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离开与平静【大章】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老鸡吃蘑菇 3677 2020.07.22 09:00

  梁凡的日子又变得潇洒起来,果儿酒重新恢复了正常供应,这小日子过得极其滋润。

  小白也是一脸享受,下午还担心自己狗生艰难,这会儿喝着果儿酒,它已经重新恢复自信,主人还是爱我的。

  君别离,他算哪个狗子!?

  君别离此刻老老实实站在梁凡旁边,“先生,这几天承蒙你的照顾了,现在我也该离开了。”

  “怎么,已经决定去找白莲教报仇了?”

  “嗯,我已经想明白了,此生不查明白莲教陷害我的真相,我心难安,每次睡觉我都能梦到邱长老死不瞑目地看着我,所以一日不查明真相,我便一日和白莲教不死不休。”

  君别离的人生已经彻底发生了变化,往日宗门已成往事,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白莲教,他必须要白莲教付出代价。

  “听起来挺好,但你知道白莲教的行踪吗?”

  梁凡看了一眼君别离,带着一分审视,君别离忍不住一愣,接着只能苦笑。

  君别离摇了摇头,“不知道,但我可以一个城池一个城池找过去,一年找不到,那就十年,也许余生我都在寻找的路上,但这是我的命,需要我一定要去做的事情。”

  君别离脸色一阵坚定,让梁凡心底有些动容,有些人做的事也许看起来很不明智,却也让人心中敬佩,这个世界终究需要这样的傻子。

  “如果你这一辈子都将在寻找的路上,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这样值得吗?”

  “值得。”

  “行,希望你的最后人生能值得你接下来的颠沛流离,你在这等一下,我去房间准备点东西。”

  梁凡前世颠肺流离,万幸重生后能够无忧生活,这配得上他前世所受颠沛流离的苦,也许君别离很傻,但梁凡为这样的态度点赞。

  梁凡到房间准备的东西不是其他,就是在怡春楼获得的须弥纳子空间,作为这么重要的机关核心,其中所藏必定是白莲教极其重要的东西。

  这段时间梁凡无暇顾及其中藏了什么,毕竟这对梁凡生活没什么影响,但现在对于君别离来说,这也许是一份天大的惊喜。

  空间里面东西不多,除了当初梁凡扔进来的几颗霹雳弹,就看见一些密信文件,几个玉葫芦,还有大量金银珠宝。

  “嚯!自己也是蠢,白莲教这么大的组织怎么可能没有金银财宝?早知道前几天就把这些银子拿出来,哪还用得着自己为了区区两百两银子去镇抚军别府?”

  梁凡都快被自己蠢哭了,不过现在得到这么大笔财富,自己以后最少能过几十年逍遥日子。

  梁凡把金银财宝放在一边,再把那些密函书信大致翻了一遍,等他看到一本账册模样的书信以后,忍不住眼睛一亮,就是它了。

  这是白莲教圣女池苏念和白莲教各地分舵的书信来往,其中分舵地址以及主要人物也交代的比较明白。

  “君别离你要是有了这些东西,也不用像瞎子过河一样,盲探了。只可惜这只是白莲教一部分据点,不过这也足够让君别离顺藤摸瓜查出白莲教圣女的下落了。

  至于接下来具体怎么操作,那就是君别离自己的事情,自己能帮他这么多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不过这玉葫芦是什么东西,竟然放的比这些密信财宝还严密?”

  梁凡打开了一个玉葫芦,只见一股煞气直接泄露了一点,整个房间瞬间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梁凡连忙把玉葫芦盖上。

  “这股气息充满杀气,普通武者只要吸入一点恐怕就会神智大乱,而这一葫芦煞气凝而不散,就算是宗师也得小心对待。

  如果宗师一不留神被这煞气暗算,恐怕也会神魂受损,这白莲教是怎么收集到这么多煞气的?”

  梁凡虽然不知道这具体是什么作用,但武者让这股煞气入体,绝对讨不了好。

  算了,这东西就放在这,有空了再研究是怎么回事,先把这些白莲教分舵和白莲教圣女往来书信密函交给君别离,才是当务之急。

  梁凡又想了一下,找出一个牛皮水袋,倒满了果儿酒,再拿出一些须弥纳子空间里的银子,一百两左右,梁凡把密函牛皮水袋和银子放在包裹里打包好,这才走了出来。

  “好了,既然你要离开,我也不拦你。但我和你毕竟也算有缘,在一个屋檐下一起住过一段日子,别的不好送你,送你这些东西,也许你能用得着。”

  梁凡把包裹递给君别离,君别离接过来就想要打开,他想知道梁凡给他准备了什么东西,梁凡却伸手阻止了他的动作。

  “你离开了西宁以后再打开看吧,你什么时候出发?”

  君别离听从梁凡的吩咐,停止打开包裹,把包裹背到了身上,轻轻吸了一口气,“反正要离开西宁,江湖儿女还是洒脱一些好,我马上就走。”

  说完,君别离就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给梁凡磕了几个响头,梁凡想了一下也没有阻止。

  “请先生照顾好自己,如若别离得天之幸,还能遇到先生,再为先生效犬马之劳。”

  君别离对自己能否活着回来,没有多大信心,毕竟他要对付的是几百年都未被剿灭的白莲教,更别说他们还有大宗师之下第一人的白莲教教主。

  君别离磕完头站了起来,对着梁凡一笑,“先生保重!”

