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就这!?【大章】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老鸡吃蘑菇 3756 2020.07.25 09:00

  梁凡翻了一下殷如令留下来的教材,随便扫了几眼,差点忍不住给自己一个嘴巴子。

  单个的字他都认识,但连起来是什么意思,他却是两眼一抹黑,自己到底是有几个菜喝成这样,竟然有勇气暂代县学教习?

  梁凡翻了几页教材,实在不知所云,就把它们扔在一边,拿出自己的志怪小说,算了,还是看小说有趣,人啊,要有自知之明。

  至于明天怎么替代教习教书,那明天再说,实在不行就厚着脸皮反悔,说自己没时间,殷如令还能把自己怎么滴?

  ……

  不提梁凡暗自打退堂鼓,殷如令却是满脸开心,在他心目中,梁凡就是一个博学古今的大学者。

  天知道这不到一年的时间,自己和王捕头甚至还有镇抚军的何川都尉,给梁凡搜集了多少书籍孤本。

  既然梁凡看了这么多书,那么说他学富五车一点都不过分,而现在只不过是县学教习而已,在梁先生面前还不是手到擒来?

  “王捕头,你去县学吩咐一下,让县学学子明早早点出发,争取在给梁先生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

  “是。”

  “对了,等一下你走的时候,顺便让那个西风口的商人来一下,他不是说要把怡春楼买下做酒楼吗?”

  “是的,那个叫王德发的商人已经来过几次了,等下卑职出去的时候,就让人把那个商人带过来。”

  “嗯,那你现在就去吧!”

  王德发进来的时候,殷如令正在书桌前批改公文,把他带进来的县衙让他站在一旁等候,这样过了好一会儿,殷如令才批示完公文抬起头来。

  “哦,是王员外吧,衙役怎么这么不懂事,怎么让你站在这里等,来来来,快请坐。”

  殷如令一脸笑容,王德发弯下腰连连出声,“不敢不敢,知县大人面前我站着就好。”

  “怎么,我让你坐,你都不坐?”

  看到殷如令突然黑了脸,王德发连忙坐下来,殷如令瞬间又恢复了笑脸,堪称变脸绝技,:“王员外,不知你为何想要买下怡春楼啊?”

  怡春楼自从上次白莲教事件以后,就已经彻底被官府查封,但它毕竟是西宁最高的楼,这样空置也是一种浪费。

  所以殷如令在和何川商量完以后,并且得到了镇抚军方面的同意,最后还是决定把怡春楼出售,这才有了这次殷如令和王德发的会面。

  “县令大人有所不知,我王德发从商三十年,自十五岁就跟随家中长辈闯西风口,这三十年经商也算略有资产。

  但我终究年纪大了,老了,走不动了,所以我就想置办一份产业,在西宁彻底安定下来。

  大人你也不用问我为什么选择西宁,上次白莲教作乱西宁,在大人手里也没讨到好,这可是让我们这些商人大开眼界。

  既然白莲教都在西宁翻不起风浪,那么西宁绝对安全,商人更注重治安这方面,何况我这种要安居养老之人。”

  殷如令闻言点点头,闯西风口虽然收益极大,但闯南走北也极其辛苦,王德发想要安定下来,这也完全说的过去。

  “王员外,你的通关路碟户籍我都查验了,没有任何问题,不过你准备多少银子买下怡春楼?”

  这怡春楼卖出去也算官府库房的收入,库房更是政绩的体现,所以殷如令不得不抛下文人的矜持,直接开口和王德发商讨这怡春楼的价钱问题。

  “县令大人放心,我想买下怡春楼做成酒楼,绝对不会耍心眼,以怡春楼的地段和建筑高度,我做价8000两如何?”

