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星之海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外传.春之灰烬 第四章 疯人

星之海洋 charlesp 3226 2016.07.26 17:00

  “你是一个很不平凡的人。”

  坐在医院的大厅等候席上,听着身边那个中年大叔这样评价自己时,黄而实在有些想笑。倒不是说这位大叔的法眼有误,而是这个道理过于显而易见。然而大叔却忽然双眼神光大现,盯着黄而说:“你笑我什么?我有问题么,我有问题么?”

  他连说了五六遍“我有问题么?”,显得气势汹汹。黄而非常疑惑,只得在摇头的同时认定他有一定的问题。大叔冷笑了一会,说:“你还是不相信我。没关系,因为你不了解我。但是我了解你。”

  “你知道我什么啊?”黄而满不在乎地问。

  “有些事物,你还未来得及发现。”大叔突然放声大笑起来:“但你很快就会知道的,很快会为之痛苦,为之疯狂的!我可以看到你那时的扭曲面孔,真是恐怖得有趣啊,哈哈!你会明白的,只需要一点点时间。毕竟你早就在自觉不自觉地使用自身的能力了。”

  那是五七年五月时分,黄而因中考体检在芙蓉镇的川北区第三医院见到了这个奇怪的大叔。大叔的说话,他很快便全部丢在脑后了。但当他明白大叔的话中含义时,却正处在一个非常奇特的时间和场合:在踏进中考考场的一瞬间,他脑子里似乎有一根绷紧了多年的弦忽然断了,各种纷扰烦杂的东西都闯入了脑海。往日懵懵懂懂感觉到的一些东西,突然间全部变成了现实——

  他完全能够明白周围的人的思想!

  不需要刻意努力,只需要正常的呼吸和心跳,也就是只要他这个人保持着正常的生理运作,他就可以毫不费力地了解到旁边人的思维!不是文字,也不是语言,是一种最直接的东西,简而言之,信息。只要稍微集中精力,这种覆盖范围可以更远更深。

  即便初中时代的黄而已经是个胆大包天、肆意妄为的家伙,这种突然的发现也使他几乎难以自持。特别是当他发现了路过身边的一个道貌岸然的教育局考场巡视员那内心肮脏之极的念头时,当他的思维捕捉到了保卫考场的派出所长永远都不会为人所知的秘密财富后,新现的狂喜、新世界的茫然和旧价值观的崩溃交错在一起,让他在原地几乎发了一个半小时的呆。

  具备这种能力的人是危险的,有被天界局拘捕的危险。但只要隐瞒得好,这个世界似乎没什么地方是不可以去的……

  可是,黄而的选择却连他自己都觉得意外。他把注意力瞄向了前排成绩最好的一个同学。当然,黄而不是蠢蛋,他没有作出那种会被人发现作弊的通篇抄袭行为。因此,他爆出了南河一中最让人跌破眼镜的大冷门:一个从来没认真看过书的家伙,竟然考进了南山!

  大家都谣传说是他父亲走的门路。实际上,每个家长都尽了自己力所能及的努力,但包括黄而父亲在内的大多数人能付出的都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金钱或物品,远远不够打进南山这座坚实的堡垒。黄而考进南山时是年纪一百五十名,名次算是不差的了。知道录取的消息后,他父亲特地买了一瓶酒,与儿子对饮而光,要求儿子继续争气,继续一鸣惊人。

  但黄而心里想的已经不是这些了。在这个世界上,他似乎已经成了神一般的存在。什么秘密都逃不过他的注意,即使自己不注意,那些东西也会随时随地的进入他的脑海。起初他不觉得这有什么,反而兴致勃勃地进行了这方面的探索和研究,取得了不少新的发现。当他发现自己可以用精神脉动惊吓猫狗时,着实兴奋了许久,但当他可以轻易操纵一些不经事的小孩去做事时,他终于隐隐地感到恐惧了。

  中考之后的暑假是漫长的,但终于到了结束的一天。进入南山时,黄而的精神力已经比起初增幅了数倍之多。虽然依靠这种东西作弊考试再容易不过,可他的心思已经几乎没放在这上面了。精神控制、思维探索,这些每天都有新进展,都有新发现的神秘领域就象黑魔法一样诱惑着他。可半个月之后,黄而开始消瘦了——他的精神已经开始无法支撑这种过度膨胀的后果。他的意识范围已经达到了两公里方圆,在这范围内的一切信息都源源不断地流入他的脑海,完全是被动式的,不需要他主动去开启——他也无法开启,更别说关闭。

