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未来世界 卡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节 第一部卡影(1)

卡徒 方想 2336 2008.07.10 10:42

    东商卫城位了东行区的边缘,城外便是荒野。东卫学府每过段时间,便会组织学生进入野外进行实战方面的训练。不过为了保证学生的安全,会有大量的老师随行。虽然他们并不会深入荒野,但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危险,校方规定了严格的保护措施。

  这次因为星院的几名学生想参加这次的实战训练,但是由于没有事先准备,所以随行的老师不够。但是偏偏这几位星院的学生非常坚持,这也让东卫学府方面有些两难。如果星院的学生在东卫学府出了什么危险,那后果是不可想像的。所以左亭衣赶紧跑过来和王泽商量,希望他能约束这几名星院的学生。

  王泽立即明白左亭衣的意思,他微微一笑,淡然道:“学弟就不用为他们担心了。早在出来之前,校长就有交待,他们如果出了什么事情,自然有我校一力承担。本校的学生,多少有些自保之道,这方面倒是不用担心。”

  语气虽然淡,但话语里面却透着毋庸置疑的自信。左亭衣一怔,虽然也释然,人家毕竟是星院学生,怎么可能没两把刷子。

  点点头,左亭衣便向王泽告辞,去做双方协商工作。

  看着左亭衣远去的背影,王泽却有些出神,他这次负责整个交流团的事宜,肩上责任重大。环顾四周,神色变得有些复杂,但旋即,神情重新恢复平静。

  一想起自己的母校的昔日的辉煌和如今的没落,王泽就感觉自己身上的血液在沸腾,心中暗下决心,这次一定要把事情办好。

  一觉醒来,陈暮觉得神清气爽,吃了点东西他便开始整理桌上的草稿。

  没过多久,雷子也悠悠醒来。

  “醒了。”陈暮头没抬,手上在整理草稿。

  雷子嗯地应了一声,站了起来伸个懒腰,散漫地呻吟了两声,他才转过头来:“木头,我们是不是今天去买材料?”

  “嗯,我正想和你说这件事。”

  商店外,雷子的脸色铁青,脸上肌肉抽搐,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这简直是抢钱啊!”他一脸肉疼地着自己手上所剩无几的欧迪。

  陈暮没有理会雷子,他现在完全沉浸在一种满足之中。手上提着的袋子里全都是卡材和调制卡墨的原料,他还从没有拥有过如此众多的原料。

  回到家中,陈暮便把雷子赶了出去。制作卡片的时候他需要安静,而想要雷子安静,和要哑巴开口说话难度相当。

  看着面前堆积如山的材料,陈暮骨子里突然迸发出一股前所未有的豪情。虽然他手头上都只是一些初积原料,但这并不妨碍他对卡片制作的热情。

  陈暮没有立即制作,虽然整个故事的细节已经深深烙进他的心里,但是他需要把故事的细节转换成卡片上的每个细节。而且他手头上的材料并不富足,能少失误一次就节约很多钱。

  陈暮从来没有认为过自己在制作卡片比起其他人更有天份,但是有一点,他觉得自己比起其他人做得更出色。

  那就是他足够勤奋!为了节约,他不得不得拼命地在脑海中推出卡片上的结构。这样不仅可以节约大量资金,也可以让制卡师对片结构更进熟悉。

  这只是准备工作。

  点辰石,罗心汁,配上相同剂量的墨蓝浆,使用微火稍煮十分钟,直到点辰石完全溶解,调制出来的卡墨略显黏稠,用搅拦棒搅动时会泛着一圈又一圈的亮蓝色波纹,有一股辛辣味,直呛鼻子。现在的陈暮看起来,不像制卡师,反而更像那些小说中的巫师。

  这个名叫《邂逅》的故事陈暮已经烂熟于胸。

  没有等卡墨冷却,他飞快取过一张空白卡片,右手拈起一支斜刃笔,轻轻醮上一点卡墨。没有任何犹豫,斜刃笔就落在空白卡片上。

  笔走龙蛇,如同行云流水,中间没有哪怕一秒的停顿。还带着几分热量的卡墨沿着笔尖,落在空白卡片上,在陈木感知的控制下,泛着轻微的白光。

  陈暮目光专注,脸上神情一丝不茍。

  这是陈暮从神秘卡片的幻镜学会的。制作幻卡时,如果趁着卡墨热的时候就开始画的话,笔调会非常的柔和流畅,而卡墨和卡面的契合度会越高,制作出来的幻卡效果有着绝佳的效果。

  但是,卡墨从完成到冷却,大概只有两分钟。也就是说陈暮必须在两分钟内完成整张卡片的制作,这也是陈木为什么要对整张卡片上的结构做一遍又一遍的推算。

  这张卡片上结构的每个细节,他都早就烂熟于胸。而那只已经画过无数张一星能量卡的手稳定得就像最精密的仪器,没有一丁点误差。

  和他那可以称得上千锤百炼的手相比,陈暮对感知的运用要差得多。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到现在为止,没有出现任何纰漏。

  一朵看上去像蔷薇花一样的图案,随着笔尖的一点点延伸,而变得越来越复杂,构成图案的每根线条泛着微光,一闪一闪,像在呼吸一样。

  陈暮脸上的神情还是那样专注,那样一丝不苟,但是额头微微沁出的汗珠却可以看得出,这并不是件轻松的工作。

  即使已经做了许多准备,但他还是忽略了一个极为致命的问题。那就是感知的运用!他一直把心思用在如何熟悉它的结构上,却在这个问题疏忽了。

  他的呼吸开始有些紊乱了,运用感知是相当耗费心神的,特别是对他这种感知并不高,而且运用也不多的人来说。现在,他感到越来越吃力。虽然笔尖传来的感觉还是那么流畅,虽然所有的结构可以轻易而清晰地浮现在他的脑海,但是他已经感到有些力不从心。

  卡面上的图案的光芒开始一点点变得黯淡。

  如果图案上的光芒在卡片还没有完成时消失,那这张卡就彻底地变废了。

  额头青筋暴起,粗重的鼻息灼热无比,汗珠也从刚才的小水露变成了溪水。唯一没有发生变化的只有陈暮手上的那支笔。

  空荡荡的感知让陈暮非常不舒服,但是他已经没有选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