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风起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老鸡吃蘑菇 3596 2020.07.08 09:00

  梁凡这具身体的神异已经不知该如何形容,最简单的形容词应该就是万法不侵,亘古不灭,还可破世间万法。

  穿越到这个世界这么久,经过梁凡多次研究,梁凡也差不多知道该怎么利用自己身体的神异。

  比如现在,他就可以看到有一个异空间般的机关宝物,藏在这房屋外的精巧机关中,或者说这机关就是依靠此宝物建造,就是不知道宝物主人知不知道这个真相。

  就像他当初获得的月光杯,那时候他没有认真感知所以一时没有察觉异常,可现在他发现只要自己认真一些,就能感知到月光杯的空间。

  说到这里,梁凡又有点烦恼,月光杯中的月光酒已经剩下不到百斤,还得找个时间找寻一些果子,放入其中,补充酿造果儿酒了。

  我应该能把这须弥纳子空间收起来吧?

  梁凡有些好奇,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办到,但梁凡此刻起了这个心思,心中怎么也停不住这个想法。

  “收!”

  梁凡轻喝一声,没有任何奇异的事情发生,但梁凡嘴角的笑容却怎么也隐藏不住,因为此刻有一个黄铜质感的小盒子正躺在他的手心。

  “如果有人打开了这机关,却发现什么也没有,他们会不会发疯?”

  梁凡也很讶异自己随便一试,竟然把机关里最重要的核心宝物拿走了,自己却丝毫都没有破坏掉此间外在机关,一个字,牛笔大发了。

  想到后面宋本贤他们千辛万苦打开机关,却发现里面空无一物,他们的表情会不会特别有意思。

  不过,梁凡在想自己算不算小说里面的大反派,尽干这些闹心的事,不过宝物有德者得之,这说明自己大大的有德啊。

  宋本贤他们得不到宝物,想来就是他们缺德,对,就是这样,不然为何还让君别离蒙受不白之冤呢?

  “溜了溜了,继续看戏。”

  想到这,梁凡放下心中得意,准备马上回到茶馆二楼继续看戏,至于手中新得的宝物,又不可能有人从自己手中抢走,有的是时间再研究。

  ……

  孙乾此时已经到了城南的封锁处,魏羡何川二人早已经在此等候。

  “别座,我们什么时候冲进怡春楼?”

  “不急,你们搜查了城南这么多士绅富豪,可发现了什么可疑人物?”

  “暂时没有,不过庞廷文他们已经暗中传出了消息,怡春楼的确不寻常,别座,我们要不要派兵直取怡春楼?”

  “不用急,如果怡春楼真的有问题,那事情跟我想的应该差不多,一切都在掌握中。

  你们还是去周围再检查仔细一些,那些人可能都是白莲教余孽,不会这么容易被抓的。”

  “喏!”

  ……

  “大侠,我想出恭。”

  茗姑脸色绯红,一脸的不好意思,庞廷文闻言也有点尴尬,就算知道眼前这人有问题,但此刻没有撕破脸皮,这事还真得认真对待。

  “大侠,你不用担心,我就去后院出恭片刻,你可以让人跟着我,我绝对不会逃跑。”

  庞廷文想了想,他现在还得配合孙乾行动,这时候不适合发生冲突,便派了三个弟子跟着茗姑去如厕,虽然已经感知到茗姑武道境界不高,但此刻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宋本贤更是直接跑到顶楼上,意思表现的很明白,不要想着逃跑,不然谁也保证不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茗姑对着庞廷文不好意思笑了一下,便急急忙忙向后院的房子走去,后面跟着三个剑门弟子。

  而茗姑一进她的房间,宋本贤在楼顶眼睛一眯,果然机关另一处所在房间主人,就是茗姑。

  “不过只有你一个人进屋,是不可能打开机关的,我倒要看看你在打什么主意?”

  茗姑一进房间,根本没有找尿壶如厕,而是小心的撬开床上横木的一个边角,拿出了一个棍状物品。

  “小家伙,想不到最后还是要靠你,我以后还能不能跟着圣女一起快乐生活就靠你叻!”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还好梁凡不在这里,不然他有可能想歪,棍状物体的快乐,可怕可怕,瑟瑟发抖。

  刚才在怡春楼大厅,池苏念已经感觉到形势越来越严峻,再不动用一些特殊手段,自己这些人在怡春楼绝对要出事。

  茗姑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恶化到这个地步,竟然让一向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圣女,竟然决定要动用这种手段来逃脱。

  茗姑知道门外还有三个剑门弟子把守,此刻已经事不宜迟,开弓箭不得不发。

  她快速走到窗边,手拿棍状物,指向天空,手上真气一吐,棍状物瞬间炸裂,一道光芒似流星一般瞬间冲向天空。

  只见天空一声爆响,火树银花在天空闪耀,宋本贤只来得及暗道一声不好,整个西宁在天空烟火下,好像刹那间多了一股风起潮动。

  剑门弟子守在门外听到天空一声巨响,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此间异常,连忙冲进茗姑房间,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房间发生了何事,一对手掌就出现在他们面前。

  “排山倒海!”

