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云涌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老鸡吃蘑菇 3667 2020.07.09 09:00

  “这场戏已经开始进入第二进程了?”

  梁凡远远感知着魏羡正带领手下冥火营,跟白莲教教众彻底交上了手。

  “好一个白莲教,竟然在西宁发展了这么多教徒,果然不愧是第一邪【防屏蔽】教。

  不过现在只是外围冲突,白莲教重要人物肯定还没有完全出场,接下来要是大人物出现,而君别离没有出场,这场戏的精彩程度绝对会打一个折扣。”

  想到这,梁凡也不再犹豫,看戏就一定要看最精彩的部分,如果来个虎头蛇尾烂尾的剧情,那看戏还有什么意思,绝对就是给自己添堵上眼药。

  梁凡此刻心思不由一动,整个人瞬间御空而起,向着县衙大牢方向飞腾而去。

  要是孙乾等人在场,看到梁凡此刻腾空而起的情形,必将再一次肯定自己的猜测,果然这就是大宗师的御空境,恐怖如斯。

  不过梁凡根本就不可能会让其他人察觉到他的存在,城南厮杀声不断,所有人的感知都笼罩在这里,却无人知道有个人正在他们上空疾驰而过。

  梁凡现在只想抓紧时间把君别离放出来,让这场大戏所有主配角都按时到场,这才是让人梁凡期待已久的超大动作场面啊,这可比前世玄幻动作大片刺激多了。

  梁凡赶去救君别离出狱,庞廷文负责看守怡春楼所有白莲教重要嫌疑人,而孙乾则坐镇中军排兵布阵,宋本贤此刻却在负责追击茗姑。

  茗姑修为虽然不是宗师境界,却也是浸(防屏蔽)淫暗劲巅峰多年,只差一个契机就能突破宗师境界,可以称得上是半步宗师。

  茗姑多年苦修虽然不成宗师,却也练就了白莲教独有的轻蝉神功,可谓大成之境。

  白莲教为什么能存在这么多年,却没有被各方势力彻底消灭,就是因为她们擅长隐匿和逃跑。

  宋本贤虽贵为宗师,但他功夫大部分都在那把剑上,攻击速度凌厉,但轻功身法却还比不上茗姑。

  所以这一时半会儿,宋本贤竟然以宗师境界还追不上茗姑,不过只要再多一点时间,宋本贤一定可以追上茗姑。

  毕竟一个大境界的差距,在长时间不停奔袭下,宗师终究还是宗师。

  茗姑她眼看着就要跑出城南,虽然身后宋本贤离她还有一段距离,她却还是在城南边界处,不得不停了下来。

  因为她已经看到镇抚军正在不远处布置包围线,眼前差不多已经组成军阵的镇抚军,让茗姑心中暗叹了一口气,看来自己是逃不掉了。

  镇抚军也在第一时间发现了要突围出城南的茗姑,不少弓弩手都把军弩举起来瞄准了茗姑,“立刻放弃抵抗,乖乖束手就擒,否则格杀勿论。”

  茗姑想了一下,权衡了一下利弊,最后还是决定冲入镇抚军军阵中,因为后面追击而来的是宋本贤,自己只是一个半步宗师,在他面前根本就没有活路。

  镇抚军虽然军阵天下无双,可以叠加战力,但也不可能做到一步登天,只有用一个夸张的数量叠加成军,才可能瞬间发生质变。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茗姑掌风一起,镇抚军将士直面这次攻击,只感觉到一股巨浪般的力道向自己涌来。

  “镇!”

  镇抚军小队队长一声大喝,整个队伍做好防御状态,茗姑的十成力道被镇抚军军阵化解,每个士兵承受力道不到一成。

  “杀!”

