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星之海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修订版第一卷 忘忧学园(前、后) 第七章 冰冷的繁华沙漠(上)

星之海洋 charlesp 3268 2016.07.31 09:00

  南都的冬天很冷。虽然不比北方,但寒流直下时,毫无阻挡,立即就下雪。而且又具备了南方的潮湿,就更是阻人出行。

  我呆在学校的第一周,除了吃饭,基本都没有专门为做某事下过楼。留守的发了手枪,要求半夜巡逻一次,对我也简直是折磨。不过在门卫老头的督促下,我都还是履行了职责。这么大个学校,留下来的人一幢楼也难得有一个。我们五、六个留守的也只在网上聊天或联机打游戏,基本都不怎么走动。

  一个人闲在学校,也当真无聊。长时间的无事休闲,那种感觉与坐牢也没什么大的区别。我象与自己拼血一般疯狂玩电脑游戏、上网,但内心却越来越空虚。越是空虚,却越不敢离开电脑,因此进入死循环。幸好我的电脑比我还先走一步,在给我连续折腾了三十多小时后突然冒烟了。

  虽然这让我好生睡了一觉,但剩下的寒假生活不可能就是睡了吃再睡再吃。我揣上从牙缝里抠出的二百块钱跑到电脑一条街去买配件,当逛到新技术展示厅时,一群二十五中的学生正在散广告。我接了广告,东张西望,忽然有人在肩上一拍,一个轻脆的声音道:“嗨!”

  那时我已经与寒寒很熟。这个女孩当时总让我有些看不透,比如她为什么特别喜欢用些突然袭击的动作来考验我们的反应神经取乐,而且十次里总有四、五次是针对我的,明显比对付谭康和郭光的频率要高些。

  因为她的频频袭扰,已经把我训练成了与巴甫洛夫的狗极相似的一种动物。每回我都是立即回头锁喉、扫腿,而寒寒则会灵活地闪开。可我锁住一个喉后,就想到错了——别打了保安。可腿已经出去了,把身后的人扫翻在地。好在反应够快,立即伸臂接住,怕摔坏了––––她!我定睛一看,是个初中女孩子,梳着两条长辫,再仔细一看是渚烟。这可吓了我一大跳,脱口叫道:“哇,怎么是你啊!”

  周围的人见我打女孩子,都有见义勇为的动机和迹象。我怕了,连叫误会,拽着渚烟出了店。喘了口气,说:“我有一大堆话想问你,你说问哪个吧?”渚烟笑了,说:“我是女孩。你看不出来,可你们仨怎么都看不出来?”

  “因为你们是傻瓜三人组,”寒寒的话好象又在耳边响起。不行,这是她自己说的,不是我这么想的!我急忙回过神来,问:“你一人出来玩的?”

  渚烟点点头,说:“我爸出差去了,都不陪我过春节……”边说边撅起嘴来。

  我笑了起来,一拍她肩头,说:“跟我混,没错的!到我们学校吧,我那儿可以过。”

  时值今日,回首往事,我都可以问心无愧的向天发誓我是当她作朋友的,可……

  回到学校,这时是假期了,门岗已经不再管人的进出,但是那个眼神还是比较怪。走在路上,又遇到网上常见的八号楼的“小孩”,他也用很藐视的眼神看我。才回到宿舍装好电脑,一登上网,就见忘忧城内寥寥的几个人都在交头接耳传言我诱拐未成年少女,有变态倾向。几个留下来的男进修生发帖子谴责,还有女进修生说想参观我。他们还认真的讨论起把我关在笼子里卖票的计划来。

  我把渚烟当作一个很谈得来的朋友,朋友就绝对不存在那方面的想法。而且我问了她年纪,她才十三岁。我坚信自己的年龄取向和心理健康都是正常的,他们居然这么造我的谣,这都是些什么鸟人啊……

  我到楼下老头那儿借了一个炒菜锅,动手作了一顿饭。啊,脸皮太厚了,说实话是我借了锅回来就去打了两人的饭。渚烟用我们买的菜和火腿肠、午餐肉做了一顿好菜,我吃得赞不绝口。饭后没事,叫了小孩和九号楼的老波来打八十分(此牌戏在不同地区名称各异,打法小有区别,著名的别名有升级、双抠等)。小孩和老波是老相识,二人打牌十分默契,杀得我们丢盔弃甲。

  我们学校流行的八十分别名“跑得慢”,四十分才升一级,所以尽管丢盔弃甲,盘子上的输赢倒还不大。我们输了N盘后,他俩就再无防备,一点也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老波边打边问渚烟话,问着问着有点象审查了,渚烟看着我笑道:“这是你们的校风吗?”

