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太古战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反击

太古战圣 龙城天子 2149 2017.01.07 12:00

  焱羽身躯大震。

  雪娘。

  被杀了?

  虽说他本人实际和雪娘并无太多接触,但也许是这具新身体所带来的感应,在听闻这个消息的刹那,焱羽陡然觉得心头一阵绞痛。

  可恨!

  可恶!

  都怪他太过自信,忽视了其他地方的危险!

  都是他的错!

  都是他!

  “娘看见了他们,想提醒我,还没喊出来就被发现了,然后、然后……”柳儿哭的泣不成声。

  嗖!

  破空声陡起。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根树枝不偏不倚正中洛三眉心。

  洛三还在痉挛的身子顿时安静了下来,眼珠一点点转向树枝飞来的方向,喃喃着开口:“焱……羽……”

  还没说完,头一歪,便再也不动了。

  短暂的静寂后,周围接二连三响起抽气声。

  洛不如怒道:“放肆,你——”

  话音戛然而止。

  洛不如仓促挡下进攻,然而下一秒,焱羽满是怒容的脸就已在眼前放大。

  “你的……?”

  洛不如吃惊地看着他,只见少年被血染红的双眼中,原本黑色的瞳孔竟然化作了一片奇异的璨金。

  话音未落。

  砰!

  一声重响。

  洛不如踉踉跄跄后退两步,心下不由惊骇。

  好快的速度!

  好强的力量!

  若说刚才焱羽还只是施施然无所畏惧,那么现在就如同一头觉醒的怒狮。

  招招连环,攻势如狂风骤雨,令人应接不暇。

  弑母之仇,不共戴天!

  说时迟那时快,焱羽狠狠一拳捣向洛不如小腹,趁其吃痛弯腰之际,又高高跃起,旋身一脚直中洛不如下頦。

  轰!

  洛不如像出膛的炮弹一样倒飞出去。

  焱羽身形一闪,也追着洛不如冲了过去,不等其落地,便又是一阵猛攻。

  打的那洛不如是哀嚎阵阵,血流不止。

  他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焱羽会突然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

  周围洛家人更是一个个张大了嘴巴。

  他们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他们的家主居然会被人打到毫无还手之力。

  太不可思议了!

  这简直就是闻所未闻!

  半晌,才有人回过神来,连忙喝道:“快,阻止这小子!咱们一起上,就不信他能同时对付咱们这么多人!”

  瞬间一呼百应。

  洛不如带过来的这些人虽然战力参差不齐,但到底都是些战师。

  此刻各种战魂纷纷释放出来,一时倒也显得气势十足。

  柳儿在一旁看的真切,眼瞧着七八个人一同朝焱羽背后扑去,惊呼:“哥,后面——”

  几乎就在同一时刻,焱羽宛如脑后长了眼睛,身子一转,抬掌就将洛不如推了出去。

  那七八个人都是卯足了力气来势汹汹,此刻陡然发觉目标改变,再想停手也已经来不及了。

  砰砰砰砰!

  一连串重击响起。

  洛不如本就被打了个七荤八素,防御大降,这一来更是雪上加霜,摇摇晃晃连站都站不稳了。

  跟在后面第二波洛家人惊的赶紧停下,心里暗暗庆幸自己跑的慢了一步,没搞出这么大一个乌龙来。

  “你、你们……”

  洛不如含血怒视着洛家人。

  那些洛家人面面相觑,慌忙辨道:“家主,我们只是想助你一臂之力,谁曾想那小子竟然……”

  辨别声还未落下,后劲又至。

  一股强横力道由洛不如身后迸出,那些洛家人毫无防备,个个被震的倒飞出去,又撞倒了背后的同伴。

  刹那间一群人倒在一起,哀嚎连天。

  再看洛不如。

  一脸惊怔!

  后背和前胸的相同位置,各有一个大小形状一样的掌印。

  太极,透劲!

  洛不如或许临死都没想到,自己非但没能给儿子报仇,反而连自己都如此轻易地交待了身家性命。

  鲜血喷出。

  洛家家主洛不如,死!

  随着洛不如身躯倾倒,缓缓露出站在其身后的人影。

  树倒猢狲散,洛家人这时哪还有初来的气势?

  也顾不得呼痛了,纷纷爬起来就跑,有的甚至连战魂都来不及收,只眨眼间就逃了个无影无踪。

  焱羽双眼中的璨金这才渐渐褪去,复又变回原本的黑色。

  身子晃了晃,宛如脱力一般,被小跑过来的柳儿一把扶住。

  “哥、哥!你还好吧,你要不要紧?”

  “我没事。”

  焱羽站稳了,强撑着转过身:“柳儿,我们去看看娘。”

  小丫头连忙应了声,扶着他向屋子走去。

  只见屋里又是一片狼籍,就在灶台附近,有一个谁也不曾注意过的入口。

  这便是洛三潜入的通道。

  雪娘就倒在离那入口不远的地方,脖子上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焱羽心中不觉又是一酸。

  柳儿已经放开他,飞扑上去:“娘、娘,你不要死,娘,你醒醒啊,我是柳儿,你醒醒啊,求你了……”

  柳儿哭的稀里哗啦,焱羽在一旁听着委实难受,且不说人死不能复生,而他又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人,因此正打算去旁边歇会儿。

  不料刚动步子,余光就瞥到雪娘的手指似乎动了一下。

  柳儿也注意到了,惊喜地握住雪娘那只手:“娘,你醒了?”

  雪娘手指又动了动,慢慢张开眼睛:“柳儿……”

  她顿了顿,似是用尽了力气:“你先去,把那个蓝布包里,放在最底下的木盒……拿过来。”

  说着又低低唤道:“羽儿……你过来,我有话说。”

  焱羽见她双目涣散,就知她已是强撑着最后一口气了,此刻必然是有重要之事交待。

  急忙迈步过去:“娘,我在这。”

  雪娘听到声音,眼珠悠悠转动着落到焱羽身上,强扯出一抹微笑:“羽儿,真是苦了你了……”

  “我本想带着你们,在这洛溪庄安稳终老……奈何,你身上,终究还是流着她的血……你这一生,注定无法平凡……”

  他?

  焱羽微微皱眉,但也没多想,只当这个“他”指的是他未曾谋面的父亲。

  这时柳儿捧着木盒跑了过来,雪娘示意她将盒子打开,取出里面一只锦囊递给焱羽。

  “这里,藏着你身世最大的秘密,现在我把它交给你。但是……你要保证,未达到战王级别,绝对不打开它……还有,低调行事、韬光养晦。无论如何,都要以自己性命为重。”

  焱羽捏紧了锦囊。

  他隐约知道,这锦囊中的东西,关乎到他识海里那道声音的身份和真相,但面对雪娘殷切的目光,他还是轻轻点了下头。

  雪娘安心下来:“你不要怪我……只是,如果是她,应当也会这么要求你才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