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在御膳房斩妖除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排解忧烦

我在御膳房斩妖除魔 载木 2034 2021.05.15 18:07

  本来还想问问,身上印记是个什么来历。

  但对方都说到这个地步,晏川自是不好继续再问。

  放下二十两纹银,从青年手中接过捆扎好的药包。

  就连道谢的话,都没来得及说一句,就被孙掌柜赶出了符箓店。

  晏川也能理解对方的顾忌。

  虽然不知其来历,也不知道它们频繁进宫有何目的。

  但能接连派出两只修成神通的大妖,想也知道不会是寻常势力。

  孙掌柜肯出手,已经算是冒了风险。

  走到符箓店外,心念微动,将手中药包收进吞天袋里。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街上人群也变得稀稀拉拉。

  趁着还未黑尽,起步往回飞奔。

  玄安城有宵禁制度,戌时以后,便只许在坊内活动,无故不得出坊。

  明日一早还要入宫上值,自然要寻个离宫门近些的地方过夜。

  一路飞奔到毗邻宫墙的平康坊,这才进到坊中,随意寻了家客栈。

  平康坊是玄安的不夜城,是排解忧烦、寻找爱情的地方。

  此时临近宵禁,反倒愈发热闹,找起客栈来也比较方便。

  “客官里边请,打尖儿还是住店啊?”

  踏进门槛,便有小二迎了上来。

  “住店,找间安静些的上房。”

  “好嘞,上房一间!”

  小二吆喝一声,领着晏川向里走去。

  推门进到客房中,虽称不上宽敞,倒也算是雅静。

  晏川点了点头,看房中有洗浴用的木桶,沉声吩咐道:

  “多备些热水,待会我叫你,便送过来。”

  “没问题,我马上去烧。”

  小二笑着答应一声,从外边将门关上。

  晏川将门栓放下,左右打量一圈,确认没有异样。

  这才盘膝坐到床上,将孙掌柜给的药包取了出来。

  药包拆开,一股燥热气息扑面而来。

  就连房间里的温度,都随着上升了几分。

  印记气息阴祟诡异,自然要用至刚至阳的药物,才能抵消驱逐。

  里边整齐摆放着六小包药粉,三赤三黄。

  赤粉内服,黄粉外敷。

  晏川也不犹豫,拆开一包黄粉,均匀涂抹在右掌与右臂上。

  这是孙掌柜吩咐的要害部位。

  拳轰老蜥蜴,袭杀黄皮子,都是用的右手。

  现在想来,就是那时候沾染上了脏东西。

  “滋啦~”

  黄色药粉接触到皮肤,如同冷水入热锅一般,瞬间激起一大蓬雾气。

  倒是没有什么痛感,除了有些温热,有点像小时候吃跳跳糖的感觉。

  紧接着也不多耽搁,张口吞下一袋赤粉。

  盘膝坐好,静气凝神,从丹田处运起真气,帮忙炼化药劲。

  晏川体格强健,体内经脉亦是贯通无阻,几次呼吸之间,药劲便已传遍全身。

  伴随着一阵燥热感,周身雾气蒸腾。

  雾气之中,隐隐夹杂着些灰黑阴气,转瞬消散在空气中。

  “呼~”

  运功调息半炷香时间,感觉药劲已经散尽,晏川这才将真气收归丹田,张口轻吐一口浊气。

  缓过神来,只觉口干舌燥。

  赶紧翻身而起,凑到桌前,一连灌下去三大杯凉茶,这才觉得舒缓了些。

  尽管正值寒冬,一番操作下来,屋里已然是热气腾腾。

  晏川浑身大汗淋漓,衣衫早已尽数被汗浸透,宛如蒸了个内服外用的豪华桑拿。

  看来日后行走江湖,得多准备几套干净衣裳,放在吞天袋中。

  打开窗户通风,等到雾气散尽,晏川这才提起门栓,让小二将热水提进来。

  舒舒服服地泡个热水澡,洗去周身汗渍,亦是洗去心中烦忧。

  正如王大福所说,平康坊嘛,就是排解忧烦的去处。

  ……

  第二天一早,结了房钱,准备回宫上值。

  刚走出客栈大门,便迎面遇上王大福、刘大顺师兄弟二人。

  “川小子,你昨日说要离宫一晚,就是来干这档子事?”

  王大福眼尖,率先冲上前来,左右打量一眼,满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我不是……”

  刚要出声解释,刘大顺也已经跟到近前,拍了拍晏川肩膀,摇头叹了一声,语重心长道:

  “川小子你有难处,尽可以与我们说,都是一个膳房的同僚,顺手多带你一个,也多花不了几个钱。”

  “又何必藏着掖着,一个人偷偷跑来这北曲脏乱之地,若是沾染上些什么脏东西,到时候哭都来不及。”

  平康坊分三曲,北曲大多是些败柳流莺,乃是最为低下污秽之处,令玄安百姓所不齿。

  中曲和南曲,才是风流才子们流连忘返的风雅之所。

  晏川这才听出,他们训斥自己的原由,是觉得不应该来北曲,平白沾污了名声。

  稍加辨认,二人走过来的方向,正是平康坊中曲之所在。

  晏川努力辩白几句,但在眼见为实面前,实在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也只得垂头不语,听着二人的谆谆教诲,一同进到宫门之中。

  在两幅果真如此的表情中,先回了趟御膳房,换了套干爽衣裳,这才匆匆赶往朝阳宫。

  刚进到膳房里,便听见了些好消息。

  昨天夜里,贵妃娘娘已经带着桐皇子回宫。

  桐皇子在璇玑道宗,经过各种查验。

  确认根基稳固,一身修为浑然天成、毫无虚浮,并非是通过邪法得来的成就。

  如此一来,自然被判定为天纵之资,得到了诸位长老的一致赞赏。

  当场拜入璇玑道宗,成为亲传弟子,可在璇玑山门独居一院。

  不过考虑到年岁尚小,便依旧养在朝阳宫中,由道子亲自传授功法。

  今日回宫,自是大肆宣扬一番,又给朝阳宫上下行了一轮赏。

  依旧是与上次一般,三十两纹银,各色丹药数枚。

  丹药虽比不上贵人自用的精气丹,但尽数加起来,也能值个一二十两。

  又过了两刻钟,服侍桐皇子跟前的内侍,带着小太监走进膳房。

  满脸喜色洋溢,想来也得了不少赏,出声宣道:

  “周成虎、石大柱、晏川……”.

  依旧是上次那五个名字。

  “传桐皇子口谕,当日引气入体,乃是口腹之欲得偿,心满意足之时,一鼓作气而成。”

  “故,当记诸位一功,以为加勉。各赐纹银百两,精气丹两枚,护脉丹两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