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病阎王(求收藏推荐)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老鸡吃蘑菇 3574 2020.06.30 09:00

  “姑娘,探子那边来消息了。”

  怡春楼老鸨急匆匆走进池苏念的房间,池苏念吩咐过,监视梁凡那边一有消息,就向她汇报。

  “哦,我看看。”

  池苏念接过老鸨手中的纸条,上面密密麻麻记录了几百个文字,池苏念看完以后便陷入了沉思,老鸨忍不住问道:“姑娘,里面讲了什么?”

  池苏念也没有说话,只是把纸条递给了老鸨,老鸨连忙双手接过,这才快速浏览起来。

  “什么?气息全无,只是一个普通的读书人,不过和官府的人来往密切,但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异常,和邻里街坊也相处融洽。”

  怎么会这样?这完全出乎了池苏念和老鸨当初的猜想,她本以为君别理既然在梁凡家中突破,那这个梁凡绝对不会简单,谁知道调查的结果却完全出乎意料。

  池苏念忍不住用手指在桌上敲了几下,她和老鸨想的一样,她也认为这个梁凡应该不简单。

  虽然现在探子弄回的情报写的清清楚楚,但以她的直觉还是觉得这个梁凡不简单。

  “茗姑,让探子继续调查梁凡,我敢肯定这个梁凡绝对不是表面那么简单,最少也有什么秘密。”

  “是!”

  老鸨也就是池苏念口中的茗姑答应下来,然后又说道:“姑娘,西洲中府探子也传来了消息,镇抚军的援军已经上路,不日就要到达西宁。”

  “哦?那打听清楚这次镇抚军派谁带队了吗?”

  “是孙乾。”

  “是他?立刻传令让所有教众都蛰伏下来,不要有任何动静,除了接到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擅自行动。”

  “还有,茗姑,让调查梁凡的那个探子也暂时不要回传消息,一切等孙乾离开再说。”

  孙乾是谁,池苏念太有体会了,三年前池苏念第一次到西洲执行任务,就是在孙乾手上吃了大亏。

  “想不到敖烈这一次这么敏感,竟然把孙乾派了出来,剑门毕竟有那一位剑圣坐镇,镇抚军也不得不谨慎对待这次冲突。”

  池苏念想到那位人间剑圣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这位剑圣大宗师,曾经行走世间时,一剑压天下,除了那把刀和另外一个疯子,整个天下就无人敢在他面前出手。

  池苏念堂堂白莲教圣女为何要来西洲,也是因为她心中犹如天神一般的教主,竟然在这位剑圣面前三招败北,侥幸逃出性命以后,疗伤三年还没出关。

  “茗姑,这一次一定要小心谨慎,镇抚军和剑门这个局,咱们不用计较一时得失,慢慢来,我们有时间慢慢布局,这个孙乾怎么小心对待都不为过。”

  ……

  西宁县衙别府。

  “什么,孙别座亲自来了?”

  何川听到手下的汇报,忍不住站了起来,他没有想到,这次大将军竟然把孙乾派了出来,看来大将军对这次和剑门的冲突,看的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在意。

  “孙别座预计什么时候会到西宁?”

  “都尉,孙别座带了三千冥火营精锐,今日傍晚前应该就会赶到西宁。”

  “那你时刻关注孙别座行程,孙别座到达百里外就传回消息,我亲自去城门口迎接。”

  “喏!”

  ……

  西宁官道。

  “离西宁还有多少距离?”

  马车里突然传来一道声音,这是镇抚军三大精锐之一的冥火营,镇抚军以军纪严明,作风彪悍出名,但想不到这一次镇抚军出行,队伍中竟然多了一辆马车。

  “别座,还有一个时辰就到西宁了。”

  “嗯。”

  马车中再无声音传出,冥火营都尉魏羡也不以为意,时刻注意着周围的动静,整个行军队伍从容有素地继续行进。

  等到镇抚军冥火营到达西宁城外五里处,何川已经带着他的人马在恭候孙乾的到来。

  “恭迎别座!”

  何川带头在官道下马欢迎孙乾的到来,其身后神卫营士兵也是齐声高喊:“恭迎别座!”

  马车内孙乾掀开马车的帘子,但还是没有露面,只有声音传出来:“何都尉辛苦了,咱们先入城吧。”

  “是。”

  何川当即变换方向带队,引领整个队伍向西宁城内进发,孙乾的住处也早已经定下,何川和殷如令打好了招呼,特意清出了一片民宅供镇抚军驻扎。

  至于原来住在这民宅的主人,都被官府请到了别的城区暂时安置,其中所费钱粮都由官府买单。

  等到了临时驻扎地,孙乾才从马车上下来,何川连忙上前搀扶住孙乾。

  孙乾脸色苍白,整个人有些骨瘦如柴,身上宽大的披风感觉都能差点把他压垮,可就是这么一个柔弱书生般的人,却是镇抚军中名震天下的病阎王。

  谁能想到这么一个病残躯体内,却蕴藏着无数智慧,帮助镇抚军攻克无数难关,也是镇抚军光明下解决无数阴暗的存在。

  孙乾下车后,并没有急着进屋子,而是看了一眼四周环境,何川的眼光不差,选的地方风景不错。

  “别座,外面有点风大,我们还是先进去吧。”

  “没事,我没有那么娇贵,虽然身体不佳,但也不至于被这秋风一吹就卧病在床。

  好歹我也是一个化劲宗师,虽说功夫练出了岔子,身体出了些毛病,就让你这暗劲小伙看不起我了?”

