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梁先生真好【大章】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老鸡吃蘑菇 3613 2020.07.19 09:00

  “什么是剑?”

  君别离一脸茫然,自己练习剑法多年,从未想过这个问题,剑门也从来都是演练剑法,没有哪个师父讲过这个内容。

  梁凡却不理君别离一脸茫然,手一动就从君别离手中夺过剑,挽了一个剑花,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悠然出口。

  “在我看来,剑分为五个境界。”

  “利剑,软剑,重剑,木剑,和无剑。”

  “利剑无意,凌厉刚猛,无坚不摧,借宝剑锋利将招式发挥到极致,出剑精准、出手快捷、料敌之机先、觑敌之缺漏而所向无敌。”

  “软剑无常,招式已经发挥到极致,而追求变化。招招抢攻、式式求变并以变与快取胜。无招无迹,无常无端,玄乎离奇。”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如此境界,不论对手如何、武功多少变换,只需一剑破之。一剑,破尽天下万法。”

  “木剑无形,剑术到了此步,不滞於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飞花摘叶,皆可伤人。剑是什么,已经不再重要。”

  “最后,无剑无招。这个境界,也是我能看到的最后一个境界了,举手投足间,具是天地演化,直指本源,天地间已经没有剑,也已经只有剑。”

  “森。”

  梁凡紧接着握着剑翻出一个剑花,虽然拙劣,但速度太快,根本就让人抓不住剑的轨迹。

  梁凡将剑收回了剑鞘中,带着一股“怆然”气势,恍若已登剑道峰顶,再无前路一般:“这就是我看到的剑。”

  金庸先生牛逼,能逼自己把这大杀器亮出来,君别离你可有福了。

  梁凡又一副高人模样说道:“如果你哪天不用内气,能达到我说的重剑境界,天下之大,你皆可去的,要是你能到达木剑境界,恭喜你,世间又多了一个大宗师!

  至于无剑,呵呵……”

  梁凡的牛皮彻底放大,既然已经吹牛,索性再吹大一点,就算某日谎言戳破,那又如何?

  那是你练错了方向,与我何干?要是还不承认是他自己练错了,那就一拳下去,他就知道自己错不错了。

  不谈君别离此刻整个人已经傻了眼,门外孙乾几人也被彻底镇住。

  庞廷文算是明白了出发前孙乾意味深长的笑容是怎么一回事了?

  你家普通人能讲出这么高深的武学至理?

  这梁先生果然就是高人隐士,自己竟然看走了眼,等等,能在自己眼皮底下装成普通人的还有谁?

  大宗师!

  庞廷文心里直接就是三个字涌上心头,梁凡竟然是世间三大宗师以外世人不知的大宗师!

  庞廷文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孙乾,孙乾点点头,对,就是你想的那样。

  要不是庞廷文宗师多年,更是剑门戒律堂首座,也见过剑圣几面,早就养成了处变不惊的心境,此刻他肯定会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这可是世间难得一见陆地神仙大宗师啊!

  梁凡此刻满意地喝了一口酒,看着两眼无神已经进入了不可知名顿悟的君别离,忍不住心里夸了一下自己,梁凡,你太聪明了。

  梁凡不知道此刻他给君别离带来的是怎样的震撼,君别离一直被称作剑门天才弟子,要不是当初被陷害脱离剑门,以他现在宗师修为,都几乎可以被指定为下一任门主候选人。

  但他从没想过剑道竟然可以如此划分,无剑境界又是何等让人向往。

  庞廷文三人感触更是颇多,他们突破宗师境界已久,对剑法的理解已经自成体系,此刻被梁凡这一套金庸理论刺激的恨不得当场闭关,感悟这一套至高剑道。

  “孙别座,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里面这位不是普通人?”

  孙乾也没有隐瞒,点了点头,“不过你别认为我和这位关系多亲密,说实话,这次登门拜访,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见上这位一面。”

  就在这时梁凡的声音传了出来,“还挺有自知之明,既然知道这结果,还来这里干嘛?

  都给我离开这里,别打扰我,趁我心情还好,立马滚蛋。”

  孙乾几人面面相觑,好吧,既然这位开口,自己还是先离开,不然丢的只能是自己的脸面。

  至于霹雳弹哑火的事,就等以后有机会再问,这时候庞廷文觉得霹雳弹已经不重要了,关键的是这里住着一位大宗师。

  君别离这小子何等气运,竟然能被一位大宗师看对眼,自己要不要劝门主重新把君别离纳入门下?

  孙乾几人在门外行礼过后,话也没多说直接离开,这些礼数还是要做到,梁凡可以不待见他们,但他们必须尊重梁凡。

  毕竟这是一位大宗师,就大宗师这三个字,所有一切的小心谨慎都不为过。

  不谈孙乾几人灰溜溜地离开,梁凡看到君别离一时醒不过来,便回身找了几本小说看了起来,直到日落西山,梁凡都看累了,君别离竟然还是一动不动。

  “有这么大威力吗?庞廷文那些人听了也没啥反应啊?至于这么一副朝问道,夕可死的样子吗?

  算了,不管了,去老周那里吃碗面,顺便问一下哪里有果子。

  自己月光杯里的果儿酒可不多了,是时候补充一些了,不过到了深秋,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收到新鲜的果子。”

  妖狐当初说了,只要收集一千斤果子,放入月光杯,自成果儿酒。

  梁凡这次让狗子在家看家,顺便为君别离护法,自己一个人出门,去老周那吃了一碗羊杂面。

  “老周,你知道西宁城哪里有卖水果的货商吗?我要的量比较大,而且必须要新鲜的,你有门路吗?”

