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未来世界 卡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节 小混混也有大力量(3)

卡徒 方想 2423 2008.07.09 11:43

    阿拉贡的那位保镖心下叹息,这次他们要输了。对付像这样的小混混,他一个人便对付几十个也是轻松自如。然而没想到,这次决定这场争斗胜利的最终因素,却落在这两个混混身上。

  陈暮有些兴奋有些吃惊,他可以感受到这次打架和以往的不同。那种对力量操纵由心的感觉,无比的清晰。

  让他觉得吃惊却是另一件事。

  在他刚刚挥出木椅的一瞬间,对方的动作在他眼中,缓慢得就像慢动作一样。他几乎不用思索,便可以轻易击中那刚那个倒霉的学生。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很强烈,但是就像它来得突然,去得也毫无征兆,仅仅一眨眼的功夫,陈暮眼前的世界又恢复如常。

  如果不是考虑到这里是学府,而那家伙是学生而不是小混混的话,刚才那一下陈暮便会要了他的命!

  现实的残酷他和雷子早就领教过,千万不要给对方任何一点机会,这一点,在外面混过的人都知道。

  似乎,这几天对身的锻炼似乎起到了一些作用。陈暮有些疑惑,也有些不确定。因为他可以感受到他对力量的操控更加准确,也更加自如。换作以前,那才那一下他是绝对没办法做到如此干脆利落。

  那突然变得缓慢的世界,尽管只有短短的一刹那,但是陈暮已经深深为之迷醉。

  他很兴奋,没有丝毫畏惧。他现在希望这些人能够扑过来,能让自己再一次进入那个神奇的世界。

  阿拉贡看到陈暮和雷子的眼神,眼中一丝恐惧之意一闪而逝。

  这两个人和左亭衣不同。

  他和左亭衣无论发生再大的冲突,两人的身体都是不会受到伤害的,他们损失的只会是手下的力量,这也是东卫学府的潜规则之一。上次传言他被曾欣仪的哥哥弄到警备司里去受到哪种哪种虐待之类,完全是子乌虚有,他只是被曾欣仪的哥哥警告了一番而已。

  这大概便是公子哥之间的冲突特点。

  在他们长大之后他们可能成为生死敌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但是在现在,他们还没有完全独立之前,他们却需要保持克制,这是整个天攸联邦上层社会的特点。

  从来没有人给他带来现在的感觉。他相信,只要再过几分钟,其他人如果都揍趴了或跑了的话,那两个狠鬼会毫不犹豫地把椅子朝自己拍来。自己的那位保镖,他的目光不由望去,随即他便不抱什么希望了,那位保镖和洪涛两人现在就像两只公鸡,互相瞪着眼。

  一想到刚才倒下的那位仁兄,他现在还在地上痛苦地挣扎着,身子弓得像虾米,凄惨的嚎叫一直没有停息,阿拉贡的心里就一阵抽紧。

  阿拉贡艰难地吞了吞口水,额头已经布满汗水。

  好汉不吃眼前亏,他迅速在心中权衡着。风纪处虽然可怕,其实自己除了丢面子之外,并不会受到实质性的伤害。但在这里就不同了,他的目光随着陈暮手上的暮椅晃动!

  仔细看两人,一个穿得花里胡哨,身上那些光灿灿的玩意全都是廉价货,但是从这人眼中闪动的灵动光芒可以看得出,这是一个相当机灵的人。而另一个看上却更是平凡普通,普通的身高,普通的着装,在阿拉贡这种享受生活的人眼中,这种着装简直是粗糙无比。就是在相貌方面,也没有任何起眼地方,丢进人群之中,便再也找不到。

  但就这样一个再普通不过,放在平时阿拉贡绝不会多看一眼的人,此时却让他生出几分恐惧之意,他感觉,这个人他看不透。这在他身上,是极少发生的。出身商贾之家的他,对察言观色有着极佳的天赋,而且耳濡目染之下,颇精于此道,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他今天遇到一个他看不透的人。

  他决定暂时地妥协。

  “好,我去风纪处。”阿拉贡的话让他身边的那一帮玩友们齐齐长松一口气。

  这件事就这样结束,陈暮和雷子最先离开,没有人敢阻拦他们。左亭衣想叫住他们,但是看两人完全不打一个招呼便离开,他和洪涛的脸色有些难看。

  左亭衣和洪涛的脸色自然不在陈暮的考虑范围之内。本来雷子倒是想和他们打个招呼,毕竟瞎子也看得出,这俩人在东卫学府也是那种相当有势力的人。今日这份并肩作战的情谊足以让双方成为朋友,这对他们以后的发展颇有好处。

  不过看了陈暮一眼,他还是没有开腔,心里其实还是颇为遗憾的。

  很快,雷子便把这点点遗憾抛之脑后,兴奋道:“嘿,今天打得真爽,欺负软蛋的感觉,真好!”不过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有些奇怪地问:“木头,你今天吃错药了?怎么想起管这份闲事?这可不你的风格哦。”

  “那女的帮过我一个忙。”陈暮的回答很简单。

  “啊。”雷子一惊,顿时来了兴趣:“我说呐,你一向不管闲事,今天怎么出手了。来,说说,嘿嘿,那小妞帮了你什么忙?不过我看人家好像不认识你啊,连个招呼都没跟你打。”

  “是制卡方面的。”陈暮把那天的情形说了一遍。

  “嗯。那今天是应该的。”雷子恍然大悟。

  从小流浪的他们深知人世冷暖,一向以来,很少能遇到别人的帮助。所以对别人的帮助,他们也异常珍惜。虽然这次别人只不过是无意中帮了陈暮的一个忙,但是陈暮却觉得应该给别人回报,所以在今天才义无返顾地站了出来。他们没有想过自己的帮助究竟能起多大的作用,但是他们觉得自己的应该站出来,所以就挺身而出。正是这种朴素的心理,才让陈暮做出这个行为。

  也许在普通人看来,这有些可笑。但和陈暮有过同样遭遇的雷子,却能理解。

  这件事对陈暮和雷子来说,只不过是件小插曲。只是两人交手的情景不时会在陈暮的脑海中浮现。至于那女人,人情既还,大家就互不相欠了,这便是他们为人处世的方式。不贪求、不奢望,先活着,至于恩怨,有能力回报则必报,没能力就放在心中。

  他们不知道,在这段时间,阿拉贡、左亭衣已经把学校翻了个遍,结果还是没有找到两人。

  陈暮和雷子正在拼命地制作卡影。这不仅包含着雷子的理想,同样还包含着陈暮的生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