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星之海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外传.春之灰烬 第六章 野兽

星之海洋 charlesp 7272 2016.07.28 12:00

  方树的事可谓南山之耻。黄而被释放后,李拙便专门找到他谈话,要求他保持沉默——即使外面的谣言已经传得风风雨雨,而且往往歪曲到了非常可笑的地步。出乎他意料的,黄而很爽快地答应了。

  见黄而答应得如此爽快,李拙不禁犯起了疑,问:“真的没有问题吗?”

  “那些人长着嘴,要说就由他们说吧,反正跟我没关系。”

  “怎么会没有关系!”李拙一急之下,竟然忘记了自己找黄而谈话的目的:“你的名声就是给这样一次又一次的谣言传坏的吧?你本人什么都不解释,反而推波助澜地让大家相信——以往的班主任对我这样形容你,我并不相信,可这回让我见识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与大家都不同,这个你看得出来的。”黄而低头盯了一会自己的脚尖,抬起头来说:“既然无论如何努力都不能合群,与大家和睦相处,就让他们怕我好了。”

  李拙无言以对,耸了耸肩,正想打发他走人,忽然又想起一事:“那么,对你今后可不利啊。你想考大学吗?风评差了,政审这一关可能要出现麻烦哪。”

  “不想考了。”黄而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那不是唯一的选择,虽然该选什么我现在还没想好。想好了出路后,我会来找你的。”

  李拙低声发出了警告:“我可不想几年后看到你成为这里的地方一霸,然后什么时候就横死街头。做那种人总有那一天,你也不例外。”

  黄而的脚步略停了一下,没有接话,径直走了。

  黄而顶着走廊中同级生的异样目光离开教师办公室,走入了教室。班中的异样目光和窃窃私语包围着他,但那已经无所谓了。他心里想的即不是升学,也不是罗盈,而是盘算着这种已经被搞得有些一塌糊涂的人生残局该如何收拾。多年之前,他曾很迷恋象棋。棋到中盘,往往一招失手便会造成终局时的无可挽回。然而棋局可以随时推倒重来,人生却不如此。想到这里,不由更加心生沮丧,喃喃地自言自语道:“还有可能挽回吗?”

  忽然间,一阵欢呼从四周爆发,把他从恍惚中拉回了现实。抬眼一看,李拙在台上正颇为恼怒地挥着双手,叫喊道:“都是毕业年级的学生了,还象小孩子一样唧唧喳喳!学习为重!你们这是什么德行?!”

  原来停电了。眼看要到晚饭时间却出了这种事,晚自习便上不成了,只有放学生回家,因此众人如此兴奋。李拙虽对大家的这副厌学嘴脸深为不满,但仍不得不屈服于老天,一边摇头叹息一边收起了书本。果然,就在他走出教室的时候,学校门卫敲响了挂在老榆树上的一根铁轨,那便是南山学子们朝思暮想的放羊信号。

  全校学生一涌而出,不到十分钟就跑得差不多了。章渝推着单车走出学校,却突然看到黄而的背影,连忙招呼住问:“到哪里去啊,不回家?”

  “准备到电池厂那边去看看,好久没去了。”黄而眯着眼说:“上次花血本请你吃饭,在派出所里又给警察敲诈了不少烟钱,再不去走走,这暑期补习就过不下去了。”

  “又去收钱?”章渝皱起了眉,说:“不是去年就说过不再干了吗?”

  “老李要我尽快决定以后的出路。”黄而转身迈步向电池厂的小路走去,说:“所以什么路都得去踩一踩,看什么最适合我啊。”

  走到一半,天已经开始下起了小雨,然而空气仍然纹丝不动,在这种炎热天气里反而形成一种热气升腾的蒸笼效果。黄而走得热起来,敞开了衬衫,半赤着胸口冒雨前行。在那时,对于他这种年纪的小混混来说,这可是帅得顶呱呱的姿势,只是经常会被人骂流氓。正这样坦胸露怀地走上电池厂的坡时,忽然迎面走来一个打着伞的人。雨水落得愈发密了起来,黄而给淋得有些睁不开眼,竭力低头维护着自以为很帅气的形象,直到与那人擦肩而过,两人处于平行位置时,鬼使神差地扭头一看——此时那人也正扭头看来,二人的视线在一刹那又交触了,却是罗盈。她似乎想把目光移开,但挣扎了一下,还是开口了,问:

  “到那里去干什么?”

