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星之海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修订版第一卷 忘忧学园(前、后) 第八章 穿小鞋

星之海洋 charlesp 4395 2016.07.31 17:00

  寒假本来并不太长,主要是给大家一个回去过年的时间。没过多久,就在我渐渐摆脱了纠缠我的强烈压抑感时,郭光回来了。他出现时,一脸嘻笑,跟我拥抱了一分钟,才分食他从苏北带来的美食。三言两语间,我把连渚烟的事告诉了他。他先是不信,直到看到宿舍里渚烟留下的墨宝才确信这个离奇的故事。他一时也竟找不到话来安慰我,过了一会,突然问我:“不告诉谭康吧?”

  我点点头,我们越来越猜忌谭康,难道是因为寒寒的原故?可我觉得自己并非重色轻友之徒,小淫贼也并没有对寒寒有那样的企图。正在遐想,郭光又说:“门口贴出通告了,专业甄分将在两天后进行,已经有人在排队了,你去不?”

  靠,我完全忘了这茬了。这将会影响到我以后的出路,那我该如何选择呢?其实,准确的说,我并没有选择余地吧。

  选择南国院,是一种偷懒的想法促使的。其根本动力在于只要混进GDI就基本能保证衣食无忧,而且说起来还是蛮威风一职业。在进来之前,我从来都不知道还要另选专业的。我家老头只管钻营打点关系把我丢进GDI就完了,对专业什么的整个是漠不关心,跟他说什么也是问道于盲。好在进校后与忘忧城的老生们交往较多,多多少少了解了一些。他们说过:最没用的又想挣钱的,就到南极去守雷达站;最风光的,就是作为外交代表周游各国:money很多,还是给的现钱,不是GDI军票。

  这些也都是以前的老生给他们说的了,现在时代已经改变。大时代后缓慢运作的时代之轮,已经开始加速前行了。不能光听那些故老相传,还得与时俱进——我在忘忧城看了看,现在热门排行是:

  一、幻界局

  二、外事局

  三、天界局

  四、内情局

  五、政经总务局

  六、军委

  七、太空署

  目前看来,幻界局比较热闹。因为有种种内幕消息显示,这个专业方向以后将是大热,堪称升官发财的超级副本。这种天上掉下来的人家做了N年的馅饼很难抢,我也没那个兴趣。华夏GDI(包括南北分部)一共就十五个名额,华夏各级GDI院校已经有四万多人报名了。我算了一下,大约占全部学生数量的89%,果然是大热门。

  我问了一下郭光的志向。他的志愿和谭康很接近,准备报外事专业。所不同的是,谭康家是政府高官,这条路算是薪火相传,有利在政界发展;郭光的志愿则是醇酒美人,当一个出入风月场的采花间谍。我很佩服他的直爽,能够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坦言这种不堪的理想。小淫贼的交际能力在全校已经有了相当的名气,而且英文、和文都轻松过关,看来分到这个专业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我的情况就有些麻烦。按我本来的想法,弄在内情局或者军委系统也就差不多了。这俩系统的传统就是几十年基本不动,自然新陈代谢的那种。要说起什么出人头地,基本没这回事,完完全全的按资排辈。三十年后混个上校退休,跟我家老头子一个出息。可在这次遇到渚烟父亲之后,我的想法变了。既然想要快马加鞭弯道超车,时不我待地尽快往高位爬,这俩单位就不适合我了。至于太空署,瞧瞧那门前冷落鞍马稀的景象,绝不是什么好地方。

  我愁之又愁,最后只好把希望寄托与选配专业的电脑。把自己的要求输了进去,进行自动选择录取。我的选择是比较过分的:钱多、事少、任务分重、升级快。我也知道这种要求,只有幻界局和天界局差不多能满足,不过多半选不上我。报了这种志愿的,大多都在做白日梦想幻界局招了自己,那简直就是发到了猪头柄。

  这时谭康回来了,听他神秘兮兮又得意洋洋的话锋,志愿已经是内定了的,比起别的神情恍惚的一年级生来要意气风发得多。他自告奋勇给我说项,我说算了,自己还不知道适合哪个专业或者哪个单位适合我呢。之所以拒绝他的好意,也因为他跟我说话时那种凌人的盛气,象足了渚先生。我这阵心很乱,也不知自己能干什么,想碰一碰运气。看看电脑也就是我们的老天会决定我将来干什么吧。

  不一会,四号楼的顽主们先后来我们室招呼了。谭康屁股没坐热,就提了一包东西说去找寒寒。他前脚才走没一分钟,寒寒不知从哪里杀过来了。她带了寿司给我们!

