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月光杯,果儿酒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老鸡吃蘑菇 3503 2020.06.18 17:27

  “等一下,我这里还有宝贝!”

  尖叫刺耳的声音响起,妖狐就看到拳头停在自己额头前一寸,忍不住轻吐一口气。

  “大人,我愿意用我的珍宝换我一条性命,如何?”

  妖狐现在只想活命,没了性命,再好的宝物也没有用。

  梁凡头也不抬,面无表情,“带路!”

  “你答应我我才……”

  妖狐还想谈条件,梁凡只看了它一眼,妖狐便吓得什么也不敢再说,只能一步一步在前面带路,往洞内深处走去。

  梁凡也没想到这妖狐的洞穴竟然挖的这么深,要不是自己身体变态,换个人还真说不定就让这妖狐跑了。

  虽然越走越往地下蔓延,但是山洞石壁却依然干燥,没有一丝湿气。

  看来这妖狐对自己的巢穴也是千挑万选啊,梁凡不紧不慢的跟在妖狐后面,速度看似不快,却一直紧紧跟着妖狐。

  妖狐也老老实实地在前面带路,不敢耍任何花招,这个男人太恐怖了,它现在还对那个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拳头惊恐万分。

  要不是自己机智,想来自己已经在那个拳头面前形神俱灭了。

  就这样绕了几个拐角,妖狐终于停了下来,这就是妖狐的老巢,梁凡倒还有点惊讶。

  虽然洞穴多是干草铺垫,但却没有丝毫脏乱,看来这妖狐虽然没有完全化形,但也渐渐有了一丝人性。

  “大人,你看,这就是我的宝贝!”

  就在梁凡四处打量环境的时候,妖狐蹬着它的小短腿,一脸谄媚地用前肢把一个酒杯举到了梁凡面前。

  “咦,琉璃杯?这就是你的宝贝?”

  梁凡有点失望,琉璃放在古代当然是宝贝,但是在梁凡眼里,也就是一个特别的玻璃,这有什么意思!?

  自己就不应该对妖狐的说辞有所期待,一只躲在深山老林的妖怪,能有什么真正的宝贝?

  只怪自己前世还是网文看多了,总感觉穿越后自己是天命之子,到哪哪都是奇遇,总之自己还是贪心不足啊。

  自己已经拥有了神异不凡的力量,竟然还有捡宝这种想法,真是有点不要脸了。

  看到梁凡脸上的不耐,妖狐急了,这可关系到自己的身家性命,不能让梁凡小看了这个月光杯!

  “大人,这可不是普通的琉璃杯,你可以先饮满此杯。”

  “嗯?”

  琉璃杯中的确有杯透明液体,刚才梁凡以为是妖狐没有把水倒干净,按照妖狐这表现,难道还有什么说法不成?

  不过……

  “这杯子你自己用过吧,你竟然想让我喝你用过的杯子,你是认为我不会嫌弃你用过的东西,我就这么好说话?”

  梁凡虽然没有什么洁癖,但是想到妖狐用这杯子喝过杯中液体,心里怎么也不舒服。

  至于这是不是妖狐设计,用杯中毒酒啥的来毒害他,梁凡倒没在意,他有种感觉,自己这身体,万毒不侵!

  这种玄而又玄的感觉,却让梁凡深信不疑,毕竟这具身体到底有多强,梁凡自己也没底。

  “大人,我虽然用过此杯,但此杯在月光星辉下,自动洁净,不留一丝气息,大人应该可以看的出来,我绝对不敢有冒犯大人的意思。”

  妖狐赶忙解释,梁凡也不由点点头,自己的确没有在杯子上感应到任何妖狐的气息。

  “行,那我就相信你一次,你要是有什么其他的算盘,后果你可以自己掂量。”

  梁凡既然有了决定,也不再拖延,直接拿过月光杯,仰头便是一饮而尽。

  酒液入口,一丝芳香就充满了梁凡整个口鼻,丝丝果香更是增添百千滋味,顺滑入喉,整个人的身体都毛孔张开,舒服!

  “好酒!”

  梁凡忍不住赞叹,前世今生都没喝过这么好喝的果儿酒,让梁凡忍不住大声赞叹。

  “大人,你不晕吗?”

  妖狐却傻了眼,他可是知道这果儿酒的厉害,自己只要喝上一小口,就晕晕乎乎。

  妖狐在梁凡喝之前提醒他这一点,就是存了趁着他喝醉的一瞬间,自己好逃脱离开的想法。

  梁凡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妖狐,也不说话,不管妖狐有什么小心思,最起码这月光杯果儿酒的确是宝贝,只可惜量太少了。

  “可惜了,就这么一杯!”

  梁凡忍不住叹息一声,妖狐连忙谄媚地指着月光杯,“大人,您请看!”

  “咦!?”

  梁凡轻咦一声,因为月光杯中正缓缓又充满了一杯果儿酒!

  “大人,这月光杯,看似小,其实可纳千方,只要在月光星辉下,便可放入千斤鲜果,只需要一晚上,就是千斤美酒。

  而且喝了多少果儿酒,就可随时放入多少果子,可谓美酒源源不断。

  最重要的就是,果儿酒对修行大有裨益,我有今日成就,这果儿酒可谓功不可没。”

  梁凡听到妖狐的说明,也是心悦不已,想不到这一遭竟然还有这等收获,实在是让人惊喜不已。

  不过为何自己只是觉得果儿酒好喝,却没有什么修行增益的感觉,是自己的身体太强了吗?

