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太古战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武者风骨

太古战圣 龙城天子 2096 2017.01.12 12:00

  那人眉头一皱:“成风少爷,此处是战师工会的试炼之地。”

  “你怕什么,到时去战师工会赔个礼便是。难道战师工会还会为这一无名鼠辈,来破坏与我袁家的关系?”

  听到这里,那人也就不再多话,气势砰然爆发,赤红色战力排山倒海一般冲出。

  战狂!

  焱羽眼神遽变,也同时释放出自己的战力。

  轰!

  两边战力对碰,气浪荡开。

  焱羽不由自主向后连退数十步,这才堪堪顿住身形,反观那人,却是稳若泰山、寸步不移。

  一击,高下立判。

  好强!

  横跨一个境界的差距,就如一座高山横亘在他的面前。

  焱羽不觉捏紧了拳头,他还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这样都可以随便反败为胜。

  差距太大了!

  更何况,只刚刚那一下照面,就让他吃了大亏。

  气血翻涌。

  若不是他重塑过经脉,肉体得以强化,又有太极绝学傍身,恐怕刚刚直接就要被击杀掉。

  那战王见一击不成,正欲再出杀招,耳边却猛地传来一声:“慢着!”

  只见袁成风像是想起了什么,抬眼冷笑道:“先别杀他。我要他跪下来,爬到我面前哭着求饶!这样我倒是可以考虑下,饶他一命。”

  不是狂吗?

  再狂,想活命还不是要乖乖向他讨饶?

  再狂,最后还不是要屈于他的脚下?

  袁成风越想越得意。

  而袁兴杰几人见状,对视一眼也忙不迭附和:“小子,你耳朵聋了?成风少爷让你跪下,没听见?”

  他们也没想到袁成风居然也在焱羽面前吃了亏。

  因此这会儿碰到能讨好的机会,赶紧都不遗余力的表现。

  然而一片斥责声中,少年却是连膝盖都没有弯一下,相反视线落在袁成风身上,满是讥诮。

  袁成风被他盯的有些心虚,加上觉得面子被拂,不由厉喝一声:“让他跪!”

  话音刚落,焱羽顿觉一股沉重的压力当头罩下。

  面色瞬间苍白。

  周身骨骼更是吱嘎作响,如同风暴中的浮木,似稍有不慎便会断裂。

  焱羽强压下喉头一口腥甜,转眼看向那战王,目光愈冷:“古语有言,莫欺少年穷,前辈当真要如此逼我?”

  他自问从未做过对不起人的事情,但这一路走来,却屡遭打压,更甚者就如眼前,还欲取他性命。

  而这一切,都因为他实力不足,又没有任何身份背景。

  所以无人在意他之生死。

  “成风少爷为我袁家直系子弟,不是你一介无名小辈能够招惹的起的,要怪,就怪你自己吧。”

  那战狂淡声道。

  焱羽在他眼里,确实就如蝼蚁一般存在,可有可无。即便天赋出众,也不过是昙花一现,根本无足挂齿。

  更何况,无论他跪是不跪,都难逃一死。

  将袁家的精英伤至如此,若不杀了他,放他离开,今后袁家的面子将如何处之?

  现在不过是给他一丝苟延残喘的机会罢了。

  焱羽:“……”

  他知道,自己无论说什么,眼前之人都不会转变念头。

  难道今日他真的要对人卑躬屈膝?

  不,他不甘!

  男儿膝下有黄金,此生只可跪父跪母。

  就算死,也绝不能屈服。

  少年心气激荡,一股子倔劲升起,竟是生生挺直了脊梁。

  那战狂见状不由“咦”了一声,战力再催。

  别人不知,他心里可是再清楚不过了,如今他加在焱羽身上的压力,哪怕是再高出两个级别,也很难立稳脚跟。

  可偏偏焱羽站住了。

  少年眼眸一片通红,血线从七窍中蜿蜒而下,更有断骨声不时响起,然而其身杆却始终挺的笔直。

  不跪、不倒。

  不屈、不挠。

  武者风骨,当顶天立地!

  时间流逝,谁也没有注意到,焱羽被血染的眼底,隐有金芒攀附而上。

  突然。

  嗖!

  破空声传来,一支箭镞猛地贯入那战狂脚边。

  “你们在做什么?”

  随着声音,欧阳明锋将肩上猎物往地上一掷,满面怒容大步赶来。

  “焱兄是我的朋友,你们这么做,是不把欧阳家放在眼里吗?”

  “哼。”

  袁成风斜睨过去一眼:“欧阳明锋,以你的说辞,你这朋友可是不把我袁家放在眼里。如此狂妄,我就不该教训他一下?还是说,你打算为了这样一个小人物,罔顾两家之间交情?”

  话音未落,欧阳明锋战魂释放,箭压弦端。

  闪着寒光的箭尖直抵袁成风脖颈。

  袁成风脸色也变了:“欧阳明锋,你当真要——”

  “欧阳少爷息怒。”

  质问还没说完,那战狂却已收了战力,抢在袁成风之前开口:“既然此子是欧阳少爷的朋友,那么看在欧阳家的面子上,我代成风少爷做主,此事便不再追究。我们走。”

  一声令下,跟他一同来的几人立时会意,不顾袁成风反对,便带着他眨眼消失在原地。

  而袁兴杰等人见大势已去,也急忙四散而去。

  直到此时,焱羽身子才晃了晃,被欧阳明锋一把扶住,目光渐渐恢复清明。

  “焱兄,你怎样?”

  怎样?

  焱羽心底不觉苦笑,周身骨骼断了半数,全靠意志撑着才没有倒下,若不是欧阳明锋及时赶到,他这条命今日就算交待在此了。

  “我欠你一回。”

  焱羽说着,从令牌里取出丹药来吃了。

  战师工会提供的丹药不愧为上品,刚一入腹,焱羽便感到有热流卷过四肢百骸,他急忙盘膝坐下,开始调息。

  欧阳明锋见他进入冥想状态,便自发地在一旁料理打到的野味。

  -

  很快,焱羽又一次进入了自己的识海。

  这回他还没有开口,就听到熟悉的声音响起来:“小子,这回被虐的很惨啊,差点小命就玩完了。”

  焱羽:“……”

  数秒后,嗤笑一声:“如此幸灾乐祸,我可是记得你说与我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难不成现今你已找好退路,即便我死了,你也可以另觅他处?”

  “胡说!若本君有其他道路可走,又岂会守在你这小小识海之内,屈居方寸之间?”

  那声音怒道,随即缓和了口气:“除你本身战魂之外,本君的力量,也同样是你的力量。只是你现在还太过弱小,无法自行感悟和控制,若你真的昏迷失去意识,本君的力量便会自行接掌你的身体。”

  “你有多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