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这一点都不好玩【大章】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老鸡吃蘑菇 3624 2020.07.29 09:00

  县学学子此刻已经感觉自己的腿不是自己的腿了,背上的行军袋更像一座大山,狠狠压在他们的身上。

  柳青也感觉有点呼吸不过来,他们本就是寒窗苦读读书人,虽说不是体弱多病,但也绝对没有多少运动锻炼。

  “柳青,你说先生这是不是要累死我们?我刚才注意了一下,咱们已经完全偏离官道了,先生这是要带我们去哪?”

  柳青脸色已经涨得通红,汗水不停地冒出来,他其实也没想到,梁凡竟然会带着他们走了这么长的路。

  “我也不知道,不过先生所为绝对有他的道理,我们现在虽然不懂,只能说是我们的境界还不够。

  要想搞清楚,咱们就继续走,跟上去,想来到了目的地,先生自然会给我们说明。”

  “也对,先生博古学今,他这么做自然有他的安排,走,我们可不能让先生小瞧了。”

  学子们之间相互鼓劲,一起努力往前龟速前进,何川和王捕头跟在后面,连连感叹。

  “想不到这些文弱书生竟然有这般韧性,这已经走了二十里路途了吧,我还以为他们会叫苦呢。”

  “我原来也这么想,不过看到他们此刻坚持的样子,要是殷大人知道,必将大笑开怀。

  毕竟有毅力方能有所成就,我可能猜到一些梁先生的想法了。”

  “哦?那是什么?”

  “先卖个关子,毕竟不知道梁先生后面有什么安排,咱们先跟上去。”

  “嗯。”

  学子们现在还在咬牙坚持,这其实让梁凡有些惊讶,不过梁凡心中冷笑,你们以为这就是最终考验了?

  你们把我想的太简单了,如果只是这样,我有必要让你们出城吗?我梁凡从来就不是肤浅之人,接下来希望你们还能坚持住!

  梁凡忍不住一脸笑容,步伐又快了几分,我让你们脑补,这都是你们自找的,可不要怪我冷酷无情。

  ……

  老管家一路驾着马车向西风口疾驰,车上的东西实在过于重要,这次只是运气好,才能够顺利把东西取出来。

  所以接下来的任务,就是要把这机关圣物安全送到西风口,这才算完成了圣女交代的任务。

  宋本贤两人远远缀在老管家后面两里之外,这距离刚好在宗师的感知范围,还不用担心自己被发现。

  “这王德发是从西风口过来的商人,你能确认是吧?”

  小格点点头,“是的,县里的文书我已经看了,他就是西风口经商的商人。”

  “哦。”

  宋本贤闻言不再说话,心中却在暗自盘算,看来西风口应该也有白莲教的分舵据点,要不然王德发也不会安排这么隐秘的身份,几十年都没被发现。

  自己现在考虑的问题是要不要直接出手把东西抢下来,要不然等到了西风口,万一出现什么变故,自己只有两人恐怕应对不过来。

  想到这里,宋本贤不再犹豫,给了小格一个眼色,自己脚下速度瞬间飙升,空气都被摩擦出音浪。

  “什么声音?”

  老管家耳朵一动,回头一看就看到宋本贤一剑而来,瞬间脸色突变。

  “不好,竟然是剑门宋本贤!?”

  老管家此刻颇有些心惊胆战,却还算有所准备,想不到剑门果然在暗中窥伺,完全如同圣女所料。

  “驾!”

  老管家再也不管马匹是否受得了,直接挥动马鞭,马车速度直接加速到最快,至于弃车逃跑,老管家根本没这个念头,在化劲宗师面前这么做,那就是找死。

  “剑来!”

  宋本贤一声爆喝,只见剑光一闪,犹如雷光闪烁,一道剑芒瞬间击中前行的马车。

  老管家只来得及避开周身要害,用尽全身功力极力躲闪,才勉强躲开这次攻击,逃出马车外。

  但马车可没有这么幸运,瞬间就被宋本贤一剑崩碎,那奔跑的马儿也尸首分离,下半身还向前跑了几步,才彻底轰然倒下。

  “宋本贤,不愧是宗师高手,好手段!”

  老管家抱着密盒闪到一边,冷冷地看着宋本贤收剑,“怎么,你想活捉我!?”

  “你认得我?看来你在白莲教的地位不低啊,不过以你暗劲巅峰的修为,这也说得过去。”

  宋本贤此刻已经把人留下来了,这时候他们又在城外,除非有另外一个大宗师入场,否则,这白莲教叛逆,插翅难飞!

  “你如果聪明的话,就应该乖乖把东西交给我,我还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否则的话,我只能在你尸体上把东西拿走了。”

  这时候小格也赶到了现场,看到宋本贤已经控制住了场中形势,心里也把石头放下,宗师出手对付一个白莲教叛逆,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呵呵,那要不要老夫先谢一下宋宗师你的不杀之恩?”

  看着一脸嘲讽的老管家,宋本贤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这老管家有点古怪,想之前遇到的白莲教教徒,要么直接自杀式攻击,要么就奔逃而走,老管家他这又是在干什么?

  不过宋本贤一时也想不到老管家的用意,也暂时把心中想法放在一边,反正人就在自己手上,是死是活,都是任由自己拿捏。

  “好了,不要再废话了,把东西交给我,不然我就亲手去拿了。”

  宋本贤还是想留下老管家的活口,白莲教陷害君别离杀害邱长老的谜团还没解开,自己需要抓住他,看能不能问出一点什么?