  镇抚军将士瞬间枪戟齐出,茗姑只感觉四面八方都好像是镇抚军士兵的攻击,她脸色凝重小心应对,手上功夫却丝毫不显慌乱。

  宋本贤已经到达了现场,但茗姑和镇抚军既然已经交上手,那么此刻他也不好插手,不然无形中又会得罪镇抚军,好像嫌他们太无能自己只能出手一样。

  不过宋本贤心中还是有些着急,这个白莲教老鸨在怡春楼发出了信号,也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情况,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擒住这个怡春楼老鸨,让她说出他们的计划。

  所以宋本贤只能耐着性子等待,而茗姑和镇抚军交手了几个回合以后,镇抚军开始渐渐被茗姑压制,毕竟军阵虽然能放大每个人的攻击,却也只是一种辅助手段,总会有时效性。

  更何况此刻镇抚军数量不足,这就没有产生质变的前提,宋本贤终于没有忍住出声,“各位镇抚军朋友烦请散开,我来会会这个白莲教妖女。”

  自从茗姑在怡春楼一出手使用排山倒海这掌法以后,宋本贤就已经差不多能确认她的身份,毕竟是白莲教臭名昭著的几套武功,没有哪个武林人士不会熟悉。

  镇抚军见现在也是事不可为,也只能同意。毕竟何川他们布置任务在前,他们当然不会因为顾及自己的面子问题,死撑到底。

  “退!”

  镇抚军刚退后一步,茗姑还来不及变招就势突围,只见眼中寒光一闪,宋本贤已经一剑封喉杀到,剑光带着一咧寒气,直取茗姑心脏要害。

  “该死!”

  茗姑暗恨,自己只需要短短两息时间,就可以冲破镇抚军的包围,逃之夭夭,到时候再和城中教众汇合,绝对有机会逆风翻盘。

  但这都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宋本贤看似在这次西宁冲突中表现平平,那是因为上有庞廷文,下有对手君别离,更别说当时错综复杂的形势。

  但他毕竟是一位化劲宗师,一手剑道出神入化,不要忘了,他可是剑门长老,攻伐第一的剑道武修。

  刚才茗姑还显得战力无双,气势汹汹,但此刻在宋本贤剑下不过三招就频频遇险,眼看着她就要不敌宋本贤,束手就擒。

  就在这时,突然有三四道呼啸声起,转眼间四根箭矢已经出现在宋本贤面前,宋本贤根本不为所动,周身护体罡气勃发,只见箭矢击打在罡气上,寸步不进颓然掉在地上。

  罡气未破但宋本贤却脸色大变,因为刚才的弓箭手虽然没有突破自己的防御,但自己的罡气层明显淡了一圈。

  “好一个暗劲巅峰的弓箭手,这样的箭中高手就算镇抚军都不会太多,白莲教余孽到底培养了多少这样恐怖的人物?”

  宋本贤手中攻击不自然的降低了几分威力,分出几分心神小心暗处的弓箭手袭击,毕竟他不知道暗中有多少弓箭手存在。

  宋本贤降低了攻击威力让茗姑得到了喘息时机,她快速配合暗中袭杀宋本贤的弓箭手,一时间竟然和宋本贤打的有来有回。

  “镇抚军听令,搜寻周围弓箭手。”

  镇抚军伍长在第一时间就判断出此刻的形势,立刻调整阵型,向外围开始搜索。

  宋本贤一时之间也拿不下茗姑,心中的焦急却也降了几分,从刚才的表现看来,这个白莲教妖女发出的信号,应该就是召集城中白莲教教徒,全力向城南支援。

  ……

  不提宋本贤那里遭遇到焦灼的作战状态,孙乾这里也已经遇到了大麻烦。

  “岂有此理,想不到白莲教余孽竟然发展了这么多教徒,也不知道殷如令以后还能不能睡着觉,谁能想到自己眼皮子底下竟然有这么多白莲教教徒。”

  孙乾并没有责怪殷如令的意思,毕竟他也刚上任西宁县令一年左右,培养这么多数量的白莲教教徒,没有两三年功夫,根本就培养不出来。

  “镇抚军听令,结阵,杀!”

