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星之海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修订版第一卷 忘忧学园(前、后) 第十五章 被诱拐

星之海洋 charlesp 4018 2016.08.04 12:00

  六三年三月二十四日,南都突降暴雨冰雹。暴雨在几个小时内就造成城市大面积积水、内涝灾害。钟山疗养院虽然地势高,但因为设施陈旧,年久失修,有些房屋出现倒塌。象我这样身体比较好的病员都投入了抢险救灾当中去。一直忙到晚上十点过,疗养院突然又停电。我正大叹晦气时,韦元宝突然出现在我身后。

  我忙得头也晕了,没好气的说:“不是叫你们都到主楼去躲着么,怎么跑出来了?”

  韦元宝口唇丝毫不动,但是我却清晰地听到了他对我说:“小黄,去天界吧!”

  我很怀疑地看了他半天,但是看他精神好得很,丝毫没有发神经的迹象。虽然老头的身份可疑,但我还是不觉得他有多么的了不起,八成属于江湖骗子类的。这人几个月没骗过我,说不定就是想现在晃点一回我,好拿我开心?我连忙摇头。

  韦元宝作出一副苦瓜脸来,又是口唇不动地对我说话:“小子,你没有选择余地,你是个被选中的人。跟我走一趟吧,又好玩又轻松,比呆在这里修炼好得多了。”

  我越听越觉得是狼外婆在骗小红帽,还是不住摇头。不过老头可能是练野鸡气功走火入魔了,根本不理我的表示。反而一步步向我走来,我虽然感受不到渚先生那般的强烈压迫,但心中的担忧却瞬间暴涨。为了缓和气氛,我说了一句:“你怎么神经兮兮的,是最近把《我是XXX》like的书看多了吧?”

  韦元宝根本不听我说话了,只见他双手一划,夜空中出现了一片星光闪耀的空间。中间银光一闪,裂开了一条半人高的口子。他猫下腰往里一钻,就只剩半个身子在真实空间中了。我极端好奇之下,完全忘了防范,走近了看他的魔术是怎么变的。可是这怎么看也不象魔术啊,他的半边身子在对我打招呼,可在星光背后的另半边就是没有了。

  我突然领悟到了一些东西,冷汗顿出,头发直竖——正想跑时,给他一把抓住衣领,拖进了那个星光裂缝里!我发出了长长的惨呼,不过在疗养院的夜空里没有留下任何东西,星光裂缝也紧接着合上消失了。

  这个老疯子,他想干什么……

  啊~~~~~~~~~~~~~~~~

  天界局很多前辈去过天界,那些事迹都不假。虽然……基本只能当农民打探小情报,但凡是能活着回来的,都是加官进爵,富贵不可方物。谣传中有一个当了两年村长的,现在已经升到了中将的位置。但他们怎么去的,怎么回来的,以及途中的经历,那都是最高机密。别说他们本人不肯透露,他们写的报告,更是没人拿得出来的。

  我以前看过一部关于天界的电影《伽南十年》,穿越异次元的过程是花花绿绿,非常漂亮和神奇的。那一段华丽场景是著名华夏黑客组织黑猫论坛里3D视觉技术研究会的一个家伙做的,效果的确不错。我问过他是否是那么回事,他说他也不知道——导演是那么安排的。也就是说那是导演想呈现给我们看的,至于导演亲自看过没有,则既不必深究也不难想象。

  那么真正的异次元穿越会是怎样的呢?其实……没什么迤逦场景可言。我可以非常明确地说,那就是一瞬间的事。只是一瞬间,我面前已经出现了一片漆黑的大地。满天星星非常灿烂,绝非被灯火映红的南都天空可以比拟。这一发现让我浑身如堕冰窖,一摸额头,不过几秒种的事,全是冷汗了!这里是哪里?