  “8000两?”殷如令看了一眼王德发,心中不由暗自赞叹王德发的商业精明,殷如令心里的最低价位是7000两,王德发的出价让殷如令不得不对王德发高看了一眼。

  “行,那我也不讨价还价了,毕竟王员外有如此诚意,我再多加阻拦反而是枉做小人了。”

  接下来殷如令便拿出房契地契,又拿出官府买卖文书,有殷如令这个父母官在,所有手续以最快的速度完成。

  “王员外,酒楼开业的时候一定要通知我,我一定到场祝贺。”

  “大人放心,到时候一定会来叨扰大人,希望大人不要嫌我麻烦。”

  这次交易殷如令与王德发也算各自满意,毕竟王德发买到了满意的产业,殷如令获取了不菲的政绩,双赢。

  王德发回到自己在西宁安居的宅子,这是他到达西宁前就买好的,殷如令能答应把怡春楼卖给王德发,一部分原因也在于此。

  毕竟王德发举家都迁到了西宁,那么王德发应该是真心想在西宁安居乐业。

  “老爷,怡春楼已经谈下来了吗?”

  老管家端来一杯茶,王德发坐在太师椅上,端起茶喝了一口,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咱们什么时候把东西取出来?”

  “先不要轻举妄动,在不能确认安全的情况下,我们暂时不要有把东西拿出来的想法。毕竟何川还在西宁,更别说圣女曾经说过需要千万小心的人物梁先生还在西宁。”

  老管家点头表示明白,就此又恢复了以前老爷与管家的正常言行,看到这,谁又能想到他们是白莲教教徒?

  ……

  西宁城南,一个老房子里,小格正听着自己线人的汇报。

  小格听从庞廷文的吩咐,暗自潜伏留在西宁,因为怡春楼毕竟有墨门机关,如此重要的东西,庞廷文也不可能不派人盯着。

  “你是说,殷如令已经把怡春楼卖给了一个西风口的商人?怡春楼以后还要被改造成酒楼?”

  小格听到这有点着急,要是怡春楼在施工途中,机关被无意间碰撞自毁,那自己就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了。

  “行,你继续监视怡春楼,有情况再来汇报。”

  线人离开以后,小格把情况写在纸条上,绑在一只信鸽身上,然后把信鸽放了出去。

  看着渐飞渐远的信鸽,小格只能祈祷庞廷文快点发出指令,不然自己还只能继续潜伏,不能轻举妄动。

  ……

  孙乾这几天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一心研究白莲教的踪迹,脸色比之前更显苍白,可惜直到现在,他还是一无所获。

  “别座,何川来消息了。”

  孙乾揉了一下大阳穴,拿过何川送过来的密函,确认封口无误,这才打开了密函,看了起来。

  “怡春楼被一个西风口的商人买下,准备改造成酒楼,在何川探子的监视下,买卖之人并无异常。

  梁先生竟然还答应了殷如令的请求,暂代县学教习教育县学学子?”

  孙乾看到第二条消息时,差点闪瞎了双眼,这是开什么玩笑?一个世间堂堂大宗师,竟然去教一些少年学子读书?

  孙乾暗自可惜梁先生竟然不是在中府隐居,从梁先生答应殷如令这种要求就看的出来,梁先生实在是太过看重人情。

  只是自己与梁先生相识太晚,虽然上次借送鲜果那次机会,也算是和梁先生重修于好,可你要说和梁先生有了交情,又有些吹过头。

  不过何川最近做的不错,他借用送书的机会,已经成功可以和梁先生搭上话了,虽然现在还不能进梁先生的院子,但好歹也算巨大的进步。

  被梁凡出山执教县学这个消息一冲击,孙乾暂时也把白莲教的事放在一边,准备先休息一会儿。

  等到孙乾状态好一点以后,孙乾又继续考虑破解白莲教此次显露踪迹的目的。

  这几天白莲教在中府还没有任何动静,虽然镇抚军的巡查更加严密,但还是没有找到白莲教的踪迹,这实在令人疑惑不解。

  白莲教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

  君别离已经到达自己第十一个目的地,这里也有一个白莲教分舵,舵主不是一个武修,却是一个医科圣手。

  谁能想到一个治病救人的大夫,竟然是白莲教叛逆?

