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狗生委实艰难【大章】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老鸡吃蘑菇 3902 2020.07.24 09:00

  庞廷文却没有正面回答勾玉堂的问题,而是突然问道:“师兄,你听说过什么是剑吗?”

  不等勾玉堂回答,庞廷文就直接把梁凡吹牛的剑道理论复述了一遍。

  “利剑,软剑,重剑,木剑,和无剑……”

  勾玉堂连续喃喃自语了好几遍,突然眼神一亮,头发无风而起,一股剑气冲天而上,勾玉堂整个人都好似化成了一柄剑,直刺苍穹。

  等到勾玉堂气息平定,庞廷文才出声连声祝贺:“恭喜师兄修为更进一步,宗师三境突破指日可待。”

  “师弟说笑了,只不过是偶有所得罢了,只可惜,宗师三境怎么可能如此容易突破?”

  说到这里,刚刚还有一丝喜色的勾玉堂满是黯然,他已经突破宗师境界三十载,却依然在大宗师境界外徘徊。

  “不过这位梁先生果然不愧为大宗师人物,竟然对剑道有如此精妙感悟,别离也算因祸得福,得了造化,你们也捡了一个大便宜,竟然听到如此武学至理。”

  庞廷文闻言点点头,君别离的确是天才不假,但说要在这个年纪就突破宗师境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他却遇到了梁凡,可谓气运冲天,时来运转,更是一举突破宗师境界,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哎,”勾玉堂此刻却叹了一口气,“只可惜我剑门剑圣不知在何处云游,不然他要是闻知天下还有第四大宗师,必将击掌叫好,当即和这位梁先生喝茶论道了。”

  庞廷文听到勾玉堂这话,也不禁憧憬四位大宗师同座论道,也许能听一次武学至理,就算朝闻道夕可死也愿意吧。

  “好了,关于梁先生的剑道秘诀,你还是不要传扬出去,告诉我已经是对梁先生的大不敬了。

  要是传了出去,只怕要惹的梁先生不快,这对我们剑门可不是一件好事。”

  “师兄放心,我晓得其中利害。”

  接着庞廷文又把怡春楼机关事宜也说了出来,还把自己隐秘的布置都一一告诉了勾玉堂。

  “行,这些按照师弟你的安排就好,不用再重新布置。

  现在,你刚回山门,旅途奔波也实在辛苦,还是早点回去休息,这事我们以后再谈。”

  庞廷文告辞离开以后,勾玉堂眼神幽幽,想不到这世上还有第四位大宗师,不知自己何时才能突破大宗师境界?

  不过,也许等到那人真的成功突破的话,自己应该也有机会见识大宗师境界的风景,大宗师,多么令人向往的三个字。

  ……

  江湖上关于君别离的传说越来越多,但是白莲教却只是龟缩势力,竟然没有对君别离进行报复,这让所有人都惊诧莫名。

  这还是锱铢必较的白莲教吗?难道君别离的战力真的如此恐怖,竟然让白莲教都害怕礼让三分?

  世人却不知道,池苏念自从上次白莲教在西宁失败以后,花费无数人力无力,再经过多方查探,终于找出了自己失败的幕后黑手。

  那就是世间第四位不为人知的大宗师梁凡,因为他的存在,这次西宁行动才彻底失败。

  这也让池苏念心中懊恼,既然梁凡愿意大隐隐于市,说明就不会插手其他烦心的事,看来是之前自己派人调查让他心中不悦了。

  但世上没有后悔药,只能通知白莲教教主,对西宁这位不显山露水的大宗师,敬而远之。

  池苏念得到梁凡是大宗师这个消息的时候,独自站了两个时辰,茗姑的死也许是自己害得,如果没有调查梁凡,茗姑是不是不用死?