  最起码的认识:很明显不是南都……

  我傻看着韦元宝,他也把我盯着。看了好一会,我突然明白我确实是给这死老头绑架到天界了,GDI传说中充满了敌对和杀戮的世界……

  韦元宝嬉皮笑脸地看着我。可他又不是美女,而是一个年近八十岁的老头,那双贼眼直看得我背上流冷汗。我也想作作浑身戒备状,不过一作就成了浑身发抖。我现在的心情,大概相当于大航海时代一个给抓的非洲黑奴发现自己已经给卖到美洲的那种感觉吧?我连忙集中精神,运了两转野鸡气功,把心情平复下来,问:“你想怎么样?”

  韦元宝还是嬉皮笑脸的,搓着手说:“未经同意就把你带到这里来,真的是有些不好意思。本来我只是想带你看看天界景色……你不要那么紧张好么?”

  我未等他说完,便猛地跳起来向韦元宝扑了过去。他一把抓住我的手,皱眉道:“怎么动粗,老夫是这么教你的么?”

  我猛甩几下却甩不掉,恨得牙痒。一屁股坐在地上,哀嚎道:“你俘虏我干什么?我只是个中尉而已,虽然升得稍微快了点,可我这样的在GDI一抓能抓出成千上万来,你干吗挑上我啊……快放我回去!!!”

  韦元宝作出一副懊丧状,说:“居然你会不喜欢来到天界,这里是个多好的地方啊!你就是在北外毕业成功混进天界局,这种加官进爵的天大造化还不知要多少年才轮得到你,不料你竟然毫不领情!也罢,你想回去,那当然应该满足你的愿望。可是老夫年纪大了,功力不足。这空间移动的招术,需要很多时间来恢复功力才能再发。当然,如果你能帮老夫作些事,老夫心情高兴了,恢复得可能就比较快……”

  有所求总比无欲无求容易攻破,事情也容易进展。我立即明白遇到奸商级的无耻老头了,迅速沉住气道:“开价吧,你要我怎么样?”

  “老夫教你气功,给你治病强身不是?”韦元宝问。

  “谁知你是另有企图?”我针锋相对。

  “又教了你天界语,现在绝对比你上两年学还管用对不?”

  “那更是不安好心!!!”

  争了半天,他终于想起正事,正色对我说:“这样的,有个事情需要你协助一下。准确的说,是需要一个人间界的普通人帮忙。虽然是个人都可以,不过随便找个人也显得不严肃,不好不好!这不正好,我在南都呆着无聊时遇到了你。你又会天界语,又有点功夫,又学过特务专业,简直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你想想,得了我那么多好处,总该回报我点点对不?同时,这次也是你开开眼的好机会。你可以充分看看天界——我知道你们那些农民间谍,他们看得到什么东西?就算这次是未授权行动,GDI不给你算数,以后你来天界时,心里也有底得多是不是?”

  我仔细在他的话里挑毛病,可暂时听着都还算有理。现在可以确定的是:

  1、韦元宝是个天界特务——好像不太确切,特务不应该象他那么老和那么闲。那就算是天界人吧。

  2、他的来历非常神秘,看来似乎来头不小。

  3、他要一个人间的人来帮他一个忙,所以把我拐了来。

  4、他既然又是给我教天界语又是气功,那这回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任务。

  想了好一阵,我决定要给他出出难题,说:“老头,你还没教我武功招数。你这野鸡气功能直接用来打架么?”

  韦元宝好像没想到我问这样的问题,想了一下说:“其实是可以的,问题是你还太弱了。毕竟你才练了两个多月,如果没有招式配合增幅力量的话,也就能打打苍蝇吧。”

  我紧追着问:“我那次的外气打出了三米多远,你马上给我些什么灵丹妙药,能增加几十年功力的那种,哪怕是地瓜——给我吃吃。那样外气就能打到一百多米了吧?要有那样的威力,我才好放心给你办事啊。”

