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临高启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节 海陆纠纷

临高启明 吹牛者 3146 2009.11.23 16:50

    黄熊来到司令部办公室的时候,除了李运兴之外另有三个人,其中一个他认得,是本营的一个军官“魏首长”,还有一个“马首长”也经常在训练场露面,似乎是个大人物。

  他不认得的人是冉耀。李运兴一下操就在司令部办公室里給治安组打了电话。这个黄熊的见识显然不是老百姓所能有的,多半是个明军的军官。他得确认是不是个探子。

  最后还有一个来看热闹的东门吹雨,他现在事情不多,东门市的秩序也上了正规,经常跑到马千瞩这里来鬼混,还起草了不少参谋部章程之类的玩意,混了个挂名参谋。

  “坐吧。”冉耀貌似随意的说了一句。

  “谢谢首长。”“谢首长赐座!”黄熊又来一个立正――他好像特别好这个。

  众人看他举手投足,和一般新兵的确有所不同。

  “你当过官军吧?”冉耀劈头盖脸的直接问。

  “是!小人曾是蓟州镇把总。”他倒是一脸坦然。

  还是个明军军官。这倒有点出乎李运兴的意料。这次招兵,来了不少本地的逃亡军户。但是蓟州镇的把总和海南的卫所军户完全是两码事,前者是真正的军人,后者只是军事地主的农奴而已。差别实在太大。

  “既然是朝廷的军官,怎么千里迢迢跑到琼州来了?”

  黄熊犹豫了一下:“小人因为和上峰口角,无意中杀了对方。”

  还是个杀人犯。怪不得要潜逃得这么远。

  “为何起了冲突?”

  “还不是为了些钱粮。”黄熊苦笑一下,“朝廷一直欠饷,欠得都快让当兵的饿死了。上面拨些钱粮下来,也没有我们的份。我去讨要,就起了冲突。”

  理由倒也直白。但是冉耀知道如果是密探的话,过来投奔的理由自然都会编造的滴水不漏,他们身在海南,也无力去蓟州调查事情的真相。

  “为何投到我们这里来当兵?”

  黄熊道:“首长们是海外之人,和大明官府不相干,自然要投到这里来。”

  这话也没什么漏洞。几人对视一眼,马千瞩忽然问:

  “你觉得我们这些团练训得如何?”

  “大人们――首长们的练兵之法,标下向无所闻,不敢评论高下。”黄熊恭恭敬敬的说,“然而旬月之间,将乡间愚民训得知进退,懂阵法,已是极高明的了。对付乡间土匪已经绰绰有余。”

  马千瞩点点头,又随意问了些问题,这才叫他去了。

  “要不要留他?”冉耀低声问。

  如果保险起见,这个人不但不能用,最好还是直接咔嚓掉――他已经接受了穿越者的全套军事训练,如果真是密探的话,逃走之后就会把大量的底细都泄露給官府。

  魏爱文说:“我建议留着。以后这样的人会越来越多的,万事总有个开始。这也不信,那也不信,我们还能用谁呢?”

  “万一是个探子呢?”李运兴有些犹豫。

  “要是探子他就不会这么轻易的暴露身份了。”冉耀说,“我个人觉得他说得是真话。”

  “你这话说得不唯物。”东门吹雨批评道。

  “啥叫唯物?要真得提高警惕,我们现在有这么多的劳工、民众,你能说个个都是可靠的?”

  “小魏说得对,我们不能总是缩在自己的小圈子里。”马千瞩下了决心,对冉耀说:“在他档案上注明‘控制使用’,找二个兵交叉监视他。”

  “好的,我这就安排。”

  “喂喂,”魏爱文叫了起来,“你们在教导营里安插探子,怎么我都不知道?”

  “这是由执委会垂直管理的,你看我们的通报就是了么。”冉耀敲了下桌子,上面还丢着一份本周的士兵动向的文件,“小魏,你的保密意识可不大好,这东西是有密级的,你就这么丢桌上?”

  “这里士兵是进不来的,连站岗都是我们自己负责,丢不了。再说屋子都有门锁。”魏爱文大大咧咧的说,“马总长,去看看我们的射击训练怎么样?”

