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各方动静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老鸡吃蘑菇 3727 2020.06.24 02:05

  整个江湖在七月底,就像是一个倒满了热油的锅,彻底被一个消息炸开。

  剑门弃徒君别离登临化劲宗师境界,一剑轻取西北四虎性命,成为他突破宗师出手的第一个战绩。

  此消息一出,让西宁城的武林人士彻底沉寂下来,虽然没有人离开,却也没有人再敢主动出现在君别离的面前。

  他们现在也只能等,等剑门的反应,他们坚信剑门作为武林圣地,肯定不会允许弃徒君别离继续活下去。

  但这些武林人士肯定想不到,他们口中的化劲宗师,此刻却在梁凡的庭院中,卑微地给小白梳理着毛发。

  这要是让武林人士在现场看到这情形,非得吓得掉了下巴,这还是高高在上的武林化劲宗师吗?

  谁能想到他此刻会像一个仆人一样,给别人家的狗整理毛发?

  梁凡对此却是极不耐烦,当初他怎么就没看出来,君别离这么一个外表高冷的面瘫男,内地里却像一块黏皮糖,怎么甩也甩不掉。

  “哎,我说,君别离,你好歹也是堂堂武林化劲宗师,赖在我这里薅狗毛有意思吗?你看我家狗子都嫌弃你了。”

  小白正被君别离按摩地舒舒服服,正眯着眼享受着君别离的服务,但一听到梁凡的话,它瞬间眼皮子一翻,嘴巴一咧,对着君别离做出一个极度嫌弃的人性化表情。

  君别离手上动作一顿,自己好像被一只狗子给鄙视叻?

  梁凡躺在躺椅上,怎么想怎么不舒服,他侧过身子看着君别离,“君别离,我说你伤都好了,还晋升突破成为了化劲宗师,是不是该离开我这破地方了。

  现在一堆眼线散布在我这周围,放个屁都怕有人闻过来,再说我这那么多人围着,给街坊邻居带来多少麻烦,你说!”

  最近虽然没人敢来招惹君别离,但他们也没离开,在乌衣巷各个茶馆面馆酒楼客栈呆着,时时刻刻注意着梁凡这边的一举一动。

  最烦的是那些人还特别老实,从不闹事,就坐在那里规规矩矩地监视,这让梁凡抓不到任何由头敲打他们。

  毕竟那些武林人士也没有任何上门打扰梁凡生活的举动,以梁凡现在秉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咸鱼性格,硬是没法发脾气。

  “你的事情我不想问,也不想管,现在他们没有上门来打扰我,我还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麻烦要是找上门来来了,你最好自己处理,不要打乱我的生活。

  不然我可不能保证那些人会怎样,包括你会怎样,懂了吧?”

  君别离听到这话,手上动作一顿,接着又恢复了平静,继续抚摸小白的狗毛,“知道了,前辈。”

  那天君别离出城回来以后,就改口称呼梁凡为前辈,在君别离心里,梁凡已经成了驻颜有术的前辈,这种人他不是没见过,比如剑门剑圣勾鉴清!

  梁凡也不再搭理君别离,周围的眼线越来越多,要不是梁凡还想在西宁安安静静地生活,他早就想一巴掌把所有探子拍死。

  君别离看着梁凡,脸色变了几次终于忍不住问道:“前辈不想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吗?毕竟外面都在传,是我勾结了白莲妖女,残害了剑门长老。”

  话还没说完,梁凡就直接开喷:“那关我屁事,我就一个遵纪守法好良民,你的事跟我又没有关系。”

  “也对,这事跟前辈你没有任何关系。”

  接着君别离就沉默下来,就连在两个月以前的自己,也怎么都不可能想到,自己那么热爱的宗门,最后会恨不得把自己五马分尸。

  “白莲教!!!”

  君别离心中暗恨,就在他心绪不宁的时候,梁凡却看了一眼北方,他感知到几股不弱于君别离的气势,正极速向西宁赶来。

  “晦气!”

