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梁凡=大宗师!!!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老鸡吃蘑菇 3451 2020.07.03 09:00

  看到王捕头的时候,梁凡有点脸黑,这家伙被人当枪使,还一脸高兴的样子,典型的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

  “进来吧。”

  想到这段时间老王头对自己非常照顾,几乎是有求必应,梁凡不得不打开门让老王四人进院子。

  毕竟梁凡能在西宁过得这么舒坦,老王出力不少,给他办事也是办的妥妥帖帖,做人终究要讲良心。

  梁凡开完门,脸色也没有多好,直接躺在躺椅上,也不跟老王他们说话。

  老王这时脸色有点尴尬,他算是看出来了,梁先生不怎么待见后面那三位,毕竟以前自己单独过来,梁先生可从来没给过自己脸色看。

  “梁先生,”老王头终究还是硬着头皮走上前,“这三位是镇抚军三位大人,听说咱西宁有您这么一位高人隐士在,特意让我领着他们登门拜访你。”

  “梁先生好。”

  孙乾三人趁机向梁凡问好,刚准备上前和梁凡搭话,就被一阵犬吠给退了回来。

  小白现在可会看梁凡脸色了,此刻呲着牙,恶狠狠地瞪着孙乾三人,只可惜体型太小,没有啥威慑力,反而多了一些反差萌。

  梁凡看着王捕头一脸尴尬的表情,心里叹了口气,算了,自己实在太心软了,老天爷良心太坏了,就看不得自己悠闲的活着。

  “见过三位大人,恕在下最近身体不适,就不向各位见礼了。”

  看着悠哉躺在躺椅上的梁凡,魏羡气的差点吐血,这叫身体不适?你是当我们傻吗?你好歹装装样子啊,魂淡,我们不要面子的吗?

  不过魏羡也不敢多说话,毕竟这位可能是一位大宗师,自己还是安静一些,万事有别座顶着,自己安心做个工具人就好。

  “是我们冒昧打扰先生了,还望先生海涵。”

  孙乾脸色不变,还厚着脸皮顺势坐到了石桌边上,魏羡和何川赶紧站到了孙乾身后。

  “愣着干什么啊,老王你也坐啊?”

  梁凡看到王捕头无所适从的样子,直接开口让王捕头坐过来,王捕头闻言都快哭出来了。

  魏羡何川两个镇抚军都尉都只能站着,你让我一个小小捕头和镇抚军别座平起平坐,梁先生,你太把我当回事儿了。

  孙乾也满脸笑容邀请王捕头,“王捕头,你就坐过来吧,今天是私人见面,没有什么尊卑官职大小,我就是来拜见梁先生的一个普通客人,主人发话,你就安心坐着。”

  孙乾看着站着旁边不知所措的王捕头,索性一把拉过王捕头,王捕头也只能无奈坐下,但也只敢坐三分之一个屁股在石凳上。

  “梁先生,在下这次冒昧拜访,以后在西宁请多多关照。”

  孙乾姿态放的很低,让梁凡也不好发火,但语气依然冷淡,“别座说笑了,我就一个白丁穷书生,实在当不得别座亲自过来。”

  知道自己是白丁,你还这么放肆的躺在躺椅上,你这是在糊弄谁呢?

  王捕头心中暗自吐槽,就在这时王捕头灵光一现:“先生,别座,这么说话也太口渴了,我马上给你们泡茶去。”

  说完又怕梁凡拒绝说不渴,他又接着说道:“梁先生,我知道您茶壶在哪里,正好今天孙别座带了上等茶叶过来,你尝尝口味如何。”

  说完这话,王捕头就一溜烟地溜进了厨房,去烧水准备泡茶,何川看着王捕头得反应,就这速度,看来不出一年,王捕头就要突破暗劲境界了。

  王捕头一走,院中的气氛陡然间变得更加清冷,梁凡压根就不想说话,他能让孙乾他们进来,都是看王捕头的面子上。

  自己有实力有底气,何必装孙子,去他丫的扮猪吃虎,有实力还装孙子,这事梁凡做不出来。

  有无敌实力,面对任何问题,随心所欲不服就干罢了。

  如果到时候真有自己搞不定的人,那时候再说。

  人,活的终就需要刚一点,不然要这实力何用?况且,梁凡有种笃定的直觉,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人比他强,任何生物!

  梁凡不说话,孙乾只能自己找话题,“不知先生师从何门何派,为何从未听说过西宁有先生这一号人物呢?”

  “怎么,调查我?”

  梁凡根本就不按套路来,一句话就把孙乾噎住,孙乾连忙笑道:“先生说笑了,只不过我受大将军所托,来西宁调查此次乱斗事件,我这人习惯了不打无准备之仗,就翻阅了一下县衙的卷宗。

  其他没有太大发现,却发现了先生这么一号隐士高人,心下好奇,这才拜托王捕头带我们过来拜见先生,希望没有因此打扰到先生。”

  这不是已经被打扰了吗?梁凡忍不住心里吐槽,算了,看在王捕头面子上,且忍他一次。

  “哦?看卷宗就看到我这里来了?不过,我应该没有任何污点记录吧?”

  梁凡也稍微有点好奇,毕竟当初就跟殷如令和王捕头打过招呼,关于自己的事情,西宁卷宗记载一笔带过就好,想不到就算是做到这地步,孙乾还是找了过来。

  你属狗的吗?小白这是你亲戚吗?

