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星之海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修订版第一卷 忘忧学园(前、后) 第十六章 潜入敌营(上)

星之海洋 charlesp 2238 2016.08.04 17:00

  我最怕的是天灾(注:这是个GDI内部的专业术语,泛指因天界入侵造成的一系列暴乱事件及其后果),现在居然自己就好端端的踩在天界的地皮上,想着真是讽刺。不要钱的早中晚餐吃多了,看来确实到了需要付出相应代价的时候。我坐了下来,运了一会气,心境逐渐平复。仔细想一想,如果不学野鸡气功,病不一定能好。运气差了,说不定就此一命呜呼,死得不明不白,那还不如就此轰轰烈烈一番。这么一想,心中雄心顿起,初到此地的慌乱渐渐远去了。

  在荒野里运着野鸡气功睡了一觉后,直到太阳照到脸上,晃得实在无法忍受时我才起来。在我面前的是一片绿色的大地,远处有些许农田。天空中万里无云,那种蓝色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甚至觉得让我头晕目眩。空气也非常清新,一切看来都是那么的美好。我想,如果他们没有强大到能够入侵人间,GDI也会杀过来占据这里吧?

  向前走了十多分钟,来到一处断崖附近。远处是大平原,视野当中全是绿色,不像人间的城市外围全是黑黄的坑洼大地。这样的景色固然使人迷醉,但我看到了更妙的东西——大约三公里远处有一个小城镇,还有一条铁路蜿蜒而过。

  回想起来,我也是真够大胆了。想想枪支带着不方便,我又缺乏独立作战能力,干脆把枪都扔到了河里,就空着手大摇大摆向城市走去。途中路过几个村镇,我还尝试着主动向人问路。根据他们的神色和应答,可见我没有露馅,这不由大大增强了我的自信心。天界城市完全不象我们多年形成观念那样的完全军管、戒备森严。虽然建筑风格什么与人间城市相差不少,但是可以看到各处都在用电、自来水等。偶尔看到些许警察,都是很正规的那种。至于军人,一个都没见着。

  就这个把小时所见的天界风土人情已经令我瞠目结舌。如果不是受到GDI多年的教育,在我心中已经有天界的概念的话,我根本会怀疑是来到了人间一个从没到过的国家。这里的人们相貌与人间的几乎没有区别,而整个生活环境虽有所差异,但完全不同于我们印象中的古老野蛮状况。韦元宝给我留的箱子里有伪造的身份证和一些钱,看来足够我路上花用。我居然还在这城市里找到了模样古怪的出租车,搭上了到火车站去,沿路不停与司机吹牛。

  据那个跟我吹得滔滔不绝的出租车司机说,他们这车是根据传说中的远古神将的行动工具形状改装的,所以比较怪异。他连连叹息我是乡下人不懂文明的东西,什么都不懂。听我打听徐州的情况,他一脸蔑视,说:“老乡,你要去徐州的话,没人接应你准迷路。我可教你啊,那里公用电话多得很,如果实在迷路了,可以打999报警电话——不过你可能不懂怎么报警吧,哈哈!记得向面善些的人求助帮忙,或者遇到警察最好。大城市里坏人多,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啊!”

  这不更和我们是一样的吗?

  来到火车站,我更是吃了一惊——居然是电脑自动售票的,还好不要身份证什么的,给钱就出票!

  这回我知道天界局为什么一向低调,韦元宝为什么称他们为农民了。看来他们的能耐也就是在偏远山区种个地,打听一下小道消息,然后以最擅长的暴力手段搞搞破坏什么的。真正的天界内情他们哪里能够了解?坐上火车,我就只管找人吹牛逼。这个叫月河的小城镇离徐州还远得很,有两天一夜的路程(一千五百公里,我在告示牌上看到的,这里用的居然都是人间公制的计量单位)。在这段路途中,我身边和对面的旅伴换了六、七个,我向他们学打扑克,不住吹牛,所幸丝毫没有露馅。还有人夸我虽然是乡下出来的,但是天界语说得好。在徐州这样的超大城市,说话带了乡下腔调不但会被人鄙视,还会被土贼们当作首选目标。

  长达三十八小时的旅程中,我很少睡觉,只顾上观看路边乡野风景和城市面貌,以及与旅伴的交流上了。到达徐州时是晚上十点二十分,天色漆黑。然而走出站台,就看到了五光十色的徐州。这座城市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现代化程度和繁荣程度不亚于和国的新京。南都的城市面积小了些,比起国际大都市来说总是要小了一点。别的不说,光火车站,徐州站的站台数量、候车室面积以及装饰、灯具什么,都抵得上南都的一倍以上。

  步出出站口,看到了灯火通明的城市。大城市的天空总是相似,都是泛红色且没有星星闪耀的。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发觉自己似乎已经完全适应了这里的环境。只是下一步该到哪里找联系人呢?我是不是过于聪明,没有遇到阻碍所以来得太早了?

  突然我看到不远处有一名男子向我走来。而我却没有一点点的紧张感,似乎他根本就是无害的。走近了看,个头比我略矮一点,是个相貌很英俊的小伙子,岁数大约也和我差不多吧。他向我鞠了一躬,说:“远方的客人,你辛苦了。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天界中央情报局特二科科长刘诚。”

  虽然我的本能觉得他无害,但是听到这个头衔,身体立即完全崩紧了。他注意到了我的异常反应,向后退开一步,笑道:“不需要动粗,我完全不懂武功和法术。欢迎你,有史以来最大胆的GDI间谍。韦老已经跟我们交待了你的事情,请跟我来吧。”

  我顺着他的眼光看去,不远处停着一辆豪华小轿车。样式什么虽与人间不同,但我这样的爱车族一眼就看出确属高档无疑。车里还有一两个人,虽然看不清楚面貌,但我的直觉可以肯定,那里面都是武功高强的。

  刘诚微笑着很有诚意地示意我上车,而我的内心则在反复的打鼓。来到天界,进入天界大城市的核心,我已经做到了GDI四十多年不曾做到的事。眼前的人正是GDI最大对手天界中央情报局的高官,他们邀请我是什么意思?我是该负隅顽抗轰轰烈烈一把(但我确信自己绝无逃生可能),还是跟他走,去赌一下未知的命运呢?

  就如是否接受第一次恋爱一样,这都是在极短的时间内要作出相对很困难的选择。终于,我深吸一口气,上前一步,跟着刘诚上了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