  说完,君别离便头也不回的打开门,大步离开,夕阳下,金光洒在君别离的背影上,让梁凡有些情绪莫名。

  梁凡摸了一下小白,“人就是这样,终究会有离别,人在,江湖就在啊。”

  小白不懂梁凡此刻的情绪,歪着头像在思考梁凡的话是什么意思,梁凡忍不住笑了一下,“跟你说这些干嘛?我也是矫情,走,咱们继续喝酒。”

  ……

  君别离一离开西宁,孙乾他们就得到了消息,庞廷文也是神色复杂,如果当初没有那些误会,也许剑门拥有这样的宗师弟子,会更加繁荣吧?

  孙乾和庞廷文也算不打不相识,不由问道:“真不去追?毕竟这可是一个大宗师看好的苗子,不然也不会这么年轻就步入宗师之境,更别说他也算得到了梁先生的剑道真传。”

  “算了,人各有志,有些事错了就是错了,再怎么挽回也是徒劳,既然此间已经事了,我也准备回转山门了。”

  “这么着急?不过也是,堂堂剑门戒律堂首座一直呆在外面也不妥,不知道庞首座什么时候出发?”

  “明日就出发,白莲教陷害君别离乱我剑门之事,还是要尽快回山门把来龙去脉讲清楚,这次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和别座再见面了。”

  孙乾轻轻一笑:“说不定很快就会见面了,毕竟西宁这位先生还在呢,咱们说不会过来拜访也只是贻笑大方。”

  “哈哈哈,别座果然是妙人,只可惜我剑门祖师踪迹不定,不然他要是知道西宁还有一位大宗师在,绝对会赶来和梁先生见上一面。”

  “是啊,这毕竟是人间陆地神仙大宗师啊!”

  ……

  不提孙乾和庞廷文打算离开西宁,君别离离开西宁走上官道几公里后,这才打开了梁凡交给他的包裹。

  看到一百两银子,牛皮水袋和书信密函,君别离忍不住愣住,银子还好,其他这是什么东西?

  君别离先是打开了牛皮水袋,放在嘴边抿了一口,接着连忙把牛皮水袋盖上,生怕有一点浪费,先生对自己还是太照顾了。

  这果儿酒可是圣品良药,当初君别离突破宗师就有这果儿酒的功劳,上次出狱也是因为果儿酒他才能快速伤势痊愈。

  “先生对别离真的是恩同再造,只能祈祷自己有机会报答一二了。”

  君别离小心把果儿酒收好,这才把那一沓书信密函拿了出来,随便翻阅看了几张,脸色更为激动。

  “这竟然是白莲教的联络密函,有了这些书信密函,白莲教的分舵据点,自己瞬间就能找到,追查真相瞬间就有了踪迹可寻。

  先生果然是先生,竟然连这些秘密都能掌握,看来白莲教一直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就算这次没有镇抚军,白莲教也闹腾不起来。”

  君别离忍不住对着西宁城方向再次鞠躬,直起身子以后,脸色一正平复了激动的心情。

  白莲教,我来了,希望你能坚持的更久一些。

  ……

  庞廷文既然要离开西宁城,那肯定要和梁凡打个招呼,所以他特意找了一个时间去乌衣巷向梁凡告辞。

  虽然梁凡门都没开,但庞廷文一行还是老老实实对着梁凡的院子行礼,然后才有序离开。

  孙乾也没有在西宁多待多久时间,在处理完所有的政事要务以后,孙乾记挂着中府有白莲教出没的,便留下何川嘱咐他在西宁好好照顾梁凡,千万不要让琐事烦恼到梁凡,这才带着大队人马离开西宁。

  整个西宁随着剑门门徒和镇抚军离开重新变得宁静下来,整个西宁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不过乌衣巷却有了一点不同,以往只有县衙王捕头不时会来拜访梁先生,现在多了一个镇抚军都尉,这也让整个乌衣巷的街坊与有荣焉。

  看到没有,堂堂镇抚军都尉,执掌几千人马,在梁先生面前还是点头哈腰,梁先生还不给他面子,这就是我们乌衣巷的梁先生。

  可别看梁先生在外人面前不假颜色,但对我们乌衣巷街坊那可是平易近人,就这气度,就是咱们乌衣巷读书人的典范。

  乌衣巷的居民多了一些傲气,对别的区域城民更是多了一股自信,咱乌衣巷可是有知县大人和镇抚军都毕恭毕敬对待的人物,你们有吗?

  可梁凡的生活其实没有多大变化,还是吃饭睡觉喝酒看小说,偶尔遛遛狗,整个生活滋润至极。

  除了何川时不时的来拜访自己,虽然他也很聪明地每次都会拉上王捕头,但这还是让梁凡很是无语。

  幸好王捕头后面也变得聪明起来,见到何川能躲就躲,这才让梁凡多了一些清净。

  还有一点烦恼就是乌衣巷街坊对自己是越来越热情,这不,梁凡刚牵着小白走到街上,就有一堆女人伸出手抚摸小白。

  各种夸赞之词不要钱的说出来,差点就让梁凡以为自己养的不是一条狗,而是一条神兽。

  刚到老周面馆坐下,老周就端上两大碗满满羊杂的羊杂面,梁凡忍不住苦笑:“老周,你这也太照顾我了。”

  “梁先生,你可是我们乌衣巷的骄傲,有你在,我们乌衣巷的治安都好了,说是夜不闭户都不为过。

  这点小心意你可别推辞,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要不然你就是看不起我老周。”

  梁凡听到这只能表示无奈,只好快速吃完面便赶回去,乌衣巷的街坊对自己太热情了,自己实在是招架不住。

  不过梁凡经过茶馆的时候,却不禁停住了脚步,然后走了进去,因为他听到了一个名字。

  君别离!

  

举报

作者感言

老鸡吃蘑菇

老鸡吃蘑菇

感谢小郭EX大佬1000万打赏,天狗白浪大佬1000万打赏,吴家台子老五又100万打赏,雨烟小大佬100万打赏,mua~

2020-07-22 0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