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脑补的威力【大章】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老鸡吃蘑菇 3552 2020.07.26 09:00

  县学学子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第一天到梁先生这里学习,竟然是懵逼树下懵逼坐,这到底是什么状况?

  县学学子已经忍耐不住,没有单独坐下,反而是围在一起细声交谈:“这梁先生也太过分了,好歹我们也是县学学子,未来国家栋梁,他竟然对我们如此懈怠,回去以后我一定要向知县大人好好告一状。”

  “就是就是,竟然让我们自由温习,如果是这样,我们又何苦早起,这么辛苦地赶到乌衣巷?”

  县学学子满身怨气,作为西宁最优秀的学子,这么多年,根本就没有人会这么怠慢他们,就连殷如令对他们也是温言细语,和蔼可亲。

  有一个学子却皱着眉头,没有参与到众人的讨论中,他独自思考了好一会儿,额头上的皱纹才舒展开来。

  “各位同窗,也许大家都理解错了梁先生的好意。”

  县学学子听到这句话,满脸疑惑,头顶上好像冒出了无数个问号。

  “柳青,你这是什么意思?有话就直说,不要卖关子。”

  虽然周围同学已然不满,但柳青还是慢条斯理,“同学们,你们想想,如果梁先生真的是浪得虚名,没有本事,你觉得知县大人会让他暂代教习一职吗?”

  这个问题一出来,所有县学学子都陷入了沉思,他们都是西宁最优秀的学子,智商思维当然极其优秀。

  柳青这句话里的意思,他们怎么不可能明白,柳青是在告诉大家,殷如令堂堂一县之主,怎么可能随随便便被人蒙蔽,所以这个梁先生,绝对是有真本事之人。

  “那为何他对我们竟然不闻不问,还直接让我们自习,那我们有必要走这么长的路赶过来吗?这简直就是看不起我们吗?”

  “不不不,”柳青摇了摇手指,“其实梁先生此刻已经在教授我们了。”

  “???”

  “这一次梁先生实在是用心良苦,你们要是这么想梁先生,实在是冤枉梁先生一片苦心了。

  正所谓读书百遍其义自见,而圣人云,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这就说明先生是希望我们明白,唯有自强方能真正强大。

  就算梁先生事事亲为,一来就亲自教我们学问,但我们终究是纸上得来终觉浅,对我们来说是远远不如自我开悟的。

  这位梁先生果然是饱学之士,儒雅风范,他宁可我们误会他,也只想让我们自己开悟,自己想明白他的苦心,这已经是不惜赌上梁先生自己的名声了。

  要是我们迟迟没有领悟到这层意思,我们出门就宣传梁先生浪得虚名,你说先生损失几何?”

  “原来如此,看来是我们错怪梁先生了。”

  “那我刚才还暗地骂先生了,我要去给他当面道歉。”

  “不用叻,你们道不道歉对先生来说都不算什么,有这种胸襟的饱学之士又怎会在意这些细枝末节。

  咱们还是不要浪费梁先生的苦心,今天努力自习,相信我,先生必然还有后招,要是先生突然考究我们,我们没有答出来,那才是真正的丢面子。”

  “柳青说的甚是,快快快,找个地方赶快温书。”

  县学学子突然就恢复了激情,打了鸡血一样随随便便在院子里找了一个位置,认真看起书来。

  但是梁凡是真的没有在意这些学子,你们要是受不了就给我走,自己还乐得轻松一些。

  所以梁凡躺着打盹的时候,所有灵觉都关闭了,不然各种嘈杂声围绕着他,他还怎么休息?

  等到他一觉醒来,看到县学学子排排坐,看到他望过来,学子们还抱以微笑,弄得梁凡一脸懵逼。

  你们这么年轻还是叛逆的年纪,这么听话是怎么回事,还有你们脸上这一副感激的表情又是怎么一回事?

  因为什么你们有这么大变化,梁凡彻底搞不懂中间发生了什么,竟然让县学学子情绪转变这么大?

  梁凡搞不清楚这些学子的想法,只能看向小白,这狗子看家护院,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吧?

  不对,你这狗子的眼神是怎么回事?你竟然也敢鄙视我?

  小白当然知道梁凡所作所为是怎么回事,但架不住县学学子自己脑补,梁凡硬生生就在学子心中成了大公无私的饱学之士,这又上哪里说理去?

  等到梁凡表情微变,小白连忙换回自己纯真的表情,自己果然是飘了,竟然敢在主人表露自己真实的情绪。

  看来这几天果儿酒喝多了,自己有点膨胀了,自己还是太年轻,藏不住自己真实的想法,狗子暗自检讨自己的行为。

  不过梁凡现在也不能找小白的麻烦,毕竟县学学子都在呢,不过他们直接就坐在这院子里也不是一回事。

  虽然自己没想好好教育他们,但读书设施自己不能亏待他们,毕竟现在自己表面上也算是他们暂时的教习。

  其实这都是梁凡自己找的借口,就是这些学生太乖了,让他有点不好意思,要是学生闹僵起来,看梁凡还有没有心思帮他们考虑这些?

  梁凡也没打扰这些学子温习功课,站起来想了想,就打开门走了出去,学子们对此也没有在意。

  过了一个时辰,梁凡竟然带着一堆木匠扛着桌椅回来了。

  “你们把这些桌椅放好,排排对齐。”

  这下学子们都坐不住了,毕竟院子里声响太大,他们也无法静心学习。

  柳青却对着其他学子暗中使眼色,看到没有,自己没有猜错吧,梁先生一直就是在考验我们,不然他为何在我们表现良好以后,才置办这些桌椅?

