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天时地利人和?【大章】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老鸡吃蘑菇 3620 2020.07.28 09:00

  “小白,早啊!”

  一大早,县学学子就来到了梁凡的住处,还热情地跟小白打了一个招呼。

  “你们有没有觉得小白的表情不对劲,好像在同情地看着我们。”

  “想多了吧,小白就一条狗子,虽然比别的狗好像聪明了一些,你也不用说的这么吓人吧?”

  听着这些县学学子的话,小白躺在枣树下,一脸冷笑,愚蠢的人类,看来你们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要面对什么,为你们默哀。

  可惜县学学子还在一脸兴奋,没有注意到狗子的微表情,因为不知为何,昨日在这庭院中温习功课,效果竟比以前好了许多。

  这里的空气都清新了许多,难道有大贤整个环境都会变好这个说法是真的!?

  梁先生果然不愧是饱学之士,道德大家,自己能在他门下学习,大幸运!

  伴随着学子门的笑声,微风轻起,虽已入冬,枣树却还翠叶葱葱,多了一丝祥和。

  此情此景,可谓天气正好,阳光不燥,你还年少。

  只可惜这平和的一幕,随着梁凡的出场截然而止,梁凡黑着脸站在院子里,让县学学子都有点不敢说话。

  这时还是那个叫柳青的孩子站了出来,“先生,今日还是我们继续温习功课吗?”

  “不用了,今天我另有安排,你们怕不怕苦?”

  梁凡这话一出,本就是少年郎,又看到梁凡一脸看不起自己的样子,县学学子瞬间就热血上头:“我们不怕苦。”

  “很好,那希望接下来你们能坚持下来,证明你们自己没有说谎。

  今日你们继续温习功课,稍后我会让王捕头回去通知县衙和你们的父母,今晚你们不回去了。”

  “啊!?”

  县学学子满脸的疑惑,但看到梁凡一脸冷漠,就算是柳青也没敢再开口,只能乖乖坐下来继续温书。

  梁凡走出院子,王捕头和几个衙役正守在外面,他们是殷如令安排好的人,随时听从梁凡的吩咐。

  梁凡把王捕头叫过来,耳语了几句,王捕头一脸惊愕,但看到梁凡一本正经的样子,也就不再多说,直接离开往县衙方向而去。

  梁凡回过头,看着院子内的县学学子,轻轻一笑,“我倒要看看你们有几个能坚持下来,哈哈。”

  ……

  路上前行的王捕头一头雾水,他搞不清楚梁凡的用意,但是既然是梁凡的吩咐,他当然会去执行。

  殷如令听到王捕头的禀报以后,也是不明白梁凡的用意,但是他对梁凡极为信服,所以他虽然还是不怎么理解梁凡所作所为,却还是答应了梁凡的要求。

  既然父母官都同意了,王捕头更不会再纠结,反正有知县大人做保证,其他一切都无关紧要。

  等到王捕头派人通知到所有县学学子父母,时间已经过了晌午,但所有父母都表示同意学子可以夜不归宿,毕竟这是县太爷的吩咐。

  ……

  乌衣巷梁凡住处,老周这次照例给学子们做面,但脸色却不是很好,只因为,那个姓钱的龌龊包子铺老板也来了。

  只要一看到包子铺的钱老板那一脸的嘚瑟,老周打心里就不舒服。

  昨天老周还在耀武扬威,说他的面是西宁一绝,要不然梁先生也不会独爱他的羊杂面。

  老钱昨天也没法反驳,毕竟老周的确被梁先生请来给学子们做面,这是实情,怎么反驳都是错。

  但是今天不一样了,咱老钱也被梁先生请来给学子们准备包子了,而且还是每人六个大肉包,这不仅是大生意,还是梁先生的肯定。

  老钱小眼一飞,老周气的差点把掌勺敲在他头上,嘚瑟什么,就算你老钱能来,我的面还是梁先生的最爱。

  老钱也看懂了老周的眼神,却满脸不在乎,管你说的如何头头是道,反正我已经进到了梁先生的院子,包子也送了过来,这就是阶段性的伟大胜利。

  不提老周老钱两人的眼神杀,县学学子却是一脸懵逼,这羊杂面昨天就吃过了,现在再吃也不足为奇,但是这六个大肉包子是怎么回事?

  梁凡也没有时间和他们解释,等到王捕头回来,还带着厚厚二十几床被褥和厚重的行军帐篷,他脸色多了一丝笑容。

  何川这时候也跟了过来,露出了他憨厚的笑脸,“梁先生,你要的行军帐篷我已经送过来了,要不要再加几副?”

  “不用了,”梁凡数了数数量,满意地点点头,对着何川说道:“这行军帐篷我借了这么多,你不会有事吧?”

  “没事没事,先生您尽管用,别座走之前就说了,只要不做伤天害理之事,先生的一切要求,我都可以先斩后奏。”

  “再说,就凭先生你的脸面,我能帮得上忙就已经是我的幸运了,对了,今晚我已经安排好了一伍镇抚军跟着你们,保证不会出事。”

  梁凡想了想没有拒绝,虽然自己是要让这些孩子知难而退,但毕竟这一路也可能遇到危险,自己当然能保证他们的安全,但是有镇抚军的存在,这些学子从心理来说,会更有安全感,当兵的永远是政府暴力机关,百姓的守护。

  “那行吧,这次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先生说的这是哪里话,实在太客气了。”

  嘴上说着客气,但何川的笑容差点吧嘴咧开到了后耳根,这次赚大了,这可是梁先生亲自说出口的人情。

  看到所有事前准备都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梁凡这才转过头,冷着脸对县学学子说道:

  “今晚你们不用回家了,王捕头已经通知了你们的父母,所以等下每个人领好自己的行军袋,跟着我走就行。

  当然,要是觉得自己不行,那就趁早退出,相信我,这时候放弃不会有惩罚,而且就算这次跟我顺利通过了这次试炼,也不会有任何奖励。

  给你们一炷香时间考虑,要是没人退出,那就跟我走。”

  县学学子本就是西宁最优秀的读书人,这会儿他们哪会退缩,不然岂不是丢了他们县学学子的名头?

