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在御膳房斩妖除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上交战利

我在御膳房斩妖除魔 载木 2040 2021.05.26 21:28

  秦桐此时,身上比之前多出几道新鲜伤口。

  脚下踩着柄飞剑法器,手中提着个布袋,左右奔逃闪避,显得狼狈至极。

  四周围观的修士,自然也有璇玑道宗亲传弟子。

  此时一眼便认出来,是前些日子拜入道宗、风头正盛的皇子小师弟。

  “铮!”

  当即便有利剑出鞘之声响起。

  一道剑光疾射而出,如流星逐月般,直奔秦桐身后追兵而去。

  晏川隐匿身形,藏在暗处操纵狐妖,倒是一眼便认出了持剑之人。

  正是先前在赌档中,所看画像之中的毕芳菲。

  年纪不大,练气十重圆满,却没有过任何出手记录。

  显然是璇玑道宗里,不世秘传的绝世天才。

  而且一看面相,就是高冷沉默、不苟言笑那一类型。

  有这般人物当目击证人,旁人先且不谈。

  璇玑道宗的长老执事们,包括朝阳宫的万贵妃,至少也要先信三分。

  有人带头出击,周边其余修士也反应过来,自是各施手段,攻入场中。

  都是三教亲传弟子,个个修为深厚、道法精妙。

  对付些不擅争斗的狐妖,自是手到擒来。

  不过半盏茶时间,洞里洞外,已经没有一只活着的狐妖。

  偶有未断气的漏网之鱼,也都在晏川操纵之下,自断舌根,含恨而去。

  秦桐默默伫立一旁,看着场间局势安稳下来。

  这才稍松口气,从怀中取出些伤药。

  胡乱往伤口上一糊,痛得嘴角直咧,却硬撑着没发出丝毫声响。

  “秦师弟……”

  毕芳菲拂身而至,口中轻呼一声,便要上手帮忙涂抹伤药。

  秦桐却是面目一紧,如同受惊的小兽一般。

  一把攥住放在脚边的布袋,“蹭”的一下向后掠出数丈,与毕芳菲拉开些距离。

  左右打望一眼,眼中满是提防意味,不敢有丝毫懈怠。

  手中紧紧攥着那只布袋,由于指间用力太猛,关节处都已经有些泛白。

  毕芳菲单手抬起,凝滞在原地,显然没有经历过这般场景,面上有些茫然失措。

  场间氛围一时有些尴尬。

  好在立马便有其他弟子凑了过来,与毕芳菲握了握手,哈哈笑着打圆场:

  “秦师弟年纪太小,又打小身处宫中,怕是有些害羞。”

  “正好小弟最近有了些发现,打算回驻地去禀告一趟。”

  “最近这阴南山中,着实有些不太安稳,要不大家伙结个伴,护送小弟一程?”

  正是刚才秦桐口中的林师兄。

  虽然不太清楚,以秦桐这般修为,为何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还炸了人家狐狸窝,引得一大堆妖狐追杀。

  但看他如今这幅狼狈模样,道宗的师兄师姐们,自然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独自离去。

  若是路上出了什么意外,大家面上都不好看。

  可看他那副满心戒备、全然不信旁人的模样。

  又怕直接提出护送,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十二三岁,也差不多该到叛逆的年纪了。

  这林师兄一番话,倒是说得滴水不漏。

  既提出了护送方案,又给了秦桐足够的台阶下。

  面子里子都给足了。

  秦桐抿嘴沉思,似是在思量其中得失。

  半晌,才一脸不情不愿地,从喉咙里挤出个“好”字。

  听他松口,皆大欢喜,璇玑道宗众人,也算是松了口气。

  就怕遇上要脸不要命的熊孩子。

  当下也不耽搁,简单收拾下现场狐妖尸体。

  与其他两教弟兄道个别,便启程往山外行去。

  一行六人,除秦桐外,皆是练气九重十重的年轻一辈佼佼者。

  一路向外,倒是并未遇上什么阻拦,顺利回到驻地之中。

  一路之上,秦桐始终与五人保持一定距离。

  死死捂住手中麻袋,一副神神秘秘、怕人惦记的模样。

  所以一直走到递交战利品的方台前,五人也不曾散去。

  就是想要看看,到底是何等样的稀世宝物。

  能让这位朱门绣户的秦师弟,看得这般重要。

  方台上边,坐着的是三教长老、宫中供奉。

  都是修成神通、德高望重的人物。

  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初步清除妖兽尸体上的阴煞戾气,还有可能存在的潜在隐患。

  其次,便是整理出一份收获清单。

  挑选出其中有价值的,递送给陛下、三宫娘娘,还有各宗掌教过目。

  这些个大人物,日理万机,自然不会整天坐在太阳底下,就只等着看几个小辈的表现。

  这份清单,同时也是制定“秋狩榜”的主要依据。

  秦桐到了自家地盘上,自然也放轻松了些。

  施施然走到近前,将手中布袋轻轻放到桌案上。

  恭谨拱了拱手,后退一步,伫立一旁。

  桐皇子最近风头颇盛,但终究年岁尚小,而且只是练气二重。

  方桌后的诸位前辈,自然不会对其抱有太高期望。

  一名紫袍老太监站起身来,笑呵呵地冲着秦桐拱拱手,随手将布袋掀开。

  一股不同于练气境界的强横气息,蓦然在场间蔓延开来。

  这看似寻常粗陋的布口袋,竟也是件遮掩气息的法器。

  那老太监面色骤变,一双眼睛瞪得浑圆。

  只是还没看清,里边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不过瞬息之间,身旁已经多出一道人影。

  一只光洁如玉、毫无掌纹的宽阔手掌探出,将那布袋重新封好。

  抬眼看去,是个面如冠玉、锦袍方巾的中年男人。

  看那模样,应当是此间主事之人。

  中年男人一脸凝重,拍拍老太监的肩膀,示意他回去坐好。

  回头冲着满脸惊异、不可置信的同僚们,低声叮嘱几句。

  这才瞥了一眼不卑不亢站在桌前的秦桐,又看看不远处的道宗弟子。

  不可置疑地沉声吩咐道:

  “你们几个,随我一同,前往行宫面圣。”

  “是!魏师叔。”

  几人境界不够,感应不出其中气息,所以还有些搞不清楚,如今是个什么状况。

  只得齐齐躬身应道。

  看来这姓魏的中年男子,应当就是璇玑道宗的前辈。

  方桌后边的其他人,自是个个心有戚戚,不敢发表任何意见。

  阴南山中,有修成神通的大妖被猎杀。

  这般事件,可不是他们这些人能担待得起。

  稍有处理不慎,或许就会引发战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