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这怎么可能!?【大章,屏蔽了,加了防屏蔽才放出来】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老鸡吃蘑菇 4047 2020.07.23 09:00

  说书先生此刻声情并茂,讲的故事是江湖恩怨,底下茶客听的是如痴如醉。

  梁凡没有打扰他们,自己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顺便叫了一壶茶。

  只见说书先生惊堂木一拍,声音瞬间激【防】情【屏】澎【蔽】湃:

  话说西洲有镇抚军坐镇,军纪严明之下,兵锋所指,无有武林门派敢在西洲立足,但有人就有江湖,西洲永远不缺武林豪客。

  今天要讲的故事就发生在西宁城千里之外的金明城,话说金明城有一武林豪客,一手擒龙手,打遍西洲十五镇,鲜有对手。

  他更是短短一年便成立帮派组织神虎会,风头可谓一时无两,这十年金明城武林江湖的代言人可以说就是他,擒龙手宁川。

  可在半月前,擒龙手宁川过五十寿宴,神虎会却一夜之间分崩离析,宁川更是当场身死,其门徒故友更是鸟飞兽散。

  这一切只因一剑西来,万里绝灭,这出手之人,咱们西宁百姓都熟悉,那就是剑门弃徒君别离。

  话说君别离自西宁一举突破化劲宗师之后,俨然已成天下青年高手第一人,与成名已久武林名宿相比也是丝毫不差。

  当时寿宴之上,宁川喝问君别离,往日二人既无恩怨又无往来,何故在他寿宴捣乱?

  更有不少武林名宿更是出声支援宁川,这里是金明城,要是被君别离一人压倒气势,金明城武林又有何面目存在?

  剑门虽已发出号令,解除了君别离的追杀令,但君别离又因何故竟敢冲撞金明城所有武林豪客?

  只见君别离当场冷笑一声,轻轻一笑:“我君别离一生行事,何须向尔等解释?宁川,还不快来受死?”

  只见君别离一剑而出,众豪客只觉全身僵硬,天地之间只剩下一道剑芒,剑未至,天地已为之变色。

  众武林豪客竟然当场被一剑震慑,丝毫不敢动一分一毫,只能眼睁睁看着君别离一人杀向宁川。

  这就是化劲宗师之威,宗师一怒,血溅千里,恐怖如斯。

  宁川在千钧一发之际,用尽全身真气,终于从君别离一剑震慑中醒来,更是在九死一生刺激之下,突破自身极限,侥幸在君别离一剑之下逃出性命。

  “君别离,我知你是化劲宗师,可你竟依仗于此不把我金明武林放在眼里,你是要一人战我金明武林?”

  此话一出,群雄动怒,武林草莽,本是血性男儿,怎能忍受此等侮辱?

  就在群雄团结一心,准备誓死搏斗之时,君别离却淡然一笑,“宁川,好一个蛊惑人心之巧言令色,但你只有这些手段吗?你不会以为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吧!?”

  “玄宗十年,沧州血案,你可还记得?沧州三千冤魂,正等着你,白莲教金明分舵舵主宁川,你落在我手里是逃不掉的,除非我死!”

  君别离话一说完,群雄之间瞬间如沸腾的开水,嘈杂声不断,不少武林草莽脸色狐疑,不过以君别离宗师之尊,应该不会无的放矢。

  难道宁川真的与白莲教有所勾结?宁川在君别离说话之时脸色突变,自己身份极其隐秘,君别离又是如何知晓?

  就在此时,宁川强压心中不安,刚要出口辩解之时,只见君别离剑气如虹,宁川身前桌椅碗筷齐齐崩碎,不少桌前宾客更是人仰马翻,只见君别离已瞬间到达宁川身边,出手一举封禁宁川全部修为。

  其他武林宾客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看到君别离一把撕开宁川后背衣服,露出后背八字纹身:

  无生老母,真空家乡!

  武林宾客见此,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金明城第一高手擒龙手宁川,竟然真的是白莲教叛逆!

