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奈何书呆遇上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把帽子戴上

奈何书呆遇上妖 述儿 2091 2019.05.13 00:00

  南妩跟在少年身后,她的绣花鞋挂在他的书箱上,每走一步便晃动一下。

  走了两个时辰,鞋子在大太阳的照射下已经半干。她停下脚步捂着膝盖喘了一口气,低头看向自己脚上趿拉着的那双鞋,原本雪白雪白的,现在却被她糟蹋得不成样子,鞋帮子上沾满了泥土。鞋子本就不合脚,又徒步走了这么久,脚底板早已磨得生疼。

  他们走过一个岔口,一瞬间就感觉道路宽敞了许多,路上行人渐渐多了起来,前面好似是一个小镇。

  “沈郎!等等我!你不累吗?”南妩向前追去,高声问道,“我们这是到哪儿了?”

  少年其实叫沈寄,在南妩一路上的软磨硬泡下,终于知道了他的姓氏,还知道了他是临安城的人,家中经商。因为他想走仕途,但他爹非要他回家做买卖,所以他便从家中跑了出来,准备去京城投靠他的姨娘。

  沈寄回头看了南妩一眼,鼻翼上冒着细汗,脸也被太阳照得通红,不过他脚下没有停顿接着往前走,回答道:“仁和镇上。”

  南妩追上去和他并肩走着,问道:“那镇上应该有卖驴的吧?”

  沈寄点头,“有的。”

  可能是被太阳晒久了,他的嗓子有些沙哑,南妩看着他一张一合的薄唇,顿时觉得自己也口干舌燥起来。

  “前面有间茶棚,我们走了这么久去歇歇脚吧!”

  还没等沈寄回答,他就已经被南妩拉着向前跑去。茶棚里三三两两几个人,他们找了一张桌子坐下,要了一壶凉茶。

  南妩从沈寄的书箱上拿下她的绣花鞋,里外摸了一下已经干了。

  “鞋子干了,我可以换上了。”她冲沈寄呲牙笑笑,弯下身子准备换鞋。

  沈寄端坐着喝茶,只见远处骑马过来五六个大汉,一个个身材高大、膘肥体壮,一脸蛮横凶相。

  茶棚的小二见了急忙上前招呼,“几位大爷快请坐,要喝点什么茶?”

  “好茶都来上一壶!再给爷的马儿喂喂草!”几人把马扔给小二后随意的坐下。

  其中一人刚一坐下就怒拍桌子,嘴里骂骂咧咧,“娘十批!东山头那帮孙子惹了官家,连累我们也被剿!”

  南妩换好鞋子坐起身来,好奇的扭头向他们看去,只听沈寄突然道:“别回头,把帽子戴上。”

  “嗳?”南妩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的把身后披风上的帽子戴上。

  “走吧。”沈寄起身。

  “等等!我可以喝一杯茶吗?”南妩可怜巴巴的问道。

  沈寄居高临下看着她,又看了一眼对面的几个大汉,有些焦躁道:“快点喝。”

  “好!”南妩倒上一杯茶,“咕噜咕噜”地喝着,余光一瞥,看到茶棚外停着几匹马。

  她扯了扯沈寄的衣角,问道:“马比驴跑得快多了,要不我赔你一匹马吧?”

  沈寄随着她的视线看去,顿了顿,才道:“我不会骑马。”

  “这样啊……”南妩微微失望,她放下茶杯道,“那我们走吧,先去找找镇上哪里有卖驴的。”

  出了茶棚,南妩又恋恋不舍的回头看了一眼那几匹马,突然她眼睛一亮看到一抹鲜艳的颜色。

  “怎么了?”沈寄见她顿住脚步,出声问道。

  南妩快步向那几匹马走去,提着自己的裙子惊喜道:“沈郎,你看!你看这布条子是不是我裙子上的?”

  沈寄跟上去,只见一匹马的脖子上系着一条绯红色的罗纱条子,像是女子的披帛,上面的金丝牡丹花纹和南妩裙子上的一模一样。他家里本就是经营绸缎的,所以很容易认出这些料子都是软烟罗,而软烟罗本就是难得可贵的面料,同时出现两匹颜色一样的还说得过去,但花纹也一样就……

  “是。”沈寄蹙眉,面色凝重的应了一声。

  “怎么会在这里?这马不会是我失忆前丢的吧?”南妩疑惑道。

  “你说什么?”身后传来一道粗犷的声音。

  南妩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被沈寄拉到了身后,她躲在沈寄后面偷偷看了一眼前面比她高出两头的野汉子,心里直道:“惹不起惹不起。”

  “后面那个,说爷的马是你的?”汉子歪着头,一脸挑衅。

  这马确实不是他的,是他们从钱塘那边过来时从路上捡的,但是捡到就是他们的了。

  “没有没有。”南妩急忙摇头,讨好的笑笑,“我就是看这马长得好看,大爷您卖吗?”

  “卖?你出多少钱啊?”汉子咧了咧嘴,他们刚从山上逃下来,什么都没来得及带,现在正缺钱。

  南妩看看沈寄,见他没什么反应,便从怀里掏出一个金镯子,伸出手递出去,“这个够吗?”

  沈寄先见她穿得软烟罗,再见她不知道从哪儿弄出来的金镯子时已经不惊讶了。

  汉子摸了摸络腮胡子,狡猾的笑了笑,“得两个才够。”

  南妩在宽大的帽子下翻了一个白眼,她是失忆了,又不是傻了,她一个金镯子买一匹马绰绰有余,另一个她还要给沈郎买驴。

  “我就这一个,既然不够的话那就……”

  “等等!”话还没说完,就被汉子打住了,“一个就一个吧,本大爷就吃点亏卖给你了。”

  汉子伸手去拿金镯子,低头一见那白嫩嫩的小手,一时贼心四起,伸手抓住了南妩的手腕,一个猛劲儿把她从沈寄身后拉了出来。

  “啧啧!这女伢子倒是个顶尖的美人啊哈哈哈哈!跟了本大爷做压寨夫人吧,以后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肯定比你跟着这穷书生强!”

  南妩这时才发现自己头上的帽子掉了,也才明白沈寄让她戴帽子的用意。可是现在已经晚了,那大汉禁锢着她的手腕,任她怎么打都打不开,感觉骨头都要被捏碎。

  “退后!”沈寄大喊了一声,从地上捡起一块尖利的石头,趁大汉不注意往他的手上重重砸去。

  大汉被砸到痛处,南妩感到手腕一松,急忙抽出了手。她牵出那匹马,动作利落的翻身上去,对沈寄伸手喊道:“快上来!”

  沈寄微微惊诧,不过没有丝毫犹豫,伸手一抓上了马。

  跟大汉一伙的几个人见到变故,急忙出来去追。这时,恰好对面过来几个衙役,他们顿时就不敢动了。

  大汉捂着自己受伤的手,背过身蹲在地上,低声骂道:“娘十批!都追到这里来了!”

  那几个衙役从他们身边走过,竟没有多看他们一眼,只在茶棚外面贴了一张告示就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