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心都脏【大章】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老鸡吃蘑菇 3662 2020.07.21 09:00

  君别离醒了,这次没有什么动静,这让梁凡有些满意,不然跟上次一样,只是突破就搞得动静那么大,引得那么多人围观,太闹腾。

  梁凡看了一眼君别离,不错,修为有了很大进步,全身气劲都快浑圆无缺了。

  老子真是天才,随随便便把金老爷子的独孤求败吹的牛亮出来,就有这么大的威力,支棱!

  这种成就感让梁凡因为果儿酒产生的失落都冲散了几分,梁凡心情大好之下,看着君别离闭关几日不吃不喝,也算辛苦,亲自摘了一个枣子递给君别离。

  君别离颇有些受宠若惊,这还是梁凡第一次给自己这么好的脸色,梁凡看着有点激动变傻了的君别离:“怎么?不想吃?”

  “没有没有,小子马上就吃。”

  君别离一把接过果子,像小白喝果儿酒一样满脸幸福地啃着枣子,小白看到这个情况,神情更显忧伤,自己的伙食减半,主人竟然亲自给这家伙加餐,狗子我这是要失宠了吗?

  小白越想越是悲伤,陷入失落无法自拔,两行泪水就这么流了下来,这会不会只是开始,狗子我不会又要流浪,无家可归了吧?

  “先生,小白这是怎么了?”

  “哦,没事,可能隔壁的小花有对象了,结果不是它,不说这个了,这次闭关收获如何?”

  “先生,这次别离收益颇多,不出半年,别离必将突破丹劲,成功突破宗师二境。”

  “不错,这也不枉我告诉你什么是剑,这可是我独门要诀。”

  梁凡闻言心情大好,想不到随便拿出金庸老爷子的话,就让君别离突破成功,这种成就感,让梁凡感觉到了久违的快乐,这间接说明自己的前世终究还有意义。

  就在这和气融融的气氛中,突然响起了几声敲门声,梁凡忍不住眉头一皱,这些人可真会投其所好。

  门外,孙乾和庞廷文各自微笑看着对方,心中却暗自鄙视对方的舔狗行为。

  “庞首座,果然不愧是剑门戒律堂首座,这么短时间就收集这么多鲜果,佩服佩服。”

  “孙别座过奖了,镇抚军才厉害,竟然收集鲜果品种高达十三种,不愧是西洲第一镇抚军!”

  梁凡门外巷子里堆满了鲜果,光是挑夫就不下百人,马车更是十多辆,这里的鲜果加起来,怕是最少将近万斤,这么大动静,也让乌衣巷街坊团团围在旁边看热闹。

  “看到了吧,这就是梁先生的地位,前几天才看到他跟老周的妻弟购买鲜果,想不到今天镇抚军就这么大阵仗,梁先生厉害啊!”

  “是啊,之前父母大人派王捕头过来,我就觉得梁先生非同一般人,想不到我还是小看了梁先生。

  没看到镇抚军别座和剑门戒律堂首座都亲自过来拜访梁先生了吗?做人当如梁先生,死而无憾啊!”

  不提街坊邻居对梁凡的羡慕,梁凡却对孙乾和庞廷文投机所好有点不爽,你们就这么想让自己欠人情?良心真是大大的坏。

  想到这,梁凡对着君别离耳语几句,君别离忍不住说道:“先生,真的要这样做,这恐怕有点不妥吧?”

  “怎么,你不愿意?”

  梁凡看了君别离一眼,君别离连忙摇摇头,“我马上就去处理,先生你好好休息。”

  “小白,跟我回屋。”

  看到梁凡带着小白回了房间,君别离深吸了一口气,心中暗道:“你们可不要怪我,这都是先生的安排,跟我无关。”

  做好了心里建设以后,君别离才站起来走到门边,心一横一下子打开了院门,孙乾和庞廷文连忙止住了言语交锋,就要对着大门行礼。

  好在两人反应迅速,看到开门的是君别离不是梁凡以后,连忙止住动作问道:“梁先生呢?”

  “先生正在午休,我处理这些杂事就行,你们来找先生有何事?”

  孙乾和庞廷文两人暂时没有回答,而是仔细看了着君别离,忍不住暗自感叹,这君别离真的是行了大运。

  君别离修为进步的气息当然瞒不过他们,只是他们没想到君别离的进步这么大,竟然已经摸到了宗师二境的门槛。

  廖秋忠宋本贤到达这种境界不足为奇,毕竟他们宗师多年,也不能说他们不优秀,而是对比起来君别离进步太变态。

  有梁凡在身边指导,最直接的结果就是,君别离不过三十而立的年纪,就快成为二境宗师,这理都没地说去。

  所以一个人要是有梁先生这样的大宗师在身后,谁上谁也行。

  所以这次自己腆着脸来抱梁先生的大腿,绝对不容有失,这可事关自己以后的前程。

  不过现在不是感叹君别离气运冲天的时候,孙乾开口说道:“最近秋果成熟,听说先生喜爱鲜果,所以特意采摘了一些送了过来。”

  “我这里也是。”

  君别离想到梁凡的嘱咐,虽然有些无奈,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梁先生说了,他一生行事,岂会占他人便宜,你们这果子卖不卖?”

  “啊!?”

  孙乾等人忍不住一愣,梁凡能感知到他们的所作所为,他们一点都不惊讶,只是没想到梁先生竟然不想白要,要出钱买,自己这人情还怎么送出去?

  “梁先生实在是客气了,这些果子就当是梁先生上次辛苦的报酬,何必这样见外呢?”

