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善后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老鸡吃蘑菇 3552 2020.07.17 09:00

  等到君别离清洗干净房间,已经过了半个时辰,君别离回来的时候,还贴心的从怡春楼拿了不少香粉,撒在房间里,盖住了血腥味。

  “干的不错,天色也不早了,我就不留你吃饭了,你可以走了。”

  梁凡看到焕然一新的房间,极为满意,鉴于今晚君别离的表现,就不念叨君别离今天的表演对不起男主这个位置了。

  看看自己,实在是宽宏大量,投资这么多精力,戏不完美,还让男主安然离开,自己太善良了。

  “啊?”

  君别离有点蒙,不应该是看到自己表现良好,请自己吃饭吗?

  看着梁凡的骚操作,君别离也有点不知所措,不过君别离虽然不知道梁凡的用意,还是苦笑摇摇头:“先生,我怎么还有地方可去,大战刚止,应该没有客栈开张可以留宿的。

  不如就让我在先生院中露宿一晚,以前我也不是在您这庭院里住过几天吗,和那时候一样就行。”

  好你个君别离,貌似忠厚,竟然想要套路我,你要是回镇抚军别馆,还能没有你睡的地方?

  小白更是变了脸,对着君别离龇牙咧嘴,你这个人竟然这么狗,敢公然抢我狗子的位置,就凭你也想给主人看家护院,你配吗?

  但正所谓脸皮厚是成功的唯一标准,还没等梁凡出口拒绝,君别离已经乐滋滋地回到以前待过的角落,顺势一趟。

  “先生,你不用担心我,这里很舒服,还是熟悉的味道,真好。”

  梁凡拉住了要扑向君别离的小白,摸了摸它的头,安慰了一下,这家里,狗子你地位稳固。

  不过君别离都已经这么没脸没臊,而且梁凡今天又让君别离配合自己看了场戏,想到这,梁凡心软了。

  算了,不跟他计较,自己也算倒霉,咋就遇上这么一个没眼力见的。

  “今天老周的面馆没开张,家里也没准备啥粮食,算了,吃枣吧!”

  梁凡既然有了决定,便走到枣树旁,此刻已算是深秋,换做别家的枣树,哪还有什么枣子?

  “嗯,还有三十来个,不错。”

  看着藏在枝叶里拳头大小的枣子,梁凡也有一些满意,好在枣树枝叶茂盛,从外面看是看不到枣子的,不然早就被人摘光了。

  梁凡顺势轻轻跳了起来,摘了六个枣子,拍了拍枣树,给了句口头表扬,“不错!”

  只见微风起,枣树枝叶摇晃起来,好像在回答梁凡,梁凡也没在意,回身清洗了一下枣子,把枣子放在了石桌上,就直接瘫躺在了躺椅上。

  梁凡拿起一个枣子,咬了一口,清香甘甜,全身都感觉到一股灵气,好果子。

  君别离躺在角落,看着梁凡咬了一口枣子,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这果子红润光泽,看起来就让人很有食欲。

  不过梁凡没有叫他过去,他也没好意思靠过去,毕竟刚才自己死皮赖脸留下来,要是现在再去蹭枣子,嗯,有点过分!

  我君别离堂堂化劲宗师,放在整个天下,也算一方豪强人物,还是要脸的!

  十息过后,君别离盘坐在梁凡面前,直勾勾地看着梁凡手中的枣子,梁凡差点没忍住一脚把他踢开。

  这一脸饥渴的表情是怎么回事,都已经赖在自己这里了,竟然还想吃自家的果子,脸呢?

  “狗子,来,把你的碗拿过来。”

  小白闻言眼睛一亮,屁颠屁颠地把自己的碗叼了过来,梁凡顺势往碗里倒了一圈果儿酒。

  闻到酒香,君别离更忍不住吸了吸鼻子,这果儿酒他早就尝过,知道它的功效,看着小白喝酒,忍不住一股心酸。

  想不到自己堂堂化劲宗师,竟然还不如一条狗。

  也许是君别离的眼神太过炙热,小白一个转身,用屁股对着君别离,这家伙,不能让他窥视自己的果儿酒,这是我的。

  狗子的这般表现,终于让君别离有了点羞耻心,自己刚才竟然想抢一条狗的食粮,太不是玩意儿了。

  梁凡也不理他,自顾自地吃了五个果子,打了一个饱嗝儿,“舒坦,回房间睡觉。”

  至于小白,已经喝完果儿酒,一脸的傻笑,醉醺醺地进入了梦乡。

  君别离看到梁凡消失在房间里,又看了一眼石桌上的枣子,当然知道这是梁凡留给自己的。

  果然先生就是冷面心热,表面看起来好像很苛刻,实际上却十分热心肠,现在还想着照顾自己。

  君别离已经欠梁凡甚多,甚至命都是梁凡救的,也不在乎再多欠梁凡一个枣子。

  他当然知道这枣子非同凡响,果儿酒,枣子,这就是当初他突破宗师境界并稳固境界的直接原因。

  君别离小心翼翼地吃完枣子,然后抱起小白到屋檐下,还脱下衣服盖在狗子身上,这才回到院子角落,盘坐运功消化灵枣的灵气。

  ……

  西宁别府。

  殷如令此刻也在,这一次西宁大乱,虽然结果也算完美平息,但终究还是留下了一堆麻烦事。

  孙乾和殷如令两人相视而坐,庞廷文等人已经让人妥善安排休息,但他们二人还要熬夜处理事务。

  “殷大人,关于百姓的安抚工作就交给你了,毕竟你是西宁的父母官,这方面你更熟悉。”

