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临高启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节 说服

临高启明 吹牛者 3434 2009.07.30 23:36

    双方互相沉默着,冉耀仔仔细细的看着这个人,他忽然有了发现,此人的袖口上擦着一丝不引人注目的红色痕迹,他猛得把胳膊拽了起来。郭逸一惊,刚想挣扎,就被身边的人压了下去。

  冉耀用指甲刮了一下痕迹,凑到鼻端闻了一闻,脸上露出了莫名的笑意:

  “还有个女人。”这是口红的擦痕。

  他命令手下,“向执委会汇报,船上有偷渡客,已抓获一人,船上至少还有一名女性!”他又补充了一句,“对方可能持有武器!”

  “是!”

  “通知何鸣和赵德,在营地和船只上全面排查!检查所有人的ID卡,没有卡的人一律拘押到丰城轮上鉴别。”

  事情很快就随着大规模的排查水落石出了。丰城轮上军事组一个舱一个舱的检查。地毯式搜查的结果就是二个ATF的特工在靠近底舱的一个杂物舱内被揪了出来――已经一天没吃的特工在明晃晃的SKS步枪刺刀下没打算表现其神勇,而是乖乖的束手就擒了。

  两个ATF特工倒是很配合,很快就把他们追查北美分舵买枪运枪再一直追查到国内的经过都说了出来。薛子良企图和冉耀谈判,提出如果他可以帮忙联系美国领事馆或者其他办法帮他们脱身,可以支付给他一大笔报酬。

  冉耀笑着摇摇头:“价码很不错,但是没人有本事拿。”

  “你害怕?”薛子良耸了耸肩,“美国政府可以保护你……”

  “我相信美国政府的能力,问题是眼下没有这玩意。”

  薛子良吹了一下口哨:“好吧好把,我知道这里是中国政府的地盘。”他狡黠的一笑,“说不定不是。”

  “你知道今天是几号么?”

  “20XX年X月X号。”

  “错了,今天是公元1628年,中国农历九月初一。”冉耀摇头,“你来到了另一个时空。”

  两个美国佬象看一个精神病一样的望着他,继而神秘莫测的微笑起来。

  “我就知道。”冉耀怨念的自言自语道。这个反应完全在他意料之中。

  船上的执委会会议室里,从三个偷渡客身上搜出来的东西摊了一桌子。护照、证件、文件、手枪……七零八散的东西摊了一桌子。两个ATF的东西更多,满满二背包,但是没有食物――大概觉得不会在船上呆很久。

  “这就是传说中的X处啊。”文德嗣拿起郭逸的证件,翻了翻。

  “这个郭逸什么也不肯说,很守纪律。”冉耀还不忘夸他。

  “两个美国佬呢?”

  “都说了,是来追查北美那帮人来的,就这么着和小郭搭一块了。”

  “他们来干什么已经没意义了,反正也回不去了。”萧子山说,“还是说怎么处理吧。”

  “你说处理这词有点‘解决’的意思在内,寒得很。”

  钟博士倒是很潇洒:“既来之则安之么,这些都是有用的人才,可以吸收到队伍里来。”

  “小郭好说,属于可以教育好的同志。两美国人怎么办?”

  “一个不是华裔吗?”

  “是个ABC。根本不认同你。”

  “这里是什么地方,他想找谁认同去,17世纪的英国人还是荷兰人?只有我们才是先进文明的代表。他不认同也得认同。”王洛宾对此倒比较乐观。

  “这倒是,纽约现在还是个农村吧?”

  “二年前荷兰人才取得曼哈顿岛,这会它叫新阿姆斯特丹。”于鄂水说。

  马千瞩说:“个人意见:可以吸收他们,这几个都是正规的执法人员,有知识、有武器使用经验,充实执法队伍很有用。老是由军事组人员代行治安任务的话他们太忙了。”

  冉耀连连点头,表明支持马委员的意见。接着他又提出了建议,那意外卷入的一家人里,儿媳也是警察出身,还是个刑警,他申请也把她调入治安小组。

  “你们说得热闹。”萧子山说,“到现在人还以为我是一精神病呢。有人愿意为一群精神病打工么?”

  “得有什么证明我们是真得……手机没信号?”王洛宾说。

  “这世界上总有没信号的地方。”

  “GPS没信号。”

  “被你们屏蔽了。”

  “烽火台。”

  “古迹。要不就是伪古建。”

  “明代的家具。”

  “现代也能做。”

  王洛宾眨巴了下眼睛,想不出还有什么新玩意了。

  “这些我都说过了,没用啊没用。”萧子山无奈的摊开了手。

  于鄂水却说:“把他们都放了吧。”

  “放了?!”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到了他身上。

  “对,放了。让他们自己去看。”于鄂说说,“他们不是不相信这里是1628年的海南么。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当年文总的虫洞大伙也是亲眼看到了才信的。事情太超出常理了,换我我也不信。让他们自己去走走看看,用事实说话。”

  “万一他们逃走,路上出了事怎么办?老老少少的又没有注射疫苗。”

  “那也没办法。革命是要付出代价的。不愿意做同路人,生死就只能随意了……”于鄂水的小眼睛闪闪发亮。看得大伙***一紧。

  “可以把这七个人一起放掉。”赵德嘿嘿的笑了下,“这会肯定会抱团走,等走了一段时间之后,发觉不对就会闹起来……”

  钟利时提出了反对意见:“根据审问纪录,这七个人的背景、能力都很不错,要放穿越小说里当猪脚都没问题。合在一起,难保海南不出现第二股穿越势力!就算没有我们这样的科技基础,也可能投靠大明啊!”

