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在御膳房斩妖除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首乌娃娃

我在御膳房斩妖除魔 载木 2067 2021.05.18 20:48

  这一日,刘文依旧早早结束了课程。

  但还没到书塾放课时间,所以也不许学子们回家,免得被家长说自己怠工。

  二三十名孩童,其中年龄最大的,也还不足束发,正是无忧无虑的年纪。

  不用念书,也不用回家劳作,自然心头欢喜得紧。

  在书塾外的地坝里,用竹篾划出方格,玩起一种叫做“跳房子”的游戏。

  玩得兴起,谁也没有注意到,人群中从何时多出来一个身穿素红肚兜、白白嫩嫩的大胖小子。

  不过这阴南山中,横竖也无外人,掰扯下来都是邻里亲朋。

  大家伙也就没当回事,只当是哪家未上书塾的小孩,便也招呼着一起玩耍。

  此后一连数日,每到书塾休憩玩耍之时,大胖小子就会准时出现。

  有时还会带些山间野果,一脸欢喜地分发给众人,都是些村里没见过的果子。

  日子久了,大家也就熟络起来。

  由于那大胖小子每次出现,都穿着相同款式的素红肚兜,熟络之后,便都戏称他为肚兜娃。

  直到这日,村东头的二狗子,将果子揣了一夜,带到了书塾中。

  “你这果子,是从何处而来?”

  刘文看着那怪模怪样的果子,一时觉得有些眼熟,似是在古书上看过。

  回里屋翻查一通,顿时一脸肃重,厉声厉色质问道。

  二狗子哪见过先生这般模样,自是有些心惧,期期艾艾出声应答道:

  “是……是肚兜娃给的。”

  “肚兜娃又是何人?”

  刘文继续追问。

  八九岁的稚子,哪里敢顶撞先生,直接将这些日子之事,一股脑交代了出来。

  刘文听完,面上若有所思,却也没再多说什么。

  心不在焉地教完几个大字,照例吩咐其余学子出去玩耍,单将二狗子留了下来。

  “你可知,今日犯了多大的罪过?若是让你爹娘知晓,非将你屁股打开花不可。”

  刘文黑着个脸,出声恫吓道。

  二狗子并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过,却也知道爹爹草鞋的厉害,自是不敢顶嘴。

  只低头轻声认错,央求先生莫要告诉爹娘。

  见他这般模样,刘文满意地点了点头,自顾自去房中翻找一番。

  半晌,寻摸出些针线来,塞到二狗子手中,厉声交代道:

  “看你认罪态度良好,就给你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将这针线收好,莫要让人瞧见。”

  “待会出去玩耍,若那肚兜娃再来,估摸着快要放课的时候,就将这根针刺入他脑膜心。”

  “啊?这要是插到脑膜心,还不得将人痛死啊?”

  二狗子看着手中,将近两寸长的缝衣针,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叫你去就去,只要这件事办好了,不仅不告诉你爹娘,先生还给你摊肉饼吃。”

  二狗子抿嘴纠结半晌,不情不愿地点点头。

  将针线小心藏到袖中,转身往外头跑去。

  刘文看着跑出书塾的瘦小背影,不自觉咧嘴笑了笑,整整衣衫,进到里屋装睡。

  有些东西,是不肯在大人面前现身的。

  二狗子今日心事重重,也没心思与人玩闹,就闲坐在一旁看着。

  不多时,肚兜娃一蹦一跳地身影,如期出现在视野中。

  怀中还捧着堆青色小枣,逢人就发上两枚。

  二狗子也收到两枚小枣,面上不由得更加犹豫。

  一直挨到将近晌午,眼看就要放课,终究还是不敢违逆先生。

  借着玩闹的间隙,偷摸凑到肚兜娃身后。

  咬了咬牙,狠下心来,一针直直刺入对方脑膜心中。

  二狗子紧紧闭上双眼,一来是怕见血,二来也是为即将到来的惨叫声做好心理准备。

  哪知静滞片刻,却是没有听到丝毫动静。

  疑惑睁眼看去,那缝衣针已经完全没入后脑之中,大胖小子却是仿若无事一般,依旧在与旁人嬉戏打闹。

  看那嬉笑模样,竟似是完全没有感受到头顶的针刺。

  那可是两寸长的缝衣针!

  二狗子心头,顿时生出几分害怕,却也不敢声张。

  就在这时,先生从书塾中走出,宣布放课。

  学子们一哄而散,二狗子左右扫视一眼,一如往日那般,已然寻不见肚兜娃的身影。

  只在地上发现一道丝线,蜿蜒曲折地指向山里。

  正是先生交给自己的那团白线。

  学生散尽,刘文凑上前来,顺着二狗子的视线,看清地上延伸开来的丝线,顿时笑得嘴都合不拢。

  “你今天先回家,等明天去村上领到兽肉,先生就给你摊肉饼。”

  三两句将二狗子打发走,刘文转身回书塾取出把锄头,提在手上,顺着地上的丝线寻觅过去。

  山中无路,陡峭难行,足足寻了大半个时辰,才看见丝线戛然而止,斜着没入土中。

  往左右掌中各吐口唾沫,一把抄起锄头,开始挖土。

  直挖了三尺深,从下边挖出颗已经长成人形的何首乌来。

  那人形的头顶上,正扎着交给二狗子那根缝衣针。

  刘文面上欣喜若狂,忙将衣裳脱了下来,把何首乌包了个严严实实,快步沿着来路赶回去。

  连锄头也顾不上捡。

  避着村民回到书塾,将前后门窗封严实,也顾不上疲惫,直接点火烧水。

  何首乌洗净,全须全尾的冷水下锅。

  又将碗筷都备好,刘文这才稍歇口气,坐在灶旁,满心欢喜地等待锅中宝药熟透。

  “咚咚咚!”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不急不缓的敲门声。

  ……

  第二天一早,学子们照常来念书。

  进到书塾之中,却是寻不见先生的踪影。

  众人正疑惑着,有学子鼻尖微微抽到,闻到一股香气。

  寻着气味进到里屋,发现香气来自于土灶上的铁锅。

  锅盖掀开,里边是一锅已经炖得糊烂、满是渣滓的灰黑浓汤。

  尽管卖相不佳,而且已经冷透,但那超乎寻常的香味,还是引得学子们垂涎欲滴。

  “咕噜~”

  不知是谁先吞咽了一口口水,终于有人经受不住食欲,率先走上前去。

  拿起灶前的瓷碗,舀起满满一大碗。

  见着有人带头,剩下的学子自然不甘落后,一拥而上,拿起所有能看见的容器,争着装盛浓汤。

  有那个头小些的,抢容器抢不过大孩子,竟是一头扎在锅中,咕噜咕噜畅饮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