人,他们也会这样说的,我们老辈子人可不怕他派人来堵嘴。大时代战争结束之时,司徒王在地球联合军也只是排行第五而已。他的优势在于健康和年轻,前面几个没多久便死去了,由他成为地球联合军之首,然后还有充足的时间创立GDI,把各种声名事迹流传下来嘛!你所知道的光辉战史是司徒王光复华夏大陆、强攻贝硫岛链的一系列,但为什么从来没人提月球到地球的远征登陆战、北美收复战、北非强袭战?很简单,这些战役里没有司徒王的名字,但它们的意义远远超过司徒王经手的一系列战役。”

  韦元宝的答案与我所知的任何资料都不大相同。按他的说法,GDI的创始人司徒王在大时代里根本没有起到什么大的作用。司徒王可是我们每个GDI人的偶像啊,他怎么可以这么说呢?我虽然觉得目前的资料是有破绽,也不至于那样吧?越听越不对,大叫:“老头,你说话要负责,拿出有力证据来!“

  韦元宝把我的嚣张用轻轻的蔑视眼神化解了。他示意我坐下,运了两转野鸡气功平息心情后,他才回答:“你所知的英雄只有司徒王一人,那是他掌权之后的宣传基调延续至今所致。真的大时代,不应该是那样的寂寞。司徒王的几个师弟师妹、我家家主……那个时代,当真是缤纷多彩、英雄辈出。司徒王虽有贡献,却并非宣传中的那般开天辟地,他最多只是个有坚强忍耐力的职业军人罢了。”

  我心中猛地警醒了:韦元宝说了“家主”这个词,那他就不是一个关系简单的人。很明显,他是有组织有背景的,绝对不止儿女在GDI工作那么单纯。当我抬起眼睛看他时,他也正注视着我。我突然一阵心慌,低下头去,手心不由沁出汗来。

  “我的事情,你早晚会知道。不过,现在还不是详细介绍我自己故事的时候。”韦元宝淡淡地说:“你继续提问吧。”

  我整理了一下脑中混乱的思维,问道:“照你所说的,天界不象传说中那么富有攻击性。那GDI为何会产生,不正是因为天界入侵造成的吗?如果没有天界的大规模破坏,也许那一年地球联合军已经被解散了。”

  “你很有观察力,说到了问题的重点,可你受他们的教育太久了,思维难免禁锢,不能进一步地探索下去,其实这个答案你能想到的。”韦元宝眼中精光闪动:“地球联合军和以之为基础成立的GDI在战后长期掌握地球权力至今,已经形成一个规模极大、渗入政经两界的军人特权阶层,他们不可能自觉自愿地放弃权力。为什么时间那么巧?你应该想得到。事实上,我在这里遇到过两三个当年的老军官,他们也有这种怀疑。”

  我迟疑了一下,问道:“是引狼入室吗?”

  韦元宝摇了摇头道:“具体细节,我也不是很清楚,但不是这么简单。无论是GDI或天界,都把事情的起因隐藏得很深。但此事与司徒王有关,也许你将来能知道事实的真相。”

  因为大多数细节和我的所知违背,一项项的向韦元宝考证很费时间,其间他还得教我不会的天界语词汇,所以这次正式课程进行得很慢。不过我们付出了更多的时间,除了早晨练练气外,整天都在谈论这些。这次教学一共持续了半个多月,我才把大时代战争结束六十多年来的另外一个版本的历史吸收完毕。虽然将信将疑,不过韦元宝说的实在太有根据了,简直不容得我不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