  不过等到君别离赶到医馆之后,却被告知老大夫因为年老体衰,已经告老返乡,而他的徒弟们也跟着回去了。

  这让君别离有些无奈,看来白莲教已经得到消息,开始隐藏自己的行踪了,不过自己杀了白莲教这么多人,为何他们还不来找自己麻烦?

  这还是锱铢必较的白莲教吗?还是那个对敌人无限骚扰直至敌人死亡的白莲教吗?

  带着疑惑,君别离没有在城中多加停留,而是马不停蹄向下一个目的地进发。

  虽然机会不大,毕竟现在白莲教看起来有了安排,自己想找到他们绝非轻而易举,但是只要有机会就要抓住不是?

  而此刻中府一个隐蔽的宅子里,池苏念已经得到了消息,君别离果然又找上了白莲教的据点,幸好自己此前已经通知了这些圣教分舵,让他们立刻隐蔽蛰伏起来。

  君别离,实在是欺人太甚,要不是自己不想触怒梁先生,并且也有掩护西宁拿取墨门机关圣物的目的,不然池苏念早就让人截杀君别离,哪能让他这么嚣张?

  ……

  乌衣巷今天格外安静,不是街坊百姓们不在家,而是他们尽量放低了声音,因为他们怕影响县学的读书郎念书。

  今天一大早,乌衣巷的面馆包子铺等如往常一般开业,谁知道却看到一堆穿着县学服装的学子在王捕头的带领下,走进了乌衣巷。

  看到这些未来的文曲星,都井井有条地进了梁先生的院子,所有人都好奇这是怎么一回事?

  等到王捕头从院子里出来,他瞬间就被乌衣巷的街坊团团围住,王捕头解释了一遍以后,乌衣巷的街坊才恍然大悟。

  “想不到竟然是知县大人请梁先生出山教导县学学子,我说什么来着,我以前就说过梁先生博学古今,这下证明我没说错吧。”

  “就你?一个卖包子的吹什么牛?要我说我才是知道梁先生何等博学的第一人,你们也知道梁先生最喜欢我们家羊杂面。

  我记得梁先生怎么夸我们来着,对了,梁先生是这么说的,日啖细面三两碗,不辞长作西宁人。

  你们说说,这要不是学富五车的博学之士,能说出这么漂亮的话吗?

  这些县学学子可算有福了,竟然能有机会被梁先生教导,只可惜我家小子还太小,只能在私塾开蒙念书,不然现在要是进了县学,那也是一场造化。”

  “就是,咱们父母官可是三榜进士出身,连他都要拜托梁先生做教习,可见梁先生在文学方面是何等大的造诣。”

  不谈乌衣巷的街坊怎么夸梁凡,此刻梁凡让十五个县学学子统一姿势排队站好。

  所有学子也十分好奇地看着梁凡,毕竟听说这是知县大人费了大功夫亲自请来的先生,也不知道第一天他会教自己什么知识?

  梁凡打起床就开始懊悔昨天自己太心软,虽然自己有过求学拼搏的经历,但现在自己为的是什么?

  享受生活啊!

  所以梁凡已经做好了决定,让这些学子自己失望透顶,让他们知难而退,自己重获自由生活!

  就在此时,梁凡看了一眼所有学子,直接说了一句:“自由复习,自己找地方坐。”

  说完梁凡就躺倒躺椅上,也不管学子的反应,学子们则是一脸痴呆。

  这就是知县大人请来的饱学之士?

  就这?

  

举报

作者感言

老鸡吃蘑菇

老鸡吃蘑菇

又到了过渡平平无奇的章节,为了不让你们吐槽,我自己标题吐槽,还有本书15万字了,说我更新少的,我一章鸡不服!

2020-07-25 0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