  木工们的速度极快,不一会儿就把十五张桌椅整整齐齐地放好在庭院里,梁凡给了他们工钱,木工们千恩万谢才离开。

  梁凡刚送走木工转过头来,就看到十五双晶莹剔透的眼睛紧紧盯着他,这是要干嘛?

  “多谢先生!”

  十五个人统一动作,向着梁凡作揖行礼,这是他们已经在心底彻底认同梁凡这个先生的表示。

  “你们这是干嘛?还不继续回去温书?”

  梁凡感觉有点莫名其妙,也有点不好意思,这些熊孩子咋就这么单纯,这让自己有点心慌慌啊。

  柳青他们也不多说话,相视一笑,乖乖自己找好位置各自坐下,重新开始看书温习。

  整个院子都安静下来,乌衣巷的街坊们也放低了所有声音,此刻颇有一些神圣。

  ……

  庞廷文接到小格的飞鸽传书以后,就忍不住把宋本贤叫了过来,然后一起去拜见勾玉堂。

  “门主,小格来报,怡春楼已被一富商买下,准备改造成酒楼,我们担心他们在改造期间会损毁墨门机关圣物。”

  宋本贤这时候才知道庞廷文为什么把小格留在西宁,原来是因为墨门机关圣物,不过这墨门机关的确不能有失。

  勾玉堂沉思了一会儿,“不过我们现在不知道墨门机关开关秘诀,就算是想要动手也没有任何办法。

  不过白莲教肯定不会甘心这机关圣物被毁,所以他们肯定还有人在暗中守护这机关。

  你让小格不要轻举妄动,时刻留意怡春楼的动静,想来白莲教在怡春楼改造的时候,应该也会有所行动。”

  “嗯,师兄说的不错,我也是这么想的,”庞廷文点点头,“不过现在就小格一个人在西宁,他应该还无法控制全局,我想要不要暗中派宋师弟过去主持大局。

  到时候就算白莲教有所行动,宋师弟也能及时应对,而且镇抚军何川还留在西宁,宋师弟过去也算相得益彰。”

  “可以,不知宋师弟可愿意再走一遭西宁?”

  宋本贤没有二话,直接点头听令,“事关墨门圣物,我自然听从师兄吩咐。事不宜迟,师兄,我现在就准备出发。”

  “嗯!”

  ……

  西洲中府。

  “圣女,王德发已经成功买下怡春楼,接下来,他们该怎么行动?”

  池苏念正在画眉,“让他先不要轻举妄动,西宁在那位监控之下,一定要小心谨慎。

  而且不要小看剑门,上次茗姑可是发现他们这些人已经发现了这处机关,剑门不可能没有派人看守。

  至于镇抚军,剑门应该不会把这消息告诉他们,不然孙乾也不可能这么容易被我们调虎离山,返回中府。

  总之,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保证安全,王德发他们就不能动手,直到万无一失为止。”

  “喏!”

  “对了,君别离现在到了何处?”

  “君别离这几天都没有找到我们的教徒据点,所以昨天他已经转了方向,并未再按照原来的路线前进。”

  “哦?他往哪里去了?”

  “中府!”

  池苏念手上画眉动作一顿,君别离竟然直接往中府来了,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毕竟他能一举破坏白莲教十处据点,说明他就有一定的情报来源,知晓一部分白莲教的布置。

  “让中府的兄弟,尽快转移潜伏,不要让君别离抓住马脚,不然孙乾可不是吃素的。

  只要有一个机会,孙乾就会紧紧抓住,到时候咱们就没有那么容易脱身了,不损伤惨重也会脱层皮。”

  “是!”

  等到自己属下离开,池苏念拿起杯子在手里转了一圈,“君别离,看来你是铁了心要和我圣教作对,等到此间事了,我再来和你新账旧账一起算。”

  ……

  乌衣巷。

  此刻梁凡的院子里充满了面香,这里离县学太远,梁凡也不可能让学子再返回去吃午饭。

  还好王捕头识趣,已经把县学拨下来的伙食费交给了梁凡,至于以后所有花费,县衙多退少补。

  所以就有了现在的情形,老周正满面红光在院子里煮着羊杂面,这炭火气息让这些学子门满是好奇。

  他们因为品学兼优,就算家庭条件不是太好,他们的父母也没让他们下地干活,更不会让他们下厨。

  毕竟天下父母心,官人们一句君子远庖厨,他们怎么可能让他们的孩子们下厨做饭?

  不提学子们对老周烧柴做面满是好奇,老周心里此刻也满是得意,看到没有,梁先生还是对自己的手艺最满意,不然怎么会只让自己来给这些未来的文曲星们做饭?

  老钱的包子也敢在自己面前嘚瑟,自己现在可是给县学学子做面的大厨,这地位,已经不是老钱这个包子铺老板所能比拟的了。

  想到这,老周的面汤煮的更加利索,一把佐料下去,鲜香满院,让学子门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我明白了!”

  突然柳青双手一拍,一脸兴奋,梁凡则是看着这个最会脑补的孩子满脸懵逼,这又是怎么回事?

  你说说,你又明白什么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