  赵德笑了一下:“没可能。先不说大明会不会收留他们。你就看这七人团体多复杂,又有老百姓,又有人民警察,又有美国特务的――还有四女的。我们都是为了一个目标走到一起的,还经历了一年多的磨合期。他们有什么共同目标去奋斗?遇到一点挫折,不马上闹翻才怪。”

  “等闹完了自然就明白了,也就回来了。”赵德慢悠悠的说,“到那时候再收留他们,比现在子山这样苦口婆心还挨骂好多了。”

  “万一给明朝人抓了,或者干脆杀了呢,不是没可能的。”

  “这么奇装异服的特殊人物,为什么要杀?明朝人又不是野人,肯定会留着,让他们吃几天苦头再救出来不是更好。”赵德说,“真要运气不好挂了,也没办法。”

  萧子山点点头:“这样也好,我建议把他们的东西检查一下,把那些需要的都留下,就发一些最基本的口粮和工具什么的……”

  “不,”赵德打断了他,“既然要放人,干脆大方点,全都还给他们,充分体现我们来去自由的政策。即使都损失了也没所谓,这些东西本来就是多出来的,不用心疼。”

  “要是明朝的地方官抓到他们,会不会把我们的底漏出去呢?”

  “那又如何?”赵德反问道,“他们当我们是精神病,大明的官吏也一样拿他们当疯子。再说语言能不能通都难说。”

  郭逸没有遭遇想像中的拷打逼供,还得到了几个馒头和一点榨菜。吃完了他就被送到一间舱房里。桌子上摆着一个不锈钢锅子和几个半空的盘子,薛子良正狼吞虎咽的啃着馒头,稀饭喝得刺溜刺溜的。这个100KG的彪形大汉的吃相可够难看的,萨琳娜花容憔悴,一天没吃饭眼窝都深了下去,一双蓝眼睛变得无精打采,手里捏着吃了半个的馒头,看样子吃不大下去。

  看来即使是ABC,也还有一个中国胃,纯种洋马就明显水土不服了。

  “郭,他们问你什么了?”薛子良吞下最后一口馒头,顺手拿手背擦了下嘴。

  “问了,我没说。”

  “对不起,郭,我们什么都说了……”薛子良一脸无辜的说。

  “知道,知道,你们那被俘政策,很人性化,很人性化……”郭逸对这个问题已经不感兴趣了。他关心的是这些匪徒会如何处置他们。

  不再审问他,可能是因为满足于薛子良他们的口供,也可能是觉得他们已经没用了……郭逸的寒毛都倒竖起来。看着吃得心满意足的薛子良,他还真是无忧无虑啊。

  “郭,你是不是在害怕。”薛子良凑过来问。

  郭逸很想保持住中国人民的英勇气概,但一说还是露了底:“有点……这群人你觉得怎么样?”

  薛子良从内衣口袋里摸出一支烟,打火机被收走了,他只能凑在鼻子下边闻边说:“我觉得他们没恶意。”

  “?”

  “有件很奇怪的事情,”薛子良收起他那笑嘻嘻的神情,“刚才审问我们的那个人,一直想让我们相信……”他压低了声音,“现在是1628年。”

  “什么?!”郭逸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这么荒谬的话也说的出来?

  “很古怪吧。一开始我觉得他疯了。但是萨琳娜说,他没疯,绝对精神正常。”为了加强说服力,“萨琳娜有心理学硕士学位,一个人是不是疯了,她是看得出来的。”

  “那也未必,比如传销……”郭逸发觉这个例子不大好,美国人很难理解中国特色的传销业务,“比如邪教组织吧,要从精神病学科上说他们也没疯……”

  薛子良点点头:“没错。我觉得这个组织有那么点邪教的味道。”

  邪教这方面不是小郭的业务的范畴,不过同处一个机构,这点基本常识还是有的。

  “可他们没有邪教的特征……比如教主,还有图腾象征物之类的东西。”

  “你知道有个地下组织,叫生存教会吗?”

  “生存教会?”

  “对,这是个起源不详的地下组织。以大量储备物资,构筑工事以求能渡过核战争或者其他足以摧毁正常社会秩序的大灾难……对了,他们的教主貌似叫文斯特。一直鼓吹末日来临论,鼓吹生存狂们要做好准备。”

  “宣扬世界末日也是邪教的特征。”小郭想了起来。

  “还记得我们看的货物清单么?那些东西,作为贸易来说太多太复杂,但是作为重建文明的需要呢?”

  “你是说?!”

  “嗯,我怀疑这里有一个巨大的骗局。”薛子两一字一句道,“有人虚构了一个新世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