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在御膳房斩妖除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堵门挑衅

我在御膳房斩妖除魔 载木 2035 2021.06.24 17:59

  晏川抬手一甩,指尖耀眼电光疾射而出,直射向屋角一方漆红木柜。

  体内有吞天袋,压根不需要在家中储存什么东西,当初买这些个柜子,也只是做装饰之用。

  “轰!”

  一道巨响传出,在那木柜之上,蓦然爆出一团火光,伴着滚滚浓烟。

  见这最孱弱无力的回音电,居然爆发出这般威力。

  晏川面上不由得一喜,连忙射出数道水球,将那火势扑灭。

  看来自己所料不差,体内法力,确实可以作用于脑中卡牌,相互裨益。

  如此一来,倒是不用再费精力,去学旁的法术神通了。

  自己脑中的天赋神通,就够琢磨一辈子的了。

  这些日子的修行,总算没有白费。

  推门走到院外,白罗已经将本体埋进萝卜田中。

  一边以土力温养自身根系,一边消化吸收昨日回收的残渣汁液。

  周身灵韵活泛,显然进益不小,

  晏川探出神念,稍稍感应过去。

  这老萝卜精浑身真气充盈,脉络通贯。

  竟是已经接近练气圆满。

  等到将那残渣汁液炼化完毕,或许便能着手准备,开始冲击神通境界了。

  当下也不去打扰它,自顾自去坊中用过早饭,便往宫中赶去。

  还未走到朝阳宫,便听见前方传过来一阵喧嚷之声。

  快走几步,靠得近些,这才发现朝阳宫正门外,已经被人围得水泄不通。

  “桐皇弟,也莫要说为兄以大欺小。”

  “宫中都传遍了,说你在阴南山秋狩之时,以秘法斩杀过一头修成神通的老狐妖。”

  一道有些刻薄的声音,从最里边传了出来。

  此言一出,周围聚起之人,也不由得议论纷纷。

  有惊异,有感叹。

  但更多的,还是质疑之声。

  若说练气十重圆满,以法器秘法加持,搏杀神通境修士。

  还可以当传说逸闻听一听。

  可是这位桐皇子,虽说颇得陛下娘娘恩宠。

  但终究不过年方十三,只有练气二重修为。

  若说他能击杀修成神通的大妖,那可当真有些天方夜谭。

  “为兄不才,苦修二十余载,如今也不过是练气圆满。”

  “不敢与神通高人比拟,但却心向往之。今日来邀桐皇弟切磋一二,也是想领略些其中玄奥。”

  “以桐皇弟这般傲人的过往战绩,该当不算欺负于你?”

  见秦桐不回应,那皇子继续开口,咄咄逼人。

  晏川听了一通,也算大致明白眼前是个什么情况。

  原来是宫中有皇子,听见秦桐击杀狐妖的传闻,跑到朝阳宫切磋质疑来了。

  毕竟是深宫内廷,每个崭露头角的皇子,都称得上是竞争对手。

  尤其是在三宫之间,更是牵扯甚广。

  皇储之位,直接影响到背后三教的前程。

  相互之间,虽称不上你死我活,但也算得上是剑拔弩张了。

  朝阳宫中,凭空冒出来个天纵之才,有染指皇储之位的资质。

  派个人来探探虚实,那是再正常不过了。

  不过这个时机,选得倒也颇为微妙。

  早不来,晚不来。

  偏偏等到秦桐从秦州回来,才上门挑衅切磋。

  想来对方也是收到了消息,知道秦桐未能拜入仙门,才敢如此肆无忌惮。

  若是当真被哪位仙人收为弟子,哪怕只是个记名弟子。

  只怕众人心中想的,就是如何拉拢交好了。

  秦桐立在朝阳宫外,看着围聚四周、议论纷纷的人群,面上还算镇定。

  不过听对方步步紧逼,一时之间,亦是有些难以决断。

  阴南山中的老狐妖,可并非自己所杀。

  要论修为,自己也不过是练气五重,连气海都未修成。

  虽说体内四处丹田,真气容量远超常人。

  但也要修成气海之后,才有显著效果。

  而且练气各境界之间,可不是只有真气数量的差距。

  练气十重圆满,体内奇经八脉与正经十二脉,完全连接贯通。

  真气循环往复、生生不息,操纵起来,也是更加如臂指使。

  就算是相同的招式,练气十重施展出来,就是要比旁人更快更强。

  面对练气十重的皇兄,秦桐心中着实有些没底。

  只是这个时候,却又不好贸然拒绝。

  玄秦以武立国,国人皆以习武修行为尊。

  尤其是在皇室之中,更是极为重视修行。

  向来鼓励皇族之间切磋比试、共同成长。

  此时若是认怂拒绝,丢的可不只是自己的脸面。

  眼看场面陷入僵局,四周议论之声,不禁更加沸腾。

  这么一帮子人,大清早不干活,还能凑在这里看热闹。

  自然都是各有来头,不至于有多忌惮这些个寻常皇子。

  有说秦桐欺世盗名、装神弄鬼的;

  自然也有说对方以小欺大,与个孩子较真的。

  晏川听着这般议论,却是有些坐不住了。

  那劳什子的皇兄,摆明只是个探路的炮灰,日后名声如何,自是不大在意。

  可是秦桐不同。

  秦桐现如今唯一的目标,便是皇储之位。

  若是今日认怂退避,就算日后被仙人收为记名弟子。

  只怕也难以服众,难免传出些闲话来。

  事关自身根基,晏川自然无法坐视不理。

  当即心念稍动,脑中一道传讯飞出,直直钻入秦桐耳中。

  “既然寿皇兄坚持,那小弟便却之不恭……”

  秦桐推脱不掉,也只能硬着头皮接下切磋。

  今日就算拼去半条小命,也不能辱没师门荣光。

  话刚说到一半,耳中却是骤然传过来些微弱声响。

  待得听清是师尊的声音,不由得心神大定,连忙话锋一转。

  “不过今日起得匆忙,还未行过早课。”

  “师门训诫,不敢违背。”

  “还请寿皇兄在此稍歇片刻,待我早课结束,绝不扫皇兄雅兴。”

  说罢,也不管对方如何应答,自顾自转身返回配殿。

  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晏川隐去身形,紧随其后。

  进到屋中,确认四周并未神念探视,这才变幻中年儒生模样,显出身来。

  秦桐自是毫不意外,赶忙恭敬躬身行礼。

  相处过大半年,对于师尊神出鬼没、无处不在的行踪轨迹,秦桐早已是见怪不怪。

  “坐下,运功。”

  这时候情势紧急,晏川也顾不得客套。

  “今日,为师便助你修成气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