  看着这些学子一个接着一个从王捕头领过装有被褥的行军袋,站到自己的面前,梁凡点了点头。

  “很好,那咱们现在出发。记得带上包子,不然后面可没有东西吃,那时候没有人会帮你,走!”

  “小白,你看好家。”

  “嗷呜!”

  只见梁凡一马当先,什么行李也没拿,背着行军袋的县学学子跟在后面,镇抚军则落到了最后面。

  王捕头和何川却大眼瞪小眼,“王捕头,怎么你也跟来了?”

  “殷大人让我跟着,给梁先生打下手,何都尉,你怎么也要跟着去,大材小用了吧?”

  “好不容易梁先生托我办件事,我不露脸那我不是傻吗?”

  王捕头和何川相视一笑,连忙跟上队伍,随着梁凡一起出发。

  乌衣巷的街坊们满脸好奇地看着梁凡这一支队伍,不时有人对梁凡问好。

  县学学子一开始也是满脸兴奋,虽然不知道接下来要干嘛,但是这种从未体验过的项目,让他们兴奋莫名。

  “柳青,你说梁先生这是要带我们去干嘛?”

  “这我可猜不出来,但我知道梁先生绝对不会无的放矢,他绝对有他的安排,咱们跟着走就是。”

  梁凡一队浩浩荡荡的出发,直接往城门而去,城门的护卫军早就得到了何川的命令,没有做任何检查,直接一路畅通无阻。

  出了城门,县学学子有点慌了,这是要去哪,他们可没想到要出城,这一看路途绝对就不会短。

  原先还感觉背上的行军袋不重,现在走了一个时辰,他们有的人已经扛不住了。

  梁凡又对着他们说道:“现在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后悔,要不然你就算跪着,也要跟着我们走完,有没有要退出的?”

  可惜少年儿郎,别的没有,多的就是倔强,这时候退出,以后就在同窗面前抬不起头了。

  看到没有人说退出,梁凡点了点头:“很好,那就继续出发,中途不可以放弃,到时候可别怪我心狠,出发!”

  梁凡一行浩浩荡荡继续出发,但暗中却有双眼睛紧紧盯着他们。

  王德发此刻已经在房间忍不住转了三圈,等到老管家进来,连忙走了过去:“怎么样,消息可靠吗?”

  “我亲自去看了,梁凡的确带着县学学子出城了,何川也带着一队镇抚军跟过去了,城里已经没有了我们担心的危险了。”

  “天助我也,想不到梁凡竟然帮了我们一个大忙,这时候是我们行动的最佳时期,现在立刻派人找个借口让施工队停下来,你和我暗中把机关圣物取出来。”

  “喏!”

  王德发好不容易得到这个机会,这次不取机关圣物,以后再想取出来就难了。

  他们此行担心的不过就是梁凡和镇抚军何川两人,现在这两人同时出城,还已经确定不是诱敌之计,自己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

  王德发赶到怡春楼的时候,施工队已经被老管家安排去一家酒楼用饭了,说是东家对他们的进度很满意,这个理由倒没有人怀疑。

  王德发和老管家各自到了原来圣女和茗姑的房间,打开窗户,相视一眼,同时倒计时,瞬间出手按照一定的规律打开机关。

  不一会儿只听到一声开锁声,一个密盒就从机关处显示出来,王德发小心把密盒拿了出来。

  王德发和老管家相视一笑,这次顺利完成任务,绝对是侥幸,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走,咱们赶紧回去。”

  王德发赶紧带着老管家把密盒放入事先准备的马车里,快速赶回了自己的宅子里。

  “现在赶快给圣女传信,就说东西已经到手,会运送到西风口启朝长老那里。”

  “好。”

  “你一路小心,我还需要坐镇西宁,怡春楼的改造工程不能停下来,做戏要做全套。”

  “行,那天黑关城门前,我再出发了,保重!”

  老管家没有多耽搁,等到天黑前,他直接带着机关圣物坐上马车,迅速往西风口赶过去。

  他不知道,此刻宋本贤却在暗中牢牢盯着自己的动向。

  好你个白莲教,要不是自己一直在暗中监视,差点就错过了你们这出好戏。

  宋本贤当然不会选择在城里出手,此刻他带着小格运起轻功,远远缀在老管家身后。

  梁凡本来带着县学学子赶路,心神一动,感知到王德发他们的动静,忍不住一笑,东西都被自己拿走了,白莲教高层拿到密盒后,一打开看到什么也没有,会不会气疯?

  县学学子看到梁凡莫名其妙的笑容,却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先生的笑容好可怕,不会想着怎么坑我们吧!?

  我错了,我想回家,你们倒是先反悔啊,我会跟着站出来的!

  县学学子此刻已经快哭了,我们还是太单纯了!

  

举报

作者感言

老鸡吃蘑菇

老鸡吃蘑菇

感谢紫天穹c大佬500万打赏,爱你们哟~这两天上三江,看书的人多了,被喷的差点怀疑人生,呜呜呜

2020-07-28 0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