  “梁先生说了,上次的事,前几天他已经和你们钱货两清,这次只能公事公办,要么他不要鲜果,要么就按规矩来。”

  孙乾对君别离告了个不是,然后拉过庞廷文走到一边传音入密商量:“等下看我的眼色行事,不然咱们这次都没法把果子送出去。”

  “可以。”

  孙乾和庞廷文商量完,就走到君别离面前,“可以,那咱们就按照市面上的规矩来。

  因为这次我们鲜果太多,就市价六折出售,不知道梁先生要多少?”

  君别离耳朵一动,耳中传来梁凡的声音,君别离立马复述出来:“可以,那我们只要八千斤,一百五十两两银子,财货两清。”

  “可以,”接着孙乾又对着挑夫他们说道:“你们把八千斤水果都送到梁先生院子里。”

  “是。”

  君别离看到事情圆满解决,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庞廷文这么一个冷面疙瘩,这一次竟然也妥协了,这说明实力强才能有话语权。

  就在君别离感觉事情已经要结束的时候,孙乾却转过头对周围乌衣巷的街坊说道:“这次承蒙梁先生照顾,鲜果的成本都赚回来了,我们这还剩下两千斤鲜果,也不好运送回去,我们就梁先生的面子,都送给你们了。”

  乌衣巷的街坊们闻言都没动,开玩笑,镇抚军面前,自己还是不要贪便宜比较好。

  孙乾看到无动于衷的百姓,心中无奈,你们不要我还怎么让梁先生欠我们人情?

  孙乾也顾不得自己的形象,直接拉过一个百姓的手,派给他几斤秋果塞在他怀里。

  “你就拿着,都是梁先生的意思,这些都送给你们,人人有份,你们还担心什么?”

  梁凡在乌衣巷的地位本来就特殊,街坊们听到这,终于也忍不住了,这时节的秋果,谁不喜欢?

  毕竟大家都不富裕,平时能吃到秋果都是一种奢望。

  这下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源源不断有人领了水果,再在孙乾的要求下对着梁凡的房子说一声,多谢梁先生。

  过了一刻钟不到,挑夫们把鲜果抬进了庭院,外面鲜果也分的差不多。

  孙乾也知道任何事情都过犹不及,当即和君别离打了一个招呼马上离开,一步也不停留。

  街坊们也都拿了好处,再一次真心实意感谢梁凡以后,才渐渐散开。

  君别离看到事情都已经解决,这才关门回到院子,一进来就看到梁凡苦着一张脸躺在躺椅上。

  “这些人着实可恶,竟然想了这么一个法子让自己欠人情,读书人果然心都脏。”

  按照街坊们的脾气,这次拿了果子,等到自己下次出门的时候,甭用想,这些街坊肯定会千方百计还人情回来。

  君别离心中忍不住嘀咕一句,你不就是读书人吗?想不到狠起来连自己都骂。

  “不管了,既然他们都送上门来了,我还能不要?这也太小看我了,君别离,你给我守在门外,谁也别放进来。”

  “是。”

  君别离像一个门神一样守在门外,梁凡不停歇地把鲜果放入月光杯,不过几十个呼吸功夫,所有的鲜果便投入了月光杯中。

  接下来就是等待月光杯自己酿造果儿酒成功了,梁凡顺势躺到了躺椅上,也没把君别离叫进来。

  这家伙在自己这里白吃白住,也应该尽一点义务,最重要的是君别离这张脸上过镇抚军的通缉画像。

  乌衣巷百姓此刻肯定都在心里感激着自己,毕竟孙乾说是因为自己才让他们无偿得到了鲜果。

  就怕他们回过头来,带一些土特产到自己这里表示感谢,现在有君别离在门口守着,那些街坊百姓是不敢进门拜访的,毕竟君别离是上过通缉画像的人。

  “趁你还没离开,也算收点利息,到时候再给你准备一份大礼,也算对得起你了。”

  梁凡心安理得的躺在躺椅上,小白却有点焦躁,所谓看门狗,不就是给主人看家护院吗?

  这时候那人代替自己守在门口,这是要彻底代替狗子自己的地位吗?

  看来以后自己要少喝点果儿酒了,主人可能是嫌弃自己喝太多,养不起自己了。

  小白小小的脑袋,大大的委屈,主人这是看不起自己啊,以后自己还得勤快一点,不能让人无端打扰主人,不然自己看门狗地位不保。

  ……

  孙乾此刻已经回到了镇抚军别府,心情更是大好,当时梁凡没有出来阻止自己,那他欠下自己人情就成了事实。

  接下来只要自己不犯蠢,不用这份人情强加要求梁先生,就一定有巨大的回报。

  以后自己在梁先生面前,不要仗着这份人情失了分寸,反而还要更加小心谨慎,只要这样保持下去,这次就算梁先生心里还有一些间隙,以后也会慢慢清除。

  不过自己在西宁也待不了多久,中府来了消息,那里已经出现了白莲教余孽的踪迹,自己还得回去主持大局。

  何川这人还算进退有度,办事也比较妥帖,可以暂时让他镇守西宁,跟梁先生打好关系。

  只是现在不清楚白莲教余孽有什么打算,竟然敢在中府露出痕迹,实在让人难以理解,不过水来土掩,自己回到中府,他们就蹦哒不了。

  庞廷文也在房间考虑什么时候回转山门,毕竟君别离的事情也算告一段落,自己也该回山复命,只是梁凡这个大宗师的存在,自己还要考虑怎么跟山门汇报。

  不提庞廷文和孙乾在烦恼怎么和梁凡保持后续关系,梁凡躺在躺椅上忍不住笑开了眼。

  月光杯里的果儿酒好了!

  

举报

作者感言

老鸡吃蘑菇

老鸡吃蘑菇

感谢懒点超人大佬的1000万打赏,FINYC大佬又1000万打赏,简单的留白大佬又100万打赏,爱你们哟~mua

2020-07-21 0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