  过了许久,池苏念才平复了自己激荡的心情,渐渐冷静下来。

  想不到这次行动,自己竟然漏掉了一位大宗师的存在,自己输得不冤。

  只不过自己需要尽快安排人把怡春楼里的东西带回来了,不然有梁凡在西宁,只怕夜长梦多。

  至于她为什么没有怀疑怡春楼的机关早就被破除,原因很简单,这可是千年前遁世门派墨门的机关圣物。

  就连大宗师如果没有对应的开关秘法,也是无法正常打开机关的,如果施行暴力解除机关只会让机关瞬间自毁。

  至于这段时间,君别离一而再再而三地找白莲教的麻烦,池苏念却只能沉默应对。

  毕竟经过这段时间调查,可以确认他背后可是有梁凡这位大宗师的帮助,不然就凭君别离,怎么可能知晓白莲教这么多据点?

  为了不触怒梁凡,白莲教这次只能暗自吃亏,池苏念更是暗中吩咐其他分舵潜伏,近段时间不要露面,除此之外其他别无他法。

  “呵,我君别离行事何须向尔等解释?也就是你背后有位大宗师,不然我就要让你看看你在我面前会怎么解释。”

  池苏念贝齿轻咬,一股不甘却又无能为力的感觉缠绕着她,君别离,这一次我在中府,倒要看看你怎么找我的麻烦!

  ……

  孙乾已经把自己锁在镇抚军镇司营三天了,他把全城搜集过来的资料全都看了一遍,最终还是一头雾水,没有任何发现。

  “实在是奇怪,经过西宁这件事以后,白莲教这帮叛逆行事更加隐秘了,这么多天过去竟然都没露出马脚,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孙乾已经把中府所有能用的探子都散了出去,但三天以来,他还没得到什么重要的消息,这让他有点急躁。

  时间拖得越久,白莲教的计划越可能已经筹备完成,到时候事情就完全不可控,中府会有什么动荡,更是完全不可预料。

  “不对,自己绝对疏漏了什么重要信息,等等,白莲教踪迹出现的时候我还在西宁,他为何要打草惊蛇,难道他们的目的就是要骗我回到中府?

  他们这么做有什么好处?难道他们的目标不是中府,他们在声东击西?

  魏羡,进来!”

  不谈孙乾把魏羡叫过去,吩咐他去做什么事,只是西宁乌衣巷,又一次热闹起来。

  知县大人殷如令又亲自拜访梁先生了!

  这个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乌衣巷,不过这一次,乌衣巷的街坊倒是十分淡定,慌什么,没见过世面不是,镇抚军孙别座在梁先生面前都不得门而入,父母官又算的了什么?

  “梁先生,这一次冒昧前来打扰,实在是本官有事相求,望先生一定要帮帮我。”

  殷如令此刻一个人坐在梁凡面前,王捕头他们都被他安排在院子外面,梁凡还特意给殷如令泡了一壶茶。

  梁凡对殷如令态度还比较好的原因很简单。

  第一,梁凡初来乍到西宁的时候,殷如令对自己颇为照顾,而且他更是自己所在地的父母官,自己还是需要保持一定的尊重,毕竟他没有任何恶意。

  第二,白莲教作恶当晚,殷如令不屈不挠,也愿意为西宁百姓做出牺牲,他是一个合格的父母官。

  做人处事秉直有度,做官在其位谋其政,这两方面他都可以算得上优秀,梁凡有怎么会在他面前显得傲慢无理?

  “殷大人,有事你直接说,如果我能做到的话,那接下来咱们再商量。”

  梁凡没有把话说满,如果殷如令的要求让自己生活都不顺畅,自己又何必答应?

  “梁先生,其实事情也不复杂,只需要先生你同意即可。前天县中县学教习突然病故,学子课业暂时无人教授,本县思前想后,县中饱学之士又可托付之人又只有先生一人,本官只能厚着脸皮前来求先生暂代教习一职。

  等到本官上报此事,中府回复派遣新的教习之后,先生就可恢复自由,本官绝不会再打扰先生。”

  “什么,教学生,这是什么操作?”

  梁凡心中忍不住我了一句大槽,自己看小说还说的过去,毕竟一堆繁体字连在一起,自己能读懂八九不离十。

  但是教授学生,这简直是在为难我胖虎,自己半瓶水的水平都没有,让自己去教县学学生,那不是丢人现眼吗?