  “先生,这你可问对人了,我家妻弟就是做水果生意的,不过他在城东,要不要我带你去看看?”

  “哈?不用这么麻烦吧,你还要看着面馆,你告诉我地址,我自己过去就行。”

  “梁先生不用客气,现在也没什么生意,我家婆娘一个人就够了,你等我一下,我换身衣服就带你去我妻弟那。”

  老周回到后厨和自家婆娘交接好,换了一身衣服便带着梁凡向城东走去。

  因为老周是普通人,他也不舍得坐马车,梁凡叫马车他也不肯,无奈只能跟着老周走路去城东,过了半个时辰才到了他妻弟的店铺。

  “三子,出来,我给你介绍了一个大主顾。”

  老周的妻弟一副憨厚老实的模样,听到老周的叫唤,就连忙过来招呼。

  “姐夫,这位是?”

  “这是梁先生,殷大人都看重的,你可不要怠慢了。”

  “梁先生,您好,幸会幸会,我叫吴三儿,你是来买鲜果的?”

  “不错,我要一千斤左右的鲜果,只要口感清甜,什么品种都无所谓。”

  “一千斤?”

  吴三儿有点吓到,就算是士绅富豪,也不可能一下就要一千斤鲜果啊,这果然是大人物,姐夫没骗自己。

  “可以,不过你得等几天,我得去山里收货,不知可否这样,等我收齐了鲜果再通知先生如何?”

  “可以,不过这需要多少银子?”

  “这我不能估算,因为也不知道会收上哪几种果子,不过估计最少也要三十两银子。”

  “那行吧,我先付十两定金,如何?”

  吴三连忙推辞,自己的姐夫就在这里,要是收了定金,岂不是说不相信自己的姐夫?

  “拿着吧。”

  梁凡直接把银子塞进吴三的手里,说好了事宜,写了一张订货单,双方签字以后,梁凡就带着老周离开了。

  吴三儿心中暗自感叹,自己的姐夫看来发达了,竟然能结识出手这么大方的豪客。

  在他看来,能不眨眼就付十两银子定金的人,不是豪客是什么,这可是十两银子啊!

  大气,爽快,真真有钱人!

  ……

  老周跟在梁凡后面走了一段路,不由有点纳闷,这是走错路了?

  “先生,这不是回乌衣巷的路啊!?”

  “对,我们先去办点事,办完事再回乌衣巷。”

  梁凡这大半年花费的银子,已经把当初五十两赏银挥霍的七七八八,毕竟他不是委屈自己的人。

  现在又交了十两定金,他手里还剩不到六两左右的银子,想来想去,可以去孙乾那弄点银子,毕竟自己也算帮了他大忙。

  梁凡想的也很简单,自己不想用力量去偷去抢,这样太丢脸,反正自己也算帮了孙乾大忙,拿点银子也算钱货两清。

  老周越走越慌,“梁先生,前面就是镇抚军下榻别府了,咱们还是不要过去了。”

  “那行,其实没什么事,我就是去办点事,你既然不想过去,那你先在这等我,马上就出来。”

  梁凡也不想老周受到惊吓,他就是普通老百姓,还是自己一人进去比较好。

  镇抚军早就得到过孙乾的命令每个人也都看过梁凡的画像,只要在西宁碰到梁凡,都可以直接便宜行事。

  梁凡还没来得及说话,门口的护卫便请梁凡到客厅休息,自己去禀报孙乾,梁先生到了。

  孙乾庞廷文几人还在各自感叹,小小西宁竟然住了这么一座大佛,这谁能想到,不过那套剑道境界,令人向往啊。

  现在想来,也怪不得君别离身受重伤还能突破宗师境界,废话,你要是有一个大宗师在背后支持,你也行。

  就在几人相互感叹的时候,镇抚军将士刚好来报,说梁先生已经到了别府,正在客厅等候。

  “什么,快走快走,别让梁先生久等。”

  孙乾直接小跑着奔向客房,庞廷文等人也紧随其后,等到了客房外,整理了一下妆容,这才进去和梁凡见面。

  “梁先生大驾光临,有失远迎,不知梁先生可有什么事吩咐我等?”

  孙乾满脸笑容,丝毫没有刚才被梁凡拒之门外的尴尬,表现得极为亲热。

  “话不多说,武志最后霹雳弹是我弄哑火的,我这算帮了你的大忙吧?”

  “果然是先生,这当然是帮了我们大忙,全城的老百姓都得感谢你,要不是你出手帮忙,那天不知道会有多少死伤,先生大德。”

  庞廷文心里对武志霹雳弹已经有了猜测,现在梁凡亲自说出口,心中更是没有任何怀疑。

  “行,你认就行,那我提个条件不过分吧?”

  “不过分不过分,您请讲。”

  “给我两百两银子,算我们两清。”

  “啊?”

  孙乾几人面面相觑,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两百两银子!?”

  “啊什么啊!?我这事办得不够换两百两银子吗?”

  孙乾这才回过神来,“当然。”

  ……

  等到梁凡拿着两百两银子心满意足地出去,孙乾几人愣在房间,怎么也想不明白,梁凡这拿银子有什么用意?

  大宗师会缺两百两银子吗!?开什么玩笑!?

  高人啊,难道梁先生是为了不让我们心怀愧疚,故意用钱财这些俗物来两清?

  这真是高人气度,不愧是大宗师,对我们太好了!

举报

作者感言

老鸡吃蘑菇

老鸡吃蘑菇

我是一个扑街,均定不过一百的扑街,而我还有一个扑街联盟。所以扑街如我,还是厚着脸皮章推一下联盟的书,他们的理由是,多个收藏也是动力,这就是爱,所以请看:

2020-07-19 0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