  宁川见此已知事不可为,不由破罐子破摔,他的修为虽然被君别离一时封禁,但哑穴却没有被君别离出手封住。

  只见宁川桀桀一笑:“既然身份已经败露,我也无话可说,君别离,你就直接杀了我吧,我是什么也不会说的,你不就是想找到我们圣女报仇吗?我偏不告诉你!哈哈哈……”

  宁川笑的极其疯狂,眼中闪过一丝戏谑,谁知君别离竟然也笑了出声:“呵,你以为我会留你性命,盘问你知晓的所谓秘密?你也太小看我君别离了。

  放心,我会顺着你们白莲教的据点,一路杀过去,我会亲手把你们这些白莲教叛逆一个个杀死,你说你们白莲教的人会不会恨得只想杀我而后快?”

  君别离的意思很明白,那就是他不会要挟任何一个白莲教叛逆来达到目的,他会以杀之无尽来刺激白莲教圣女出现,这充满血腥,但却是最有效的办法。

  想到这宁川都忍不住一阵惶恐,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暴露的,但既然君别离能找到他,说明他就能找到其他人。

  自己必须要走,最少也要把消息传出去,不然圣教必将损失惨重,永远都不能小看一个宗师下定决心去暗杀所有人!

  就在宁川惊恐之下忍不住挣扎逃脱之时,君别离却根本不给他机会,直接一剑封喉,让宁川彻底没有了声息。

  宁川死后,君别离顺手除去神虎会剩下的白莲教叛逆,接着君别离的行踪再度成迷,直到千里之外,又有了第二个白莲教叛逆死在他的手里。

  这半月以来,君别离一剑镇压西洲十城,十大白莲教分舵被毁,彻底奠定自己青年高手第一人地位,江湖人称,落英神剑君别离!

  各位听客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好!”

  说书先生一拍惊堂木,瞬间获得满堂喝彩,茶馆内掌声不断,毕竟武林豪客、江湖恩怨一直就是听书人的最爱。

  梁凡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从说书先生嘴里知晓了君别离的行踪,也是暗自点头放下心来,活着就好。

  不过君别离那一句:我君别离行事,何须向尔等解释是怎么回事,只能佩服君别离真会装逼,从前倒是没看出来,他竟然是如此闷骚之人。

  梁凡虽在心中吐槽,其实不过梁凡此刻还是比较喜悦,毕竟君别离也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为数不多的熟人,听到他还安全的消息,也算放下了一件小心事。

  人啊,无论嘴上如何嫌弃,只要相处一段时间,没有摩擦,终究还是存在情谊。

  “走了,狗子,咱们回家。”

  梁凡付完茶钱,牵着小白步履轻松,谁知梁凡刚转过街角走在自己回家的路上,脸色就是直接一黑。

  只见何川正带着王捕头站在自家门口,手里还抱着一摞书,不用问也知道,何川肯定是已经收买了王捕头,把自己的喜好打听的清清楚楚。

  “梁先生,你回来了!”

  何川看到梁凡回来,眼睛就是一亮,连忙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小白对着他就是一阵狂吼。

  主人不喜欢这家伙,此时不表现一下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有这么好的表忠心机会?

  “什么事?”

  梁凡直接越过何川,打开院门直接走了进去,丝毫没有让何川进门的想法。

  王捕头见此只能讪笑一声,也没说话,眼神却直直盯着梁凡:先生,你可要明白我的难处,毕竟何川是镇抚军都尉,自己没法拒绝他啊。

  何川也不敢进门,他时刻谨记孙乾的吩咐,绝对要时时注意尊重梁凡,在梁凡现在明显不开心的状态下,自己还是不要去触霉头比较好。

  “先生,其实我们也没什么事,就是又搜集到几本孤本好书,我们又是大老粗,看不懂这些玩意儿,就想着这不能浪费,就给先生送过来了。

  既然先生现在已经回来了,那我就把书放这里了,王捕头,咱们不是还要巡逻吗,走,咱们先回去。”

  看着拉着王捕头快速离开的何川,梁凡忍不住低声说了一句,铁憨憨,就这点小伎俩,以为能瞒得过自己吗?自己只是不想揭穿罢了!