  如果没有发生现前的那么多事,黄而大可施展他的胡诌神功,直截了当说“找你”一类的废话。可此时他颇有些心灰意冷,抬眼看了一下罗盈,又转开了脸,说:“去收点欠帐。”

  罗盈的笑容凝固了。如果说她刚才还竭力挤出一点笑容的话,现在连那一点点都没有了。她的嘴角微微有些上翘,然而却不是微笑,而是一丝蔑视。她想开口问“那晚你为什么没有来”,然而却总是欲言又止,最后也没说出来,最后匆匆说了句:“我姨妈病好了,我这才回家去,走啦。”

  黄而木然地点了点头,直到看到她的身影消失在下山的小道上,方才转过身向前走去,自言自语道:“当晚你自己都没去,又知道了一切,刚才还想问我。为什么会那样虚伪?”

  他不能理解罗盈的想法,正如他从来无法理解那些见了他便大骂着色狼跑开的女孩子一样。然而,与她们不一样的罗盈变得如此陌生,却让黄而心情郁闷。他在原地呆了个把分钟,总算压抑住了心中翻腾的后悔和悲伤感觉,心想:“反正都这样了,难道能改变吗?自己做下的事,后悔也无益。继续走着瞧吧。”

  黄而一边劝慰着自己,一边带着恶劣的心情来到了电池厂前。电池厂的几个小混混正在台球桌前打司诺克,他加入进去,打了三盘输了一局。几个小混混便请他吃麻辣烫——所谓“手提式火锅”的简陋街头饮食。随口吹了两句近来的街头传闻,黄而更把方树事件吹得天花乱坠,让任何人都搞不清事情的起源经过结果。正吹得热烈,忽然从山下方向横冲直撞地开了一辆军用吉普车,在他们面前拐了个弯朝后山飞去了,扬起不少灰尘,呛得路边的人连连咳嗽。

  虽然这吉普车开得霸道,然而南山上的路只相当于乡村土路,无论如何都快不起来的。这辆车从进入电池厂面前小街道到离开,在这段三十米长的路上至少开了十秒钟以上。十秒钟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但对于任何神智清醒且视觉器官没有病变的人来说——哪怕稍微有些近视都不要紧——都足可仔细看到一个事实:这辆敞蓬吉普车的后座上坐着一个拼命挣扎着的、被缚着口和双手的女孩。

  吉普车拐弯时,女孩的头发飘荡了起来,她的惊惶焦虑的目光偶然地与黄而碰撞了。那是罗盈,错不了的。

  不可能有错的。

  然而,黄而转头看别人时,却发现自己似乎陷入了一种幻觉。这条小街道上的人不少,连吃喝玩乐的加摆摊的至少有三四十人,其中还有正在别处吃饭的几个南山老师——仔细一看,角落里有个藏头缩尾的正是李拙!然而在这些人的脸上却丝毫看不出刚才有发生那种强抢民女事件的迹象。他们在打台球的依然一丝不苟,目光没有漂移;摆摊位置差的,被那辆车溅了一身泥水的,正无声无息地擦拭着身上的泥污,似乎再正常不过。如果不是看到自己手上的手提式火锅和自己的腿上都溅上了泥点,从别人的表现上绝对看不出刚才有一辆霸道的车经过,更不要说上面发生了什么胁持事件。环视了一圈,他对自己的视觉终于产生了一丝怀疑,拉住面前的一个小混混问:

  “看到刚才的车了?”

  “没,快吃东西啦。”

  可是地上的盆子已经溅满了泥水,明显是装腔作势都装不下去了。黄而顿时勃然大怒,喝道:“是什么人,你们居然都这样缩头乌龟?”

  “黄二,别那么毛糙,你也惹不起的。”另一个小混混说:“今晚真的是没钱,不然大家再凑些钱请你到戴家湾去吃了。现在,唉!”

  给他们这样一劝,黄而肝火更盛,跳起来叫道:“你们没看见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吗?那辆鸟车横冲直撞地跑过来,溅了老子一身水,串串也吃不下去了。你们还是时常在这里混的,居然就这样算了,以后还混个屁混!还有后面那个女的,难道你们都没看见?那是在抢人!还不快去报警?”

