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好戏开始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老鸡吃蘑菇 3739 2020.07.05 09:00

  西宁城北,菜市口。

  此刻整个菜市口人声鼎沸,街道更是被挤得水泄不通,看热闹的人是纷至沓来。

  “听说了吧,这次镇抚军可是动了真家伙,剑门的人和那些武林人士都要被当街砍头呢!”

  “镇抚军果然就是咱们西洲的天,管你是不是什么武林圣地,到了咱们西洲,是龙你都的趴着!”

  梁凡本就是享受生活之人,这时候他早早就在茶馆二楼订好了位置,梁凡一眼看去,不错,视野开阔,适合看戏。

  此刻底下菜市口人头攒动,摩肩擦踵,也就是现在天气凉爽,不然那一身汗味混杂在一起,就够人呛死,梁凡怎么可能受那份罪?

  “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吧?”

  眼看着太阳正当头,这时候就是所谓阳气最盛的时候,官府最喜欢这时候对死刑犯行刑了,古老传言这时间砍头不沾染阴邪。

  梁凡正想着是时候好戏开场,果不其然,接着他就看到下面人群一片哗然,镇抚军押解着剑门等武林人士到了。

  “想不到这场戏孙乾他们还下了不少功夫,动了真章啊。”

  看着以庞廷文为首的剑门戒律堂所有人,都被特殊的寒铁锁链绑住双手,被镇抚军一个个押上了刑场。

  刑场高台上,孙乾已然身着铠甲,要不是身体太过瘦弱了一些,气势还会更重几分。

  “时间已到,行刑!”

  话没多说,孙乾直接下令,就要让人把庞廷文等人砍了,周围的百姓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卧槽,这位将军厉害,话都不多说几个字,直接下令砍头,这是个狠人。

  “孙乾,你真的要冒天下之大不韪,挑起剑门与镇抚军的战争吗?”

  庞廷文突然开口,神情甚是不满,看得出他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庞廷文,剑门贵为武林三大圣地之一,我自然是十分敬仰。

  但剑门是剑门,你是你,二者不可相提并论,你既然一开始决定和我镇抚军相争,就应该会想到有这种结果。”

  孙乾面无表情,根本就不受庞廷文威胁干扰,继续命令刀斧手赶快行刑,庞廷文忍不住爆喝一声:“你敢!?我剑门祖师剑圣还在,岂容你们镇抚军对我剑门弟子判罪?

  我劝你最好想清楚,这一刀下来,事情可就不是杀我这么简单了。

  我可是抱着极大善意过来的,不然我剑门三宗师齐至西宁,你以为就凭何川一卫神卫营真的就能拿下我们?

  我们不过是给你们镇抚军面子,才主动束手就擒,你可不要得寸进尺!”

  庞廷文怒目须开,更显宗师威势,孙乾却对此不为所动,大手一挥,刀斧手立刻抬起鬼头刀,眼看着就要对着场上武林刑犯一刀斩下。

  百姓们更是忍不住惊呼,更有不少人张开五指遮住眼睛,通过指缝偷看这残忍的画面。

  眼看着这些武林人士就要在鬼头刀下尸首分离,这时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庞廷文突然暴起,手中劲气横飞,刑场上所有的刀斧手还没来得及反应发生了什么事,瞬时间就被庞廷文的劲气一一击飞。

  庞廷文也没看那些刀斧手有没有撑下来,就凭他宗师威力,那些刀斧手翻不了天。

  只见庞廷文手中运指如飞,一丝丝剑气从手指发出,准确地打在刑场上的武林人士身上。

  只见这些武林人士在庞廷文气劲的帮助下,瞬间冲破镇抚军下在他们身上的封禁,即刻恢复了自己的体内真气功力,手上的粗绳更是被他们一举崩断。

  “庞廷文,好胆!镇抚军听令,即刻结阵,目标刑犯,格杀勿论。”

  镇抚军军纪严明,将士素质极高,孙乾下命令的第一时间,他们就开始有序地自动分组结阵。

  但庞廷文哪里会给孙乾行军破阵的时间,在众人恢复身体行动之后,便立刻命令所有人冲入百姓人群中,浑水摸鱼逃出菜市口,瞬时间菜市口大乱。

  孙乾此刻军阵虽成,却更是投鼠忌器,毕竟这里有无数百姓,不可能大范围无差别攻击,不然误杀了百姓那后果就不是他能承受的。

  但高手之争本就是一线之间,就只不过这么稍微耽误了镇抚军几息时间,庞廷文等人就在孙乾等人的视线中,消失的干干净净。

  “何川,魏羡,速度封城,全力搜捕庞廷文等人。”

  “别座,城门口不派重兵吗?他们出城了怎么办?”

  “不会,这时候出城,他们踪迹就会全暴露在我们镇抚军眼底下,他们无论如何都逃不掉的。

  他们那么聪明,怎么可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他们肯定会继续混在城中,等待时机突围。”

  何川魏羡瞬间领命,带领镇抚军四处分散,全力追捕庞廷文等逃跑武林人士。

  不提菜市口这里鸡飞狗跳,无数人奔逃相争,茶楼上,梁凡已经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这演技,真尬!

  要不是看在群演毫不知情,还算是本色出演的话,这出戏,豆瓣评分最多4.5,不能再多了。”

  梁凡原本还以为孙乾会安排什么剧情,来个引蛇出洞,谁知道竟然是这么恶俗的犯人逃跑剧情,而且戏份几乎全在庞廷文身上。

  更别提君别离这个武林宗师,竟然连出场机会都没有,不过看着城南隐藏的若有若无的金戈铁马的气息,梁凡还是勉勉强强接受了他们的表演。

  看来庞廷文此刻应该趁机往城南那边去了,孙乾更是早早安排了镇抚军隐藏在城南,这是要暗度陈仓,瓮中捉鳖?或者说,里应外合?