  孙乾嘴中调笑着何川,却也没有为难他,还是听从了何川的意见,带着都尉魏羡等人走进了别府内。

  等到一切都安排妥当,孙乾安顿好坐在桌边,何川细心地为孙乾泡着茶。

  “你是说在神卫营快要撑不住的时候,庞廷文突然收手投降,这才停止了那次乱斗,对吗?”

  “是的,别座。当时我本想着就算死也要拼到最后一刻,毕竟对方四大化劲宗师联手,我们只有一千神卫营士兵,根本就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所以在他们主动停手的情况下,我才没有下一步行动,毕竟如果是剑门的人主动挑事,他们不应该会投降,这不太和情理。

  但我也想不出其中有什么关窍,能让他们低头投降,也只能暂时先把事情压下来。

  现在好了,别座你亲自出马坐镇西宁,我也不需要再动脑子了,我直接听您的吩咐就行。”

  孙乾喝了口茶,也没在意何川的马屁,没有说话,好像在竭力思考着什么。

  “君别离现在如何?”

  “他现在被锁住琵琶骨,关押在西宁大牢深处,别座你现在要审问他吗?”

  “不,现在还不是和剑门的人接触的时候,要是一开始就先入为主,事情就找不出有什么问题。

  可以先跳出整个棋局看问题,这个事情才可能多一些变数,何川,你现在去县衙,把最近西宁的卷宗调一些过来。

  我感觉这叫事情绝对没有表面那么简单,只有先把整个西宁的局势调查清楚,接下来我们才好抽丝剥茧,把整个谜团解开。”

  “可以,西宁县令殷如令是一个颇为识时务的官员,调查卷宗这件事情应该没有问题。

  不过我们把剑门的人放在一边,是不是有点浪费时间,毕竟时间拖得越久,剑门要是增派人手的话,咱们可能需要花费更大的功夫了。”

  “何川,你还是没看清形势,你低估了剑门,剑门作为武林三大圣地,在事情明朗前,他们不会有新的动作的。”

  “为何?庞廷文是剑门戒律堂首座,他被抓剑门怎么可能什么事情都不做?”

  何川听到孙乾的话有点惊讶,他这几天一直在担心剑门来人,毕竟两个大势力之间,这可不是小摩擦,万事都需要慎重对待。

  “因为这是西洲,我们镇抚军的西洲。剑圣也早就不理俗务,剑门之前派遣庞廷文他们到西宁,还可以说得上算是无意冒犯,毕竟他们要捉拿剑门弃徒君别离。

  但现在,剑门要是聪明的话,只会按兵不动,等待我们这边的消息再做应对。

  西洲的天,它乱不了,咱们镇抚军还在呢。

  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抓紧时间把近年来西宁的卷宗拿过来,我有预感,这一次的事情会很有趣。”

  “喏!”

  何川马不停蹄地回到了西宁县衙,和殷如令商量好,意见达成一致以后,殷如令便派王捕头亲自押送西宁卷宗送往孙乾别府处。

  半夜,孙乾书房。

  孙乾坐在书桌前翻阅着西宁县卷宗,时不时咳嗽几声,何川和冥火营都尉魏羡亲自守在门外。

  听到房里不时传来的咳嗽声,何川和魏羡有点担忧。

  “别座的身体怎么感觉比去年更差了?”

  何川透过烛火映照的窗户,看着孙乾烛光下窗户上的影子,不禁有一些担忧。

  “好像是比去年差一些,不过大将军在年前亲自从中州求来了百年老山参,由人屠医圣亲自出手熬制了夺命丸,这几年别座的身体应该无恙。”

  何川闻言点点头,但心里还是有些可惜,这十几年镇抚军大将军敖烈全力冲刺大宗师境界,所有军机事务都是由孙乾打理的。

  这么多年,孙乾把西洲打造的固若金汤,没有任何组织敢冒头,不听话的人都成了奠定孙乾病阎王名声的刀下鬼魂。

  孙乾不但修为在宗师境,和镇抚军八大副将战力不相上下,更重要的便是他智计无双,算无遗策。

  要不是十年前,孙乾追击欲面道人时,不小心冲撞了那个天下无敌的疯子,被疯子一掌留下了不可治愈的重伤,孙乾怎么会是现在这幅模样?

  不过能从疯子手里逃出性命,也彻底让孙乾这个病阎王的实力坐实,大宗师之下,与孙乾实力相当对手,整个天下不到十指之数。

  只是可惜那个风度翩翩的佳公子,自此以后变成了病阎王,外表就像是一个痨病鬼,哪来以前雄姿英发的气度。

  但就算如此,在敖烈没有收回孙乾手中权力的这十年,孙乾还是让镇抚军上下服气,认下了这个镇抚军别座。

  这是用无数战绩堆积起来的威望,只是此刻,魏羡和何川还是有点担心孙乾如此操劳,会不会影响他的身体。

  就在何川犹豫着是否要进去提醒孙乾早些休息的时候,屋内传来了孙乾的声音。

  “行了,你们也回去休息吧,我看完这份卷宗就睡了,不用担心我会劳累过度损伤身体,我可比你们还宝贝自己的健康,行了,你们先回去吧。”

  何川和魏羡对视一眼,心中松了一口气,别座能爱惜自己的身体就好,两人当即弯腰领命,吩咐周围的巡逻的人继续看护好孙乾以后,这才放心告辞离开。

  屋内,孙乾把已经看完了的几份案宗分开叠放,手中还拿着一份卷宗,脸上笑容颇耐人寻味。

  “有点意思,梁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