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病阎王的微服私访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老鸡吃蘑菇 3570 2020.07.01 09:00

  孙乾手上拿的正是县衙除掉白虎为患的卷宗,桌上还有猎户失踪案卷宗,以及君别离突破宗师纪要,这些看似风牛马不相及的卷宗,却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共同点,那就是都牵扯到了一个人——梁凡。

  最有意思的是,西宁县衙好像在刻意地掩藏梁凡的存在,最好不要让任何人注意到他。

  要不是因为有这些卷宗记录串联,就算有人刻意调查梁凡的背景,也不会得到这么多信息。

  但孙乾也只是对梁凡这个人产生了兴趣,手边另外一堆卷宗却让孙乾有些惊疑不定。

  “富户偶有消失,天赋绝佳的孩子时有失踪,神符水救人无数,还有各种不仔细调查就很难发觉的异常,这些手段怎么跟三年前中府白莲教的案子有些相似之处?

  只不过西宁这些案子发生的却更为隐蔽,更加的小心,这些案子之间还没有什么明显的关联痕迹。

  要不是孙乾直觉敏锐,仔细把这么多卷宗全部读完,都还差点忽略它们之间还有关联。

  “希望不是你们在暗中推手,不然这一次你们可没有三年前的好运气了,白莲教,你们最好祈祷不要让我抓到你们的踪迹。”

  孙乾暗自在心中盘算一句,又看卷宗整理的都差不多了,便伸了一个懒腰,准备熄灯休息,自己自从十年前受伤以后,就不能过度操劳了。

  为了活的久一点,孙乾自己还是认命了,坚持做一个作息优良的宗师,哎,天下又有哪个宗师会和自己一样,不敢熬夜?

  孙乾睡之前还掏了一把枸杞扔在嘴里,这是大将军敖烈从一些老道士手上讨来的,说对孙乾养生之道有所帮助。

  第二天一大早,何川就和魏羡一起来到了孙乾门前,他们除了照例去巡查一番营地以外,就剩下看护孙乾这一个任务。

  至于处理这次剑门事件,有孙乾一个人就行,自己这两个大老粗,负责打打杀杀就好,动脑子这种事还是聪明人做就好了,动脑子也太累了。

  刚到门口,孙乾就正好打开门,看到何川和魏羡两个大汉跟门神一样守在门外,不由一乐:“两位都尉不用这么客气,我这身体虽然看起来的确不行,但是你们不用担心我,绝对死不了。”

  “别座,你可别这么说,病阎王和地府阎王平起平坐,您肯定长命百岁。”

  何川对孙乾是真的尊敬爱戴,他是真心希望孙乾健康长寿,孙乾看到他们两的反应心中叹了口气,也不再开玩笑。

  “行了,等吃完早饭,你们乔装打扮一下,跟我到西宁转几圈。”

  “别座,你有线索了?”

  孙乾执掌镇抚军大权以来,从来不做无用之事,既然他说要在西宁转几圈,那肯定是发现了什么。

  “想那么多干嘛?反正剑门的人老老实实待在大牢里,咱们出去转转又如何?”

  孙乾不想现在就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这两个都尉打仗都是一把好手,演戏这方面终究差了一些,为了不让躲在暗中的有心人察觉异常,还是不要告诉两人真相为好。

  不多时三人便乔装打扮了一番,偷偷从侧门溜了出来,孙乾一个读书少年公子模样,虽然脸色不好,但也算得上俊俏。

  至于何川和魏羡,直接就打扮成了看家护院的打手,这就两人的身材,不是打手都说不过去。

  距离上次战斗过去还没几天,所以西宁街头虽然开始恢复秩序,人流却不是很多。

  孙乾三人晃荡在西宁街头,也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就这样孙乾一行三人一路走到了城南。

  城南本就是富户所在,烟花青楼娱乐之地很多,只是现在还是白天,所以显得人烟稀少,孙乾转了几圈才看到一个茶馆。

  “走了这么久也累了,去那边茶馆休息一二。”

  茶馆的茶掌柜没想到现在还有人来喝茶,心下大喜,他这茶馆一般是给士绅商贾的家丁们晚上落脚休息的地方。

  毕竟主人家去青楼逍遥快活,家丁们就在外面等候,总要找个落脚的地方。

  白天客人很少,现在能有客人上门,茶掌柜自然有点开心,脸上表情更显热情。

  “几位爷,要喝点什么?”

  “碧螺春就好。”

  “好的,几位爷稍后。”

  趁着茶老板转身去泡茶的功夫,孙乾看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对何川魏羡说道:“这城南的位置还挺好啊。”

  何川闻言点点头,“的确,这里城南多是富户,视野更为开阔,建筑少占地却极大,如果是有钱人,应该都会喜欢这里。”

  这一路走来,城南最为开阔,豪宅甚多,把人丢到那么大宅子里,都很难一时半会儿找到人。

  “那里是什么地方?”

  “哦,那里是怡春楼。”

  何川顺着孙乾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在西宁这么多天,他早就熟悉了西宁的地理环境,这是镇抚军多年来形成的职业习惯。

  孙乾闻言点了点头,这楼有点高啊。

  魏羡和何川也看出来了孙乾好像意有所指,刚要问孙乾发现了什么,茶老板就端着泡好的茶过来了。

  茶掌柜上完茶就要转身回到柜台,就被孙乾叫住了,“掌柜的,你这茶馆在这开了很久了吧,这茶泡的极为清香。”

  茶掌柜听到客人称赞自己泡的茶,脸上露出笑容,“几位爷眼力真好,我们也算得上老字号了,开了快有三十年了。”

  “了不得,果然是老字号。其实我们都是慕名怡春楼姑娘美名,心痒难耐下才急忙在这边游完一番,算是探路。

  既然掌柜的开店这么久,想必对怡春楼也极为熟悉了,不知可否为我们介绍一下?”