  接下来就看城南那些人,能不能识破孙乾这个把戏了,要是没有识破的话,嘿嘿,这场戏还有的唱。

  随着剑门戒律堂的武林人士逃跑的无影无踪,菜市口也慢慢开始恢复了秩序,梁凡也带着看戏后稍微满足的心情,付了茶钱就准备走人。

  不过既然自己都来了这里,那不如就去看一看君别离这个衰星,好歹他也在自己那里借宿了几天,总归有些交情。

  要是自己没来菜市口这边也就算了,既然人都来了不去看看君别离也说不过去。

  那自己就去会会君别离,看他现在状况如何。

  ……

  不谈梁凡准备一个人去见君别离,此刻在城南怡春楼,池苏念刚听完了探子的汇报,表情有点惊讶。

  “孙乾这一次竟然这么直接吗?想不到他竟会刀斩庞廷文,这可不是他一向的作风啊。”

  “姑娘,你的意思是这其中有猫腻?”

  老鸨茗姑看到池苏念这个反应,下意识的认为其中有蹊跷,池苏念闻言摇了摇头。

  “这倒不是,只是没想到孙乾有一天也会这么莽撞,不过想想镇抚军在西洲的行事风格,孙乾有这种表现也不算奇怪。

  毕竟他们那个大将军,要不是这几年蛰伏想突破大宗师境界,以他霸道的作风,直接去剑门要人我都不奇怪。”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浑水摸鱼,让现在这个局势再添一把火?”

  老鸨忍不住提议从中捣乱,毕竟现在剑门门人在逃,整个西宁都乱了套,白莲教本就是最会在混乱中制造事端的势力,这个机会可谓是天赐良机。

  “先不要着急动手,让庞廷文那些人把水搅得更混一些,到时候哪方面劣势,我们就帮哪边一把。”

  “圣女高明!”

  老鸨听完眼睛就是一亮,她已经完全明白了池苏念的意思。

  “让剑门和镇抚军尽量多纠缠一段时间,咱们就可以在旁从容看戏,等到他们两败俱伤的时候,就是我们出场的时机了。”

  池苏念点点头,想不到孙乾这一次不过是稍微大意,就让庞廷文钻了空子,更没想到庞廷文竟然能挣脱了镇抚军的封禁,这才有了现在混乱的局面。

  就在池苏念命令白莲教暂时先按兵不动的时候,孙乾正在和何川魏羡布置镇抚军此次行动。

  “何川,你们神卫营现在到了指定方位没有?”

  “别座放心,神卫营已经彻底在城南周围做好了防控,而且兄弟们都已经乔装打扮成了平民百姓,他们离城南街区也远,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那魏羡你那边怎么样?”

  魏羡带来的三千兵力相对更多,所以孙乾把冥火营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假装在城南搜捕庞廷文等人,一部分则分散放到了城东城西城北各个角落,做出全城搜捕的动静,以此打消白莲教的疑心。

  “别座,放心吧,都安排的妥妥的。”

  “那就好,反正注意城南那些人的举动,小心伤亡,毕竟我怀疑那些都是白莲教余孽,让兄弟们都小心些。”

  “喏!”

  孙乾布置完战术,便让何川魏羡出去各自行动,然后自己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顺便把整个计划都想了一遍,确认没有了什么疏漏,孙乾才松了一口气。

  “白莲教,就看你这次怎么应对我这次出招了,剑门和我镇抚军联手,我就不信你们还有什么机会逃出去。”

  不提孙乾池苏念隔空斗智斗勇,梁凡此刻已经到了西宁县衙外的大牢处。

  “这位兄弟,我来看一下君别离。”

  “你是谁?你为何……”

  话还没说完,这个镇抚军士兵就看到了梁凡拿出来一个令牌,扫眼一看,连忙行了一个军礼,“大人,请跟我来。”

  梁凡拿出的正是上次孙乾拜访自己后,送给自己的一块镇抚军令牌,梁凡当时也没接,但孙乾还是放在了石桌上。

  “先生,虽说你不可能遇到什么麻烦,但在西洲遇到一些麻烦事情,有我们镇抚军这块令牌,行事还是可以更方便一些的。”

  梁凡没想要这块令牌,但孙乾告辞离开的时候也没把令牌收回去。

  过后梁凡稍微一想,自己应该还要在西宁呆不短的日子,以后为了减少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暂时先把这令牌收起来,等以后给孙乾一些好处便是。

  今天梁凡心血来潮想来看君别离,有了这块令牌,自然是畅通无阻,少了很多麻烦。

  “大人,前面就是君别离的牢房,需要我把他带过来问话,还是你亲自过去审问?”

  “我自己过去吧,你守在这里,不要让任何人来打扰我。”

  “喏!”

  大牢中。

  此刻君别离两眼无神,庞廷文等人今日一大早便被押解出去,徒剩他一人在监牢内,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但想来应该是剑门和镇抚军达成了和解协议,不然也不会把整个剑门门徒和一些武林人士都带了出去。

  那自己的结局想来也应该已经确定,在这次冲突事件解决以后,应该会被被庞廷文等人押解带回剑门,留在自己身上的冤屈,应该洗刷不掉了。

  他都不纠结自己的的下场会如何凄惨,他只是可惜未能亲自抓住白莲教妖女,还自己一个清白。

  想他君别离堂堂八尺男儿,竟然要背上背叛师门,残害本门长老的罪名,想想都是可笑至极。

  就在君别离思绪渐渐散开之际,耳中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君别离,你还真是衰星附体啊!”

  君别离猛的一下睁开眼睛,看到梁凡忍不住惊喜叫道:“先生,你怎么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