  “黄二,坐下来坐下来,莫那么激动。最近你来这里太少了,不晓得这些。这不是第一次了。”

  “开游戏机店的史东娃开始不晓得厉害,第一次见到了就跑下山打电话报警,结果!警察来都没来,当时那个女娃也不晓得咋个起了,反倒是史东娃的店,第二天就给警察查封了,到现在都没开得成。后来又有这种事,我们都装作看不到了。”

  “这个女娃我们见过,最近一段时间在电池厂照顾亲戚。那些人前两天就骚扰过她了。”

  “你不晓得,车是电池厂厂长的儿子的,他正在当兵,前段时间才回来休假,还带了两个兄弟伙一同回来,都是穷凶极恶的娃。才回来就把我们老大强娃子打去住院了,现在还没回来。”

  “黄二,你最近硬是读书读痴了,赌钱都只在学校里头赌,啥都不晓得了哦,都变了!我们都不敢在他们面前冒皮皮,只盼到他们早点走。”

  混混们压低了声音,几乎以耳语的程度对黄而七嘴八舌地讲着这些。声音虽小,却一句句地化为越来越沉重的铁锤,一下一下地砸在黄而心头。他忽然猛地站起身来,冲到一边的西瓜摊上,抄了一把一尺长的西瓜刀,环顾众人厉喝道:“老子去砍人,哪个帮我报警?”

  众人纷纷转过了头,一个个噤若寒蝉。看到众人的这副模样,黄而忽然明白了一切——这里只有自己是不明白的,他们心里都清楚得很。今晚这件事,对他们来说早已见惯不惊了,最多发几句“老发生这样的事怎么得了”的牢骚,然后开始骂政府骂警察。忽然间,他觉得那几个缩在一边不敢应声的南山教师显得特别猥琐可怜,产生了一种冲上前去把刀架在脖子上逼他们表态的冲动——然而此时时间紧迫,来不及搞这些花架子工程了。只得冷笑一声说:“**************,我可算明白这句话是什么道理了!”

  黄而的身影绝尘而去后一两分钟,凝固的街道才逐渐恢复了声气。大家小声议论着“姓黄的当真不知死活”一类的话题,一边有些期待黄而头破血流,一边又有些期待这个恶棍能帮他们解决更加凶恶的厂长儿子一党。李拙心里明白得很,黄而最后那句话是冲自己说的,只得举起杯子连灌三杯,连连说:“少年血性,少年血性!不知天高地厚,也是难得。”

  黄而对南山的地形很熟。抄着小路翻了几道坎,很快到了最东边的后山顶。那里面临三江汇合之处,景色优美,却荒草丛生,人迹罕至。在这样一个荒僻去处,却有人搭了个军用帐篷,里面正不断出来粗野的男人笑声和一个女孩的哭叫。帐篷前正停着那辆军用吉普。黄而悄无声息地走上前去,摸了摸排气管,余热未退,确认自己赶到得很及时。看了看手中的西瓜刀,黄而正在想是先喊话邀战还是闷头冲杀进去的道理时,忽然帐篷里传来一声布帛被撕裂声,紧接着罗盈冲了出来。她的裙子给撕去了大半,还有一块拖在后面,显见得是刚才被撕破的。上衣敞开了一半,又被撕破了一半,几乎是****着上身突然出现在了黄而的面前。

  遇到这种事,垂死挣扎大概是她唯一能做的事。即使她逃出来时并无目标,又不识路,根本逃不掉,更象是里面的人故意放她跑出来玩猫捉老鼠游戏取乐的。然而她光着身子冲到冷雨霏霏的帐外,第一眼却看到了黄而时,顿时身子僵住了。

  对黄而来说,罗盈看他的这一眼却更让他心碎。她的眼神在几乎绽放出欣喜的一刹那忽然变为了深深的怨恨,双手用力捂着胸前,大声叫道:“不许看!”

  黄而深深地吸了口气,说:“我什么都看不见,你还没发育呢。”

  这种冷笑话对于缓和气氛没有任何作用,但黄而也没有缓和气氛的意思。他随手脱下了衣服丢给罗盈,说:“披着,下面的事交给我。”

  罗盈却没有伸手去接,仍然怨恨地看着黄而。黄而又深深地吸了口气,说:“我不看你,披上。”

  罗盈抱起了衣服,躲到了一边。此时帐篷门一掀,里面陆续出来了三个穿着GDI军装的人。为首一个黄而见过,正是电池厂厂长的儿子。这家伙生就一副小白脸模样,行事邪气得很,以前就听过在这边惹出男女官司的传闻,去当了两年兵后,现在胆子愈发大了,甚至敢公开抢人享乐了!