  梁凡心里暗骂一声,不用问,这肯定就是剑门那些人得到了消息,正在派遣高手往西宁赶过来。

  剑门地处荒州,民风彪悍,嗜武成风,脾气暴烈,别看君别离平时也算彬彬有礼,遇事也是暴躁无比,比如昨晚西北四虎三兄弟,在失去耐心的君别离面前直接毙命!

  现在剑门那些门人赶过来,西宁绝对安宁不了。

  “不行,得把君别离这家伙轰走,不然自己这里别想安宁!”

  想到这,梁凡也不说话,站起身来,一把抓住君别离的脖子,君别离更是心中大震。

  虽然他早就猜想梁凡是绝世高手,但这么轻松抓住自己,自己还没来得及有一点反应,恐怖如斯!

  “最近不要来我这里,我要闭门谢客。”

  梁凡抓着君别离到门边,这才松开手,把门打开,一脚把君别离踹了出去。

  君别离也只能无奈苦笑,刚出房门站稳,就听到梁凡砰的一声把门关紧。

  “麻烦走了,这下轻松了。小白,要不要来点果儿酒?”

  梁凡此刻心情大好,忍不住拿出月光杯,再拿出一个小碗,倒了一点果儿酒进去,诱惑着小白。

  小白这狗子看到果儿酒眼睛就是一亮,四只小短腿一蹦一蹦地走了过来,伸着舌头舔着碗里的果儿酒。

  “你这狗子。”

  看着在小白瘦弱躯体下隐藏着不下于成年男子的力量,梁凡突然在想要不要在门外挂个牌子,内有恶犬,小心绕行?

  想到这,梁凡就忍不住自己笑了起来,自己这没啥可惦记的,谁会偷偷跑进自己的屋子?

  ……

  荒州前往西宁的官道上。

  “师兄,小离,不,君别离他真的踏入宗师之境了?”

  宋本贤再一次小声确认,他是剑门戒律堂长老,却也和君别离私交甚好。

  庞廷文冷着一张脸,他是剑门戒律堂这一任首座,一向冷酷无情,刚正不阿。

  庞廷文闻言开口,嘶哑的声音像漏风的鼓,极其难听。

  “前几天有人在西宁突破化劲宗师,目击者看到的就是君别离,他还一剑剑气冲寒光,一举击杀三个暗劲高手,消息应该不会出错。

  想不到这门中叛徒竟然成了气候,差点让我们剑门成了武林笑话,这一次我们戒律堂三大化劲宗师出马,为的就是一举降服叛逆,押解回宗门。”

  庞廷文一生都在为剑门奋斗,他不允许有任何人败坏剑门的声誉,而这才是君别离成为化劲宗师的消息一出,他就带着两个戒律堂长老直奔西宁的原因。

  另一个戒律堂长老廖秋忠对此有点可惜,“可惜了君别离这妖孽天赋了,年纪刚过三十就踏入宗师之境。

  如果不是他已经叛出宗门,说不得他就是本门这一代最有机会冲击大宗师境界之人,可惜!”

  说到这,廖秋忠又向庞廷文确认了一句:“师兄,君别离虽然天性跳脱,但之前也从没做出任何离经叛道之事,这次邱师弟真是他勾结白莲妖女暗害的?”

  庞廷文听到这,脸色更加阴沉,“是他,当时巡山弟子发现邱师弟尸首的时候,亲眼看到他和白莲妖女一起逃窜,而且邱师弟尸首上胸口插的剑,就是君别离的佩剑。

  后来追杀他们的时候,你们也看到了君别离他一心逃窜,要不是白莲教手段太过诡异,君别离只中了本座一手剑气,就逃离而去。

  只是想不到不过几月功夫,他竟然能消除我打在他体内的剑气,还一举突破了化劲宗师境界。”

  宋本贤听到这脸上表情更显可惜,庞廷文不由得心生怒气:“宋师弟,我知道你十分看好君别离这叛逆,他天赋也的确让人惊叹,但是他已经背叛山门。

  这一次,掌门已经下了决心,一定要把君别离带回去,死活不论,不然咱们剑门这一次声威必将震荡!”