  “别座放心,这件事我会处理好,那些因为今晚事故意外去世或受伤的百姓,我这边都会有一套对应的抚恤措施,这些民生问题你不用担心。”

  “那就多谢殷大人配合了,还有那些怡春楼投靠过来的普通人,大人也不要忘了派人监视,这些人说不定还有探子混在其中。”

  殷如令点点头,“别座放心,我已经吩咐王捕头对这些人登记在册,他们会一直在我们的视线里,不会有差错的。”

  “那就好,不过白莲教竟然在西宁隐藏这么久,要不是这次阴差阳错之下,挖出了他们的踪迹,西宁恐怕再过几年就彻底落在白莲教手里了,所以白莲教是怎么渗透进来的,咱们还得仔细研究。”

  孙别座提起这些心里还有点后怕,殷如令更是如此,他是三榜进士出身,为什么要到偏远的西宁做知县,就是为了要显示自己政绩卓然,为回到中枢一步登天做准备。

  要不是这次有镇抚军坐镇,真让白莲教潜伏后做出了什么大事,自己别说是政绩斐然,性命都难保。

  “这件事的确要彻查,不过这就要仰仗别座了,王捕头那些衙役盯梢还行,这方面却难当重任。”

  “殷大人放心,暂时没有查明白莲教潜伏西宁的真相,我是不会回到中府复命的。

  况且这一次虽然我们和剑门也算冰释前嫌,但毕竟我们双方各有死伤,还是需要好好协调,短时间内,我们都要在西宁善后,不会有清闲的时间。

  所以还要麻烦殷大人这段时间劳累一些,配合我们做些事,也算给西宁百姓有个交代。”

  “别座言重了,有事尽管说,我自当配合。”

  ……

  庞廷文三人此刻并没有各自回房休息,这一次行动一波三折,还是需要做个总结。

  “这一次剑门弟子的死伤,我会跟门主解释,不过白莲教竟然陷害君别离,还杀死了邱长老,这件事需要重新调查。”

  宋本贤点点头,“是啊,也不知道白莲教打什么主意,为何要陷害别离,而且回过头来,既然别离没有勾结白莲教,她又是怎么潜入山门的?”

  “这的确让事情更复杂了,难道门中还有别的白莲教叛逆不成,不管如何,这一次咱们剑门可能要来一次大清查了。”

  庞廷文说完,廖秋忠表示同意,但他想了一下,还是说道:“那君别离怎么办?重新带他回山门吗?”

  宋本贤苦笑一声:“我了解别离,可能他不会愿意跟我们回去了,不找出真相,拿下白莲教妖女,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庞廷文也在心底叹口气,可惜了,君别离成为宗师本是好事,但现在和剑门有了隔阂,想要修复关系可有点困难了。

  “不管那么多了,等这里的事情和镇抚军交接完,咱们就回山门,毕竟清查奸细才是重中之重。”

  “嗯!不过,师兄,那怡春楼的机关咱们怎么处理?”

  “怡春楼肯定会被镇抚军重兵把守,而且咱们也没有机关钥匙,暂时不去处理,等到日后有机会再说。”

  “也行,咱们就等待时机,看看白莲教叛逆到底留了什么好东西。”

  ……

  西洲,西风口。

  这是西洲的商业贸易中心,各国商人不远万里赶到这里完成交易,用本国特产换取大许朝的茶叶瓷器等名贵物品。

  所以作为商业重镇,镇抚军当然是重兵把守,毕竟这里也算整个大许朝最大的几个贸易中心之一,国库钱粮的重要来源。

  池苏念一行离开西宁后,便装扮成了一个商行,此刻带着货物安全进了西风口。

  西风口虽说是重兵把守,但毕竟人多眼杂,三教九流人物更是数不胜数,非常适合白莲教,他们早就在这里留下一个据点。

  池苏念进了一个客栈,要了几间上房,然后状似漫不经心说道,“掌柜的,你们上房不叫天字号房,是因为天已不立吗?”

  掌柜的眼神一变,回答道:“这天可说不好,还要咱们人自己舒服才行。

  客官,我们这里还有几个庭院,你们要不要住庭院?”

  “那好的很,就它了。”

  掌柜的把小二叫到柜台,让他看店,自己亲自带着池苏念一行往后院而去。

  等到了一个庭院,池苏念一行进去以后,掌柜的直接单膝跪地,“西风口清风堂堂主启朝见过圣女,圣女安然无恙,我也放心了。”

  原来这客栈就是白莲教在西风口的秘密据点,池苏念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道:“启朝,教主收到了我们的消息吗?”

  “禀圣女,圣女一出事,咱们教内就已经得到消息,不过当时教内其他据点刚好有其他重要事务,教主一时脱不开身,这才没有派人及时支援圣女。”

  “没有支援也是好事,不然这一次损失更大,孙乾那个病阎王实在难缠,只是这三年的潜伏一朝成泡影,实在让人可惜。”

  “圣女不用自责,西宁毕竟也只是备用点之一,损失了也不要紧,重要的是圣女的安危。”

  启朝不知道池苏念的真正任务,以为西宁只是白莲教新开的据点,所以并没有太过于重视。

  “行了,不谈这些了,速度联系教主,我要回总部,镇抚军这个亏,我必须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喏,圣女你先休息,等有了消息,我再来禀报。”

  “去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