  老管家则站在那里不懂,好像是在思考什么,过了几息时间,老管家缓缓把密盒绑在了背后,然后抽出了自己的刀横在胸前。

  “想要密盒?从我尸体上拿走吧!”

  老管家此刻竟然不守反攻,直接抢先对宋本贤出手,宋本贤身为化劲宗师,他现在不出手就没有出手的机会了。

  宋本贤心中还是想着活捉老管家,所以手上只使出了七分力,却也瞬间形成了剑网,老管家直接就陷入其中。

  老管家一看这形势就明白了宋本贤的意图,心中却忍不住冷笑,这样更合他的意图。

  只见老管家手起刀落,刀刀用尽全力,刀上附着的劲道与空气中形成一阵阵音爆,可惜却怎么也破不开宋本贤的剑网。

  “不对,这人的反应实在太过于配合了,这绝对不是白莲教教徒应有的表现,等一下,糟糕!”

  看到宋本贤突然脸色一变,老管家也知晓自己的意图已经被宋本贤发现,索性大笑一声,“现在才明白过来,晚了!”

  “天魔解体大法!”

  只见老管家身体猛的一胀,浑身气息暴涨,已然达到了半步宗师境界。

  只见老管家手中刀光芒劲射而起,刚才还密不透风的剑网,瞬间就被拉开一道缝隙,老管家整个人直接激射而出。

  “小格,躲开!”

  老管家根本就没有对付宋本贤,他知道自己就算用了天魔解体大法也不是宋本贤的对手,但是小格却是自己最容易得手的目标。

  宋本贤此刻再也不敢藏拙,全身功力爆发,剑芒犹如长虹而上,一瞬间方圆五米空气直接被撕裂开来,老管家整个人都被宋本贤的气势狠狠压住。

  只见宋本贤这一剑瞬间就落在了老管家身上,老管家还没来得及反应,手中刀瞬间被剑芒气劲崩碎,老管家整个身体更是七窍出血,直接倒在地上。

  小格脸上还保持着惊骇,等老管家奄奄一息躺在地上,才反应过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自己差点就去见阎王了。

  宋本贤没有时间安慰小格,一把抓住老管家,就往他身体内输送内气,“快告诉我,密盒在哪?”

  老管家满脸的献血,森然一笑:“你猜?”

  说完,老管家就全身筋脉禁断,彻底没了气息。

  “可恶!”

  宋本贤忍不住砸了一下地面,小格却有点疑惑,密盒不是在老管家背后吗?

  但小格翻过老管家的尸体,才发现老管家背得只是普通的木盒,哪里还是墨门机关圣物?

  “长老……”

  小格话没说完,就被宋本贤阻止,“我们中了白莲教的调虎离山之计了,看来他们兵分两路,他只是放出来的诱饵!

  还记得王德发家里之前厨房买菜的马车吗?我说他们怎么买那么多菜,开始还以为是犒劳那些怡春楼装修工人,现在看来,应该是运送真正的机关圣物出城了!

  可恶,咱们竟然被他摆了一道,怪不得刚才这白莲教余孽一直在拖延时间!”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宋本贤也在考虑这个问题,东西肯定是运送到西风口了,西风口人多眼杂,三教九流之徒数不胜数,绝对是白莲教转移机关圣物的最佳地点。

  “小格,听着,你现在立刻回到西宁城,牢牢看住王德发的行踪,记得给门内传信,就说我正赶往西风口。”

  “是,长老,但我一个人如果拦不住王德发的人呢?”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宋本贤想了想,“那你先不要轻举妄动,如果王德发失踪或者有异常情况,你就通知镇抚军何川,这是我的剑牌,到时候你就说你发现了白莲教的踪迹,其他不用多说,之后自有我来处理,去吧!”

  小格也不再耽搁时间,瞬间往西宁城回赶,宋本贤也搜了一下老管家的尸体,除了发现一个破碎的木盒,什么也没发现。

  看来这老管家就是白莲教放出来的死士,宋本贤也不再犹豫,直接往西风口方向赶去。

  王德发此刻也盘算着老管家的行程,他也不知道老管家到底有没有安全到达西风口,不过这次兵分两路,应该不会出现问题。

  而且如果老管家出事,那说明真的有人在暗中窥伺自己,自己不管如何也必须离开。

  “希望东西能够顺利到达西风口,到时候只要圣女安全拿到东西,自己得到回复以后也可以安全离开。”

  王德发也不再犹豫,自己必须在西宁站好最后一班岗,做戏做全套,自己还得去怡春楼看着酒楼改造。

  ……

  “走,都给我跟上,不要掉队,就算哭,也给我继续往前走!”

  梁凡黑着脸,心中不住冷笑,这才哪到哪,你们这就想放弃?

  昨天不是还很会脑补吗?说自己所做一切都是为了你们好,现在你们该清醒认识到,自己对你们何等残忍吧?

  县学学子到现在已经不眠不休走了两个时辰,这对于他们来说,已经疲累到了极致。

  “先生到底要干嘛?”

  这一路走来,梁凡什么话也没多说,一开始县学学子还以为跟以前诗社踏青一般,谁知道会这么辛苦。

  又走了一刻钟,到了一座山的山脚下,梁凡才让所有人停下休息。

  瞬间所有学子瘫坐在地上,揉着双腿,看着开始长水泡的双脚,差点没有哭出来。

  梁先生到底要做什么,这是要让我们磨断双腿吗?

  妈妈,我想回家,这一点都不好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