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思想迪化要不得【大章】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老鸡吃蘑菇 3710 2020.07.29 21:55

  “我最后问一遍,还有没有人要退出,我可以告诉你们,接下来会更辛苦,这次你们不要再想着面子,给你们一个时辰时间自己考虑清除,休整!”

  梁凡说完就坐到树荫下,这下这些熊孩子现在要崩溃了吧,一部分学子是不是应该要放弃了,就算有人坚持,到了山上再放弃一部分,计划完美。

  至于为什么要给一个时辰的时间让县学学子休息,不是梁凡大发善心,反而他是用心险恶。

  大家都知道连续奔走之时,咬一口牙还能坚持,要是中途休息一段时间以后再想出发,那难度直接成倍增加。

  尤其是这些养尊处优的县学学子,他们已经快到了疲惫的顶点,突然坐下来休息一个时辰,接下来能站起来的恐怕都没几个。

  到了那时候,这些孩子受不了苦放弃这次试炼,自己就有理由跟殷如令说这些孩子我教不了,完美!

  可爱的学子们,感谢让你们提前遭受社会毒打的我吧,吃亏永远越早越好,自己对你们还是太好了啊!

  自己能不能摆脱这些熊孩子,就在今朝,想到这,梁凡笑的露出了他的大白牙。

  柳青这会儿也满是痛苦,他哪走过这么长的山路,以前县学游学,他们哪次不是坐着马车出行?

  “柳青,你说先生是不是对我们有意见,不然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们?”

  “是啊是啊,要不我们接下来就直接说咱们放弃吧?我看梁先生可不会就此放过我们,后面肯定会更加困难。”

  县学学子们七嘴八舌地讨论,其实更是在相互说服,咱们就不要逞强要面子了,大家一起放弃都不丢面子。

  柳青却皱着眉头,梁先生的安排绝对没这么简单,要是只是为了我们放弃,何必搞得这么麻烦?

  要是梁凡知道柳青现在的想法,怕是会直接对着他马景涛式咆哮:“对,我想的就是这么简单,你别脑补!”

  何川和王捕头也跟在身后,听到学子们的讨论,他俩也有点摸不着头脑,王捕头心里原有的猜测也在动摇。

  “你说梁先生此举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就是要让这些孩子吃些苦头,然后灰溜溜回去?”

  王捕头摇了摇头:“梁先生的想法我哪清楚,但我知道梁先生肯定有他的目的,高人行事哪是我们看得清的。”

  “也对。”

  梁凡观察了一会儿队伍的动静,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心放下了一半,连最喜欢脑补的柳青都没说话,看来这事十有八九稳了。

  想到这,梁凡就准备打个瞌睡,毕竟还有一个时辰的时间休息,不睡觉自己也没事可干。

  就在梁凡关闭所有灵觉进入睡眠的时候,柳青却是眼色一亮,“我明白了。”

  旁边还在讨论怎么放弃的学子门瞬间就围了过来,“柳青,你又明白什么了?”

  柳青两眼放光,别有自信,“先生果然是见微知著,果然不愧是县令大人这个三榜进士都佩服的饱学之士。

  同学们,我问你们一个问题,在求学过程中,咱们是不是一步一步从私塾杀出来撑到最后的人?”

  “那是当然,想当初,启蒙入学,寒窗十载,从众多同窗中脱颖而出,才有了我现在县学学子的身份。”

  “那在私塾中就没有聪明之人?为什么他们被我们落下?”

  “因为我们一直苦读从未懈怠,他们有的熬不住苦,或者顶不住压力,亦或者中途失了初心,而我等却坚持了下来。”

  听到这些回答,柳青眼色更亮,“就是如此,当初我们在私塾中杀出了一条血路,但扪心自问,我们进入县学以后,可还如当初一般初心未改?”

  听到柳青这一声发问,县学学子突然沉默下来,好像他们真的忘了当初那般苦读的初心了。

  “所以这就是先生带我们体验这次长途跋涉之苦的原因。

  先生肯定是看出了我们求学态度上的不妥,所以才安排了这次跋涉之旅。

  想想看,为何先生一次次让我们放弃?难道先生真的想要看到我们放弃?

  不,他是在扮演我们内心中另一个自我,我们每次在苦读求学时,总会有一个声音让我们先休息一下,毕竟我们已经是县学学子了。

  而我们也的确不如当初那么努力,我们是不是已经少了那份拼搏之心?

  县学给了我们荣耀,但也给我们加上了枷锁,就像我们这次行途中的行军袋,它的重量总是让我们想要放弃。

  而长时间的行进,我们脚都起了水泡,而这也的确成功地让我们产生了放弃的念头。

  为什么梁先生要在山脚下再次让我们休息调整,还鼓励我们放弃?

  他其实是反面告诉我们不要放弃,山顶就在眼前,我们还没见识它的风景,直接放弃,那是一生的遗憾。

  梁先生他只是想让我们明白,山顶就在眼前,这一路的辛苦就像是我们进入县学前的经历,不要以为到了山脚就可以休息,这还远远不够。

  我刚才也差点没体悟到先生的苦心,直到先生要我们休整一个时辰。

  这就是破题的关键。

  现在的休息就像是春闱之前我们的学习,一切都是为了做好登顶的准备。

  现在,同学们,你们还要放弃吗?”

  县学学子听完柳青的分析,只是满脸忏愧,但眼神中却多了一丝坚定,我们是从各个私塾中杀出来的精英,怎么可能如此轻易放弃?