  “好啊,去看看。”

  到现在为止,新军一共进行了100次射击,其中40发实弹,60次无弹丸射击,这个数量已经超过了19世纪对射击最重视的英国军队的新兵射击数量了――穿越者对自己的起家人马可以算是不惜血本了。

  一行人走到二连时,发现二连的士兵们正聚在一起。一个长的黑黑壮壮的士兵,正拿着一杆步枪,瞄准远处的一块石头。在他边边围了一大堆人。

  “乓”的一声。石头被打飞了。看来他们练的不错。这个兵魏爱文认得,正是李运兴发掘的射击尖子杨增。

  就在魏爱文想过去表杨两句时,东门吹雨抢在他前边走了过去。

  他对那个打枪的士兵说:“你,打的不错。”

  士兵嘿嘿笑了一下。

  “现在,你再打一次给我看看。”东门吹雨不紧不慢的说。

  士兵又打了一枪。正中目标。

  东门点点头,站在士兵身边。然后从腰间抽出一支杰林德手枪,装上空弹,说:“再来一次。”

  士兵开始清理枪管,就在这里,东门朝天开了一枪。士兵手一抖动,有一些火yao撒在了外面。

  这个参谋部唯一的参谋开始催促:“快。”

  火yao总算进去了。在清理的期间,东门又开了两枪。

  士兵开始重新装弹了。

  “快。再快点。”

  东门手里的枪又响了。士兵的子弹掉了在了地上。

  “你在干什么。装弹。快装弹!”东门在士兵的耳边叫喊着。

  士兵急急慌慌的从弹药包里摸出了另一发子弹。

  枪又响了。紧随其后的是他的催促:“快!动作再快些!”

  士兵哆哆嗦嗦的把子弹装进了枪管。

  又是一枪。大家能看到士兵装火帽时手在颤抖。

  “开枪,快开枪!”他还在继续。

  士兵终于完成了装弹的过程。

  “快。瞄准。射击!”他在手枪声中命令。

  士兵的枪响了。

  前方的石头没有反应。子弹打偏了。

  东门吹雨收起手枪,说:“继续练习。”

  大家都摇了摇头,枪是打得很准,可不是个士兵。

  离开人群后,魏爱文追上了他,气不过的说:

  “东门吹雨,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吗?”

  “哪里过份?”

  “那个杨增,自从到了猎兵排,为了练习射击。下了多大工夫你知道吗?他现在是全营打的最准的士兵”

  “那与我无关。魏连长,请你记住。我们需要的是军人,不是射击运动员。”说着他看了一眼李运兴,“打仗不是在安静的射击馆里。”

  不等魏爱文回话他就走远了。

  魏爱文和李运兴一起开始讨厌起这个不近视去戴着眼镜的家伙了。

  更让魏爱文窝心的是,他那十分壮观的炮兵,居然连大炮带炮手分給海军一半!留給他们的只有9门12磅山地榴和几门6磅轻型加农炮,8磅加农炮和70mm的后膛炮都給海军分去了。这个结果也让自封的炮兵总监张柏林气歪了鼻子――他可是在炮兵上花了大量的心血。而李海平用在海军能敞开吃鱼这样的卑劣的物质勾引手段拉走了那些最好的炮手更是让他怒火攻心。

  “马总长,不带这样的吧!”张柏林气势汹汹,“我们陆军可是反围剿战斗的主力,你把大炮都給了海军,这仗还怎么打?”

  “对,对,还有教导营明明有四个步兵连的,凭什么海军分走一个连当什么‘海兵队’?执委会好海军那口我们也认了,陆军土海军洋嘛。但这太欺负人了!”

  马千瞩站了起来,说:“你们就知道要大炮!8磅加农炮就是給你,你有马拉吗?”

  “南海农庄里有――”

  “你还炮兵总监呢,你知道8磅炮要几匹马?”

  张柏林哑巴了,他还真不知道他那心爱的武器到底要多少马才能拉。

  “至少6匹!还得是中型马。”马千瞩敲了下桌子,“吴南海的农庄里总共才几匹马?”

  “用驴子也行――”张柏林继续他微弱的抵抗。

  “用驴子就只能拉12磅山地榴。一个山地榴弹炮连大炮加弹药车,光驴子就得給你配30头。吴南海倾家荡产都不够給你用!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张柏林彻底熄火了,魏爱文还在不依不饶那个海兵连的问题。

  “海兵连就是未来的海军水手,教导营本来只是代训。现在一个月满了,海军要他们上船训练了。”

  两个人在马千瞩那里挨了一顿说,灰溜溜的出来了。

  “海军真TMD欺负人!”魏爱文还是气愤难消。

  “他们仗着有丰城旅馆,收买了执委会的高官,太腐败了!”

  “我们找席营长说说去。”

  “席胖子?”张柏林干脆很不恭敬叫上了,“他和马千瞩是穿一条裤子的。”

  “其他几个人呢?白羽,应喻他们――”

  “我看也靠不住,那帮老军人一辈子都是‘听党的话’,到了这里就成了‘听执委会的话’。”

  “这么下去我们陆军会吃瘪的。”魏爱文对陆军的前途痛心疾首。

  “哼,我看得组织个团体维护我们陆军的权益了――这也是为了全体穿越众么!由着他们乱搞下去对穿越大业不利――海军现在有屁个用处,反围剿还不是靠我们?执委会这是本末倒置。听说营里的军官很多人都对执委会的决议不满――”

  “小声点,你说说看,具体怎么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