  说完,庞廷文也不等宋本贤辩解,手中马鞭狠狠鞭打在座下的骏马身上,向着西宁加速进发。

  宋本贤廖秋忠连忙拍马跟上,几个戒律堂的弟子更是只能苦着脸加速。

  这戒律堂首座和长老都是宗师境界,全身罡气自动护体,路途没什么疲累感,但他们才不过明劲或者暗劲境界,此次连夜奔袭,他们的精神已经快撑不住了。

  ……

  转眼又是三天过去,君别离自从被梁凡赶出来以后,就找了一个客栈入住,穿着也恢复了平常武人的打扮。

  毕竟已经突破成为化劲宗师,他暂时不需要再和以前一样小心谨慎,索性正大光明地住进了乌衣巷街头的客栈。

  其他的江湖人士见到了君别离也不敢冒头,毕竟西北四虎已经做出了榜样,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等待剑门来人,看看情况再决定出不出手。

  除了他们这些武林人士,西宁最紧张的便是王捕头他们,蜂涌进西宁的武林人士突然蛰伏起来,这让王捕头心里更加担心,这是不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况且他已经收到了城门护卫军的消息,作为镇抚军在西宁的分营,上次武林人士视他们为无物,直接夜闯城门,这让西宁镇抚军镇守彻底暴怒,已经向西州中府大都尉告状去了。

  西宁的形势越来越乱,越来越紧张,王捕头生怕某一天,这宁静的局势突然引爆,整个西宁不得一片安宁。

  这几天王捕头没事就往梁凡住处跑,要是以前西宁有梁凡坐镇,他不会这么紧张。

  但现在他也听说了君别离这个剑门弃徒,已经突破了化劲宗师境界,这就让他紧张异常。

  王捕头当然知道梁凡是个高手,但化劲宗师这个名声实在让人喘不过气来,毕竟王捕头也只是一个明劲巅峰的武者而已。

  不过想到梁凡击杀狐妖的战绩,王捕头还是只能把梁凡当成最后的救命稻草,希望西宁出乱子的时候,梁凡能一手平定乾坤。

  这一天,王捕头嘴角起着泡,坐在梁凡面前,一脸担忧的表情。

  “先生,你说万一剑门来人,君别离和他们闹僵起来,咱们西宁百姓该怎么办啊?”

  化劲宗师的恐怖,王捕头早就听过无数版本,化劲宗师之间交手,就算是不小心泄露的气劲余波,也能让西宁百姓死伤无数。

  “那就让他们去空旷处解决麻烦,不要在城里人烟密集处闹事,敢在城里闹事者,杀无赦!”

  梁凡喝了一口茶,这是王捕头带过来的上等好茶,听说是殷如令的同窗从中州寄过来的,王捕头特意带了过来讨好梁凡。

  看到现在西宁压抑的气氛,殷如令也想上个保险,他不知道化劲宗师何等恐怖,但他知道斩杀狐妖的梁凡带给他是何等的震撼。

  这次王捕头过来,一部分原因也是殷如令让他来探个口风,才有了这极品好茶。

  “杀无赦!?”

  王捕头听到这,脸色更苦,我们官府要是有这实力,何必现在还在做缩头乌龟,早就把那些违法乱纪的武林人士抓起来了。

  “先生,你说笑了。”

  “我可没说笑,你是不是忘了西宁城的镇抚军镇守?他不是已经上报了吗,他们要是请来了援军,你们还需要怕这些乌合之众?”

  听到这,王捕头忍不住拍了一下大腿,眼睛一亮!

  “对啊,镇抚军来了,我们还怕什么啊!?”

  “先生大才,我先干为敬!”

  

举报

作者感言

老鸡吃蘑菇

老鸡吃蘑菇

停电了,我要热死了!我这么拼命,你们不收藏投资推荐一波吗????卖萌卖惨打滚!

2020-06-24 02:0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