  梁凡刚要出口拒绝,殷如令就抢先说道:“不用先生再传授他们新的课程,只需要先生监督检查学生的进度就行,我可不敢让先生太过劳累。”

  看着梁凡还在犹豫,殷如令暗自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瞬间两眼通红,差点流下泪来。

  “想我殷如令,为官也算清正廉明,但连县学学生都不能教育好,实在妄为西宁父母官。

  他们都还只是少儿郎,春闱大选在即,他们这些人要是因为这段时间没有教习导致学业受阻,那我就是他们的罪人了。”

  这个世界,除了武道修为以外,科举做官是另一条出路,而这也是穷人家的第一选择。

  毕竟穷文富武,只要孩纸努力一点,就算科举失败,还能回家做个私塾先生,这也算一条捷径,彻底摆脱种地农民身份的出路。

  梁凡前世孤儿身份,却也因为教育制度的日益完善,让自己不再是一个白丁,有了自己生活的资本。

  虽然最终患病身亡,但读书已然是他的财富,写的更是一手好字,现在他可以看志怪杂记,就是因为他前世读书识字。

  此刻他不由想起了自己前世的苦读生涯,对准备春闱的学子多了一分认同感,又看到殷如令如此感性,一激动就点头答应了。

  殷如令瞬间变脸,满脸高兴,“我就知道梁先生乃有大德之人,本官佩服之至。”

  看着殷如令变脸的境界,梁凡心里直抽抽,自己是不是被套路了,但自己又不好立刻反悔。

  不过自己可以创造条件,你自己不答应的话,那就怪不得我不接受了。

  “教书可以,不过我不想去县学,你也知道我这人懒,实在不愿意离开乌衣巷,要不你让他们来我这读书?”

  梁凡暗自得意,县学怎么可能让学生在县学外教学生,这根本就没有先例。

  谁知道殷如令却拍掌叫好,“先生说的不错,是该让县学的学生增强运动了,这往来一个时辰的时间,刚好让他们当做锻炼身体,身强体健才能刻苦读书,先生果然大智慧,本官佩服。”

  卧槽,好你个殷如令,竟然为了让我暂代教习,这么不要脸的话你都说得出口,当官的,甭管他对百姓如何,这境界果然心黑,套路一套一套的。

  殷如令既然都这样说了,那也没办法,梁凡只能吃下这哑巴亏,殷如令和梁凡约定好明天让县学的学生来这学习,便留下一堆礼物,告辞离去。

  “小白,你说我是不是太善良了,我明明想拒绝的啊!”

  小白根本就不敢给梁凡反应,这么久以来,小白也有了经验,等到自家主人犯二的时候,千万不要搭理,不然等他回过神来,就会让自己这个亲眼见证他黑历史的狗子,也就是弱小可怜无助的自己没有果儿酒喝。

  所以有时候自己该视而不见就视而不见,该拍马屁就拍马屁,这个分寸一定要掌握好。

  果然接下来梁凡自己就反应过来,自己都答应了殷如令,现在说自己不愿意,那不是说自己蠢,被殷如令轻易套路了吗?

  狗子这次表现不错,看来刚才没注意自己在殷如令面前犯二,就不找它麻烦了。

  其实梁凡哪是被殷如令套路,他是心底潜意识愿意被套路,不然又有谁能强迫他做不想做的事。

  他只不过是在缅怀曾经的自己,现在刻苦读书的学子,和以前为了博出未来放手一搏全力准备高考的自己又有什么分别?

  所以与其说是梁凡被套路,不如说他在告别过去。

  感觉到此刻梁凡看着自己善意的目光,小白暗自全身放松下来,有这样不要脸的主人,自己容易吗?

  狗生委实艰难!

举报

作者感言

老鸡吃蘑菇

老鸡吃蘑菇

感谢Pipipapipo大佬100万打赏,寅虚子大佬100万打赏,爱你们哟,mua~昨晚做了个梦,高考考了745分,正在纠结去清华北大,就被一阵磨刀催更的声音惊醒,吓死了。想我30+的年纪竟然还会梦到……磨刀?太可怕了!!!

2020-07-24 0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