  看着我和郭光狼吞虎咽,她忽然托腮看我,说:“怎么瘦了?杀不了了。”郭光大呼:“衣带渐宽终不悔。”我接道:“为伊消得人憔悴。”又埋头吃。

  寒寒又问:“我选填了外情专业,你们呢?”郭光伸手握握,说:“多多关照。”我叹道:“我毫无专长,能干什么?特务是象棋下的好就能当的么?不过我不想外交官,我不感兴趣”

  两天后的中午发了榜,郭光和谭康如愿以偿,分到了外情专业。这个专业只有外情局招,反正他们只要能毕业,就必定是外情局的人了。寒寒等留学生要服从新京GDI的统一调整,在我们的榜上看不到。而我简直是——得偿所望~~~疯了!我给分到了异界情报专业。这个专业比较杂,幻界局、天界局、内情局和太空厅都在招,能进哪里就看自己的造化。不过除了内情局相对安稳外,其他几个无一不是危险系数很高的地方。我又看了看自己的志愿表,好像怎么都是要给踢到天界局去的样子。

  我参加GDI,就是为了混个人模狗样加顺便依靠组织力量躲天灾,结果还基本算是给顶到了天界斗争的第一线,我靠!天界局确实满足我的一切需要,里面三十岁以下的少将都有三十多个,可是那些都是比较狠的人啊,得猛到有超过常人N倍的HP和运气值活下来才能得到的。

  以我的军体成绩等,按理不可能分到这个可以说是GDI工作重点的地方来的,如此怪事,简直和我一直低调的做法背道而驰。我把那个通知单是看了又看,想看出点什么名堂来。实际上通知单只是一张打印纸而已,要说有什么名堂,那都是在通知单之外的。想了一会,我总算得出个结论——渚烟的父亲渚先生把我踢到了一旦有事,年伤亡率将高达30%的地方去了。

  郭光看了我的通知单,也蛮担心我。问:“你早有准备了吧,可以侵入电脑改的吧?你一定能这么做而且会这么做的吧?”

  “那电脑是最高安全系统,只有运作时打开的,其他时候连电源都不会接通。”我故作潇洒地点上一根烟,“有什么关系,反正都得这样混下去,在这儿也指不定哪天死在天灾里。”郭光侧目看我,狐疑道:“真没什么?”我跳脚大骂道:“我已经注定要被害死了,当然什么也没有啦!”

  下午去拿各专业的服装,郭光穿得西装笔挺,比同样穿着的季康帅得多了。我领到了天界局的黑色三杠银条制服,虽然穿着象黑猫警长,倒也还象样。不料走在路上见到死敌兼手下败将东洋花美龙二也是这服装,不由嘀咕一声:“晦气。”

  忽然肩头被人一拍,我立即反身锁喉……这几招无效后,立即证明了来袭者是寒寒,她穿着这制服!我一时觉得世界太小太小。硬着头皮问:“你怎么回事?”

  寒寒简单的回答:“组织分配。”

  就这样,我们在第二学期开始时分家了。住宿区并没有重分,作息时间就很不一致了。我、寒寒和龙二此时被一种奇怪的缘分拴在了一起,分在了异界情报专业的同一班。寒寒任班长,龙二任体育委员,而我什么都不是。我与寒寒的作息时间相同,她来我们宿舍玩时就经常只是和我单独相处。

  我这个人比较闷,在有别人参与的情况下,能够口若悬河地说个把小时。但与她独自相处的时间,经常是一起听音乐,个把小时都不说一句话那样的怪异情景。其实我不是不想跟她说话,只是独自相处时,没什么好话出口。更怕胡说八道之下引发她对我的兴趣,那就等于撬了谭康的墙脚,万万要不得。那时的我也很迟钝,根本不知道她其实就是单独来找我的。