  多亏我头脑灵活,落地还钱。这样的条件,韦元宝答不答应都要头大吧?不料他对我连呸了N声,说:“亏我还看好你。小子,你怎么想这种不劳而获的主意?天界最适合练功,这是地理条件所致。司徒王的几个师弟师妹都是来天界后突飞猛进的——可是哪里也找不到你说的那种东西啊,有的话也轮不到你吃。跟你说,在这里好好完成任务,天天按时修炼。这里修炼的效果,一天抵人间三天。可惜你不能呆太久。如果你能呆个十几二十年,别说一百来米那点一个心跳的距离,打出个把几十公里也不是大问题。跟你说,我老人家当年外号可是人形自走一五二加榴炮……”

  “您就甭吹了——”我连忙阻止他,不然这一吹又是大半天:“这样说,那么你这野鸡气功除了基本治好了我的病外,现在对我的行动,虽然还不知是什么行动,简直没有帮助。我知道你们天界人武功厉害,你叫我怎么完成任务,怎么混?!”

  韦元宝呵呵笑起来,使我觉得又中了他的圈套。他干笑了一阵,见我一点不响应他,问问“大人为何发笑?”一类的,也只有灿灿地止住。手一挥,我们面前突然人影一晃,出现一个红衣忍者模样的家伙,手中托着一个手提箱。我接过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支我用惯了的CK-39短狙击、一支CK-39专用消音器、一支上了消音器的手枪,另有上满了子弹的弹夹各两个。我吃了一惊——本以为可以敲诈到什么王者之剑一类的宝物,谁知是这些东西,简直是止不住的失望啊!

  韦元宝见我一脸不爽,忙问:“怎么,不对么?你不是说过用这两种枪最熟练吗?”

  我耐着性子问:“你们天界不会没些神兵利器给我用用吧?给我这些玩意干什么,难道我在人间还没用够?”

  韦元宝瞠目喝道:“你怎么老在讨价还价?告诉你,我这里没什么好东西可给你。真正能增幅力量的装备,你还戴不上呢。行啦,现在天界英雄也是面临断代,落后一点的地方一般士兵用冷兵器,军官用火药枪;先进一点的地方全现代化装备了。至于你说的那些拿天神装备的,你打着灯笼也找不到了。你想想,这都什么时代了,你随身带把大剑,不是招摇么?不是招人围攻么?只身与几千支自动步枪对抗的英雄,大时代有,可现在都不在了。”

  我斜眼作藐视状看他,极端怀疑地问:“难道你也不行?”

  韦元宝大怒道:“什么难道?你马上给我找一个‘行’的出来,我跟你姓黄,叫黄元宝!”

  怎么?我一直以为他们人人都可以只身肉搏恐龙、双手撕裂大象、发出冲击波打月球的。再说,他刚才不还在说什么人形自走加榴炮么……

  给我解释这些东西费了韦元宝很大的劲,比给我上一天课还累。盖因我受了GDI影响下的二十年教育,观念完全不对口所致。不过仔细想想,GDI给我们灌输的天界概念,基本和神话时代一般。看来神话时代都有终结的时候啊,他们现在的装备实际跟我们差不太多。

  给我布置的第一个任务是在四月十五日之前进入一个叫徐州的城市,和约定的人会合。交代完这些,他好像是不胜其烦了,转身就走。我忙追上去问:“老头,你不跟我一起去么?”他故作神秘地说:“你一个人行动,我暗中保护你。”

  怎么这样的台词我经常在整蛊片里听到似的?

  韦元宝就这么匆匆忙忙地把我甩在天界山野中跑路了。我才不相信他会在暗中保护我,不过他既然那么说,总比干脆利落地对我说不保护我要好些。打开手提箱的夹层一看,里面有一套衣服和一份行动说明。说明书第一页是一份天界局部地图。如果这次任务完成的话,就这份地图——如果我能有足够的嘴说清楚来源的话——坐直升飞机一口气升到校官怕也问题不大。

  “也许是命吧,试试看。”我喃喃地对自己念叨着。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