  何川此刻已经到了前线第一线,眼前白莲教教众密密麻麻站在对面,粗略一看就估摸着最少也有一千左右。

  但何川却站的挺拔异常,丝毫看不出有一丝紧张,不为眼前景象所动,毕竟镇抚军死战不退,兵锋所指,勇往无前。

  只不过几息时间,镇抚军与白莲教就如两道洪流一般,瞬间冲击在一起,镇抚军军阵天下无双,但白莲教先锋部队修为出众,一时间双方厮杀声不断,打的难舍难分。

  “弓弩手,准备!”

  何川打出令旗,命令弓弩手在旁支援,瞬时间镇抚军后方屋顶射出无数恐怖力道的弩箭,白莲教教徒前方十几人同时中招,硬生生被击中倒飞数十米,眼看着就是活不了了。

  何川还没来得及开心,只见黑暗中闪过无数箭芒,直取镇抚军弓弩手而去。

  这事发生在一瞬之间,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只见十几名弓弩手瞬间中箭,从屋顶摔了下来。

  “好胆!”

  孙乾忍不住怒喝一声,想不到白莲教余孽竟然还有这么多的弓箭手,这是要成军造反吗?

  何川更是心中郁郁,自己竟然在别座面前丢了一个大脸,手中令旗指令突变,只见镇抚军阵势随之变化,整军气势升腾,对面白莲教教徒忍不住脸色一变。

  这就是沙场杀气叠加,己方士气大震,战力倍增,对方容易被军阵气机震慑,这说明何川命令镇抚军有死无生的冲阵时间到了。

  孙乾更是眼神幽幽,想不到西宁一个西边小城,竟然也会有如此恶劣形势,自己最担心的情况还是发生了,就是不知道其他地方情况如何?

  不过此刻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现在首要任务是冲破白莲教教徒的攻击,但谁又能想到白莲教竟然在西宁发展到了如此恐怖的状况?

  庞廷文也在时刻注意怡春楼外的战况,当他看到四面八方都是密密麻麻的白莲教教徒,悍不畏死地冲击镇抚军的防线,还是忍不住吸了一口气。

  不谈白莲教教众的武道修为如何,这么庞大的数量就让人忍不住头皮发麻,这要是镇抚军不在,西宁城岂不是会瞬间改天换日?

  庞廷文不由得更加严加看管怡春楼内的几个嫌疑人,这要是把关键人物放了出去,让白莲教教徒有了主心骨,那麻烦就更大了。

  现在外面白莲教教徒攻击势头虽然看起来很猛,但是攻击始终却不得章法,这说明他们还没有一个共同的领头人。

  就在庞廷文时刻关注白莲教教徒攻势的时候,西宁县衙殷如令已经气的浑身发抖,自己西宁治下,竟然有这么多白莲教余孽?

  要不是镇抚军刚好在这里,白莲教如果突然发难,自己是不是要成为白莲教的阶下之囚?

  殷如令越想越怒,心中还有一丝小确幸,幸好君别离那次夜闯城门,把镇抚军刺激吸引了过来,不然自己带着县衙的衙役,可应付不了这些白莲教余孽。

  想到这里,殷如令突然脸色一变,不好,庞廷文说过君别离勾结白莲教妖女刺杀剑门长老,此刻不会有白莲教余孽来大牢解救君别离吧?

  “王捕头,快,赶快去大牢看押君别离,除非你们全死了,否则给我把君别离牢牢守住。”

  想到一个化劲宗师如果被白莲教解救出去,给整个战局徒增变数,殷如令心里就慌张的不得了。

  王捕头领命带着衙役刚冲入大牢,就看到一个背影站在君别离大牢门前,下意识地拔刀相向。

  “你是谁!??”

举报

作者感言

老鸡吃蘑菇

老鸡吃蘑菇

感谢究极无敌咸鱼王大佬的2000万巨赏,小扑街无以为报,只能留下两行眼泪拜谢叻!

2020-07-09 0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