  梁凡给了小白一个眼神,小白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我犬中至尊怎么会有这么丑的亲戚?

  梁凡心下一乐,这狗子智力好像越来越高了,看来果儿酒效果不错啊,不过那只妖狐怎么回事,拥有果儿酒那么久,才那么点本事,还不如我家捡来的狗子。

  “先生说笑了,你当然没有任何问题,不过我看了一下卷宗,白虎案,猎户案,甚至包括君别离的档案,先生都出现了。

  虽然先生在这些卷宗上都是一笔带过,但这么多次记录都有先生,那就不同寻常了。

  我特意问过衙役,因为我的身份,他们也无法隐瞒,就把白虎案细节告诉了我。

  三拳打死一只妖兽,暗劲巅峰高手都不一定办到,而先生在我气机感应下却完全就是一个普通人,这就证明一点,先生绝不简单。”

  “说完了吗,你这是在挑衅我,还是试探我的底线?”

  梁凡虽然佩服孙乾这份抽丝剥茧的分析能力,但分析的对象是自己,梁凡心里可不太爽快。

  “或者,难道你怀疑我是这次乱斗幕后主使,现在过来试探我?”

  梁凡开口极不客气,要是孙乾一个回答不好,那自己就让他们从哪来就回哪去,省得心烦。

  “不不不,先生误会了,虽然先生乃隐士高人,但我知道这次乱斗绝对跟先生没有任何关联。”

  “这么肯定?你又有什么证据依仗吗?”

  “没有证据,只是我认为而已。”

  听到这话,梁凡冷笑一声,气势一变,“如果就是我无聊闹着玩呢?”

  梁凡话一出口,孙乾三人瞬间整个人无法动弹,一股天覆地倾之势,瞬间压在他们身上。

  他们只感觉天地间再无其他,只有磅礴大势向自己冲击过来,而自己却没有任何反应,只等着被这荒古洪流碾碎。

  就在三人神智就要崩溃的一瞬间,突然全身压力一轻,熟悉的天地又瞬间回来,自己还稳稳坐在梁凡的院子里。

  孙乾三人忍不住大口喘气,整个身子都已经被冷汗浸湿,活下来了。

  三人此刻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反应,两眼惊恐,看着眼前风淡云轻的梁凡,怎么也想不到刚才快被活活压死的精神压力,就来源于这个普通人一般的读书人身上。

  孙乾喘了几口气才稍微缓和了心神,苍白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先生想要玩何必这么麻烦?

  一个大宗师,几乎于陆地神仙,怎么可能做这么一个肮脏的局,这就是我为何说这跟先生毫无关系的原因。”

  梁凡心中暗叹孙乾心理素质之高,看魏羡何川两人已经瘫倒在地上,现在还没缓过来。

  虽然魏羡何川才暗劲巅峰境界,比孙乾这个宗师远远不如,但是孙乾有伤在身,他能这么快缓过来,还是让梁凡对孙乾高看一眼。

  就在这时,王捕头端好茶具出来,嘴中说道:“别座,先生,茶烧好了。”

  话刚说完,王捕头就看到孙乾三人状态,脸色一变,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不就是去厨房煮茶而已吗?

  “愣在那干嘛,把茶端过来吧。”

  梁凡看到王捕头惊呆站立,也不想王捕头胡思乱想,直接让王捕头把茶端过来。

  “魏大人和何大人站累了,所以坐着休息一会儿,孙别座是天气太热,所以出了一点汗。”

  孙乾连忙配合梁凡说的话,擦了一下额头,“这西宁的秋老虎的确厉害啊,竟然这么热。刚好喝一口王捕头煮的茶,凉快一下,多谢王捕头煮茶了。”

  王捕头在基层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当然知道孙乾这话的潜意思,当即当做什么也没看到,殷勤地给大家端茶倒水。

  只不过这一次,王捕头最后才把茶端给了梁凡,刚才的情况自己可看在眼里,梁先生这条大腿可能比自己之前想的还要粗。

  “好茶,想不到王捕头还有这么一手泡茶的好手艺,下次看来还要多叨扰王捕头了。”

  “别座说笑了,只要别座在西宁想喝茶,尽快来找我。”

  梁凡喝了一口茶,刚才孙乾的表现还算合梁凡的胃口,从进门到现在也一直很客气,心里的火气也算降了一些。

  “孙别座如果你想调查这次乱斗是怎么一回事,我也无法给你一个肯定的答复,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些你们不知道的事。”

  孙乾闻言眼睛一亮,连忙抱拳:“那就麻烦先生教我们了。”

  “事发当天,其实不止剑门和你们镇抚军在对峙,还有一方人马在一旁暗中行事。”

  “果然如此,我就觉得那晚事情大有蹊跷,还请先生明示。”

  何川此刻也缓了过来,听到梁凡的话忍不住一拍大腿,他早就觉得那天事情非常蹊跷,双方战斗起来得非常仓促,现在看果然有人在背后搞鬼。

  “是什么人我不清楚,不过我感知到有几人从城南出发,然后事情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果然是城南!”

  孙乾忍不住眼睛一亮,看来这件事情脉络就在于城南这个关键点了,只要把这个城南的谜题解开,真相就要水落石出了。

  孙乾想到这里,忍不住举杯:“多谢先生指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