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武道沐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梦里的声音

武道沐歌 雨夜的蛤蟆 2178 2019.06.17 19:34

  “砰!砰!砰!”

  又是一连串的倒地声,朱小郎毫无意外的又被连续踢翻在地,不过他的顽强也着实惊人。

  一次次被踢倒,一次次再爬起来,到最后,几乎是进入到了一种让人心悸的疯魔状态中。

  就仿佛那砰砰砰的倒地之声,根本不是从他身上发出来的一样。

  朱耀光的脚有些轻微的颤抖,他的扁踹实在是踢得有点太多了,多到连脚都有点耐不住负荷。

  他还是平生第一次发现,原来打人也可以把自己累成这样,他真的有点怀疑,到底是谁在打谁,是自己在打人还是在被人打。

  场外观战的人更加震惊了,他们全都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张着大嘴,屏住呼吸,露出完全相同的表情。

  每次看到朱小郎一瘸一拐的爬起来,他们都会感觉到自身都有些疼。

  “这这这,这回少族长练的又是什么功啊?怎么净挨打了?”

  “要不说你功夫就不行,少主不是说了吗,这叫王八拳!什么叫王八拳?重点是王八,而不是拳!王八的特性是什么?那就是壳硬耐打呀!”

  “噢……”一众人等再次恍然大悟。

  朱云清坐在椅子上低着头,右手似有意似无意的放到了额头上,一副沉思的样子。其实他知道,自己哪里是在沉思,分明是不忍心看了,实在是看不下去呀!

  坐在他旁边的几位,都是长老,他们与朱云清的关系或是亲弟,或是族弟。

  此时见到朱云清的表情,一个个都忍不住投以同情的目光。生了这样的一个儿子,还真是不能用史无前例来简单的评价?

  “二哥,咱们朱家近几年来,人丁锐减。您做为一族之长,就一个儿子是不是太少了点?要不……”

  五长老是朱云清的亲弟弟,平日里也与朱云清走得最近。此时忍不住劝说起来。

  朱云清摇了摇头,他何尝不明白这些兄弟的意思。可是他……

  “反王八拳。”

  又是一声大呵。朱小郎的车轮一个急刹车后,忽然反转了起来。

  “砰!”

  朱耀光的脸颊上重重的挨了一记,身子瞬间倒飞了出去。并且极为夸张的在地上翻滚起来,一副痛苦欲绝的样子。

  他是真的不想让这个自己对他还有点好感的堂弟失望了,索性挨一拳就挨一拳吧,谁让自己是当哥的呢!

  场外“唰”地一下寂静下来,所有的人都没了声音,只有擂台上的朱耀光在夸张的嚎叫着,就连刚刚还在畅谈的一群观众,也都在此刻很识时务的停了下来。

  “哗啦啦!”

  静默了半晌的擂台下传来了一大片的掌声。

  “少族长好样的,少族长好功夫。”

  “少族长猪坚强。”

  掌声中夹杂着凌乱夸张的尖叫声,喊什么的都有,不过所有的都是赞誉的意思,只不过有些人用词有点不当。

  “嗯!不愧都是自家人,就是懂事啊!”

  朱云清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双手不断的做着往下压的动作,那副激动的样子简直就无以言表。

  不过作为族里的一族之长,朱云清还是义无反顾的否决了那些让朱小郎名列倒数第二的提议。

  孩子都是被宠坏的,这是朱云清的教子之道,让那个小子继续吊车尾,一句话定下了朱小郎的名次。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熟悉又凄婉的歌声准时响起,朱小郎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辗转,思绪胡乱的思来荡去,一会是今天的大比,一会又是外面这曲让他丝毫都听不懂的夜歌,一会又变成了王八拳。什么叫王八拳?重点是王八,而不是拳!王八的特性是什么?那就是壳硬耐打呀!。

  “呸!外行!”

  朱小郎重重的啐了一口。

  唉!乱哄哄的思绪像是拍岸的潮水,怎是一个乱字能了得。

  还有这首奇怪的夜歌,虽然他已经连续的听了九年多了,按理早就已经习惯,可是今天却偏偏的吵得他睡不着。

  说来也是奇怪,也不知道为什么,朱小郎好像天生就不是习武的材料,所有的武术功法,在朱小郎这里可以说是过目就忘,根本学不会。

  这倒不是朱小郎自己不下功夫,更不是说朱云清没有教好。相反的,朱小郎其实在三岁的时候,就已经把族中的功法全都学了一个遍,可偏偏就一点都没有学会,哪怕是一招一式也从来没学会过。

  用武盲来形容,已经都算抬举他了,简直就是武道一途的傻子废材。

  “醒醒!别睡了,快去宗祠里给祖宗上香。”

  刚刚迷迷糊糊似睡非睡的朱小郎,又被人从梦中吵醒,他呆愣愣的从床上爬起,睡眼惺忪的坐在床前。

  这种在梦中无缘无故就被人叫醒的事情,朱小郎早已经习惯了,他一直怀疑,是和他灵魂深处的那个不明意志有关,只是他没有证据。

  朱小郎记得很清楚,他是打三岁开始,就一直按照梦中声音的指示在做事,他也曾经强烈的反抗过,可是无用。只要他不按照梦中声音的要求去做,那就别想睡觉了。

  那个讨厌无比,分不清男女的声音,总会不厌其烦的叫你起床,直到你按照它的要求把事情做完为止。

  可以说朱小郎打小至今,所做的一切糊涂事都是这个家伙怂恿安排的,包括用马蜂窝去埋伏杨家少主。还有那王八拳和反王八拳,也都是这个很是恶趣味的声音所教的。

  这不,最近这个家伙不知道为什么,又迷上了半夜上香这件事,拜的还是他们朱家的老祖。

  朱小郎已经连续一个多月没有睡过一场好觉了,每天都要半夜三更的摸进自家的祠堂里,偷偷的一个人去祭拜先祖,而且这个事情都进行这么久了,这个声音竟然还是乐此不疲,指使如初。

  只要朱小郎有一点的反抗,哼哼!那他就一点觉都不要想睡了。

  拿上了香烛,披好衣服,朱小郎贼眉鼠眼的摸出了自己的房间。他心中害怕啊!他真怕自己的这种行为一不小心被哪个族里的人给看见了。

  他知道,自己现在的名声已经很不好了,如果要是再被人发现,三更半夜里神秘兮兮的跑到祠堂去上香,说不得大家就会彻底的把他当成傻子了。

  朱小郎心中这个恨啊!他按照这个神秘声音的吩咐,做的一切事情就没有一件是好的,区区几年的时间,就把自己这个朱家少族长的名头,搞得臭名远扬。

  夜晚的星空,无数的繁星全都一眨一眨的,如同明亮的眼睛,凄婉的夜歌,合着田野里不知名的虫鸣,幽幽的吟唱着。

  不敢点灯,夜晚的朱家宗祠内一片漆黑,时不时的还有徐徐的冷风无缘无故的忽生出来,袭在朱小郎的身上,不禁让他有股子汗毛皆竖的感觉。

  跪在地面的蒲团上,朱小郎看着眼前那时明时暗的香火,对着看不清字迹的祖先牌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夜歌遥遥的随着冷风传入宗祠内,诡异的感觉更甚。朱小郎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视线有些模糊,眼睛中好像有一团黄光出现,朱小郎可以肯定那绝不是檀香所发出来的光芒。

  一缕困意袭来,很快的蔓延了朱小郎的全部脑际,他竟然跪着睡着了。

  (新人不赚钱,不容易。大家的阅读和支持就是作者最大的动力,小弟恳求各位大佬收藏,推荐。谢谢,再谢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