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听书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老鸡吃蘑菇 3413 2020.06.20 13:56

  小白动作轻轻地移动到石桌旁边,把舌头伸出来,转头看了眼梁凡,又看了看月光杯。

  站了一会,来回转了几次脑袋,小白最后不舍地看了一眼月光杯,还是退回了井边,梁凡微微睁开眼,看着小白在井边躺下去,有点意思。

  其实并不是小白多有智慧,只是因为梁凡没有发话,它不敢舔月光杯而已。

  梁凡想了想,妖狐说月光杯中的果儿酒对修炼有益,只是不知道对小白有没有作用,想到这里,梁凡突然来了兴致。

  梁凡也不知道倒多少量适合小白,便拿了一个碗倒了浅浅一圈,放到小白面前。

  小白瞬间“呼哧呼哧”摇起尾巴站起来,这果儿酒对它的吸引力太大了,要不是梁凡在身边,它早就扑上去了。

  “想不到你也是个酒鬼。”

  梁凡情不自禁笑了一下,小白自己也早就忍不住想喝果儿酒,一个翻身,就把整个狗头放进了碗中,舌头一舔。

  然后,倒了!

  “就这!??”

  梁凡也晕了,就这酒量还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搞笑呢!?

  看着已经醉的不省人事的小白,梁凡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看了一下碗中还剩的酒液,这又不是月光杯,自动洁能,梁凡随手便把酒液倒在了枣树下。

  不过仔细想想,如果随便一只动物都能无限喝果儿酒,以妖狐获取月光杯这么长时间,那它还不得立地成妖,何必这么多年辛苦修炼只为化形,最后因为血食葬送了自己大好性命。

  这只能说明妖狐也喝不了多少果儿酒,只是日积月累的情况下下,才搞清楚了月光杯的功效。

  只可惜月光杯最后还是便宜了梁凡,这因果啊,还真是不可说。

  看着小白像前世抖音上柴犬一样贱笑般的表情,躺在地上呼呼大睡,梁凡只能一手把它抱进屋里,省的它半夜着凉。

  这夜间雾水可不小,在外露宿一个不小心那就得感冒,只是梁凡自己不习惯早睡,想了想,拿出了那本从妖狐那得来的道书。

  躺在躺椅上,梁凡翻开了道书,开始还静心看了几页,然后,梁凡手一下子落下来,道书砸在脸上。

  “卧槽,咋还睡着了?”

  算了算了,这道书也不知道讲些啥,看的就犯困,不管了,以后有时间再研究,现在回房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梁凡就感觉自己脸上湿乎乎的,睁开眼一看,原来是狗子小白正舔着自己的脸。

  看到梁凡醒过来,小白更加兴奋了,尾巴摇的一晃一晃,梁凡忍不住笑骂一句,“你个小东西。”

  既然已经醒来,梁凡也没有睡回笼觉的习惯,直接起身洗漱一番,然后一把抓过小白。

  “没什么变化啊,看来这果儿酒对动物的效用需要达到一定的量才能体现。

  不过狗子的身体倒是好了一些,那就当是给它调理身体吧。”

  时候还早,梁凡伸了一个懒腰,“走,小白,带你逛街去。”

  走出房门的时候,梁凡顺便看了一眼枣树,怎么感觉这树好像更精神了?

  算了,不管这些,去遛弯!

  虽然小白身形不大,但是梁凡还是用绳索系在了小白的脖子上,文明遛狗,安全你我他。

  梁凡遛着狗出来,街坊邻居们都笑了,这个时代,还真没有这样遛狗的,有钱的富商和士绅最多拿个鸟笼遛鸟,牵着狗子遛街的应该是梁凡头一个。

  “梁先生,您这是哪养的狗啊?”

  梁凡还没有回答,昨天看到梁凡收养小白经过的人就开始解释。

  “啊,先生果然是读书人,心地善良,品行高洁!”

  街坊们开始不要钱的夸夸楼建立,梁凡脸不红心不跳,他们说的没错,自己就是这么优秀。

  今天小白的状态和昨天已经完全不同,全身白毛,干干净净,一堆大妈忍不住围过来,说不愧是梁先生看中的狗子,真好看。

  梁凡就站在旁边,也不说话,人性本就如此,昨天小白还遭人嫌弃,只不过因为成了自己的宠物,就被人吹捧。

  乌衣巷住的毕竟不是多富有的人,大妈们满足了自己的八卦心后,也开始散去,梁凡抖了一下绳索,继续遛狗。

  此刻老周的羊杂面馆还没开张,梁凡就顺手在包子铺买了五个包子,也许是钱老三过意不去,毕竟昨天他还追着要砍死小白,所以免费送了一个肉包子给梁凡。

  梁凡推辞不过,也就顺手接了过来,走到了茶馆附近,梁凡没事可做,想着就在这歇一下脚,叫了一壶茶,坐在茶馆里乘乘凉。

  顺手把手中一个包子丢给小白,小白呼哧呼哧就开始吃了起来。

  “你这个狗子,慢一点,咋吃相和猪一样?”

