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太古战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他是谁

太古战圣 龙城天子 2027 2017.02.13 22:35

  眼看那蕴含惊世之威的攻击离自己越来越近,最后一刻,诸葛苍漠怒吼一声,鼓动全身战力疯狂涌出,赤色光芒大涨,瞬间双翼横展,化出太阳般金色光球,欲在这水龙咆哮的夹击中拼出一方天地来。

  大日圣殿其余诸人见状也纷纷回神,急忙喊道:“快,把力量聚合起来,助苍漠师兄!”

  生死关头,这些人哪敢藏私。

  眨眼又是一、二、三、四……九,九道战力冲天而起,九名战狂同时释放战魂,那强大力量使得大地都为之颤抖,其间细小的石子草木受到影响,晃动着浮至半空,又迅速被压成齑粉。

  轰!

  下一瞬,水龙同时落下,如怒海洪涛、引天地齐鸣。

  当一切再度平息,草地上又变得安安静静,除却一片狼籍之外,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朱邪天月身上的狂暴战力亦已敛去,又和普普通通的少女一般无二,谁也无法把她和方才的强大战王联系起来。

  尹颖怔怔地看着这一幕,有种难以置信的恍惚感。

  过了好半天,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喃喃开口:“天月,你……这样做会不会有事?”

  大日圣殿少主诸葛苍漠,她也是有所耳闻。

  据说是大日圣殿宗主最为器重的儿子,因为只有他继承了神鸟金乌战魂,并且在年仅三十岁就达到顶级战狂层次,是最有可能血脉觉醒,令战魂变异成九头金乌的人。

  如今却被人在这云河之内杀的连尸体都未剩下,大日圣殿又岂会善罢甘休?

  若是因此而使得朱邪天月与大日圣殿为敌,叫她如何能够安心。

  正不知如何是好时,朱邪天月淡淡开口:“尹姐姐,不用担心,大日圣殿奈何不了我,即便我打不过他们,也还有师傅在。”

  天风门掌门疼爱自己最小的亲传弟子一事,乃是苍梧大陆出了名的。

  尹颖虽然相信朱邪天月所言,但还是忍不住自责不已。

  毕竟若她没有被心魔所控,也就不会发生后来那一系列的事情。

  “也不知道小师弟现在怎么样了……”

  焱羽并不知道诸葛苍漠找上了尹颖和朱邪天月,又遭后者诛杀,此刻的他正满心牢骚地在和一条冰心天蚕对峙。

  说好的如手指粗细呢?

  刚看到的时候倒是没错,可等他伸手去捡旁边的天蚕蜕时,指尖还没来得及碰到,那冰心天蚕受到刺激,陡然发生了巨变。

  变成现在这个矗立在他眼前,如冰山一般的庞然大物。

  散落在旁边的天蚕蜕自然也被碾的粉碎。

  眼看着明明要到手的东西一瞬便离自己远去,焱羽难免有种哔了狗的感觉。

  特别是这个时候,还有不速之客来插一脚——

  “快看,是冰心天蚕!”

  “哈哈哈,此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我兄弟二人过五关斩六将,总算入得这云河,又一路跋山涉水辛苦万分,能遇到这宝贝,也是应当。”

  两名中年男子哈哈笑着一前一后绕过山坳,看到焱羽时不由愣了一下,立刻横眉冷对:“喂,小子,这冰心天蚕是我们的猎物,识相的快点闪开!”

  话音落下。

  半晌,却无人应答。

  焱羽只是在最开始的时候以余光瞥了他们一眼,随即就收回视线,仿佛视他们如无物一般。

  这两人顿时恼了。

  虽然他们并非顶级势力中人,但能解开其设下的谜题入云河,就足以证明他们并非泛泛之辈,在外虽不及顶级势力那般如雷贯耳,但也算是报的出名号之人。

  如今却被一小辈这般轻视,叫他们如何不怒?

  “小子,莫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早在虚空那处我们就对你有所不满了,你不知悔改不说,如今倒还得寸进尺?”

  “和这小子废话什么,教训他便是。”

  两人不由分说便释放出战魂,两人都是变化系,一人为双手剑,另一人则是长枪,虽平平无奇,但也战力浑厚,搅动空气泛出丝丝寒意。

  “吃我一招!”

  一人长枪摆尾,狠狠刺向焱羽。

  不料就在这一刻,那冰心天蚕感受到危险,也突然发动了攻击,巨大的脑袋呼啸而下,如门扉般裂开的口器中,无数锋利的牙齿好像绞肉机一般朝三人逼来。

  真他吗的丑。

  焱羽心里想着,陡然反手一抓,五指狠狠攥住对手刺来的枪尖,紧接着抡臂狠狠一掷。

  持枪欲杀焱羽那人一方面本就轻敌,再加上冰心天蚕突如其来的攻击分散了他的注意,刹那间只觉身子被一股大力一扯,下盘不稳,等反应过来时,整个人已然飞了起来。

  好像出膛的炮弹一样,冲向冰心天蚕丑陋的大嘴。

  “救命、救我——”

  那人惊恐大叫,同时空气里蔓延开一股难闻的气味。

  竟然吓尿了。

  焱羽倒没想到这口口声声喊着要教训他的人如此胆小,不觉冷笑,随即足下一点,瞬间跃起,又狠狠一脚踩在飞出去的那人身上,借力二次起跳,眨眼便高过冰心天蚕。

  夕阳余晖,洒在少年身上,为他镀上一层光彩灿烂的金边。

  持枪那人重重摔在地上,哇地喷出一口血来,怒不可竭仰头正要开骂,所见到的便是这样一幕——

  光影斑驳中,少年如同神祗,双拳合抱、势出惊天。

  轰!

  冰心天蚕骤然仰头,似在痛苦长嘶,只是虫类妖兽没有声带,无法发出任何声音,其身体亦扭动起来,一摇一摆,瞬间山川崩碎,河水倒灌,有如地震一般。

  所幸那庞然身躯痉挛了片刻,便迅速缩小。

  啪嗒。

  一条手指粗细的小虫掉到地上,被捏了起来。

  “也不知道这玩意儿的皮剥下来能不能代替天蚕蜕。”焱羽看着指间晶莹剔透的虫体,自言自语道。

  不过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顺手将冰心天蚕的尸体收入储物空间,焱羽转身踏上回程。

  而那原本轻视焱羽的两人,此刻还愣愣地站在原地,直到少年的身姿已经消失在视野当中,才移动视线,相互对望一眼——

  “他,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