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在御膳房斩妖除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妖王威名

我在御膳房斩妖除魔 载木 2050 2021.07.15 00:13

  这娃娃天性贪玩好耍,是刻在骨子里的。

  此时嚷嚷起来,一时半会还真有些收不住性子。

  晏川沉吟片刻,今日横竖也无事可做,索性便点了点头。

  就这么个要玩不要命的货。

  要是不时常带出去放放风,指不定闹出多大乱子来呢。

  阿福见晏川松口,自是喜笑颜开,咯咯笑个不停。

  当即身形一晃,“嘭”的一声,从葫芦藤上挣脱下来。

  修行数月,虽还未能化作人形,但已经可以脱离藤条,自由行动。

  “出门了出门了!还修炼个啥,出门吃饭先啊!”

  咕噜噜滚到地面,一脸兴奋地念念有词。

  俯身一拱,泥土翻起,直将两颗大白萝卜硬生生拱出了地面。

  白罗正沉浸于修行之中,被人强行打断,本是有些气恼。

  可是看着跟前,一脸堆笑、天真无邪的泛红葫芦。

  却是怎么也生不起气来。

  当下也只得笑了一笑,自顾自抖擞身躯,将一身泥土抖落下去。

  旁边的小萝卜精,亦是从修行状态中脱离出来。

  睁开双眼,左右看了一看,面容之上有些茫然。

  显然还没搞清楚,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小萝卜精沾着白罗的光,被阿福收作麾下小弟,接连吸收数道启灵图腾。

  如今论起灵智,已然不低于寻常人类少年。

  不过也不知是否性格使然,看起来总有股子愣劲儿。

  看着白爷与小白都已经醒转过来,阿福也就不再耽搁。

  当即摇身一变,化作一枚小指大小、通透泛红的葫芦挂饰。

  自顾自从头顶探出条葫芦藤,系在晏川腰带之上,自然悬在腰间。

  白罗亦是不遑多让,头顶枝叶微晃,化作一枚通体扁平的雪白玉片,挂在红玉葫芦旁边。

  它们一个是天生灵植、仙人弟子。

  一个练气十重大圆满,堪称半步大妖。

  这么点变幻障眼之术,自是不在话下。

  只有小萝卜精,天赋修为都差点意思,只能由晏川抱在手中。

  这是两个月前,第一次出门逛街时,晏川定下的规制。

  玄安城中,其实并不禁止豢养妖宠。

  相反,在贵胄富商之中,还算颇为风靡。

  毕竟现如今的玄秦最强战力、活着的开国史——玄秦灵尊,就是妖宠出身。

  不过阿福的身份,着实有些敏感。

  一次带三只植物精怪出门,又实在有些扎眼。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低调些为好。

  整理好腰间两块“玉佩”,手上提溜着只人畜无害的萝卜精怪。

  晏川也不改头换面,就这般大喇喇地向着街上走去。

  这时候刚过晌午,坊中已经不算热闹。

  只有些零零散散的路边摊贩,有一搭没一搭地招呼客人。

  那葫芦娃娃,在阴南山中东躲西藏上百年,也实在没见过什么世面。

  随便见着点什么有趣物件,便欢腾不止。

  若是遇见欢喜之物,瞬间悬浮而起、生拉硬拽,拖着晏川凑到摊前,死活不走。

  好在如今也不缺这些个世俗银钱。

  都是些小风车、布脑斧,糖人果子糖葫芦之类的小物件,随意买上一些,也就打发掉了。

  边走边逛,不多时,行到一处气派阁楼之前,其中隐隐有咿呀之声传出来。

  永阳坊位于玄安城偏角处,每日来往之人,大多是些贩夫走卒、车夫力巴。

  这青山楼,已经是永阳坊中最气派的酒楼。

  抬步踏入其中,入眼便是一处方方正正的戏台子。

  此时已经过了饭点,楼中客人寥寥无几,台上也无戏可唱,正在收点物件。

  左右打量一圈,自有小二迎了上来。

  看着来客手中,面容活灵活现、有窟窿有眼的萝卜精怪。

  小二自是不敢大意,恭恭敬敬将贵客迎上二楼。

  再磕碜的妖宠,那也是正儿八经的妖。

  妖,可不是寻常百姓能玩得转的东西。

  进到二楼厢房,点上几个拿手好菜,又要了一大堆瓜果点心。

  嘱咐小二退下,无事莫来叨扰。

  晏川这才允许阿福与白罗现出原型,大快朵颐。

  这一个葫芦、两颗萝卜,此时得了应允,枝叶根须齐齐探出,直将桌上杯碟拨弄得乱七八糟。

  由于来了豢养妖宠的贵客,楼下的戏台上,也开始返场助兴。

  骤然响起的锣鼓声,伴着厢房中的杯碟磕碰声,直震得晏川额冒青筋。

  青山楼布局设计颇为精妙,二楼厢房临窗看下去,正正好好对着底下的戏台。

  晏川低头瞥了一眼,底下演的这场戏,倒是也不陌生。

  正是近几月来,玄安城中最受欢迎的新戏目之一——浮云妖拳破黑心木。

  当日宫中突然遭难,永安帝回宫之后,对此事只是冷处理。

  既未大肆宣扬,也没刻意弹压。

  毕竟不是外敌入侵,而是自家阵法的能源枢纽造反,跑出来大开杀戒。

  实在算不上什么光彩之事

  明里暗里探寻浮云妖无果,宫中上下也就不再提起此事。

  至少在明面上,权当无事发生过。

  不过当日之事,却是随着劫后余生的宫人们,在民间流传甚广。

  各类与之相关的戏文曲目、评书画本,层出不穷。

  为什么说是之一呢。

  因为这戏曲,还有另外一个版本,叫做浮云妖王显神威。

  关于究竟是浮云妖,还是浮云妖王的争论。

  在玄安城,乃至整个玄秦帝国的市井间。

  已经愈演愈烈,隐隐有转变为一门新学说的趋势。

  当然,在大名鼎鼎的平康坊中,还演化一套少儿不宜的版本,由各大楼阁的头牌花魁,联名出演。

  思及至此,晏川不由得扭过头去。

  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趴在桌上,手脚并用,大口啃着酱烧蹄髈的“浮云妖王”本尊。

  白罗是颗守规矩的萝卜。

  没有仙师允许,不会擅自踏出小院半步。

  所以直到今日,还不知道自己早已名震玄秦。

  正思忖着,要不要将此事知会白罗一声。

  门口忽的又走进来两道身影。

  一名身着玄黄道袍的富态老者,带着一名扎着冲天辫的小姑娘。

  倒也算是熟人。

  晏川在这数月里边,又遇见过二人数次。

  每次相遇,都是在雷云密集之地。

  看来这祖孙二人,也有些探寻雷云的秘法手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