  这一句就呛得那俩人说不出话来了,瞧不出这小丫头口齿还伶俐。不过她也回答了不少问题了,在这之前我一点也没问过渚烟的家世,这才知道她爸爸是GDI的高官,原来根本是同系统的。但她缄口不谈母亲,我们也就不好再问。事实上,GDI核心官员的家人是危险的,她的妈妈大概死于天灾了吧。

  不料那俩人大概是给渚烟一句话呛霉了,我们开始大大转运,连洗了他们四个大光。小孩和烟波客屁滚尿流,嚣张全无,只在找原因推说状态不隹要暂停。他们带了两盘影碟来,我们把床一并,都坐在床上盖着被子里看电影。第一部看完,又急忙开局决死一战。他们仍然是一样的霉,给我们打到一百二十五分刚好过,俩人连喊遇鬼了,影碟也不拿了就抱头鼠窜。

  我和渚烟收拾了桌子又开始看第二部电影《伽南十年》,主演是当红影星川口一辉和赵红美。这个美丽的虚构的故事竭力“艺术的”表达野蛮的天界移民对美丽的幻界的破坏,而GDI出于公义、竭力阻止天界人的故事,很能煽起普通公众的同仇敌忾之心。

  伽南的存在目前还没有公开,这片子是GDI出资拍摄的,现在在GDI内部流通。不过GDI的成员又不太好骗,所以目前简直没见哪里在传颂之。估计将来完全占领幻界后,会拿出来向全民公映献宝……欧,错了,是献礼。

  我对这种政治意味太浓的片子比较腻烦,看得挺无聊,虽然我不否认这片子的艺术性相当强。渚烟突然问我:“你不相信它吗?”

  “没有人能到伽南去,这电影故事里的传闻都是从天界窃取来的。我想也窃取不来那么多,绝对虚构的。这种故事,不看也罢。”我从床头摸了一根烟出来,渚烟拿打火机给我点上。我抬头望着烟一缕缕的飘向,顿了顿说:“我一直怀疑我们才是非正义的。”忽然想起了不久前校园惨案中的一幕一幕,觉得人世无常,不由伤感起来。渚烟却突然笑得缩进被里,我揪了她出来,问:“怎么啦?”

  “你刚刚好深沉,川口也比不上你。”渚烟笑个不住。

  我不知该怎样,只得干嚎了起来:“面对你的疯狂,我不知该是高兴还是惊慌!”

  忽然灯灭了,楼下老头叫嚣道:“小子,你精神好没么?早半小时熄灯快睡,半夜还轮到你巡逻呢!”

  老头熄了灯也挡不住我的热情,我和渚烟缩在被窝里吹了起来。我说老头是见我借锅不还,心存报复,前几天还通宵给电呢。渚烟缠着问我的家世和往事,我边想边编边说。最后缓存欠载,只好信口胡吹,逐渐牛皮吹到破裂边缘。她问:“九寨沟好吗?我们课本上有。”我立即应道:“好!熊猫儿好多哦,一群一群的。”

  我哪里去过九寨沟,熊猫倒见过,但是在动物园里。

  她吹得困了,趴在我怀里就睡着了.我从来没有搂着人睡,感觉倒不错。与小孩他们打牌和看电影消耗的精力也太多,一没说话,几乎立即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眼前一片白光闪耀把我惊醒。第一反应是中了原子弹,第二反应是来电。但随即听到电动机卷胶片声,睁眼一看,小孩正拍照,烟波客在一边不怀好意的笑。对我们学校的人来说,门上那块铁简直就象个装饰品。我知道他们是开玩笑,但突然被惊醒,十分恼怒,加上本能的保护渚烟的意愿,当即从枕下抽出手枪来,厉声喝道:“拿来!”

  这种类似的事在军校里总有发生,因为军校不可能很严格的控制枪支。打死打伤人的事,也见惯不惊了。我不知道我会不会真的开枪,但这时我的样子非常狰狞可怖,估计他们都认为我干得出来。小孩吓得脸色也变了,忙把相机给了我,与老波一起跑掉了。我才觉得似乎态度过于粗暴,可能只好在网上给他们道歉了吧!这时立拍得相机正在把照片吐出来,我看了之后觉得挺惨:小孩真会照相,只见一个女孩长发披散地趴在我怀里,因为只露了半个头,完全看不出大小和是谁。要我有女朋友,看到这片子,管我浑身是嘴也一定会吹掉。

  我的所料不错。但是猜得到结局,却猜不到过程。谭康不知什么时候偷去了这张照片。一年半以后,他将照片寄给了寒寒,提醒她我黄某人绝不是个好东西。选东选西也不能选他……可是,那个时候,我没有和寒寒恋爱的意愿。但过去两年以来亲如兄弟的他却下了这样的黑手整我,而且动用了这张最牵动我敏感神经的照片,怎能不让我愤怒?又岂止是一个“愤怒”可以形容??是一种被人彻底利用和出卖,同时还践踏了心中最痛的伤痕的感觉!

  那是后话了。当时看到这张照片后,我虽然料想到了一些这样的可能性,却想不到那么多的细节,只是草草把照片藏到了抽屉底下。渚烟睡得死,居然都还没醒,只是不安分的翻了几回身。我便没告诉她这件鸟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