  茶馆不大,也就摆了四五张桌子,人也不多,毕竟和梁凡一样闲着没事做的人可不多。

  茶馆虽然不大,却还有个说书先生坐在长桌后面,身穿大褂,桌上还有一个惊堂木。

  按道理来说这么一个小茶馆是请不起说书先生的,但这茶馆本就是说书先生一辈子积蓄开的,他年纪大了,索性让他儿子做掌柜的,自己在茶馆说书。

  因为此刻茶客不多,老先生也就在一边休息,梁凡闲着无聊,想了一下,开口说道:“给老先生上壶好茶。”

  老先生站起身行了个礼,手拿惊堂木,拍在桌上。

  茶馆规矩,点壶茶给说书先生,说书先生就得开始说书了。

  “谢谢这位爷赏脸,今天咱们就讲一下当世武林英豪。

  咱们西洲军事重府,镇抚军威压天下,高手无数,这也就导致咱们西洲没有一个武林大派立足。

  但隔壁荒州,有着一剑飞仙大宗师,勾鉴清!

  一剑断水,两剑开山,三剑飞仙!

  剑门因为剑道大宗师勾鉴清的存在,威压天下,成为武林三大圣地之一。

  故事就要从剑门开始……”

  说书先生口齿清晰,情绪饱满,说书更是曲折离奇,不少人都听的如痴如醉,茶馆的生意也好了不少。

  不少人忍不住拍手叫好,梁凡心里也在赞叹,这说书技巧果然让人忍不住想一直听下去。

  “就在三月前,剑门当代弟子君别离,勾结白莲教妖女,设计伏杀剑门长老,被剑门戒律堂首座庞廷文当场击伤,逃离剑门。

  剑门掌宗勾玉堂宣布君别离被逐出剑门,武林同道捉拿斩杀君别离者,可入剑门圣堂闭关三日。

  此消息一出,武林震动,江湖来客更是齐聚荒州,只可惜君别离受伤后,在人间蒸发,自此还没有消息!

  今日说书到此,欲听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再解!”

  老先生一拍惊堂木,瞬间激起满堂喝彩,不少茶客更是嘴中大骂白莲教妖女,竟然去祸害武林圣地。

  “剑门这弟子君别离也该杀,竟然被白莲妖女魅惑,伏杀剑门长老,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梁凡忍不住又给老先生叫了一壶茶,这老先生不做编辑可惜了,这剧情比动不动出车祸的言情编剧强出几层楼那么高!

  “出去出去,叫花子也敢来这里,晦气!”

  茶馆掌柜的给自己老爹送上梁凡点的茶,刚好看到大堂内蹲在角落的流浪汉,瞬间怒气上涌。

  叫花子跑进来,自己还怎么做生意?

  那流浪汉也不说话,只是愣愣地坐在角落,掌柜的看他没动静,忍不住一脚踢了过去。

  那流浪汉动作也快,一个侧身,掌柜的竟然没踢到人,反而一脚踢在墙上,忍不住双手抱住自己的脚,蹦蹦跳地坐在了隔壁桌的凳子上。

  “哎哟,我的腿,你竟然还敢躲!”

  正在隔壁擦桌子的茶小二也反应过来,自己东家这是吃亏了。

  茶小二瞬时间冲了过来,就开始对着流浪汉拳打脚踢,周围的茶客有的看热闹,有的漠不关心,也有人说算了算了。

  老板揉完腿后,看到有的茶客们站起来付账走人,知道爱喝茶的都喜欢清净,这是让他们不高兴了。

  掌柜的连忙对着离开的茶客连声说着抱歉,然后让茶小二停手,把流浪汉轰出去就此了事。

  门外一堆人看着没热闹可看了,也开始散开,梁凡坐在一旁冷眼旁观,也没说话,今天听了一段精彩的说书,也算不虚此行,之后结账离开。

  刚没走两步,小白就对着身后一直汪汪直叫,回头一看原来是流浪汉两眼无神地走在后面。

  梁凡闪身让流浪汉过去,流浪汉也没什么反应,直接走到角落又躺了下去。

  梁凡站着看了一会儿,心里也是好笑,这难道是小说里面固有的桥段,高手因故流浪于市,等待有缘人搭救?

  昨天梁凡就发现了流浪汉的气机可不一般,王捕头都远远不是他的对手,至于为啥成了这幅模样,梁凡却不想深究。

  各人有各人的活法,他人强行插手别人的生活,其实不一定是好事,而且也算徒增烦恼。

  “也该回去看书了,上次看的小说挺有意思的,继续回去看完。”

  梁凡伸了一下懒腰,收拾了一下心情,又颇为开心地扯了一下狗绳,笑道:“小白,带路,回家。”

  这话说的极其自然,街上的人看到后,包子铺老板竟然拍起了马屁:“一看就是有学问的人,这气度,不是平常人所有啊。”

  “行了,钱老三,不就是多买了你几个包子吗,梁先生可不吃你这套!”

  “去你的孙酒鬼,我这是从肺腑里说出来的真话,哪跟你一样粗俗,看梁先生今天没买你家的酒吧,我就说你家酒兑水了,不然梁先生为什么不买?”

  梁凡听到身后的议论,摇了摇头,这独有的市井生活,真的挺好。

  等到梁凡回到家,远远就看到一堆孩子围在院墙下,一看就是被自家树上的枣子吸引了。

  可惜院墙虽然不高,但枣树下面的枣子都摘的差不多,只有枝头顶部区域还有些果子,他们根本够不到。

  “要吃枣子吗?进来!”

  梁凡出声吓了孩子们一跳,但听到是梁凡的声音,瞬间乐开了怀,也不害羞,哧溜溜地跟着梁凡进了院子。

  梁先生在乌衣巷可和善了,他一回来,自己铁定能吃到枣子。

  瞬时间,院子里充满了孩子们的欢声笑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