  人的意识容量是有限的。当你全心全意想着今晚该去打什么游戏时,意识里忽然窜进一公里之外一个欧巴桑计算杀鸡下刀的部位这种念头是很扫兴的。至于一些野鸡旅馆里的流莺嫖客的****念头,则下流得让黄而这样格调不高的人都无法快活得起来。这种东西如果时不时地出现,一定会显得非常讨厌。但对于黄而来说,问题已经严重到了比讨厌严重一万倍的程度:

  他似乎成了一部中等城市电信局的中心程控交换机,每时每刻都有无数的信息流进入他的脑海。虽然他很聪敏伶俐,想到了一些临时对付的办法,但是都是治标不治本的招数。可见搞这些神神怪怪的东西,没有师父无师自通是多么危险。他的措施说起来很玄,简而言之就类似于治水方略里的开挖泄洪区。可他的意识范围却还在无休止地每日每刻不停扩大中,就好像干流的流量在不住上涨。而且流量上涨的幅度远高于他挖泄洪区的速度。此时,黄而终于明白,自己的大脑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彻底“轰”地一声彻底炸掉。那个原本不该运转的,一运转就疯狂加速终日不停的机器,大概离自我毁灭已经不远了。

  此时回想起来,那时黄而居然还能保持基本健全的人格(虽然这种健全并不意味着高尚)可谓一种奇迹。他无时无刻不在疯狂与清醒间徘徊彷徨,可同时居然还有精力去报名参加电脑学习班,在班上认识了章渝。听说章渝家里有一部旧电脑后,黄而要求到他家去打游戏——这是超人才能做到的事,他可以忍受着南河镇几万人的精神流涌入——那简直就是一种类似黑客攻击战术中的D.O.S攻击一样的信息轰炸——跑别人家打游戏。换作我遇到他这种事,早就躲到平武的深山老林里一辈子不见人,终生与熊猫为伍了。但黄而不是我,因此他有了我永远得不到的奇遇:他在章渝家里遇到了那个神神怪怪的大叔,才知道他是章渝的叔叔。

  “你遇到了我,是你的造化。”大叔大大咧咧地说:“既然有缘,我就指点你一条道。”

  章渝被赶出了家门。半天后,离开章家的黄而面貌上没有改观,然而已经脱胎换骨。在大叔的一些难懂的,类似狂人痴语的提点下,他终于找到了开启和关闭自己思想的钥匙,用三层精神枷锁把自己的能力牢牢封住。这种奇特的能力终于开始为他所控制。但是,告别章渝时发生的一幕,却让他大为意外——此时他已经恢复平常,不再随时可以窥测别人内心,也没有那种必要。吵了几个月,总想清净些时候的。他直接问章渝:“你叔叔是干什么的?真是个有本事的家伙。”

  “啊,我还担心他会跟你打起来呢。”章渝困惑不解地回答:“他有神经病的,经常到三医院挂号。但家里没什么余钱给他治,一般是治几天就接回来看着。”

  黄而傻了眼,然而稍稍开启了第一层封印探测了章渝的思维后,却发现他并没有说谎。呆了好一会,只得哈哈大笑道:“天才和疯子,真的只是一线之隔啊!”

  可以控制这种力量的黄而开始了更进一步的不良之旅,但唯有在电脑班里的课程除外。他在那里显出不一般的认真和才华,很快与章渝结交甚密。章渝也逐渐知道了他的秘密,但忠实地替他保守住了没有外传。

  俩人此时在戴家湾喝酒聊天,谈到的便是当年章渝叔叔的往事。说起他的去世,两个少年并未觉得特别悲伤,只是觉得有些遗憾。又喝了一会,章渝才问:“罗盈究竟怎么了?”

  “只是一瞬间的没把握住,我感觉到了她的真实想法。”黄而长叹一息,重重地把酒杯顿在了桌子上,说:“我中午给烤油时的感觉是真的。她出现在了那里,冷冷地看了我好久,然后一言不发地走了。她全都听说了,我没有认真读书,全心全意打牌,并且向她撒谎,这些她全都知道了。她的心里是又鄙薄又愤怒,可却没有当着我说出来。”

  “是个好女孩啊。”章渝也随着叹息了起来:“虽然没答应你什么,可人家对你还真的不错,没在校门口那么大庭广众的地方给你难看。”

  “但她会说的,她会责骂我的。约好了明天晚上——”黄而抬腕一看表,失笑道:“都是今天了。她会羞辱我,会把我贬得一钱不值,虽然我……虽然我本来就……”

  “本来就一钱不值”这样的话终于没能说得出口。酒入愁肠,年少的黄而竟然已不知觉间泪流满面。章渝连忙拍着黄而的肩膀,说:“怕什么,不怕!你真知道她会这样做?”

  黄而凄然说:“那还用想吗?”

  章渝说:“唉,不说那么多了,喝酒,喝酒。”

  “也是,除了喝酒,还能做什么。”黄而转身大喊:“老板,再来两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