  “公子原来也是清雅之人,怡春楼的确是西宁最有名的青楼了,花魁如烟姑娘更是美名远扬。

  不过想要见到如烟姑娘,几位爷得等到晚上了,不过我可以保证,几位爷晚上绝对不会失望。”

  “看来这怡春楼的姑娘果然让艳名远扬,这怡春楼怕是城南最高的楼了吧,不愧这花魁之首的名气。”

  “公子说的没错,自从三年前怡春楼东家花费大量钱财修缮怡春楼,它就成了咱西宁最高的楼,姑娘的质量也越来越好,名气也越来越大。

  老汉我在这开店三十年,也没想过城南烟花之地,短短三年就如此繁盛。”

  又和茶掌柜聊了几句,孙乾和魏羡三人喝完了茶,也不和魏羡何川解释,直接付账离开,跟掌柜的说晚上再来看看这怡春楼美景。

  等到孙乾几人离开城南以后,怡春楼老鸨便急匆匆地进了池苏念的房间。

  “姑娘,刚才探子来报,孙乾带着何川魏羡两个都尉来咱们这转悠了一圈。”

  池苏念眉头一皱,“他来这里干嘛?这时候他不是应该忙着解决剑门和镇抚军的冲突吗?

  是不是你们漏了什么马脚,让孙乾这个病秧子发现了蛛丝马迹,他在这里有什么特别的举动吗?”

  “姑娘,孙乾他们倒没有什么特别的动静,好像就是看一下西宁的风土人貌,因为他们一路从城东逛过来的,现在已经往城西那边去了。

  而且他只在咱附近的茶馆歇了一下脚,咱们的人之后去问过茶掌柜,孙乾他们除了喝茶,就问了一下咱们城南的烟花之地的盛况,其他就没有什么特别的了。”

  池苏念却极为冷静,“这个病阎王你们都小心一点,都打起十二分精神,不要想着咱们藏的很好就掉以轻心,时刻派人注意街道入口,只要孙乾一到城南就小心跟上去。

  这个孙乾太过狡猾,三年前咱们吃过大亏,这一次可不要阴沟里翻船。”

  池苏念现在也没有太多的情报,只能让手下小心谨慎,孙乾已经到了西宁,自己就必须万分小心。

  而且现在自己更不能离开西宁,她有理由相信,只要自己有了动静,就会被孙乾狠狠的缠上。

  孙乾带着魏羡二人出了城南,何川这才有机会问出自己的疑惑:“别座,你是在城南发现了什么问题吗?”

  “现在不好说,不过如果让你在城里进行攻防战,你会挑选哪里作为自己的大本营?”

  “城南!”

  “为何!?”

  “这里视野开阔,豪宅甚多,富商更是城中数量为首。

  最高地就是那个怡春楼,是最好的观测战场地点,商户众多,也说明粮草最多,不用担心粮草问题。

  豪宅多,就算敌人攻进来,也可以在这些复杂的宅子里做游击战。

  一旦事不可行,还可以利用这里错综复杂的士绅商贾作为诱饵迅速撤退。”

  (PS:军事方面我不懂,随便扯几个理由,大家随便看看就好,不要喷我。)

  何川把他的理由都说了出来,孙乾也不置可否,“烟花之地,果然富商巨贾都喜欢,如果这里乱起来,整个西宁也不得安宁吧?”

  “别座,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

  “没什么,先跟我去城西看看。”

  孙乾也没有给魏羡和何川解惑,反而又领着他们准备去城西。

  魏羡和何川也不再多问,这是多年来孙乾的每次行动都成功建立起来的信任,孙乾不多解释,自己就不需要多问,跟着孙乾行动就行。

  “这就是乌衣巷?”

  孙乾走到了乌衣巷巷口,何川点点头,表示这里正是乌衣巷。

  乌衣巷的环境和城南比起来就差了很多,这里多是平民百姓,虽说建筑矮小,房屋拥挤,比不过城南宅子的大气,却也多了一丝生活气息。

  老周的面馆正熬着羊杂汤,老钱的包子铺散发阵阵包子香味,老孙还在老钱那喋喋不休,说老钱昨天没付酒钱。

  不时有小孩子在巷子里打闹,又被大人们叫回去,前几天的城中乱斗,还是让百姓们多了一些谨慎。

  “走,带你们去见一下西宁的隐士,王捕头和殷知县和他交往甚密,却也没几个人知道。

  想来这应该就是真的大隐隐于市的高人,魏羡,你去隔壁茶馆买几斤上好茶叶,咱们去拜访一下这位高人。”

  魏羡虽然不知道孙乾要拜访谁,却也马上去茶馆买茶叶,何川则是一脸问号。

  “别座,你应该是头一次到西宁吧,你怎么知道这里有个高人,还知道他和殷知县王捕头私交甚好?殷知县也没告诉咱们啊,您是怎么知道的?”

  孙乾没有回答,他现在对住在乌衣巷的这位梁先生可谓十分好奇。

  毕竟卷宗可是说了那只白虎大虫快是半步妖兽了,暗劲巅峰高手都不一定能杀死它。

  还有猎户失踪案模棱两可的说辞,孙乾总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

  这位梁先生,就让我来会会你,看你到底是何路高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