  我梁凡怎么可能被你们的小恩小惠打动,我可是有原则的射会朱义四有青年。

  想到这,梁凡弯下腰把那一摞书抱起来,毕竟这都是文明的果实,知识的源泉,自己还是要尊重前人劳动成果的。

  自己怎么可能接受何川的溜须拍马,自己是那种人吗?自己只是尊重所有人的文化成果。

  对,就是这样,梁凡在心里再一次肯定自己的所作所为,恨不得给如此优秀的自己鼓掌。

  小白紧紧把自己的头埋在身子里,它怕梁凡看出此刻自己的鄙视的眼神。

  果然狗子我如此不要脸,都是被主人影响的,毕竟什么样的主人,什么样的狗!

  不提心里没有逼数的梁凡和小白这狗子,西洲中府,孙乾却有一些头大。

  敖烈竟然在他回来之前又一次重新闭关,这让孙乾颇有些无奈,敖烈这完全是把西洲所有的事务都甩给了自己。

  “最近白莲教有没有什么动静?自从你们把消息传到西宁,我便马不停蹄地赶回来,但十多天都过去了,你们竟然再也没有白莲教的消息,你们最近到底在做什么?”

  孙乾有一些恼火,他知道白莲教在中府显【防】露【屏蔽】了踪迹,但这么长时间过去线索却直接中断,这让孙乾有点无奈。

  白莲教行事越是隐秘,所图谋之事肯定影响越大。

  孙乾一想到西宁出现的霹雳弹,就忍不住有点胆战心惊,那时候要不是梁先生暗中出手,不知道西宁会有多大的损失。

  现在的中府是西宁的十倍繁华,这要是中间出了一些差错,镇抚军就等着全体自杀谢罪吧。

  魏羡上次因为在西宁犯错,一直被孙乾惩罚在他身边做事,也算是让他将功补过,至于冥火营,暂时交给了魏羡副官带领。

  此刻魏羡看到孙乾发火,赶紧站了出来:“别座放心,中府是咱们的大本营,咱们的兄弟日夜巡逻,白莲教很难闹事,别座不用过于焦虑。”

  “那有什么用?我们只有掌握白莲教的行踪,才能针对他们做出具体的相应行动计划,现在两眼一抹黑,我们就只能被他们牵着鼻子走。”

  孙乾越想越发恼火,自从三年前自己挫败白莲教以后,本以为他们要蛰伏十几年恢复元气,想不到才短短三年,他们又卷土重来。

  “行了,不用再说了,魏羡,你赶快去三教九流之地打探消息,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两天内我要得到白莲教的线索。”

  “喏!”

  魏羡领命离开以后,孙乾忍不住又掏出一把枸杞,让自己平复一下心情。

  大将军也实在是太过心急,要是等自己回来以后再闭关,他起码能知道梁凡这个大宗师的存在,现在,就只能祈祷大将军早点出关了。

  所以,人这一生,除了勤奋努力,终究还要靠一点运气。

  ……

  剑门。

  庞廷文已经到了剑门山脚下,看到剑门驻地就在眼前,忍不住长舒一口气,自己终于赶回来了。

  关于君别离的消息自己早就飞鸽传书传了回来,但是关于梁先生,自己还需要当面向门主汇报。

  “廖师弟,宋师弟,你们先带弟子回戒律堂,我一个人去见门主就行。”

  “好,那我们先回戒律堂,师兄不要太过劳累。”

  宋本贤和廖秋忠带着戒律堂弟子返回戒律堂,庞廷文则轻功直起,直接向剑门山巅出发。

  等到庞廷文来到剑门门主房间门外,只听到房间内传来一道声音:“庞师弟,你回来了。”

  大门打开,只见身穿白衣,白发银须颇为仙风道骨的勾玉堂站在门边,一脸微笑地看着庞廷文。

  “师弟,此次辛苦了。”

  “师兄,一切都是为了剑门,何谈辛苦。”

  “君别离的消息我已经知晓,你这么急着过来还有别的事禀报吗?”

  “不错,师兄你可知,世上还有第四位大宗师吗?”

  “什么?第四位大宗师!?”

  勾玉堂再也保持不住自己的淡然,庞廷文刚才说的是世间第四位大宗师?

  这怎么可能!?

  

举报

作者感言

老鸡吃蘑菇

老鸡吃蘑菇

感谢受伤的心在滴血大佬100万打赏,书友20200405105204731大佬100万打赏,爱你们哟,mua~   刚才屏蔽了,加了一些防屏蔽,不要说我打断你们的阅读体验。哭!!!

2020-07-23 0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