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在御膳房斩妖除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青龙神君

我在御膳房斩妖除魔 载木 2056 2021.06.21 23:58

  晏川也没想到,石人们口中的商量商量,竟会是以这般形式。

  体内十八道神魂,打得不可开交,肢体横飞,汁液四溅。

  看着漫天残须断肢、萝卜汁液,晏川也不由得有些肉疼。

  这可是用丹药与真气,堆砌出来的纯净灵体,一点一滴都价值千金。

  “老白,你还愣着干嘛?”

  这般珍稀物件,总不好平白浪费掉。

  晏川碍于身份,不便亲自出手,只能出声提点老萝卜精。

  “这可都是最纯正的灵气精华,正儿八经的血肉宝药,还不快些接着!”

  白罗正缩在院角,被眼前诡异场景惊得目瞪口呆。

  恍惚间听见仙师吩咐,面上这才反应过来,亦是浮起几分欣喜。

  当即一拍脑袋,飞身而起。

  头顶枝叶探卷而出,将飞溅四周的残渣汁液,尽数吸纳过来。

  就这般闹腾了将近半个时辰,院中才算消停下来。

  好在这院子地处偏僻,人烟罕至,倒是未曾引起旁人注意。

  先前那长相俊郎的翩翩公子,已然面目全非,眼歪嘴斜。

  身形诡异地抽动两下,蓦然站直了身子,歪着脑袋四处打量。

  咔嚓!

  仅剩的一只手臂,抬起扶额,稍一用力,先将脑袋掰正过来。

  “就你们这帮鳖孙,也敢和我青龙神君扳手腕子,老实待着吧你们!”

  随口骂咧一句,闭目掐诀,神通骤起。

  四周灵气翻涌奔腾,如有神般,围聚而来。

  随着灵气涌入体内,那躯体肉眼可见地急速生长,修复还原。

  不过顷刻之间,已经恢复至先前那般俊逸模样,再看不出丝毫惨状痕迹。

  面上风轻云淡,仿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恭贺这位道友,重获新生,拔得头筹。”

  晏川见他安稳下来,这才凑身上前,不咸不淡地道了声贺。

  那翩翩公子应声抬头,看着面前莫约十七八岁的青年,面上亦是愣了一愣。

  虽说修行之人,不乏驻颜返青之术。

  但大多只是些障眼自欺之法。

  在神通修士的神念探视之下,苍老气息无所遁形。

  可面前这位青年,身周却是朝气蓬勃、欣欣向荣。

  就算是以神念探视,都察觉不出丝毫苍老气息。

  当真有一股子风华正茂的青壮之气。

  而且青龙神君发现,自己居然看不穿对方是何修为。

  看其表露出来的修为气息,居然只有练气境界。

  他当然不信,能以神念进入传讯玉简,掌握移植灵躯之法、神奇转生秘法的高人,会当真只是个十七八岁的青年。

  而且还只有练气修为。

  唯一合理的解释,便是对方修为足够深厚,敛息之法足够精深高明。

  自家人知自家事。

  青龙神君自然清楚,就算自己只有一缕残魂,但论感应气息、眼光见识,也绝非此间寻常修士可比。

  先前玉简传讯之时,还以为只是个普通的长生境老怪,跑来这方大陆装神弄鬼。

  如今看来,却是有些低估了对方。

  “全仰仗道友神通广大,日后若有所需,青龙必赴汤蹈火。”

  当即抱拳还礼,面上看不出丝毫倨傲。

  当然,更没有先前争夺躯体时,那般随性肆意。

  毕竟顶着个仙人名号,在外人面前,还是要保持些仙风道骨形象。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晏川故作浑不在意地挥了挥手,一脸风轻云淡。

  “不过说起来,近日倒确实遇见些烦心事。”

  对方都如此诚恳的表态了,自然也不与他多客套。

  “我那不成器的徒儿,道友也见过的,四丹之躯,真气浑厚,前途无量。”

  “可是成也异相,败也异相,体内真气过于充足,修为境界跟不上,反倒难以精细操纵。”

  “如今空有一身真气,却连入微之法都习练不好,如何突破神通、修成法力,倒是成了个大难题。”

  “若是道友手上,有什么速成神通的法子,那可就帮了大忙了。”

  “速成神通之法?确实也有那么几门。”

  青龙神君听着这般需求,面上不自禁地露出几分疑惑,沉吟片刻,出声答道:

  “只是这些个偏门法子,却着实有些不入流。”

  “就算以此修成神通,亦是如无根之萍,根基不稳、法力虚浮,只怕终身难以再有进益。”

  在青龙神君看来,以对方这般实力。

  自然不会将这种偏门法子,用在自家徒弟身上。

  哪知对方竟是面上一喜,连忙点了点头。

  “还请道友不吝赐教!”

  旁人修行,会担忧根基不稳。

  晏川可是没有这般顾忌。

  在上千天赋的加持下,自身根基已经稳如泰山。

  欠缺的,只是开辟脑中经络的时间与精力。

  若有速成之法,自是再好不过。

  青龙神君面上愣了一愣,似是有些猝不及防。

  这不是误人子弟、贻害终身吗?

  这样看来,那皇子在此人心中,只怕也算不上是什么传人弟子。

  大概只是用作灵躯移植的试验品。

  不过如今还有事相求,也不可能当真为了个一面之交的皇子,去得罪眼前之人。

  心头暗叹一句人心难测,也不再过多言语。

  袍袖轻拂,一片落叶无风而起,不偏不倚落入掌间。

  将自知的数道偏门功法,尽数以神念镌刻在落叶上,抬手一推,送了过去。

  晏川将落叶接到手中,心头自是大喜过望。

  面上却也不作表露,粗略扫视一眼,点了点头,随手收进吞天袋中。

  “灵躯移植之法,实非寻常术法,尚还需要准备些日子。”

  晏川可没有立马帮他们造个传人出来的打算。

  细水长流,才是正道。

  “道友如今可以自由行动,我便也省些事。”

  “这些日子,道友可以四处走动走动,去寻些看得上眼的修行胚子。”

  “这样培养出来的弟子,道友也好安心使唤,放心大胆地传授毕生所学。”

  青龙神君闻言,稍作思忖,亦是点了点头。

  自己亲自寻来的修行胚子,确实比较信得过,是保证身家清白的不二良方。

  刚打算客套两句,抬步离开。

  却是忽的感应到些清灵之气。

  循着感应抬头望去,便看见身旁不远处,在那凉亭四周,层层缠绕的葫芦藤,以及上边巴掌大的红色葫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