  “我听说过你,你叫黄而是吧?”厂长儿子的目光落到黄而手中的西瓜刀上,忽然噗哧一笑:“你以为用那东西可以做什么?快收起来吧,小家伙。”

  “废话少说,给个交代。”黄而昂然说:“世界在时刻变化,现在的南山已经不是你的了。踩老子的地盘得付出点代价。”

  “哟,年纪不大,说话蛮狠的嘛,你够**!”厂长儿子不知为何突然欣赏起黄而来:“你想怎么样?你好像认识这个小妞?这样好了,就当交你一个朋友,日后彼此关照,今晚让你第一个上,怎么样?只要跟了我混,日后还有的是女人!”

  “你也去拿个家伙,我们来对砍。输了的听对方处置。”黄而充耳不闻地说。

  厂长儿子的脸色变了,恶狠狠地朝地面吐了口痰,骂道:“不识抬举!”伸手从靴子筒里抽出一把军用匕首——那可不比黄而的西瓜刀了。虽然小得多,但实际杀伤效果有云泥之别。他反握着匕首舞了十几个刀花,忽然突步向前,向黄而递出试探性地一击。黄而狠劲发了,一声大喝,不闪不躲,迎面就是一刀反击过去。两把刀在空中撞击,发出呛的一声脆响,火星四绽。黄而收刀退回一看,西瓜刀已崩了一个大缺口,看来确实是跟人家的正宗军用装备拼不起的。但他狠劲上来了,哪里管得了这许多,稍一喘息,又直扑向厂长儿子挥刀狂砍。厂长儿子毕竟是个花架子,在军中只学到了摆招式的皮毛,匕首格斗技术稀松平常得紧,又不如黄而般好勇斗狠。没过两个回合便给划中两刀。虽然入肉极浅,但伤口却拉得大,显得流了不少血,一下子惊慌起来,手脚更没了章法。黄而正步步紧逼,忽然斜地里挥来一刀,直冲左肋而来。他此时正挥出一刀,完全无法抵挡,只得举起左掌斜拍下去,想把偷袭者的刀拍落。一拍之下,偷袭者的攻势被扫到一边,然而他的手掌却也给划出了一道深深的血口,剧痛不已。这才看清楚那个偷袭的拿的是军用三棱刺刀,没办法用一般空手入白刃技术对付的。

  那三人见黄而受伤,暗自里松了口气。厂长儿子给逼得几乎到了绝路,见形势回转,得意洋洋地几乎大笑了起来。然而黄而却突然再次暴起,滚地上前又划了厂长儿子一刀,然后回刀格开用刺刀家伙的一击,回手一刀砍在对手肋下,趁他吃痛时又狠狠踢了他下巴一脚,把那家伙踢得满嘴是血地滚在了一边。三个二十来岁的当兵的眼看却要给这个十七岁的少年砍翻。正在此时,最后一个NPC终于不甘寂寞地出场了,举着一支枪喝道:“不许动!”

  士兵呼朋引伴回家探亲,作恶多端,本来就很过分了,居然还带了枪支回来!黄而叹息着转过了身,看了一眼,认出那是正宗的福田式******,绝非玩具。距离不过两米,一枪轰过来足可把自己打成两半截。厂长儿子这才又嚣张起来,跑去查看那个给黄而砍翻的偷袭NPC的伤势,嘴里放的话比刚才猖獗了一百倍:

  “姓黄的,你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会使点蛮力砍人吗?你斗得过枪吗?”

  “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现在就在你面前玩这个女的!”

  “这下你该相信了吧?”黄而忽然完全漠视了他的存在,自顾自地对罗盈说:“他们不是我找来的。我没那么卑鄙,用这种手段来表演英雄救美。”

  罗盈见到面前刀光闪耀的火拼,早就吓得脸色煞白的跪在一边,听到黄而的话,茫然地抬起头来,说:“那又怎么样?就算是那样,最后还不是一样?”