  茗姑一声爆喝,手中劲道犹如山崩地裂,剑门弟子虽然是暗劲高手,放在江湖上也算一把好手。

  但他们此刻却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瞬间就被茗姑一掌击中,整个人撞碎了门窗,倒飞而出。

  宋本贤远在楼顶,只来得及爆喝一声“好胆”,就看到首当其冲的一名弟子大口吐血,眼看着就是五脏俱废经脉寸断,没有任何意外,瞬间就当场身死,至于其他两人虽然性命无忧,却已经完全重伤没有了任何动静。

  茗姑一击得手,也不贪功,根本就没想着补刀干掉其他两个剑门弟子,因为她知道她自己的实力上限。

  刚才不是因为她实力太强,而是她偷袭太过突然,才取得了一杀两伤的战绩,现在宋本贤已经追击而来,此时她最好的选择就是逃。

  不提宋本贤追击茗姑,庞廷文在怡春楼内也看到了茗姑发出的信号弹,当场脸色一变,糟糕,这些人察觉异常了。

  只见庞廷文突然站起来,气势全开,宗师压力即刻笼罩在怡春楼这些俘虏身上。

  不少人被庞廷文气势一压,瞬间就瘫倒在地上,其他人没有瘫倒,却也是眼神惊惧地看着他。

  “你们谁还是刚才老鸨的同伙,自己站出来,不然等到我查出是谁在背后捣乱,我能保证他的下场绝对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庞廷文一双鹰目紧紧盯着在场所有人的反应,但底下这些怡春楼俘虏虽然神色慌张,却根本看不出来谁有问题。

  “你,你,还有你……全部站出来。”

  既然看不出谁是老鸨同谋,庞廷文就只能用一个死办法,那就是把那些能感知到修炼过武道的人全部找出来。

  只见好几个姑娘龟公都站了出来,其中就包括池苏念,庞廷文一看到池苏念就想起来茗姑那个老鸨,因为刚才她和池苏念有过亲密接触。

  “小格,带几个人把这几个重要嫌犯严加看守,至于你,”庞廷文指着池苏念,“你就呆在我身边,要是有什么异常举动,相信我,你根本没有机会后悔自己为何那么冲动。”

  “大侠,我……”

  池苏念神色慌张,刚要狡辩几句,就被庞廷文打断,“不用多解释,要想证明自己的清白,就老老实实地呆在我身边。

  小格,你小心一点,不要大意翻了船。”

  庞廷文把这些重要嫌疑人都死死盯住,心中却颇为懊恼,因为她不知道那个老鸨发射的信号是什么指令,无端发生这个变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也无法预料。

  ……

  城南外围,孙乾正带着魏羡何川正在完善包围圈,对城南怡春楼步步紧逼,却突然看到天空那一个信号弹,脸色就是一变。

  “不好,看来庞廷文那里出了变故,这幕后黑手大概率就是白莲教,他们的手段可不会那么友善。

  最怕就是他们毫无顾忌,要是整个白莲教余孽在城中作乱,那就无法控制场面了。

  也不知道庞廷文这个剑门戒律堂首座到底怎么办的事,竟然出了这么大纰漏,还让白莲教余孽发出了信号,该死!”

  孙乾心中暗自动怒,但脸色一变之后立马恢复冷漠,心中所想丝毫不显,为将者必须喜怒不形于色,山崩于前面不改色,这样才不会动摇军心。

  “魏羡,你赶快组织好各伍士兵,准备好应对突发情况。

  何川,你跟着我迅速包围怡春楼,不用再隐藏行踪了,我们的计划应该已经暴露了。”

  不提孙乾匆忙间做出的排兵布阵,整个西宁城已经彻底被这一个信号弹扰乱了局势。

  城东,号称镇杀万猪的镇关西杀猪大佬躺在床上,突然被一声巨响惊起,两眼看到把天空弄得亮如白昼的信号弹,脸色就是一变。

  躺在她身边的猪肉婆被他的动作惊醒,直接骂道:“你个挨千刀的,半夜不睡发什么疯?”

  镇关西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猪肉婆瞬间住嘴,刚才那个眼神太可怕了,她怕她再多说一句,就会被镇关西一刀砍死。

  那不是自己平常熟悉的丈夫,刚才他看自己的眼神,就像平时杀猪的眼神。

  镇关西此刻却不多做声,直接起床,穿好衣服,拿起厨房摆放的杀猪刀,就准备开门出去。

  开门的一瞬间,镇关西回头看了一眼猪肉婆,想了想还是开口,“床底我留了二十两银子,以后官府要是找上门来,你实话实说就行。

  记住,从官府安全脱身后,带着银子回到乡下,找个老实人嫁了,不要跟我再有任何瓜葛。”

  说完话,镇关西便头也不回地离开,看着镇关西的背影,猪肉婆完全没有了反应,这一去不复还的背影,让她多了一些恐惧,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整个西宁城,无数个类似镇关西反应的人不断出门汇聚在西宁各个街头,他们有的是商贩,有的是脚力行当的粗汉,各行各业形形色色的人都有。

  王捕头和殷如令坐镇知县衙门,听到衙役们各处传回来的碟报,差点从座位上摔下来。

  竟然有无数西宁百姓不顾官府宵禁,全部都在向城中各个街头集合,只因为天上那一个信号弹。

  殷如令不由得一阵后怕,接着就在庆幸镇抚军此刻还有大队人马镇守西宁,不然有这么多叛乱分子,自己根本就无法应对。

  “王捕头,迅速整合衙役,时刻保持警惕,等待镇抚军的命令。”

  “喏!”

  ……

  城南,魏羡已经带着先头部队已经和第一批赶到城南的西宁白莲教教徒正面交锋,短兵相见。

  没有多余的话,只见魏羡一声大喝:

  “杀!”

  

举报

作者感言

老鸡吃蘑菇

老鸡吃蘑菇

感谢轩辕飞扬大佬的2100万巨赏,小扑街拜谢叻。   求收藏推荐投资,爱你们哟!

2020-07-08 0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