  异界情报专业的必学专业外语是天界语,全球只有北都外国语学院在教,所以从三年级开始,我们专业的就得到北都去。在这之前,我们这些哥们就还有一年多一点的时间痛快与共,之后就得各自分飞了。随着时间一点一点流逝,我面临的压力越来越重。我总觉得是渚先生的因素:或许他打了招呼;或许是有人知道了他不爽我,为了给他献媚给某些人打了招呼;反正我要通过某些课业,平空就比人家的难度更高了几倍。甚至出现寒寒、龙二等比我还差点的课程,他们得了学分而我得重考。

  现实就是如此:我要想通过,就绝无可能挤出时间想法找渚烟;我如不顾一切地认真努力,最好结果也是离开南都到北都外国语学院完成三四年级的课程;我要是自暴自弃,或想尽办法联系渚烟,则铁定立即因N门不及格而回老家。反正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就象一个被自已两个子别住两脚,另一脚又是一个敌人的车,只有往前冲了。

  我从来很难得努力。高三努力一年,我本来已经觉得是突破了自己的人生极限,不料现在还得比高三更加辛苦。在谭康、郭光和寒寒的监督帮助下,到了期末,总算有惊无险地擦边而过,安然过关了。

  天热了,暑假到来时,我家里来信叫我回去。我留在这里也无事可作,尤其怕渚先生再喊人来找我麻烦,徒然想起伤心往事,便托谭康买了飞机票。

  赴机场的路上,我才算一年内认识了南都的另一面:出了雨花台,四处都是苍黄的天地,偶尔有些破落的工厂。接近机场时,什么都没有了。大时代大战结束后,无计划的重建带来的繁荣很快象泡沫一样破碎了,人类能做的只有从点做起,发展中心城市。虽然维持了巨型中心城市和各地大城市的表面繁荣,但郊外、乡野却已无人也无钱理会,几十年前大战造成的污染也没有资源来治理。在城市里,我们过着现代化的生活,似乎一切都很有希望。但只要出城十公里,就只有荒芜的大地提醒我们的生活只是虚假繁荣——我们就生活在这样的阴阳两界里。

  来到了郊外的小机场,登上了安–65小飞机,在胡思乱想中飞上了蓝天。在小飞机上伸展不开,实在没事干,我就戴上耳机听随身听,听着听着我跟着唱起来:“我想飞,我以为自己在飞~~~”

  旁边一伙学生模样的马上参加进来,我们一起唱下去:“我在飞,感觉非常美–––––可实际上,我是在~~~往下掉!”

  我们正得意,一个大汉站起来,头一下撞到天花板上。这大汉强忍住疼痛,做出杀气腾腾状吼道:“龟儿子唱个球,也不看下在啥子地方,多不吉利!”我们都噤声,偷看时,别的十几个乘客也对我们怒目以视。确实,在航空器上唱这歌,跟在船上唱fallingdown一样,是绝对招人痛骂的。要在中世纪航海时代的远洋帆船上,给人丢下海喂鲨鱼也不奇怪吧。

  大汉不会就这么算了,估计也是个小霸王一类的,骂声不绝于口。我很久没给人骂得如此狗血淋头了,忽然却把他的声音和渚先生的呵斥混在了一起,头有些发昏。神思恍惚之间,一件件烦心的事情涌上远方游子的心来,不由更是忧从心来,不可断绝。我突然想到了这样死去,似乎一了百了,省却了许多麻烦。免检书包里有一柄刺刀,假如用来刺杀这个大汉,整个飞机一定会因为惊慌乘客的闪避导致失去平衡、翻滚——最后坠毁。当我的手向包摸去时,空姐送来了饮料,前面一个彬彬有礼的先生谢道:“谢谢。”

  他的彬彬有礼使我联想到了渚先生。他在面对地位相当的人时也是这样的吗?我暗暗发誓,有一天要让他亲口向我道歉。寻死之心,也就立即淡去了。

  回家的休养对我非常及时和充分。我返回时,恢复了健康和开朗,渐渐忘记了渚烟和那时一直延续至今的不快。但在飞机上发下的誓却已在我心里刻下了痕迹,我绝不会改变这个誓言。换言之,我已经产生了变化,变成了我素来不欣赏的想往上爬来证明自己的人。对这样的变化我自然是深恶痛绝,不过权衡利弊,我还是接受了自己的新想法和变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