  王捕头也忍不住感叹,果然这就是梁先生的良苦用心,自己之前想的没错,这些学子有福了啊。

  想到这,王捕头也走了过来,“我是个大老粗,也说不出什么道理,但是当初梁先生看我奔波辛苦,对我说过一些话,我还记得一部分。

  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他说我受得苦,都是为了配得上我捕头的身份,今天我觉得这句话也适合你们,你们的拼搏,也是为了配得上你们县学学子的荣誉。”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学子们轻声重复了几遍这些话,越读越是振奋,我县学儿郎,必要登顶,看遍文学风景,怎能轻易放弃!?

  所有人也不再说要放弃,反而是重新坐好,拿出老钱给的肉包子,啃了起来。

  这时候就要补充体力,接下来还要登山呢,梁先生虽然没说,但提供了包子这些食物,还能有别的想法?

  此刻大家已经猜出来了先生的用意,那就做好万全准备,让先生看到自己最好的风采。

  ……

  就在学子们准备好继续前进准备的时候,小格也已经重新赶回了西宁城。

  还好城门还没关,但小格也来不及考虑这些,直接往城南王德发处赶去。

  宋本贤的吩咐他牢牢记在心里,这时候必须看住王德发,才有可能重新找到白莲教的踪迹。

  小格回到原先的监视屋,过了半个时辰也没看到王德发的身影。

  “不好,难道王德发已经得到消息,跑了?”

  小格心急火燎,也顾不得潜伏在暗处,小心翼翼翻墙进入王德发的宅院。

  可惜小格翻遍了王德发的宅子,也没发现王德发的踪影。

  “看来王德发真的已经逃跑了,可恶!”

  小格不再犹豫,先回监视屋,发出信灵鸽通知剑门,信灵鸽天生异兽,日行三千里,两日就能到达剑门,小格做完这些就直奔镇抚军别府。

  等剑门收到消息赶到西宁,还不知道要多久,自己必须尽快去通知镇抚军王德发的真实身份,这是宋本贤交代好自己的事情。

  等到镇抚军别府,小格得知何川已经跟随梁凡出城的消息大为懊恼,何都尉怎么这时候出城了?

  这让小格有点不知所措,没有了何川配合,镇抚军不出动,根本就无法封锁城门寻找王德发的踪迹。

  不行,自己必须见到何川,想到这里,小格问清楚何川的出发方向,就准备出城找过去。

  可惜还没走几步,就看到王德发在殷如令的送别下,走出了西宁县衙。

  “糟糕,自己真蠢,就没想到王德发会过来找殷如令,现在怡春楼改造,他来县衙也完全可能。”

  可惜自己的信鸽已经送往剑门,这还没什么,反正剑门来人都可以为抢回密盒做准备。

  小格不再急着出城,王德发还在城里,自己只要暗中跟着他就行。

  王德发从县衙出来也松了一口气,殷如令的态度没有任何变化,说明自己的身份还没暴露,只是不知道老管家是否安全到达西风口。

  ……

  宋本贤一路往西风口快赶,沿途还注意了一下有没有人背着宝盒,只可惜他这一路上,也没遇到这样的人。

  西风口商业重镇,可谓人多眼杂,自己必须要做好伪装,不然一进西风口就让人知道自己堂堂剑门宗师的行踪,白莲教叛逆早就躲远不见踪影。

  自己必须躲在暗处,暗中查找西风口白莲教据点所在,到时候再想办法抢回墨门机关圣物。

  只是这一次执行任务,自己竟然出了这么大纰漏,早知如此,自己就应该在怡春楼出手,拿下王德发和老管家抢回宝物。

  现在自己已然中了他们的声东击西之际,宝物也算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丢了,这让宋本贤心中十分恼火。

  现在只能祈祷白莲教的速度不要太快,不然自己绝对没有机会,再把墨门机关圣物拿回来。

  白莲教秘密据点。

  启朝已经拿到老管家安排的暗手送到的墨门机关圣物,他在第一时间就把它藏到了一个商队中。

  “你们一定要小心,东西只能交给圣女,中途谁也不能接近,你们安静藏好,不管什么动静都别出来,明白吗?”

  等到一切安排好,启朝才松了一口气,为了这机关圣物,白莲教有了连续几次行动,圣女更是以身犯险,在中府拖住孙乾。

  现在自己的任务也算完成一半,只等圣女得到消息从中府赶到西风口,启朝现在也算放下了一半的心。

  就在启朝目安排好商队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的瞳孔却忍不住一阵紧缩。

  “宋本贤?他竟然追到了这里,看来老魏应该已经牺牲了。”

  启朝口中的老魏指的正是老管家,启朝还来不及伤怀,便迅速离开,毕竟这都是之前定计时候有过准备的事,只能继续等待圣女到来。

  “宋本贤,你等着,等圣女到的时候,就是你付出代价的时候!”

  ……

  等到梁凡一觉醒来,忍不住伸展了一个懒腰,可他嘴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褪去,就看到整个队伍的气氛热血澎湃,差点傻了眼。

  自己就睡了一个时辰,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不是说好的垂头丧气,准备放弃,他好你好我也好吗?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在梁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柳青看到梁凡醒过来,忍不住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卧槽,笑的这么狠?是不是你个背刺又脑补什么了?

  我的天!思想迪化要不得啊!”

  

举报

作者感言

老鸡吃蘑菇

老鸡吃蘑菇

一下班,直接吃了泡面,因为省时间,把这章码出来,夜晚双更,你们爽不爽!?

2020-07-29 21:5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