  黄而苦笑着心想:“她确实已经完全对我没感觉了,也许从来就没有形成过像样的感觉。那又怎么样?反正已经够糟了。”

  想到此节,微微有些黯然神伤,说:“对你来说也许一样,对我则不然。”

  忽然间,罗盈看到了最不可思议的景象:持枪的NPC忽然恶狠狠叫喊着“砍死你这个怪物”冲向了厂长儿子,举着******劈头盖脸地向厂长儿子“砍”去。厂长儿子莫名其妙之下已经挨了十几下,打得眼冒金星,一时火起也再不顾同党之谊了,挥舞着匕首就在那个持枪NPC身上乱扎乱捅。两人在泥水地上挣扎纠缠了片刻,眼见拿枪的NPC给捅了十七八个窟窿,血流了一地,显见活不成了,忽然一声抢响,厂长儿子惨呼着倒飞了出来。也许是走火,也许是垂死反扑,持枪NPC终于在最后一刻把手中的“大刀”发挥出了本来的功用。霰弹打掉了厂长儿子的半边身子,同时还打烂了给黄而砍倒在地上那个持刺刀NPC的脸。血雾冲天喷出,罗盈离得不远,又整个呆住了没有闪躲,给溅得一脸一身都是血污。

  不过两分钟功夫,一个月来气焰嚣张无比、四处抢劫奸污女性的这个兵痞团伙便莫名其妙地自相残杀干净了。

  罗盈呆呆地看了那三具尸体好一会,目光终于缓缓地转向了黄而,说:“是你杀了他们?”

  黄而正在找东西包扎手上的伤口,听到她的问话,忽然间百感陈杂。在被罗盈注视了片刻后,终于开口说:“算是吧。”

  “你有杀人的力量,那又怎么样呢?你持续不断地杀下去吗?”罗盈忽然身体颤抖了起来,眼里簌簌地流出了眼泪:“这就是你选择的出路?你想要但得不到的,只需要去砍杀抢夺就可以了吗?我不要蛮横暴力的你。哪怕是这样的你救了我,我仍然不喜欢。我要你学习、进大学、与我一同走进主流社会。可你总让我失望!”

  “我还没定志向呢。今晚只是个意外,不要担心警察的事,我们能说清楚的,全能说清楚,对以后的前程不会有影响的。”黄而口不对心地劝说着罗盈:“我打架,我不良,我蔑视权威,这些都没错。但正因为如此,我才有足够的力量和勇气来保护你!”

  说到“保护”二字时,忽然间罗盈变得惊慌无比,叫道:

  “你是怎么杀死他们的?我才想到,最后是他们互相残杀的,我想的什么你也全都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你……”

  黄而的心一沉。他缓步走到罗盈面前,托起了她的下巴。看到她的眼神后,他无需解开精神枷锁便可得知发生了什么。罗盈远比想象中的聪明,她对自己的了解,或者从那些传闻中归纳出的自己,也许远比自己想象总的多得多。黄而忽然明白,自己在她面前已经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哪怕小节上还有出入,罗盈对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或者说是个什么样的怪物,忽然间已经完全明白了。

  “我从来不会乱用那种力量。”黄而忽然变得口齿笨拙了起来:“如果不是为了你,我做梦也想不到会用这种力量杀人。但是,只要是为了你……”

  罗盈却丝毫没有为他的话感动。她已经吓得精神紧张得接近崩溃了。她浑身哆嗦着,眼睛里流出了大滴大滴的泪水,说:“你什么都别说了,你不但知道别人的所有想法,还会使用控制人心的妖术,对吗?你什么都不用说的,对吗?只需要让我相信你就可以了,让我害怕你就可以了,你想怎么样,都是你随心所欲的,对吗?”

  黄而紧盯着她的眼睛,心迅速地凉了。她充满着恐惧,她对自己的所有感觉只是恐惧。无论自己做了什么,出发点是什么,最后的结果依然是让这个女孩恐惧得几乎疯狂,不能自已。他迅速地作出了一个残忍的决定——对于十七岁的他来说,也许只有残忍才能使自己不再心痛:

  “你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我会送你回去,不会有任何人看到你这种狼狈的模样,不会传出任何的谣言。一觉醒来之后,你再也不会记得曾经认识我这样一个人。那样,你就再不会有伤痛和恐惧了。”

  “即使有一天你会再记起,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也不会再是现在的我。就让现在的我随着在你心里的记忆一同死去吧。”

  原来,春天燃烧之后,也是会有灰烬的。

  那年的夏天对于黄而来说,就恰似那燃缺的青春一页。

作者感言

charlesp

charlesp

本篇外传为当年一气呵成所写,前后时间短,水平大致相仿,与正传也几乎无任何联系,故此次未做任何修改。特此说明。

2016-07-28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