  梁凡摇了摇头,也不再管这想法,轻轻弹了弹月光杯,嗯,没有自己想的那么脆,普通刀剑应该都伤不了这月光杯分毫。

  “就是这月光杯很难随身携带啊,总是盛有一杯果儿酒,放在身上很容易洒出来。”

  梁凡有点可惜这月光杯不好随身携带,妖狐连忙又凑过来,“大人只要连续敲击三下月光杯底部,杯中美酒自然就隐藏了,想喝果儿酒再敲三下就可以了。”

  “哦?”

  梁凡连忙试了试,心中更是大喜,“好宝贝,好宝贝!”

  “这月光杯看来还是须弥纳子的仙家宝贝啊,你这妖狐也算识相,知道自己德不配宝,这月光杯我就收下了。”

  “对对对,大人尽管拿去,那大人就放过小妖吧,小妖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我说过这话吗?”

  刚才还笑脸盈盈的梁凡,突然脸色一变,“你杀害猎户和衙役不假,我怎么可能放了你?”

  “你出尔反尔……”

  妖狐还没来得及控诉梁凡的卑劣行径,就看着眼前的拳头越来越大!

  妖狐危机之下,全身妖力爆发,只见整个巢穴都被妖狐妖气笼罩,洞**更是被妖力冲击地马上要地龙翻身。

  咚!

  瞬间整个洞穴就安静下来,所有的妖气散的干干净净,只见梁凡的拳头,无视妖狐的妖气护体屏障,瞬间击中在妖狐头上。

  妖狐整个身体倒下,霎时间便没有了任何声息。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要怪就怪你是妖,还是残杀了那么多人类的妖!”

  梁凡不是圣人,他前世只是一个普通人,但也没有什么大德品行,只不过有恩必报,有仇必还!

  对于除掉残害猎户和衙役的妖狐,他心里没有一丝负担。

  梁凡把月光杯收好,又查探了一下妖狐的巢穴,竟然在一个蒲团之下发现了一本道书,但梁凡看了看却啥反应也没有。

  算了,放在这里的东西应该都是好东西,先拿了再说。

  梁凡离开巢穴后,在山洞外发现了猎户和衙役的白骨,想来妖狐也不可能厚葬他们,随便把尸骨扔在了这里。

  自己索性好人做到底,给他们在地底安个家,入土为安。

  ……

  就在梁凡在深山处理猎户和衙役的尸骨的时候,王捕头正在和几个衙役在县衙喝着酒。

  “捕头,就让梁先生一个人去调查猎户失踪案是不是有点太草率了?”

  一个衙役给王捕头斟上酒,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让梁先生去,那让你跟着去?你也想和前面几个衙役一样来个失踪?”

  王捕头一口把酒喝光,斜视着两个手下轻飘飘一句,两个衙役听完脸色就是一白。

  失踪的那几个衙役可不是什么庸手,功夫底子极好,就那么突然消失不见,肯定是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事。

  “捕头,看你这话说的,还是捕头您运筹帷幄,不过你说梁先生一个人能找到凶犯吗?

  不是我怀疑梁先生的实力,我只是担心梁先生没有破案的经验,要是中了敌人的圈套,那可就不好办了。”

  一个衙役连忙走到王捕头身后,给他捶肩,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意见说出来。

  王捕头又喝完另外一个衙役给他斟好的酒,得意地笑了:“还记得梁先生那三拳吗?

  我不担心梁先生中了犯人的圈套,到那时候,咱们该担心的不是梁先生,而是那些犯人能不能平安走出来。”

  想到梁先生那三拳,白虎直接七窍流血而亡,两个衙役忍不住脸色一白,太恐怖了。

  “捕头果然算无遗策,英明啊!”

  “哈哈哈,别拍马屁,把酒斟满!”

  ……

  日落以后,王捕头晃着身子从县衙准备回家,最近除了猎户失踪,西宁县一片安宁,所以王捕头的日子格外自在。

  也不知道梁先生调查的怎么样叻,他什么时候能回来。

  “嗝!”

  王捕头打了一个饱嗝,摇了摇头,算了,梁先生不用自己担心,该回来的时候自然会回来。

  王捕头慢悠悠地往家中走去,刚走到街角,就听到前面一阵嘈杂声!

  “这些商贩,天天不消停,欠收拾!”

  王捕头加快了脚步,殷如令上任以后,可是再三叮嘱,县内一定要平安祥和,要是让他知道,这些商贩天天闹腾,自己可没啥好日子过。

  “干什么,干什么,都聚在这里干什么,不做生意啦?”

  王捕头费力地推开人群,对着所有人就开嗓,天天这么闹腾,这简直是给自己下绊子!

  “王捕头,这次可不是我闹事,是这个流浪汉吃霸王餐,没钱付账,还敢喝我们三坛酒,我们这个月可没啥赚头了。”

  酒楼老板看到王捕头,连忙靠了过来,嘴上义愤填膺地骂着醉倒在地上的流浪汉。

  “什么,还有人敢在我管辖的地方吃霸王餐?胆子很大啊!”

  王捕头也是火冒三丈,不看僧面看佛面,竟然敢在自己的地盘闹事,瞧不起我拳打西宁王大捕头?

  王捕头一把抓住醉倒在地上的流浪汉,流浪汉好像已经没有了知觉,直接就被王捕头抓住。

  王捕头把他翻过身,一看,满脸的污垢,凌乱的胡须揸子,根本就看不出他长啥样。

  “行,敢吃霸王餐,我这就带你参观一下我们县大牢。”

  说着话,王捕头就要拖着流浪汉回县衙扔进大牢,但还没走几步,王捕头就是眼神一亮,丢下流浪汉就往前跑去。

  “梁先生,你回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